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9 想进秦家,除非我死

正文 059 想进秦家,除非我死

    医院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向冷静自若的李询,会忽然发火。

    孙静闲被吓得连连后退,小腿撞到了一侧的凳子,重心往边上倾斜,李询的拳头堪堪落在她的耳侧,拳风扫过,吓得她脸色惨白。

    “李队长,您这是做什么!”秦振理就算再不喜欢孙静闲,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任由着她被人打吧,直接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让开!”李询阴沉着脸。

    “李询,你是警察,你知道你这在做什么么!”孙静闲双手攥紧衣服,身子瑟瑟发抖,疯了,李询的眼神凌冽骇人,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不知道么!”李询冷哼。

    “我做什么了,你身为警察,现在不去抓犯人,跑到我这里做什么!”

    “队长!”尾随而来的民警已经到了,“李队!你冷静一点!”

    李询使劲的拉扯着头发,“好,我冷静!”

    他深吸一口气,呼吸急促,手臂青筋突突直跳。

    “李队长,您到底是要做什么!”秦圣哲手臂上打着吊瓶,脸色蜡白。

    “孙静闲,你涉嫌故意伤人,背后指使他人,拿刀威胁他人,并且对其进行威胁,打击报复,对他人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现在请你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李询顿了一下,“涉嫌勾结黑社会,对社会治安造成严重威胁!”

    “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孙静闲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李队长,您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有搞错,你们和高珊珊的父母达成了私下和解,不过这是你们威逼的结果,甚至威胁恐吓,对方签订了和解协议,你们非但没有罢手,反而变本加厉,就是他们应得的赔偿都被你们私吞了,请问这件事情你们要如何解释!”

    “孙静闲!”秦振理扭头看着她。

    “他胡说!”孙静闲直指李询。

    “而且我明确的告诉你,在那种情况下签订的任何协议都是违法的,不受法律保护,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力!”

    孙静闲一听这话,敢情自己是做了无用功?

    “我是否胡说,您和我们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李询深吸一口气,“您在京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有些事情我不想闹得太难看,您是自己走,还是我们带你走!”

    “孙静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钱都已经给他们了么!”

    “肯定是他们想要讹诈我们,我真的……啊——”

    “啪——”

    伴随着孙静闲的尖叫声,是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孙静闲,你就是这么办事的么!”秦振理额头青筋乍起。

    “振理,我……”孙静闲捂住脸。

    “秦夫人一向如此!”一个甜腻清亮的女声响起,白露戴着墨镜,手中那提着一个果篮,出现在病房门口。“当年她就是一边给了我钱,一边用我的家人威胁我,让我离开秦圣哲的,她做这种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是驾轻就熟!”

    “你怎么没有报警!”李询目光凌厉的射向白露。

    “李队长,我可不敢啊,我父母在她手里,我怎么敢轻举妄动。”白露轻笑,伸手摘下墨镜,“善恶到头终有报,秦夫人,我来的还真是时候呢!”

    “当年的事情你能详细和我说一下么!”李询眉头紧蹙。

    “当然可以!”

    “白露,你别污蔑我!”孙静闲蓬头垢面,脸色憔悴,张牙舞爪的就要朝着白露扑过去,却被秦振理拦住了。“振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错,是这个贱人要陷害我,振理,你真的要相信我!”

    白露攥住秦振理的衣服,“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很了解我的对不对!”

    “我就是太了解你了!”秦振理将她的手掰开。

    “我的手里可是有证据的。”白露轻笑。

    “白露!”孙静闲咬牙,“当年你为了嫁给圣哲不择手段,甚至一手策划了失踪案,你现在来这里装什么清纯!”

    “我那还不是为了躲着你,我玩不过你,我还躲不起么!”

    “你胡说!”

    白露倒是无所谓的一笑,“李队长,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把证据都送给您。”

    李询点了点头。

    “对了,这位秦夫人,还威胁过她的侄女,那位叫孙筠的,你们也可以去问问。”

    “谢谢了。”李询没想到,这孙静闲居然还是个惯犯。

    “白露,你不可别血口喷人!”秦圣哲握紧拳头。

    “你母亲当年可是帮你处理了不少事情,你真的以为那些女人是给点钱就能打发的么,所以说你母亲手段还是有的。”白露笑得张扬,惹得秦圣哲怒火中烧。

    “振理……”孙静闲拉住秦振理的衣服,“你要相信我!”

