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8 有个交代,根本不是人(二更)

正文 058 有个交代,根本不是人(二更)

    医院

    秦家人已经尽数赶到,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状况,他们也是一脸懵,显然这只是秦圣哲的个人行为。

    “既然钱已经到了,那玉书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夏蔚然扯住李询的衣服。

    “你先冷静一点,我们正在找嫌疑人。”

    “总是让我冷静,现在钱也给了,可是我的孩子为什么还是没有回来!”夏蔚然此刻是真的急了。

    她虽然看起来怯懦,却并不傻。

    “玉书真的会没事吧!”她口气中透着不确定。

    “我们会尽量保证他的安全!”

    李询这话一出,夏蔚然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秦圣哲昏迷不醒,此刻病房里面的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

    “绑匪为什么要拿180万!”秦振理咬牙。

    “180万!”夏蔚然猛然想到了什么。“肯定是高珊珊的家人,肯定是他们绑架了玉书!”

    “高珊珊!”这个名字李询再熟悉不过了。

    “她的父母和我们家达成了和解,就是要180万!”夏蔚然扯住李询的衣服,“肯定是他们,他们对我们家玉书一直都是怀恨在心的,肯定是打击报复,一定是他们!”

    “高珊珊家人既然已经和你们达成了和解,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李询话音未落,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是燕殊的。

    “喂——”

    “去查一下高珊珊的家人吧!”

    “我们正有此意。”

    李询没有多啰嗦,而是带着人直接去了高珊珊家里。

    他们对高珊珊家太熟了,之前为了校园暴力的案子,去了无数次。

    只是到了门口,几个警察都不知道该如何撬开这扇门,对于高珊珊这个案子,有着太多无奈,涉事孩子的家长,只要搬出一个未成年,就能把他们压得死死的,就是问话都历经艰辛,他们更是没有几乎单独和秦玉书说过话。

    高家父母之前来警局闹过,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有来过,听说是和学校家长达成了和解,具体的情况,他们并未和警方说,只是过来说撤案了。

    当时李询是松了口气的,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真的应该再细问一下的。

    一个民警上前敲门。

    门被打开,但是高父在看见了来的几个人之后,脸色却是大变,上来就说了这么一句。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高父拧着眉头,脸色不悦。

    “高先生,我们这次来其实真的有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不然我们也不会来这里。”

    “哼——你们能有什么事情,你们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去闹的!”

    “不是,我们就是有些事情要和你了解一下!”

    高父头发已经所剩不多了,就是那种地中海造型的头发,看起来有些滑稽,锃亮的额头还泛着一丝油光。

    李询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的头发并不是如此稀少,这就几天时间而已,俨然苍老了十岁。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请你们离开!”高父说着站在门口,就是要撵人走的架势。

    “我知道高先生不欢迎我们,但是这个事情是关于你的女儿的!”

    “我的女儿和你们没有关系,现在请你们离开这里!”高父态度坚决。

    说完就把门直接合上。

    李询和一众警察都愣住了,茫然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而此刻一个女人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扎着低马尾,两鬓斑白,“你这是何必呢,警察迟早要找过来的。”

    男人一言不发。

    李询还在纠结,要不要向上面神情搜查令,他们现在过来,没有任何手续,他们拒绝自己也是理所当然。

    “队长,我回去和局里请示!”

    “我打个电话吧,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李询刚刚准备电话,门忽然开了。

    这个女人李询自然认得:“高太太!”

    “里面请吧!”

    她似乎明白李询是过来干嘛的,侧过身子让他们进去。

    李询一进去就看见看着高父额头上面的青筋都突突突的跳着,而且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本来斯文的脸上面露出了一种类似于狰狞的表情,让李询心头一跳。

    “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吧!”高母笑道。

    过了片刻,高父叹了口气,径直走进了里面的一个小房间,李询和同事对视一眼,高母只是咬了咬嘴唇,跟着高父走了进去。

    整个房间都散发着一种浓郁的檀香的味道,这种味道,就是那种长期熏染才会有的,而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

    李询和同事却觉得这味道十分呛鼻,下意识的伸手捂住鼻子。

    房间很暗,里面透着诡异的红色光亮,刚刚进入房间,就看见了房间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黑白照片,照片上面的女孩也不过十岁的模样,模样和高母有七八分相似,嘴角含笑,长得十分的漂亮。

    而照片前面有个香炉,里面已经都是香灰,而这个房间的檀香味道也格外的浓郁,高父点了香,就插在了香炉里面,然后看着照片久久不说话。

    “队长!”一个人压低声音抵了抵李询的胳膊,用眼神示意一个角落。

    一个旅行包,上面还搭着一件黑色的连帽衫!

