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5 轩陌调侃,调虎离山

正文 055 轩陌调侃,调虎离山

    医院

    这会儿医院人不多,值夜班的护士一瞧是楚衍,立刻就通知了轩陌。

    轩陌从办公室赶到的时候,就看见沈廷煊挺着个腰,眉头紧蹙,那模样甚是痛苦,而一侧的楚濛则一脸阴沉,就像是别人欠了他二五八万一样。

    “怎么回事?”轩陌笑道。

    目光在沈廷煊和楚濛身上来回逡巡。

    “撞的!”沈廷煊漫不经心的回答,这声音都透着一丝颤音。

    “撞……”轩陌挑眉一笑。

    沈廷煊又一次看向轩陌,“等会儿,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我怎么了?”轩陌耸肩。

    沈廷煊拧眉,“不怀好意。”

    “做什么事被撞的!”轩陌这话一出,楚濛倒是没意识到,沈廷煊立马就会意了。

    他挺着个腰,伸手指着轩陌,“好你个轩陌,你丫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想么,你丫脑子里面整天都在装着什么。”

    “我可什么都没想,值班医生呢?”轩陌看向护士。

    “那边有个病人血压忽然升高。”

    “那你先趴着,我给你检查一下!”轩陌指了指一侧的空床。

    沈廷煊走过去,趴在床上,轩陌将他后背的衣服掀开。

    一大片红肿,面积还不小,“很疼?”

    “废话!”

    “你们也太不小心了!”轩陌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楚濛。

    楚濛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焦灼在沈廷煊的后背上,黝黑的眸子染上一层忧色,“是啊,是挺不小心的。”

    “下次一定要注意啊。”

    “嗯。”

    “这伤到腰啊,可不是开玩笑的,弄不好啊,影响感情。”

    “对!”

    沈廷煊越听这两个人的对话,越觉得怪异,“我靠,轩陌,我这腰伤是被楚衍弄的,你俩在这儿闲聊个什么劲儿啊。”

    轩陌一愣,而此刻楚衍正拉扯着医生跑过来,一见到轩陌,就直接扑了过去。

    “阿陌!”

    “你弄的?”轩陌指着沈廷煊的后背。

    “我不小心撞了他一下,我哪儿知道,就能把他给撞伤了,也太脆弱了!”楚衍咬了咬嘴唇。

    “需要大补!”楚濛自顾自的点头。

    沈廷煊懒得搭理这两个兄弟。

    “这样吧,我先弄点药擦一下,明早拍个片,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成。”楚濛点头。

    只是这一夜沈廷煊是怎么睡都不舒服,而且床边还坐着一位冷面煞神。

    楚濛本来让louis抱了一摞文件过来,开着床头灯,斜靠在座椅上,慢慢浏览着文件,神情惬意,沈廷煊这本来就是无妄之灾,心里烦闷得很,“你能不能别看了。”听着那翻动书页的声音,他的心里都不舒服。

    “嗯。”楚濛放下文件,放在一边。

    沈廷煊只觉得后背一阵发烫,扭过头,就和楚濛的目光撞了个正着,我靠,这家伙不是一直盯着自己在看吧。

    “你能把灯关了么!”

    “可以!”

    只是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中之后,透过月光,沈廷煊还是能够看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沈廷煊不想搭理他,自己睡觉去,可是总觉得有双眼睛正在无孔不入的盯着自己,那滋味着实不太好受。

    “你能别看着我么!”

    “轩陌说你会乱动,让我看着你!”

    “我睡觉老实得很!”

    “嗯,那你睡吧!”楚濛侧头看了看窗外,这会儿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

    沈廷煊懒得和他计较,扭头睡觉。

    这一夜,楚濛守了他一夜,不过他睡觉,说实在的!

    极其不老实,差点整个人从床上翻过去!

    秦家

    一大早秦家就接到了绑匪的电话,让他们带着钱先出门,地址会随时发给他们。而且指定来的人是孙静闲。

    并且扬言今天若是再有警方和记者跟着,一定会让秦玉书身首异处。

    绑匪之前说要500万,现金都是准备好的,而此刻他们不知道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只要320万,他们立刻清点了钞票,整整320万,装入了行李箱。

    钱是早就准备好的,李询让人又一次检查了一下设备,将追踪钞票连同正常的钞票一起放入了旅行箱中,在里面同时嵌入了一个gps+信号发送装置,东西准备好,李询就开始给孙静闲做思想工作。

