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3 绿帽子,霸道宣布主权

正文 053 绿帽子,霸道宣布主权

    餐厅

    董风辞双手被关戮禾死死按在墙上,身体不能动弹分毫,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她使劲的扭动着手腕,可是箍住自己的双手,却分毫不动,男人那强烈炙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自己的脸上。

    那味道实在过于熟悉,熟悉得让她心惊。

    “关戮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董风辞瞪着他。

    漂亮的眸子染上一丝愠色,可是关戮禾却并不恼怒,反而一笑,“肯正视我了?”

    “松开我!”董风辞咬牙。

    他们之间隔了一些距离,可是这种距离,却足以让人心惊,尤其是男人那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呼吸纠缠。

    他的声音变了许多。

    以前清冽好听,算是关家的异数,关家的老爷子总是说,“我们戮禾的声音这么好听,完全没有威慑力啊,以后怎么接管关家啊?”

    他现在的声音带着气腔,低沉嘶哑得让人发怵。

    “风辞……”关戮禾盯着面前的女人。

    那双隐匿在面具下的眸子深邃却又无比深情。

    董风辞看着忽然靠近的人,心里一紧。

    他在干什么!

    董风辞警铃大作。

    那灼热的呼吸越来越近,几乎已经贴在了自己的面部,董风辞微微别开脸,灼热的唇瓣从她侧脸一擦而过。

    关戮禾松开她的手腕,董风辞手下意识的一松,与他对峙……

    从来都是她想败下阵来,董风辞咬紧嘴唇,下一秒钟,她的手落入一个干燥温暖的手中。

    关戮禾手指扣紧她的指缝,他呼出的热浪不断的喷洒在她的脸上,董风辞看向关戮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不知道么?”那声音透着丝丝戏谑。

    “我们之间在六年前就……”

    关戮禾的脸却下一秒钟迫近。

    董风辞下意识的后退,整个身子贴在墙壁上,“你……”

    “你在紧张什么?”

    “你这个样子,我能不紧张么,你离我远点!”

    “不!”

    “你……”

    “我这人从来说一不二!”

    “呵——好一个说一不二,当年……”董风辞欲言又止,“罢了,松开吧!我还有事!”

    “相亲?”

    “要你管!”

    “我陪你去!”

    “关戮禾!”董风辞咬紧牙关,可是下一秒钟,几乎是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已经抽身离开,拉着她的手就往餐厅走。

    “你赶紧松开我。”董风辞使劲想要挣脱,可是关戮禾却完全不管她的感受,拖着她就往大厅走。

    这已经到了人流比较多的地方,关戮禾戴着面具,一出现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董风辞着实不太好在这里和他闹开,关戮禾拉着她就直接到了楚衍坐在的餐桌旁。

    楚衍倒是一愣,这……

    这不是关戮禾么!

    他之前在活色生香是见过一次的,也仅只是一次,他们两家在某些方面是敌对的,所以一直没有任何交集,他怎么忽然出现,而且还带了一大群人,这是准备干嘛!

    楚衍轻轻咳嗽一声,“关爷,您这是来做什么?”

    该不会是来闹事的吧,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大哥啊。

    “相亲!”

    燕小北是完全不认识关戮禾的,只是他的目光移到他和董风辞握在一起的手上,颇为诧异的看了看董风辞,又看了看楚衍。

    “你别闹了!松开!”董风辞这次算是挣开了,“关戮禾,你别太过分了。”

    “你准备在这里对我不客气?”关戮禾关顾四周,“都是人,我是不怕丢面子,你呢?”

    董风辞咬牙,直接坐下!

    关戮禾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只是无所谓的一笑,“往里面坐坐!”

    “你!”董风辞气结,这人是故意的吧!

    “不然你做我腿上?”

    燕小北往里面挪了挪,周围都是人,关戮禾是个什么性子,董风辞清楚得很,他为什么能和燕殊那种不要脸的成为朋友不是没有道理的!

    已经有许多人朝着这边指指点点了,没有办法,董风辞往里面挪了挪,关戮禾就直接坐下了。

    这场面着实是有些尴尬啊。

    董风辞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不断的喝着水,楚衍搞不清楚状况,他以前还没到京都的时候,楚濛就曾经和他说过,到了这边,唯一要避开的就是关家,索性这么多年也没有任何交集。

    关戮禾深居简出,他到京都这么久,也就是在活色生香见过一次。

    这次怎么如此大张旗鼓的跑了出来,而且……

    他的眼睛在关戮禾和董风辞身上来回逡巡,这两个人……

    我去,不是吧。

    该不会是前男友?

