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4 牛郎皮相,伤了腰(二更)

正文 054 牛郎皮相,伤了腰(二更)

    秦家

    那个绑匪把他们忽悠了一圈,到了晚上九点,也没有个准信儿,反而是威胁他们,如果再有警察和记者跟着,他们绝对会对秦玉书不客气。紫you阁

    而随即秦家收到了秦玉书的照片,他仍旧是被绑着,戴着眼罩,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一只手用白色的纱布缠裹着,还有一丝鲜血从里面缓缓渗透出来,夏蔚然一见到照片,就哭得不成样子。

    “送照片的人呢!”李询端详着,似乎想要从中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背景像是一处土坯房,地上都是水泥垃圾,这种地方在京都不算少,若是一个一个去排查,无异于大海捞针。

    “没找到!”

    “监控呢,难道什么都没发现!”李询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

    他们已经被绑匪忽悠了一天,领导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无非就是批评他办事不利,让他尽快破案,但是有一些好事之人,居然开始私自跟踪他们的行踪,进行一些所谓的直播,赚噱头,他们的行动,几乎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这让他举步维艰。

    “嗯!”

    “监控就在那里,你跟我说什么都没发现,难不成这东西是凭空冒出来的么!”李询捏紧照片。

    “门口都是记者,来来往往人很多,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谁塞进邮箱的。”

    李询咬紧牙关,而此刻拿着检测设备的民警从楼上跑了下来,手中还拿着两个窃听设备。

    “队长,全部查过了,现在应该没问题了。”

    李询拿过监听设备,看向秦家人,“这些人还真是无孔不入,你们家的下人,最近要防着点。”

    秦振理点了点头,折腾了一天,秦家人也是身心疲惫。

    “我觉得绑匪分明就是故意和我们兜圈子,耍我们玩!”秦圣哲折腾了一天,也显得十分憔悴,他伸手扯了扯头发,“我们一群人绕着京都跑了多少圈啊,那人却愣是不松口,分明就是故意的。”

    “这也不能怪他。”李询拿出一根烟,忽然看向对面的秦家人,“不介意吧?”

    “您随意!”他们哪里有功夫管这些啊。

    李询点燃烟,狠狠嘬了一口,“除却我们,还有记者,你们的行踪几乎是暴露在阳光下的,那个绑匪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去自投罗网,躲都来不及。”

    秦圣哲伸手扯了扯头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记者还堵在门口,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根本甩不开他们!”

    “明天绑匪若是再来电话,我就让人假扮你们,开着秦家的车子出去和他们绕圈子。”

    “可是有些记者一直驻守在门口,不走啊。”

    “引走了一大批记者,剩下的就容易甩开了。”李询抽了口烟,“对了,秦玉书出事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见过他的父亲。”

    夏蔚然咬了咬嘴唇,“我还不敢通知他。”

    “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没有收到风声吧!”李询随手弹掉烟灰,“他不在国内?”

    “在e国。”

    “不回来?”

    “平时比较忙。”

    “再忙能有孩子的事情重要么!”李询这话说完,似乎才意识到,这秦玉书兄弟本就不是秦承宇的孩子,说起来,不在乎也是正常的。

    只是秦家人都如此拼命,倒是不想对待养子的态度。

    尤其是孙静闲和秦圣哲,那叫一个拼命啊。

    李询和秦家人已经整整待了24小时,他对这家人的性格已经摸得差不多了。

    秦振理是一家之主,和孙静闲关系一般,倒是背着他们接了几通电话,这种大家族的绑架案发生在内部也是有可能的,就像当年秦序羽的案子,许多人都怀疑是秦家内部人搞得鬼,就是没有证据罢了。

    只是追踪了这些号码,都是同一个人的,居然是白露!

    想起之前在楚家酒店,白露和孙静闲之间那奇怪的气氛,李询又不傻。

    只是觉得有些恶心,这白露以前可是秦圣哲的媳妇儿啊,这做公公的,怎么下得去手啊。

    案发当晚,李询就派人彻查了白露,白露虽然有作案动机,不过她的行踪都是透明的,而且她的身边一直都有很多人证,虽然不能百分之百派出可能,不过嫌疑也不算大。

    “那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这都过去一天了,玉书不会出事吧!”夏蔚然把头埋在手心,开始抽泣。

    “行了,别哭了,烦死了,已经哭哭啼啼整整一天了!”孙静闲气得直哆嗦。

    “好了妈,你别嫂子了。”她就这性格。

    “你还护着她,要不是她,玉书怎么可能失踪!”

