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1 调戏诱拐,适可而止

正文 051 调戏诱拐,适可而止

    姜熹睡醒已经是八点以后的事情了,她伸手揉了揉额角,身子酸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想起昨晚的事情,顿时觉得恼羞成怒。

    原本以为洗了个澡,就能安生睡觉,没想到某个禽兽完全不知餍足,愣是折腾到了后半夜,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

    姜熹披着衣服起身,刺目的阳光从窗帘中细细密密晕染开来,将整个房间照亮,姜熹下楼的时候,平叔立刻迎了上去,“少夫人,我让人帮你准备早饭。”

    “怎么人都不在?”这个点不算迟啊。

    “大少和大少夫人已经去公司了,二少和夫人带着两位小少爷和小姐去了医院。”

    姜熹点了点头。

    报纸就放在桌上,头版头条就是昨晚秦玉书被绑架的事情。

    姜熹本不爱看报纸,只是那头版头条那几张照片着实惹眼。

    不仅包括了秦玉书打码的照片,还有绑匪寄过来的威胁信件,以及那截小指,大篇幅的分析报道,让人不注意都都难。

    “这报纸上面还说了之前校园案子的后续,现在所有人都盯着秦家呢,一大早电视上就在播,有的电视台,身子准备24小时跟踪报道。”

    “这不是胡闹么!”姜熹拧眉,仔细看着报纸,那上面说得几乎和她所了解的差不多,“如果绑匪不希望事情闹大,这岂不是将秦玉书往死路上面逼么!”

    “可不是嘛,这万一激怒了绑匪,到时候准得出事。”平叔给姜熹送上早餐。

    姜熹叠好报纸,总觉得秦玉书这次的事情凶多吉少。

    秦家

    秦振理和秦圣哲去银行取钱,绑匪信上面说得很清楚,只要现金,不得已他们很早联系了银行,在警方的协同下去银行办理取款业务。

    可是刚刚出了银行的门,就被一大群记者围堵住了。

    “秦二少,可否方便透露一下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做,是不是准备交赎金,这是在向绑匪妥协么?”

    “还是说警方会有后续的举动,比如说准备在缴纳赎金的时候,将绑匪一网打尽呢?”

    “绑匪说会给你们打电话,请问你们有没有再次受到勒索电话?”

    ……

    秦振理一脸阴沉,倒是秦圣哲先发火了。

    “你们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消息,是不是玉书出什么事情你们才甘心,巴不得把事情闹得尽人皆知!”

    “麻烦各位先回去吧,事情有最新进展,我们都会通报说明的。”李询此刻也是头疼。

    这媒体就是把双刃剑,用得好倒是可以帮忙锁定绑匪行踪,可是现在这群人完全就是为了挖新闻,搏版面,抢头条,已经完全阻碍了警方正常办案的进度。

    “这是一起绑架案,关系到一条人命,希望你们能够配合一下,若是再阻挠我们办案,我们可以依法对你们进行时日不等的拘留和处罚。”

    记者倒是往边上退了退,没有继续追问,但是等秦家人都上了车子,这群人仍旧跟了上去。

    似乎把刚刚李询的警告当成了耳旁风。

    而此刻秦家已经是一团乱麻。

    “行了,别哭了!”孙静闲被夏蔚然哭得脑子都炸了。

    夏蔚然眼睛红肿,一夜未眠,那哭声更是没停过。

    “玉书……”夏蔚然低声抽泣,那截小指已经被证实确系秦玉书所有,夏蔚然当即就昏了过去,而此刻警方却连绑匪的身份位置都不能确定,夏蔚然能不着急么!

    “就知道哭,难不成哭就有用么!”

    “可是警方现在也是束手无策,难道我们就这么干等着么!”夏蔚然心里那叫一个着急啊。

    孙静闲急得在客厅中来回踱步。

    “除了依靠他们,我们还能做什么!”

    “只能等着了!”孙静闲咬牙。

    而此刻有下人从外面跑进来,孙静闲立刻跑过去,“是不是老爷和二少爷回来了!”

    “不是,外面很多记者,一直说要采访您,有一个爬上了墙头,摔了下去,差点骨折,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孙静闲双手握紧。

    “妈,我们到底怎么办啊。”夏蔚然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孙静闲狠狠瞪了夏蔚然一眼。

    忽然眼前一亮,“反正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了,依靠警察是没用的,不如救助媒体!”