    楚衍咽了咽口水,目光忽然对上了燕小北的,楚衍一愣。

    这小鬼,那是什么眼神。

    他莫非是在同情自己?

    “看什么看!”楚衍压低声音。

    “楚楚叔叔,这就是传说中被戴绿帽子么!”

    “噗——咳咳……”第一个不淡定的却是董风辞。

    “胡说什么!”楚衍咬牙。

    “那是什么?”燕小北看着关戮禾十分淡定的摸出一个手帕递给董风辞,动作熟人的帮她拍了拍后背,董风辞还在咳嗽,脸涨得通红,过了半分钟才平静下来,关戮禾递上一杯水,董风辞根本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

    “什么绿帽子?”

    “楚楚叔叔,你脸红了!”燕小北说得十分淡定。

    “我……”那是被你气得好么!

    而此刻一直未曾开口的轩陌忽然开口,“你怎么过来了?”

    关戮禾十分淡定的将她用过的手帕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你说我来做什么!”

    楚衍伸手扯了扯轩陌的衣服,这才想起来,轩陌和关戮禾很熟啊。

    “快点问他啊,来这里干嘛!”

    “楚小公子还不知道么!”关戮禾反而直接看向楚衍。

    “什么?”

    “你哥没有和你说?”

    “说什么?”楚衍更是诧异了。

    “她是我的人!”

    “关戮禾!”董风辞一拍桌子,就要跳起来!

    却被关戮禾直接按住了肩膀,“这么多人呢,你确定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和我闹僵?”

    “反正我是无所谓的。”关戮禾松开手。

    董风辞咬牙,她和关戮禾不同。

    他不要脸可以,可是她不能。

    而且自己代表的是董家,她伸手拍开关戮禾的手,“你给我安分点,别动手动脚的。”

    “嗯!”关戮禾松开手,淡定的喝了口茶。

    而此刻侍者才上前,“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些什么?”

    侍者递上来一个干净的水杯,众人这才发现,关戮禾居然用的是董风辞的杯子,而且那般轻车熟路的模样,明显就是在做给楚衍看的啊。

    楚衍此刻的心里真的是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啊!

    他们家和关家不算是死对头,从来也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董风辞是关戮禾的人,那干嘛还要和他们家扯上关系啊,关戮禾不会以为自己要和他抢女人吧,完了完了……

    “呵呵……”楚衍干笑两声,“是么,我真的不知道。”

    “正常,我和她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关戮禾淡定的靠在沙发上,饶有趣味的看着楚衍。

    “关戮禾,你别闹了,我和你早就分手了。”

    “我当时同意了么!”

    “你也没反对!”

    “是你跑了!”

    “你也没追?”

    “我倒是想啊!”

    董家老爷子当年还没退休,在京都可是数一数二的“狠角色”,他要藏一个人,不是很容易么,况且世界这么大,有人刻意躲着你,你是真的没法找。

    楚衍咬了咬牙,压低声音,靠近轩陌,“阿陌,这两个人真的是……”

    “嗯。”

    “我靠,董家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搞事么!”

    轩陌抬头看着对面的两个人,忽然想起了多年以前的许多事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现在是觉得我不够好?”关戮禾微微挑眉,因为他戴着面具,根本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声音干燥嘶哑,就像破损的大提琴,也捕捉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只能从他唇边的弧度来判断他的喜怒,这无疑十分困难。

    “哼——”董风辞冷哼?

    “还是我不够有钱?”

    董风辞喝水。

    “我们家不够漂亮?”

    “是你家!”什么我们家!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样不要脸。

    “我不够帅气?”

    “你现在已经丑得无法见人了吧!”董风辞这话一出,轩陌明显感觉到关戮禾嘴边的弧度慢慢消失了。

    “先生,您还要点餐么?”