    李询垂头看着手机,这是准备推卸责任了?

    “我知道我错了,我当时就不该……”听着外面有动静,就出去凑热闹的。

    “我就说,你这种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养孩子,你看看你把孩子养成什么样子了,现在还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一句错了,就能把我的孙子换回来么!”

    “整天就知道哭,丧门星!”

    “妈!”秦圣哲叹了口气,“你少说两句吧!”

    “怎么着,现在还护上她了,我说两句还不行了么!”孙静闲冷哼,“要不是你,承宇可以娶更好的大家小姐,看着你这委委屈屈的样子,我就来气。”

    “真的遇到事情了,你们家是半点忙都帮不上。”

    “妈,别说了。”秦圣哲抽了面纸递给夏蔚然。

    “你也给我注意点,已经有人在说你和她……”孙静闲气得要死,“夏蔚然,你已经毁了我一个儿子了,你别想再祸害另一个。”

    “妈,您在说什么啊!”

    “我是让你们注意分寸!”

    “够了!”秦振理听不下去了,“这事儿还不是因为你,和记者说什么东西,现在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你往孩子身上发什么火!”

    孙静闲看了看秦振理,“反正你现在是怎么看我都不顺眼就对了,怎么着,你怎么不去找白露,那个女人肯定比我温柔啊!”

    “放肆!”秦振理丑事被戳破,气急败坏,一巴掌甩过去。

    这里除却秦家人,还有警方的人,此刻所有人都是诧异的盯着秦振理。

    白露谁不认识啊,大明星啊,只是……

    秦振理这岁数,当爷爷太大,不过当爸爸也还是可以的。

    “你又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你给我清醒一点,你若是再胡说,就立刻给我滚出去!”秦振理也是气得摸不着北了。

    “行了,这是当我们是死人么,我们都还在呢!别动手动脚的!”李询开口。

    秦家人这才罢休。

    “你们赶紧休息吧,这都十点了,绑匪估计不会来电话了,我们在这里守着,明天估计还有一场恶战。”李询都说话了,秦家人根本无法反驳,各自回了房间。

    秦圣哲是最后走的,扶着夏蔚然。

    “小红,你扶着少夫人!”孙静闲开口。

    “是!”秦家的下人立刻跑过去,扶住夏蔚然,“少夫人,我扶您回房。”

    “嗯!”

    秦圣哲这才松开手,他陪着李询在客厅闲聊了两句,这才回房,准备洗漱一下,似乎并不准备睡,看样子是准备和他们一起的蹲守了。

    “队长,您不觉得这秦家很奇怪么!”几个民警围在李询身边,压低声音。

    “嗯。”他们都看出来了,李询自然早就察觉。

    “秦二少对那两孩子过分上心了吧。”

    “是他的侄子,关心不正常么!”李询摸了摸口袋,居然一包烟都抽完了,他将烟盒揉碎,扔在垃圾桶。

    “可是对夏蔚然也太……”一个民警悻悻地开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是……”

    “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好。”

    “我知道,这种话不能乱说,在调查秦家的时候,我听到过这样的传闻……”

    “什么?”

    “有人说,这秦玉书和秦玉函虽然是养子,可是在秦家却享受着不弱于秦序羽的待遇。”

    “然后呢!”李询打了个哈气,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有人说他们是夏蔚然和秦圣哲的孩子!”

    李询手缓缓收紧。

    “所以秦家这位大少爷,虽然是挂名的父亲,对孩子却一直都很冷漠,就说绑架的事情吧,对比一下之前秦序羽出事,秦浥尘那模样,简直要杀人了,这秦家大少爷未免淡定了吧,就算是在外地,这也不是借口吧。”

    “行了,别八卦了!好好做事!”李询挥手示意他们散开。

    秦圣哲已经换了身衣服下来,头发还未擦干,他的模样在京都算是俊俏的,这几年没有前些年的风流浪荡,倒是成熟许多,“李队长,要不要去洗个脸什么的。”

    “不用了。”李询闭目继续小憩。

    不过秦圣哲对秦玉书的事情确实表现出了超乎一般人的热切。

    燕家

    姜熹哄了燕小西睡觉,回到房间,没想到睡前习惯阅读军事杂志的燕殊,居然在玩手机。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姜熹掀开被子,燕殊抬手,姜熹直接缩进他的怀里,将头枕在他的胸口,看了看手机上的内容,“还在看秦家的事情呢。”

    “二十四小时直播,随时都能看。”燕殊将手机放在一边,“怎么手脚这么冰。”

    燕殊话音未落,姜熹已经直接将手伸进了燕殊的衣服下摆,直接按在了他的腹部。

    “你可以再往下一些。”燕殊挑眉。

    姜熹捏了一把燕殊腰上的肉,硬得要死,“不调戏我会死!”