    “这次绑匪说得更加明确具体,为了确保能够顺利救出孩子,你就按照绑匪说得做,剩下的一切就交给我们。”

    “那他们不会撕票么!”夏蔚然显得异常紧张。

    “他们若是图财,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的,而且一旦发生撕票这种行为,那整件事情的性质就会变得极其恶劣了。”

    “妈,那就拜托你了!”夏蔚然哪里还顾得上昨晚和孙静闲的争执啊。

    孙静闲此刻紧张得要死,也根本顾不得那么多,只是一遍一遍在心里默念,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我们秦先生,秦二少,你们分别开一辆车,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引来门口的记者,随便在外面转悠半个小时,往人多的地方,最好能够将人全部引开。”李询摩挲着下巴。

    “我去把剩下的钱存了吧,正好去银行,那群记者肯定以为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定然都会跟着我。”秦圣哲开口。

    李询点了点头,“这个倒也可以!”

    “那十分钟后,秦夫人,你就出发,在没有接到绑匪的任何消息之前,往市区开,利用车流摆脱余下的记者,这个设备你先戴着。”李询说着将对讲设备递给孙静闲。

    一侧的一个女民警帮孙静闲戴上,孙静闲的手有些发抖,昨晚还有夏蔚然和自己一起,今天居然就只有她一个人,她太紧张了。

    “秦夫人,您冷静一点!”女民警握住她的手,“一定会没事的,我们都在暗处保护您,绝对不会出事的。”

    “嗯。”

    秦振理和秦圣哲一出去之后,记者蜂拥追了出去,十分钟后,孙静闲的车子出发了。

    “秦夫人,您现在能够听见我说话么,往南,进入市区!”李询坐在一辆不显眼的面包车内,和孙静闲的车子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

    “嗯。”孙静闲伸手擦了擦手心的细汗,车子汇入车流中,那些记者的车子果然卡在了车流中。

    而此刻孙静闲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一条短信。

    “从现在开始,不许说一句话,取下你身上所有的监听设备,不然我立刻剁了你孙子的一个手指!”

    孙静闲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扭头,想要寻找警方的车辆,可是车子很多,她根本找不到。

    她咬了咬牙,算了!

    她却下设备。

    而此刻短信又来了。

    “拿上钱,下车!”

    这里是闹市区啊,而且车子正在车流中,她要如何下车。

    “给你一分钟,进入左岸咖啡一侧的巷子里。”

    孙静闲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下车,取下行李箱,就奔向一侧的左岸咖啡厅。

    “我靠,那女人在干嘛!”民警已经发现了异常。

    “b组的,目标人物已经下车,你们下车去看看情况。”这种情况李询自然不会只安排了自己这一组人。

    “是!”

    一辆不起眼的小车上下来两个人,他们已经发现了孙静闲的身影,立刻追了过去。

    而此刻孙静闲接到了电话,“秦夫人!”

    利用了变声器的声音,尖锐刺耳,阴阳怪气,让人不自觉的升起一抹寒意。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现在你出去,会发现一辆黄色的车,车钥匙在左前轮下面,你立刻上车,开往东郊!”

    “我……”孙静闲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她想着反正行李箱中有追踪器,他们肯定可以找到自己,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

    而此刻追出来的民警,已经看见孙静闲上了车,立刻报告了车牌、车辆颜色与型号,另一对人从另一侧的路口出发已经直接跟上了孙静闲的车子。

    车子在驶入东郊之后,这边的车边就变得很少,孙静闲不时看着电话,周围人越少,她的心里越不踏实。

    “停车!把钱从桥下扔下去!”

    孙静闲愣住了,什么!

    她此刻正停在一处天桥下。

    她立刻下车,将行李箱拿出来,看了看下面,空无一人,随着巨大的声响,行李箱应声落下。

    而此刻孙静闲的手机响了,“立刻上车,开车回家!”

    什么!

    回家!

    孙静闲立刻急了,她立刻给这个号码发了短信过去,询问孩子的去除,过了半晌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她没有办法,只能试图回拨过去,可是那边显示已经关机了。

    孙静闲趴在天桥上,那个行李箱依旧在那里,无人动弹。

    而此刻李询的车子已经追了上来,看见孙静闲忽然瘫软在地上,嚎啕大哭,立马下车查看情况。

    “秦夫人,到底怎么回事!”李询开口。

    “我不知道,我就是按照他说的做了,可是玉书,为什么玉书还是没有出来!”孙静闲伸手扯住李询的衣服。

    “你先冷静一下!”