    关戮禾点了点头。

    只是……

    他点的东西和董风辞一模一样!就是饮料都是如出一辙。

    董风辞口味刁钻,点餐的时候,楚衍还专门说她来着,因为她想要吃的东西,却都不要套餐,酱料都需要另外搭配,侍者在一边使劲记着,和她核实了三遍,才保证没有任何遗漏。

    “你俩口味够一致的啊!”楚衍说得漫不经心。

    轩陌慢条斯理的将餐布抖开,放在自己的腿上,又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董风辞。

    这不是口味一致。

    这是关戮禾的口味。

    关戮禾显然心情不错,吃饭的时候,楚衍注意到,这两个人就是喝汤吃东西的频率节奏都是如此接近,可是那两个人却全程都不说话,好像也没注意到他们动作的神同步。

    “听说你们在相亲?”关戮禾擦了擦嘴巴,显然不吃了。

    楚衍头皮发麻,终于开口了。

    他悻悻地一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董风辞就开腔了。

    “我们是在约会!”那语气颇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你们四个人?”关戮禾一笑,“已经有两个电灯泡了,不介意多我一个吧。”

    “介意!”董风辞低头吃饭,无意中瞥了一眼关戮禾的餐盘。

    他的饭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董小姐,您看,您和关爷这关系……”楚衍现在脊背有些发凉,这关戮禾总是看自己,那双黑黢黢的眸子,着实有些吓人。

    “我俩什么关系都没有!”董风辞放下叉子,身侧有人递来一张手帕,她随手接过,擦了擦嘴巴,动作那叫一个熟稔。

    然后又是饮料,董风辞也是信手接过……

    那默契显然不是一天可以培养起来的。

    等到董风辞喝了饮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轻轻咳嗽一声,“待会儿去看电影?”

    “不用了吧,我觉得你们故人重逢,必然有许多话要说,我还是不打扰了,董小姐,我们先走了!”楚衍说着催促轩陌赶紧走。

    轩陌却并不打算离开,而是忽然站起来,双手撑在桌上,身子前倾,他就坐在关戮禾的对面,此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周身的儒慕之气消散了几分,反而平添了一丝严苛。

    “关戮禾!”

    “嗯。”

    “放过她吧!”

    关戮禾握着水杯的手一紧。

    “也放过你自己!”

    关戮禾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如果这种事情做起来能够和说出来如此简单的话,你也不会这么多年……”

    “我说的是你!”

    “一样的。”关戮禾双手托腮,看着轩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轩陌轻笑,“你这是在警告我?”

    “我是希望你为我考虑一下。”

    “可你也得为风辞想一下,我不想……”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关戮禾了!”

    他的人他自然有能力保护!

    轩陌兀自一笑,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自己这个外人,着实不好插手,“你们自己解决吧,不要扯到楚衍!”

    “就是就是,和我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啊。”

    董风辞在心里鄙视他,这个男人,还可以再怂一点么!

    “楚楚叔叔,你把我也带走啊!”燕小北要哭了,总不要把他一个人扔下吧。

    楚衍轻轻咳嗽一声,“快出来,此地不宜久留!”

    燕小北动作也是很快的,直接从两个人身上爬过去,轩陌抬手把他抱起来,就准备离开。

    董风辞显得有些急了,什么情况,怎么就都走了!

    “不是,阿陌,你们别走啊,喂……”

    “待会儿去看电影?”

    “阿陌!楚衍!”这群混蛋。

    “你想看什么?你喜欢的爱情片?”

    “我去,没义气的家伙。”怎么能把她一个人扔下。

    “我让人订票。”

    “关戮禾,你给我起开。”

    “不去了么?我们去散步?”

    “你就是巴不得我嫁不出去是不是!”

    关戮禾这么一闹,估计京都的人都知道她和关戮禾那点破事了。

    “怎么会!”关戮禾勾着嘴角,笑得邪肆。

    “就你这样,你觉得京都还有人敢娶我么!”董风辞轻笑,“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可以不甩我!”

    “我特么的倒是想啊!”

    关戮禾微微挑眉,脏话都蹦出来了,看样子不能再惹她了。

    因为太熟了,所以关戮禾太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适可而止。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董风辞咬牙。

    待在关戮禾离开,董风辞拎起包就往停车场走,而此刻手机已经提醒她预定的电影还有半个小时开场。

    董风辞一个人驱车去了电影院,买了一大份爆米花和饮料,看了一场一个人的电影。

    “关爷?”关戮禾身侧的人压低声音,“有些事情需要您回去处理一下。”

    关戮禾盯着不远处的某人,“等会儿。”

    “可是……”

    “我的话不好使了?”