    “这不是为了增进夫妻情趣么!”

    燕殊抬手捏住姜熹的下巴,刚刚要亲上去。

    姜熹堪堪别过脸。

    “你昨晚说,今晚不那啥了!”

    “那啥是什么啊。”燕殊双手撑在姜熹两侧,鼻尖轻触她娇嫩的肌肤,像个小兽一般蹭了蹭,“你不想要我么!”

    姜熹脸一红,狠狠瞪了燕殊一样,“死不正经。”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

    “谁说的!”

    “昨晚在浴室……”燕殊微微侧开身子,单手撑着下巴,随手拨弄着姜熹的头发,“昨晚你可是口口声声说要我的……”

    “我……”有么!

    就算是说了,姜熹也是打死不承认的!

    “要不我们温习一下,我顺便帮你找找记忆,看你这样子,似乎是记不得了。”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

    “熹熹……”燕殊张嘴咬住姜熹的耳垂。

    姜熹身子轻颤,下意识的躲开,侧头看向燕殊。

    不得不说,燕殊,这张脸长得是真不错。

    “姜熹,作为一个心理医生,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男人?”燕殊一脸期待的盯着姜熹。

    姜熹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伸手挑起燕殊的下巴,又仔细端量着,“刻薄、毒舌、自大、傲慢……”

    “有好的评价么!”燕殊在心里告诉自己!

    要微笑。

    “皮相不错。”

    “够诱惑你么!”

    “不好意思,本小姐不喜欢这种牛郎的长相。”姜熹勾起燕殊的下巴。

    燕殊抓狂!去你妹的牛郎!姜熹抿嘴一笑,微微倾身吻住燕殊的嘴唇,某人立刻反客为主,以后说不过就直接上,不信办不了她。

    姜熹见他气急败坏,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燕殊正埋头啃着姜熹的锁骨,“其实吧……”

    “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燕殊闷声一笑。

    口是心非的女人。

    折腾完了,燕殊拧了湿毛巾,正趴在床脚给姜熹清理身子。

    姜熹也习惯了燕殊伺候,之前姜熹还会害羞,只是这一回生二回熟,久而久之,姜熹倒是习惯了。

    “你今天说到董风辞和关戮禾?他俩不是应该结束了么,怎么关戮禾还在纠缠她?”

    “他俩这事儿一时间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燕殊说得漫不经心。

    “那他们还会重新在一起?”

    “全看风辞如何考虑了?”

    “那你觉得几率大么?”

    “百分之九十。”

    “看样子风辞对关戮禾是余情未了啊。”

    “这倒不是。”燕殊随手拿了崭新的内裤准备帮姜熹穿上。

    姜熹立刻坐起身子,一把将内裤扯了过来,余光瞥见地上已经阵亡的内裤,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自己来。”

    燕殊耸肩,“是关戮禾那边。”

    “死缠烂打?”

    “就他俩碰面这事儿,京都已经传遍了,你说被关家看上的人,还有谁敢要。”

    “呃……”姜熹愕然,这倒是,按照关戮禾的性格,除非是不要命了。

    “所以董家一开始挑上的就是楚家,不过关戮禾的性子,那是遇神杀神的主儿,楚家又如何,估计他也没放在心上。”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就是说风辞是逃不出他的手心了。”

    “两种可能,复合,或者两个人孤独终老!”

    姜熹叹了口气,直接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燕殊笑了笑,给她掖好被子,简单冲了个身子,刚刚准备睡觉,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燕隋的消息。

    “二少,人找到了!”

    燕殊眸子一紧,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找到的可真及时。

    楚氏集团

    楚衍从医院出来,就直奔家里,眼看着已经到下班时间了,自家那个向来准时准点下班的大哥居然还不回来,给louis打了个电话,说是加班了。

    楚衍心里正憋着火,直接开车直奔楚氏。

    楚濛和公司的几个高管,连同沈廷煊和他们公司的几个经理,刚刚拟好了新的合同,刚刚签完字,“多谢沈总了。”

    沈廷煊看着某人笑得那叫一个欠揍啊。

    “客气了。”

    “沈总真是大方。”

    沈廷煊的心在滴血啊,这特么的一个百分点,还不是你阴来的,现在还给我在人前做脸,你丫的能不能要点脸。

    “这次让沈总出血了,那晚上我请客如何,算是补偿!”