    “高珊珊家的事情,是不是和李队长说得一样。”

    孙静闲迟疑了片刻,秦振理一巴掌已经甩了过去。

    “孙静闲,你想钱想疯了么!”

    “秦振理,你又打我!”孙静闲脸上灼痛,她看着面前气急败坏的男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早就和你们说了,秦夫人有自己的小金库。”白露故意叹了口气,“可惜啊,你们偏是不信,秦夫人可是敛财有道。”

    “白露,你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来啊,你试试看,警察在这里,你敢动我一下,我马上就告你故意伤人!”白露本来就不是什么软柿子,气得孙静闲浑身战栗。

    “哼——你还是省省力气吧。”白露靠在门边,“你这是自食恶果,人家孩子的赔偿款都敢私吞,你还是人么!你家孙子为什么被绑架,你心里没数么,还不是自己做的孽。”

    夏蔚然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孙静闲,眸底说不出的忧色。

    “白露,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要把我赶走,进入秦家!我告诉你,痴心妄想!”

    “振理,白露根本就是不安好心,这一切肯定和她有关,她就是为了报复四年前的事情,为了她死去的那个孩子,振理,你别相信她的话!”

    “她分明就是为了把我赶走,振理,我们在一起三十多年了,难不成你信她不信我么!”

    孙静闲知道,如果秦振理不保她,那她就彻底完了。

    “振理,你还不和她划清界限么!”白露这口吻格外的熟稔。

    “贱人,你叫他什么!”孙静闲冲过去就要去撕扯白露。

    秦振理一下子将她扯住,“你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能不能安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安静,白露,你特么的就是个小三,见不得人狐狸精,我今天一定要和你拼了!你还敢叫他振理,你要不要脸!”孙静闲显然被这一声称呼给刺激到了。

    “若说小三,我还真不如你呢,当年你是如何处心积虑爬上位的,别以为没人知道,我们半斤八两,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别以为做了几天秦夫人,你就洗白了。”白露挑衅意味十足。

    “贱货,你给我等着!”孙静闲抄起手边的烟灰缸就朝着白露砸过去。

    白露往后一躲,烟灰缸瞬间落地,碎成四半。

    “振理,你还不和这个疯女人断绝关系?”白露轻笑,“现在她可是犯罪了啊,拿刀威胁别人,甚至还涉黑,这弄不好是要坐牢的,你倒是可以保住她,毕竟她也给了生了两个儿子,只是……”

    “警方应该会怀疑你和秦家都涉案其中,如果真是这样,可就难办了,记者嘴巴有多厉害,你们这些天也是见识到了。”

    “白露,你这是在威胁我们么!”秦圣哲伸手拔掉手中的针头,翻身下床,就朝着白露走过去。

    “我说的是实话,秦二少,你可以保住您的母亲,可是相应的,你的公司必然会被波及,听说最近秦氏和燕氏对你们公司打压得很厉害,你真的愿意牺牲事业保住她?在我的印象里,你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管,真的会这么有孝心!”

    “白露,我告诉你,无论如何我也会保住我的母亲,你想进我们秦家,除非我死!”秦圣哲和她只有一步距离。

    “圣哲!”

    秦振理和白露这段时间正打得火热,自然是见不得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威胁,立刻呵斥住了秦圣哲。

    白露动了动手臂,提着果篮真的还有点酸了,她颇为挑衅的看着秦圣哲,嘴角勾着一抹弧度,“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

    “白露!”孙静闲气得浑身发抖,白露这话明显就是在诅咒秦圣哲。

    “白露,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父亲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只要我在一天,你就别想踏入秦家的门!”