    这不就是……

    “我们……”那个人用手指比划了一下,分明是要上去控制住他们。

    李询摇了摇头。

    既然他们没有销赃,而且堂而皇之的带着他们进来了,必然是做好了准备,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不用这么着急了。

    “高先生,我能先问一下秦玉书在哪里么!”

    “我们家宅基地那边的高楼里。”

    李询立刻示意下面的人去找。

    所有人都盯着那逐渐燃烧的香烛,直到燃尽,高父才扭过头,“我们出去说吧,我不想让珊珊听见这些。”

    “嗯。”

    李询此刻心情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难受了。

    高父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李队长,您需要么!”

    “不用了,谢谢。”

    高父整整抽完一根烟,才开口。

    “我不甘心!”高父惨然的一笑。

    “我们都懂。”

    “你们不会懂的。”高父忽然抬头看向李询。

    那眼神,李询毕生难忘。

    高父在他的印象中,一直都是头绑白色布条,带头在警局门口闹事的形象,或者癫狂,或者张狂,或者歇斯底里,而他现在的眼神……

    无尽的绝望!

    “李队长,您还没有结婚吧!”

    “嗯。”

    “我和我爱人期盼了两年,才生下这个孩子,我们没什么钱,为了供养她念最好的学校,把宅基地也卖了,去年在那边买了一处高层,就想着等她上初中了,我们再搬回去,每个月虽然有贷款压力,不过也算是过得开心。”

    “说起来这个事情我们做父母的也是有责任的,秦夫人说得没错!”

    李询愣住。

    “她说自己孩子长期在学校被欺负,我们却没有发现,做父母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高父又点燃一根烟,“她说得没错,我们就顾着赚钱,对她的关心少了,她曾经和我提过,想要回以前的学校念书,我觉得她疯了,我辛辛苦苦的赚钱,光是择校费就花了快十万,她居然说要转校!”

    “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应该察觉到异样的。”

    “珊珊的事情,我们深表遗憾。”

    “都说法律是最后一道底线,可是为什么它却保护不了我们!”高父忽然抬头看着李询。

    李询语塞,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凭什么那些杀人凶手可以逍遥法外,还要对他们进行保护,他们就像是缩头乌龟一样躲了起来,就是和解都是通过学校来完成的,他们的良心难道不会痛么,都是做父母的人,为什么一声道歉都没有!”

    这些事情李询都知道,“你们已经达成了和解,你又何苦……”

    “是达成了和解,可你知道那是在什么情况下签的么!”

    “行了你,别说了!”高母给他们端上了茶水。

    高父却忽然起身,直接扯住了高母的衣领,直接扯开,高母伸手捂住脖子,却被他生硬的拉扯开,“你们自己看,那群人渣用我的妻子威胁我,他们说,如果我不签和解协议,就让我们一家人都不能活着离开京都!”

    “当时我们的亲朋好友都在,我们自己就算了,我不能连累了来帮忙的亲友!”

    “这件事情你们完全可以和我们反映啊!”

    “怎么反映,你们会管么,你们管得了秦家嘛!”高父大吼!

    “他们只要犯法了我们自然管得了!”李询咬牙,“然后你们就被迫签了协议?”

    “还能怎么办,我总不能看着我妻子死在我面前吧,他们说,在京都这种地方,平白无故死几个人,根本没人追究,我们已经认识到了,法律根本保护不了我们,我们能怎么办!”

    “一派胡言!”李询握紧拳头,气得咬牙切齿。

    “队长,你冷静一点!”