    “不是!”那人立刻退了出去,这电影也太长了吧,这都快两个小时了。

    董风辞哪里知道,她在看电影,而有人却一直在看她。

    医院

    楚衍和轩陌送燕小北回去,姜熹已经从咨询室过来,正和宋一唯给燕老爷子准备晚饭。

    “怎么是你们送他回来,风辞呢?”燕殊开口。

    “别提了,燕殊,你特么的不够意思啊,我靠,你难道不知道,这董大小姐和关戮禾什么关系么,吃顿饭我都要消化不良了,那家伙总是阴阳怪气的盯着我看,我头皮发麻!”

    “他过去了?”燕殊正在给燕小白和燕小西准备晚饭,“小北饿不饿?要不要吃点!”

    “不用了,我吃过了。”燕小北安静的坐在燕小白身边,顺手将筷子递给她,作为哥哥,他还是很有自觉地。

    “敢情你们是都知道了!”楚衍一拍脑袋,“都不和我说说一声,你都不知道,看到他的时候,我都要吓死了,那个男人简直……”

    楚衍一见燕老爷子乐呵呵的看着自己,立刻噤声,“你们先吃饭。”

    “继续说。”燕殊挑眉。

    “反正我回去就和大哥说,这门婚事无论如何都要推了。”

    “你怕了?”

    “我这个人胆子小,这里是关家的地盘,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你放心,你是楚家人,关戮禾不敢动你。”燕殊笑着揉了揉燕小西的头,“快吃饭。”

    “楚楚舅舅说得关戮禾,是关叔叔么?那个面具叔叔?”

    “嗯。”

    “反正我是不想掺和这个浑水了!管他呢!”楚衍双手一摊。

    燕老爷子一边吃饭一边盯着电视,还在实况转播着秦家的绑架案,这个绑匪把秦家人和警察忽悠了整整一天,整个秦家人都被调动起来,可是秦玉书却仍旧不见半分踪影。

    而那些记者却如影随形,就算是警方的威胁警告也是无动于衷,气得李询着急跳脚,差点就上去要揍人了,也得亏是有人拦着,不然准得出事。

    “怎么还没结束啊!”楚衍看着电视,“还实况转播,这是真不怕惹怒绑匪啊。”

    “之前秦夫人希望记者帮忙找人,这些人算是缠上秦家了,而现在秦家不想记者跟着,他们怎么可能轻易的离开,自然是想方设法的跟踪,听说警方反向追踪绑匪的电话,却没想到被干扰了,这些记者倒是胆子大,准备先警方一步找到凶手。”姜熹开口。

    “他们在秦家安装了监听?”

    “就是电话都装了设备,被发现了。”

    “他们怎么进入的秦家?”

    “有钱能使鬼推磨。”宋一唯轻笑,“你们要不要再吃点。”

    “燕伯母这一说,我可真是有些饿了。”楚衍根本没吃下多少东西。“你们都不知道,那顿饭吃得我胃疼。”

    燕家人却并未有人搭腔。

    姜熹却下意识的看了看燕殊,没想到燕殊却跟着轩陌走出了病房。

    “关戮禾这是不打算放过风辞了?死皮赖脸准备缠着她?”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么!”

    “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清楚了!”

    “你俩性格那么像!”

    “我靠,我要骂人了!”燕殊咬牙,“我特么的和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是你可别否认,不过我就怕当年的悲剧重演。”轩陌靠在墙边。

    “你想这些也没用,重点还在风辞身上,说实话,你不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身上还是有他的影子么!”

    轩陌嘴角狠狠一抽,那岂止是影子啊。

    “况且我们也都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总是能顾得上她几分的,当年的事情是绝不会再重演的,关戮禾应该也不会让它再发生的。”

    “听你这口气,阻止不了了?”

    “只要风辞没这个想法,关戮禾能如何,若是她自己……”燕殊顿了一下,“谁都拦不住!况且啊,你说人家以后要是真的和好了,你这想方设法阻止,到时候指不定关戮禾要报复你,不如让他们顺其自然好了。”

    轩陌嘴角狠狠一抽,“他敢!”

    “你可以试试!”反正他不敢。

    ------题外话------

    一直下雨一直下雨,人家还想出去跑步减肥来着!啊——这不是不想让我瘦么!

    关于这个问题,我和室友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室友:六点了,你可以起来跑步了!

    我:今天有点累,明天的吧!

    室友:六点了!

    我:下雨了……

    然后一连下了三天雨!

    我:你为什么今天不叫我了!

    室友:我叫了你大半个月!

    我:明天我肯定起来!

    室友:这话你已经说了大半年了……

    我:我保证!我发誓!

    室友:(保持沉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