    “你让我那怎么冷静啊,你们不是说,只要我好好配合你们,玉书就肯定可以被救出来么!”孙静闲已经被几个小时已经被吓得半死,此刻哪里还有理智。

    而此刻李询忽然接到了电话。

    “李队,不好了,出事了,我们被玩了!”

    “怎么回事!”李询起身,示意身侧的同志把孙静闲扶起来。

    “这根本就是调虎离山啊!”

    “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说话!”

    “秦圣哲在银行洗手间被人打昏了,他携带的180万现金也不翼而飞,银行监控捕捉到的画面,是个戴着连帽衫的男人,没有拍到正脸,而我们在秦圣哲的手机里面找到了他和绑匪的来往信息,这根本就是一个坑!”

    “那他人呢!”

    “已经被送到医院了!”

    “马丹,这不是找死么,谁允许他擅自行动的!”

    “李队,那我们……”

    “守在医院,派人调取监控,把周围街道的监控也都调取出来,确定嫌疑人离开的方向。”

    “我靠!”李询气得将手机直接摔在地上。

    “队长,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人询问。

    “去医院!”李询咬牙。

    原来绑匪从一开始,要的就不是这320万,而是剩下的那部分钱!

    李询气得脸色铁青。

    医院

    沈廷煊住院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第二天,燕殊抱着燕小西去看望燕老爷子,正好也去探望一番沈廷煊。

    “沈先生去拍片了,待会儿就回来,你们可以在病房等一下。”护工正在收拾房间。

    “去看看!”燕殊牵着燕小西就坐电梯往楼下走。

    拍片的地方在五楼,这边一大早就已经排满了人。

    “廷煊叔叔!”沈廷煊长得惹眼,饶是穿着病号服也是俊美邪肆,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并影响他本身妖孽致命的俊美。

    惹得许多小姑娘频频侧目。

    “你们怎么来了!”沈廷煊倒是没有扶着腰,休息了一夜,后背还是隐隐作痛。

    “廷煊叔叔,你没事吧!”燕小西仰着头。

    “没什么事。”沈廷煊想要弯腰捏捏他的小脸,却发现腰杆僵直,根本动不了。

    “行了,别乱动了,楚大哥和楚楚呢!”

    “一个和轩陌去吃早餐了,另外那个去接电话了。”

    燕殊刚刚准备开口,就听见不远处一阵喧哗声,轮子在瓷砖上滑过,发出刺耳的声响,众人扭头看过去,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急救病人。

    只是过了一会儿,燕殊却听见了一个分外耳熟的声音。

    “你们现在抓紧查监控,有任何消息立刻和我汇报。”李询脸色阴沉,口气也变得越发不好。

    因为要注意到影响,他刻意压低声音,而此刻一个民警跑过来,“队长,秦二少没什么大碍,就是伤了头,正在拍片。”

    “嗯!”

    李询扭头准备去个电话,却瞥见了燕殊。

    倒不是他刻意去观察人群。

    而是燕殊这一米九的个子,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的。

    “莫非是秦家的案子有进展了?”沈廷煊很是敏锐。

    “应该是。”

    “45号!”护士喊道。

    “我先进去了!”沈廷煊说着就往里面走。

    燕殊则一把抱起燕小西往外面走。

    李询见着燕殊,没来由的心头一跳。

    “李队长,好巧。”

    “是啊,二少怎么来医院了?”

    “你怎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以为我故意在这里等你的?”燕殊挑眉。

    “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李询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我家老爷子生病了,我每天都过来,怎么样,是案子有进展了么!”

    李询扯了扯头发,已经两天没睡好了,他的脸蜡黄而又憔悴。

    “绑匪拿了钱,却迟迟找不到秦玉书的行踪。”

    “你们这么多人盯着,绑匪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胆子!”

    燕殊身份特殊,李询此刻心里郁闷得很,也就把事情和他简单说了一下,他相信燕殊!

    燕殊拧着眉头将事情听完。

    “你们被骗了?”

    “可别提了,这事儿若是被局里知道,我估计又要被狠狠训斥一顿了,弄不好,还得丢官!”这事儿毕竟影响太大。

    “现在绑匪拿了钱,那么秦玉书……”

    “是啊,撕票的可能性太大,没有利用价值了。”李询使劲扯着头发。

    “180万!”燕殊微微挑眉,“我怎么听着这个数字如此耳熟!”

    “耳熟?”