    “简直疯了,他们秦家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不成。”李询这火也是之前办案子累积起来的,校园案子他本来也办得窝火,就是知道了所有的涉案学生又如何,到了律师那边,一句未成年,心智不成熟,可以推翻警方前期所有的工作。

    “岂止是只手遮天啊,我们本来也都累了,想着他们既然要赔偿,那就赔偿吧,可是秦家……”高父一笑,“完全没有搭理我们,自从签了协议之后,我找了秦夫人,却被人她派人打了一顿,让我们滚出去。我说我们只是想要赔偿款。”

    “她却说已经给了,而且已经签了协议,上面说得很明白,是已经拿到了钱,才和解的,这官司就算是闹起来,我们也讨不了好处。”

    “所以你就……”

    “珊珊走了,我也丢了工作,我只想给她出口恶气,我不能让我们珊珊走得如此窝囊。”高父说着抹了一把眼泪!

    双手直接伸出去!

    “你走了我怎么办!”女人握住男人的手!

    “李队长,我认罪!”

    而此刻一个民警已经掏出了手铐!

    手铐要按住男人手腕的时候,却被李询按住了。

    “队长!”

    “没有必要。”李询手有些发抖,他直接握住了高父的手,“其实你是位好父亲,我会和上面说,从轻处理的。”

    “绑架儿童,这个事情我查过了,故意伤害被绑架人,致人重伤死亡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李询深吸一口气,“走吧!”

    “不行,你不能走,我们也是被逼急了,你们别带他走,李队长……”女人拉住李询的胳膊。

    “法不容情!”

    女人瞳孔猛然收缩,手一松,李询叹了口气。

    “对不起。”男人弯腰将女人扶起来,“你要好好活着。”

    女人咬紧牙关,不吱声。

    “我知道我挺自私的,对不起,不能陪你到老了!”

    他扶着女人坐在沙发上,跟着了李询往外面走。

    “李队长!”女人哽咽开口。

    李询回过头。

    “你说的不错,法不容情,我们犯法了,自然要受到惩罚,那些人渣到底又该如何,法律难不成已经成了未成年的保护伞么!”

    李询没有开口,拉着高父往外面走。

    “这几天做梦总是会梦见我们家珊珊,心里难受,现在可算是解脱了。”

    李询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让人将高父压上车,自己开车直奔医院!

    “李队!”

    “赶紧开车跟上去,不然要出事了!”敏锐的人已经感觉到,李询从刚刚在高家就很不对劲了。

    学校

    燕殊和燕笙歌到学校的时候,秦序羽和另外三个孩子站在办公室里面,已经有两个家长到了,两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脸涨得通红,显然也是刚刚赶到的。

    “徐老师,这件事情你们一定要好好处理,之前你们学校就出了那种事情,我可不想这种事情发生在我儿子身上,你瞧他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子了,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

    “这孩子就应该转学啊,发生了那种事情,为什么还要留下这里!”

    “你们学校今天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就去教育局投诉你们!”

    “冷静一下!”徐老师记得满头是汗,秦序羽一直懂事安静,忽然做出这种事情,她也很诧异。

    燕笙歌一听急了。

    看见自己儿子被几个人围着,心里揪得难受,燕殊却一把扯住了她。

    “小羽,你们到底为什么打架!”徐老师看着秦序羽。

    “还能为什么,我看新闻说,这孩子在学校就无法无天。”

    “仗着家里有钱呗!”

    “我们可惹不起!”

    秦序羽握紧小手,“我没有打他们,是他们先动手的!”

    “明明是你!”对面一个小男孩叫嚣。

    “那也是你活该!”秦序羽咬牙。

    “徐老师,你自己看,这是什么孩子啊,还活该!真是不得了!”

    “原因呢?你总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吧!”

    “他们要把高珊珊的东西扔了!”

    办公室还有很多人,一听这名字,整个办公室都沉默了。

    高珊珊离开之后,高家人忙着找凶手,学校又暂时封校,她的东西倒是还留在那里。

    “就是因为这样?”徐老师叹了口气。

    “我不让他们动,他们偏要动,就用书扔了我,我不过是反抗而已!”