    白露挑眉,丝毫不受威胁,反而是看了一眼秦振理。

    “振理,你真的不准备和这个女人划清界限,她只要踏出这个病房,事情就算是闹开了,这高家虽然是撤诉了,不过人家公诉机关可是还在关注这件事情,你真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么,到时候高家搬出这件事情,秦家可就……”

    “振理,你别听她胡说!”

    秦振理看着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女人,这段时间的耐心已经被她磨光了,只是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就算没有夫妻之情,多少还是有感情的,若是说强行割舍,他还真是有些……

    “爸,这个女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你别听她的,你和我妈这么多年夫妻,什么没经历过,别被她三言两语蛊惑了!”

    “我心里有数!”秦振理拧紧眉头。

    “孙静闲,如果你真的为秦家考虑,为你儿子,为你孙子,为了你丈夫考虑的话,你也该自己主动选择离开啊。”

    “你这个样子,就是他们的累赘,你混上流社会比我久,名声臭了,那就是遗臭万年了,整个秦家都会被瞧不起的,你懂的!”

    孙静闲扯着秦振理的手顿时僵住,确实如此。

    “说完了么,说完就跟我们走吧!”李询开口。

    “振理,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

    “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切割的,因为本来就没结婚!”

    秦振理这话一出,整个房间都安静了。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本来就没结婚!”秦圣哲激动的按住秦振理的肩膀,手臂上血珠不断滚落。

    “当年秦家老爷子刻意留了一手,秦氏股份和结婚证,他们自然选择了秦氏股份,所以直到现在他们都没结婚,难道你父母的户口本都没在一个户头上,你都不知道么!”白露促狭道。

    “那不是……”户口本的事情,秦圣哲固然知道,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居然从未结过婚。

    “我猜啊,其实你母亲早就为自己铺好后路了,所以这么多年借着秦夫人的身份大肆敛财,因为她知道,一旦离婚,她极有可能什么都没有,你和你哥毕竟是振理的亲生儿子,财产你们必然是有份的,而她就悬了,所以她一直都在准备后路,我说对么?秦夫人!哦,不好意思,现在是孙女士了!”

    孙静闲这么多年一直在敛财,确实和白露所说的一样。

    她不得不为自己考虑,因为她没有依仗。

    “原来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防范着我?”秦振理轻笑,“你敛财的事情,我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不是你早就为自己想好了后路!”

    “我只是以防万一,不过你也是够绝的,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把我当什么了,情妇?保姆?”

    秦振理不说话。

    孙静闲轻笑,“白露,你别得意,我还有儿子,你真当这个家如此好进么!”

    “走吧!”李询拽住孙静闲的胳膊。

    在病房门口,孙静闲故意撞了白露一下。

    “你嚣张不了多久!”

    白露低头抠弄着指甲,“不用我出手,自然有人收拾秦圣哲,比如说……秦浥尘啦,燕殊啦……”

    “他们岂会和你同流合污!”孙静闲轻笑。

    白露但笑不语。

    而此刻警方的电话响起。

    “秦先生,秦二少,秦玉书找到了!”

    “玉书怎么样!”夏蔚然立刻冲过去。

    “没什么大碍,只是缺了个手指,长期未进食,昏过去了,已经送来医院了,在路上。”

    “没事就好!”夏蔚然松了口气,双手按住墙壁,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秦玉书是回来了,可是秦家上下却没有半分喜气。

    秦圣哲一直死死按住秦振理的肩头,隔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进门的。”

    秦振理抬头看了一眼白露。

    白露对他的话没有半分波动,只是将果篮放在床头柜上,“秦二少,作为前妻,听说你受伤了,特地过来慰问一下,既然已经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拿着你的东西滚!”秦圣哲冲着白露大吼。

    “你该不会是想要将你母亲的事情推到我头上吧,那我是不是该把我儿子的死归结在你嫂子身上,或者是秦玉书身上?”

    “别强词夺理,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秦振理给他使了个眼色,白露笑着走了出去。

    秦圣哲,你不是说除非你死么,那我们走着前,我到底能不能进秦家大门!