    “队长,秦二少醒了!”不远处的人大喊。

    “二少,您如果有消息一定要通知我,我先过去了!”李询说着就往另一侧跑去。

    燕小西拧着眉头,一脸不满,“粑粑,你干嘛要帮他们,秦玉书可坏了!”

    燕殊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教训人的方法有很多,并非只有暴力,这是下下策!”

    “我觉得是上上策!”燕小西冷哼。

    “以后我再慢慢和你说。”燕殊见楚濛回来,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回了燕老爷子身边。

    燕笙歌带着秦小蛮刚刚过来。

    “小蛮姐姐!”燕小西有断时日没见着秦小蛮了,“小羽哥哥呢,他怎么没来!”

    “小羽上学去了,刚刚送过去!”燕笙歌解释,“想你小羽哥哥了?”

    “我可想他了。”

    “你这孩子!”

    “小蛮姐姐,我跟你说,上次我买了好多好玩的东西,就收在柜子里!”燕小西说着就去打开柜子,还是昨天燕殊带他们买的,太多了,就留在病房里,没有带走。

    “小羽现在状况如何了?”燕殊开口。

    “看起来倒是挺正常的,就是不太爱说话,我傍晚约了二嫂,带小羽过去看看。”

    “嗯,他年纪太小,有些事情自己消化不了。”燕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学校的事情都处理了?”

    “处理好了!”

    “秦家怎么处理的!”

    “孙静闲处理的,赔偿了点钱!”燕笙歌叹了口气,“就算是赔钱又怎么样,那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秦家惯会以钱压人,估计那家人也是没有办法,才妥协的吧。”

    “听说签了一份什么协议,具体内容不是很清楚,也是学校那边和我们透露的,他们说学校已经处理好了,我今天才送小羽过去。”

    燕老爷子点了点头。

    “也是造孽啊!”

    “爸,吃药吧!”宋一唯打断燕老爷子的叹气。

    而此刻燕笙歌的手机忽然响了。

    燕笙歌拿着手机往外面走,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燕殊随即跟了出去。

    “老师,我是燕笙歌!”

    “秦少夫人,秦序羽在学校和人打架了,把人的头给打破了,麻烦您过来处理一下吧。”

    “怎么可能!”燕笙歌诧异不已。

    她切断电话,一扭头就看见了靠在墙边的燕殊,“小羽出事了?”

    “嗯,我要去趟医院!”

    “我和你一起!”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我去和妈、爷爷说一声。”

    “别说了,让他们担心。”

    燕笙歌也是太急了,“我心里太着急了,那我先过去!”

    燕殊却一把扯住她的胳膊,“你的手在发抖。”

    “有些紧张而已。”

    “我和你一起去,我去拿车钥匙,你不许走,听着没!”燕殊没来由的疾声厉色,倒是让燕笙歌片刻失神。

    燕殊和燕持素来疼爱自己,极少对自己露出这般严肃认真的模样。

    “小笙的工作室出了点状况,我送她过去!”

    “我也要去!”燕小西立刻抱住燕殊的大腿。

    “我是去办正事的!”燕殊拧眉,“乖,在这里陪太爷爷和奶奶。”

    “算了吧,你家这个混世魔王我可带不了,你要是不把他带走,我怕我看不住他。”宋一唯要照顾燕老爷子,也是没精力。

    “粑粑——”燕小西开始撒娇。

    “走吧!小蛮,那你乖乖在这里。”

    “嗯!”秦小蛮玩着玩具,哪有功夫搭理燕殊啊。

    车子飞快的在车流中穿梭,燕小西本来还是很兴奋的,只是他上车不久,就意识到了气氛的异常,因为燕笙歌从头至尾偶读未曾说过一句话。

    燕殊也是一脸凝重,“粑粑……”

    “嗯,乖乖坐好,别乱动。”

    燕笙歌伸手捏了捏眉心,“是我疏忽了,我只觉得小羽自己调整好了,就肯定没什么事了,可是学校www.youfa8.com的孩子岂是我可以控制的。估计他们还是觉得那件事情和小羽有关吧……”

    燕殊手指摩挲着方向盘,“秦家是私了,事情并未闹得太大!”

    “赔点钱就了事了,可是我家小羽……”

    “赔了多少!”

    “协商解决是180万!”

    燕殊脚一抖,带了一脚刹车,吓得燕小西和燕笙歌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二哥,怎么回事!”

    ------题外话------

    为什么一直下雨,啊——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我出门啊!

    好吧,估计又要在床上赖一天了,这不是我懒,┑( ̄Д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