    “那也不能把他们打成这样吧。”对面三个男孩都是鼻青脸肿的,倒是秦序羽只是嘴巴破了一点,没受什么伤。

    “高珊珊人挺好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说她,而且他们平时也有欺负她。”

    “你可别胡说,我儿子和那个人可没有关系!”一扯到高珊珊,对面的两个家长也急了。

    “小羽,你应该知道打架不应该吧。”

    “我不后悔!”秦序羽拳头握得静静的,“我只是后悔,之前没有站出来保护她而已!”

    徐老师怔愣了半天,这话就像是一记重锤,打在她的心里。

    如果之前她能够及时察觉到高珊珊的异常,或许一切也都不会发生了。

    “你们要是再敢动她的东西,我还是会打你们的!”

    “她都死了,那东西早就该扔了!”一个孩子显然是被秦序羽吓到了,却又偏要硬着头皮冲着秦序羽叫嚣。

    “她的父母会来的,不用你们插手!”

    “我给她父母打个电话,他们说东西不要了。”徐老师伸手想要揉一下秦序羽的脑袋,却被他躲过了。

    而此刻燕笙歌和燕殊已经进入了办公室。

    秦序羽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他们,“舅舅,妈,我打架了!”

    那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让燕笙歌几欲脱口而出的话,哽咽在喉咙中。

    “我们请个假。”燕殊开口。

    徐老师点了点头,这个事情着实不好处理,请假也好。

    “高珊珊的东西你们准备扔了?”燕殊挑眉。

    “嗯。”徐老师被他看得头皮发麻。

    “不能扔!”秦序羽忽然扯住燕殊的衣服,“她都走了,为什么还要把她的东西扔了!”

    “我们把她的东西送回去!”燕殊拉住秦序羽的手,就往外面走。

    燕笙歌看了一眼对面的三个小孩,留了张卡,“医药费我们家承担了,你们要告我们,我们都奉陪。”

    牵扯到了高珊珊,那两个家长,哪里还敢告啊。

    到最后肯定是他们里外不是人。

    燕殊牵着秦序羽的小手,“小羽……”

    “舅舅,我没事,我知道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我真的没事!”秦序羽死死咬着嘴唇,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燕殊停住脚步,蹲下身子,按住秦序羽的肩膀,“小羽,你从小到大都很懂事。”

    “我上次打架是为了帮一个被胖子欺负的小女孩,还是舅舅去接的我!舅舅还被老师训斥了。”这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燕殊只记得那个小胖子在医院鬼哭狼嚎。“舅舅,为什么长大之后,我就不像以前一样了,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她的,她也不是……”

    “说明我们小羽长大了!”燕殊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人长大了,就会思考,小时候你会不管不顾,可是长大之后,你知道,打架会被告知家长,会被处分……”

    “嗯!”

    “等你长大就会知道,约束你的东西很多,我们需要在一个被赋予的范围内活动,我们可以被生活打磨得更加圆润,却不能失去了棱角。”

    秦序羽似懂非懂,只是认真点了点头。

    医院

    他们这边已经接到了消息,是高珊珊绑架了秦玉书,警方已经开始在楼房搜查,三十六楼,一层一层找下来,颇为费劲。

    “爸,我也想去找人!”夏蔚然开口。

    “别去添乱!”

    “我……”

    李询已经推门进来,秦振理看着他脸色阴沉,以为他还在为秦圣哲的事情生气。

    “李队,不好意思,这次的事情是我擅自做的决定,给你们造成困扰了!”秦圣哲头绑着绷带,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嗯!”

    “是不是玉书已经有消息了!”孙静闲立刻冲过来,却被李询一把推开!

    众人愕然,李询这是做什么!

    “孙静闲,你特么还是人么!”李询说着抡起拳头就朝着孙静闲挥过去!

    ------题外话------

    其实这一章写得挺压抑的,曾经看过一个访谈节目,上面说的是也是学校的这种事情,其实那些学生,最后很少能够重新返校的,他们心里有阴影,而学校对涉事学生的处理方式也很局限,到了最后一般涉事学生照常生活,而那些被欺负的学生,要备受冷眼,有些家长会选择为他们转校,更有甚者直接带他们离开了原住地,定居别处。

    换个环境也只是表层而已,他们的心理创伤可能会影响一辈子,挺无奈的!

    发一下感慨,明天开始虐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