    燕殊帮忙收拾了高珊珊的东西,和秦序羽一起回到了车里,燕小西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

    从粑粑和姑姑的对话中,他知道小羽哥哥被人欺负了,这可不行啊,他得为他出头啊,可是燕殊却把他关在车里,愣是不许他出去。

    “粑粑,你太坏了,凭什么不让我出去啊!”燕小西控诉。

    “你想出去干嘛!”燕殊挑眉,“搞事么!”

    “我就不许他们欺负我哥!”燕小西瘪瘪嘴,“小羽哥哥,你嘴巴破了,疼不疼!”

    “没事!”秦序羽没想到燕小西居然跟了过来,“妈,小蛮呢?”

    “她在医院呢!”

    “我打个电话,问一下高家的地址。”燕殊摸出手机。

    李询已经到了警局,高父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所说的情况和他们所掌握的情况也基本吻合。

    “楚家酒店可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进去的,你到底是怎么进去的!”李询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一股诡异之感。

    “有个神秘的人,给了我一张工作证。”

    “神秘的人?男的女的?”

    “女的!”

    “女人?”李询蹙眉,“那你可记得她的模样长相,或者是身上有什么特点么!”

    难不成整件事情背后还有人在操控?

    “不记得了,她只说可以帮我,我当时也是心急。”

    “那之后你们还有联系么?”

    “那晚之后就没有见过。”

    “你们是如何联系上的?”

    “是她找的我,我之前以为她是记者,可是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所以我就多关注了几眼。”

    “那你们平时有联系么!”

    “打过两次电话,不过之后我再想联系她的时候,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李询点了点头,一个人走过来,“李队,秦玉书已经醒了,没有大碍。”

    高父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不忍心,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和珊珊差不多大。”

    “你既然有胆子截了他一个手指,为什么没有……”灭口!

    “那不是我做的,是那个女人找人做的,我哪有这个胆子,恐吓信也是她做的,我根本做不来这些。”高父叹了口气。

    李询转动着手中的笔,一个女人?

    心思缜密,整件事情计划下来,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是个十分可怕的人,心思缜密,聪明过人,和秦家有深仇大恨的,他倒是有人选,可是她们就算是恨透了秦家,应该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那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女人又是谁!

    “队长,发布会准备好了!”

    “秦家人到了么!”

    记者追得紧,上面也急着让他们给公众一个交代,案子已经查得差不多了,召开发布会和公众说一下这个情况,阻止事态继续扩大。

    “秦二少和秦振理都已经到了。”

    李询看了看腕表,扭头看向高父,“回头我再和你详细说。”

    高父点了点头。

    李询去洗了把脸,拿起剃须刀刮胡子,这快三天没整理自己了,狼狈到不行,要是这样上电视,回头估计又得被训。

    “嗡嗡——”电话忽然震动。

    李询垂眸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手一抖。

    “我去!”

    刀片将他的下巴割出了两厘米长的口子。

    这位煞神怎么忽然来电话。

    “二少!”

    “知道高家的地址么?”

    “您要去高家?”莫非事情还有什么转折?

    “有点东西想送过去。”

    李询想起刚刚高父的话,“我这边有点事情想和你说一下,您现在有空么!”

    “我没什么事。”李询找上自己,必然不是小事,“现在?”

    “不是,秦玉书的事情调查得差不多了,我现在有个发布会,要和公众说一下案子的情况,我们三个小时以后吧!”

    燕殊眸子一亮。

    “秦家人也会去!”

    “嗯!毕竟事情影响恶劣!”李询扯过毛巾裹住伤口,真特么的疼,这刀片怎么如此锋利。

    “发布会在你们警局?”

    “嗯。”

    “我马上过去!”

    “唉,不是,二少……”

    李询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切断。

    什么情况,燕殊要亲自过来,他想做什么。

    李询眼皮猛地跳动了两下,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二哥,你要去警局?”

    “有些事情得做个切割了。”

    ------题外话------

    我:啧啧,燕小二,你这是要去搞事情啊!

    燕小二:我是怕发布会不够热闹!

    我:去抢风头!

    燕小二:我需要抢风头么?

    我:你最近鲜少出没……

    燕小二:我站在哪里,哪里就是焦点,我需要抢风头?

    我:当我啥也没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