    沈廷煊冷哼,一顿饭,就要补偿我近千万的损失,你丫可真是会算账。

    从下午谈合同,沈廷煊就一直黑着脸,现在更是恨不得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这孩子还真是……

    较真!

    不就是一点钱么,需要这样么。

    “louis!”

    “总裁,餐厅已经订好了。”

    “那你领着他们先出去,我和沈总还有话要说。”

    “嗯!”

    众人早就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不正常的气氛,自然不想多留,逃也似的离开了。

    沈廷煊把玩着手中的钢笔,“楚公子,您已经坑了我一个百分点了,好人坏人都一个你做了,你还想如何?”

    “不就是一个百分点么,你从今天开始,就没给我好脸色啊。”

    “你觉得我会给仇人好脸色?你真当我和楚衍一样没心没肺啊!”沈廷煊冷哼。

    “大不了我再让给你?”

    “你说真的?”沈廷煊显然觉得天上不会平白无故掉下馅饼。

    “那是自然。”

    “你之前不是说……”

    “好歹我们相识一场,我也不想为了这么点钱闹得这么难看。”

    “我靠!”沈廷煊直接骂人了。

    “楚濛,你丫的就是耍我呢,你不想为了这么点钱弄得这么难看,敢情我这般模样,就是自私小气?”

    “我可没说这话!”楚濛轻笑。“就是觉得为了这点钱没必要而已。”

    “马丹,这话是你说的,我马上就把他们叫回来,明天重新拟定合同!”

    “可以。”楚濛说得无所谓。

    沈廷煊咬牙,将笔往桌子上一拍,混蛋,耍他呢!

    沈廷煊直接开门,就往外面走。

    楚衍风风火火的往里面冲,直接撞到了沈廷煊身上。

    “哎呦卧槽,谁……”廷煊……

    楚衍再想伸手去拉他的时候,沈廷煊后背撞到了桌角,他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扶着桌角。

    “怎么样!”楚濛起身,伸手就去检查沈廷煊的后背。

    沈廷煊只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楚濛一掀开衣服,就看见后背红肿一片。

    “怎么这般冒冒失失的!”楚濛阴沉着脸。

    楚衍先是怔愣一下,大哥怎么这般疾声厉色,下一秒钟还是到了沈廷煊身边,“廷煊,你没事吧!”

    “老子的腰都要被你丫的撞断了,你说我有没有事啊!”沈廷煊后背被撞得有些麻木,过了十几秒钟才有了知觉,火辣辣的疼,尤其是脊椎骨那边。

    “去医院检查一下。”楚濛当机立断,“你还好走路么!”

    “嗯。”

    楚濛将他的手挑在自己的肩头,扶着他往外面走,还不忘扭头瞪了一眼楚衍,“还不赶紧跟上来,你自己做的好事!”

    楚衍咬了咬嘴唇,“廷煊,你放心,你要是出什么事情,我会负责的!”

    “你妹啊,你丫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我靠,你丫到底用了多大的劲儿啊,疼死我了!”沈廷煊扶着腰。

    “我有急事,没想到你正好出来了。”楚衍一脸歉意。

    “算了,希望我这腰没事!”沈廷煊觉得这兄弟两个是专门来克自己的。

    这到了车上,沈廷煊都不敢靠着,后腰疼得直起腰杆都疼。

    楚衍看见他冷汗直流,心里也着急啊,这要是真的严重,可不是要影响他以后生活。

    “你丫别哭丧着脸盯着我行不行。”

    “不是说伤了腰会影响以后的夫妻生活?”

    “马丹,你丫闭嘴!”沈廷煊炸毛。

    ------题外话------

    伤了腰的话……确实很严重啊!啊——这可是会影响夫妻生活的啊……

    沈廷煊:你丫敢把我写残了,我就把你打死!

    我:(委屈)怎么会呢,看我无辜脸!

    沈廷煊:(一巴掌拍掉)你敢不敢写我一点好的。

    我:我会让你重新站起来的,你可以的,沈四少!

    沈廷煊:滚粗!

    楚公子:其实腰不行,对那事也不影响!

    沈廷煊:……

    楚公子:大不了你不动!

    我:老司机开车了!

    沈廷煊:你俩都给我滚粗!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