    “可是绑匪的信里面,希望事情不要被闹大么!”

    “事情都这样了,现在网上报纸上,到处都是玉书失踪的消息?这事情早就遮掩不住了,与其这样,不如希冀借助媒体的力量,看电视上网的人很多,也许真的可以得到有用的线索,况且这么多人在关注,对绑匪肯定也能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他们肯定不敢乱来。”

    “还是等李队长和爸回来再说吧。”夏蔚然素来是个拿不定主意的人。

    “警方查了一整夜了,却连绑匪的半个影子都未曾查到,靠他们还不如靠自己!”

    “二叔昨晚不是去了关家,那边……”

    “关家怎么可能帮着我们,那可是和燕家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你忘了昨晚……”

    夏蔚然咬了咬嘴唇,“关家和燕家不是早就……”

    “你知道什么,前段时间燕小西把玉书给打了,当时就有人看见燕小西最后是跟着关家的车子走了,你还真把那些传言当真了?”

    夏蔚然咬了咬嘴唇。

    孙静闲已经抬脚往往外面走了。

    记者可没想到孙静闲会突然出现,瞬间一拥而上,就是秦家的保安都阻拦不住。

    “秦夫人,方便透露一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么?”

    “是不是绑匪已经有了什么最新的举动?”

    “可否确认小少爷现在是否安全呢?”

    ……

    孙静闲只是哭着央求记者能够帮帮忙,帮他们寻找有用的线索,并且承诺,只要有人能够提供有用的线索,秦家会重金酬谢。

    医院

    燕老爷子一边喝粥一边看着直播,见到孙静闲出来的时候,气得直拍桌子!

    “这简直是胡闹!”

    “爸,您别激动。”宋一唯看着电视也是觉得秦家有些乱来了。

    这种事情需要尽量控制影响,那些绑匪很有可能受刺激,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可不能这么刺激。

    “怎么能不激动,老秦一世英名,却不曾想儿孙辈竟然如此糊涂。”

    电视上的孙静闲还在哭哭啼啼。

    不过经过这番报道,倒是真的有人提供了线索,只是大部分都是没有实质用处的,反而是骚扰电话居多。

    “好了爸,您现在不宜过激动,这些事情,警方自然会处理。”

    “就怕到最后,大人的过错需要孩子来承担啊。”燕老爷子叹了口气,将勺子丢碗中,瓷勺子撞击碗边,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怎么啦,这是谁惹了我们燕爷爷啊。”董风辞人未到,声音倒是先到了。

    “风辞丫头!”燕老爷子虽然从燕殊口中已经得知董风辞回来的消息,却也不及见到真人来的激动。

    董风辞一袭宝蓝色的小洋装,显得端庄大气,金线耳链,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晃动,中分长直发,气场十足。

    “燕爷爷。”董风辞笑着推门进去,“燕伯母!”

    “快坐吧!”宋一唯笑着招呼董风辞坐下。

    董风辞却直接走到燕老爷子身边,“什么事情让您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啊。”

    “你自己看!”燕老爷子指着电视,“简直不像话,这种事情也能随便透露给媒体么?”

    “秦家是想借着媒体的力量帮忙找人吧,毕竟警力有限。”护工已经喂董风辞搬了凳子,董风辞道谢之后就坐在了床边。“现在是信息时代,网络的传播速度更快,也更广,也许是真的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的吧。”

    “太糊涂了,就怕到时候适得其反。”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这种事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啊,燕爷爷身体怎么样?”

    “还有你这丫头,回来了也不知道说一声,你这样子,真是让人操心。”燕老爷子伸手握住董风辞的手,“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可好?”

    董风辞倒是一笑,“燕爷爷,您看我这样,您说过得是好还是不好啊。”

    “你总是不爱正面回答问题。”

    “我挺好的。”

    “这么多年了,若不是偶尔从你爷爷口中得知你的消息,真以为你凭空消失了。”

    董风辞一乐,“让燕爷爷担心啦,是我的错,风辞在这里给您配个不是!”

    “你这次回来,打算常住还是?”

    “这得看情况了。这次回来,还是爷爷死命说着要我回来相亲,他说我再不结婚,自己就死不瞑目,哎……差点就要以死相逼了。”

    燕老爷子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没找个男朋友?”

    “我的脾气你也知道,能受得了我的人很少,找对象哪有这么容易啊,况且啊,就我的身份条件,绝大部分男人都会望而却步,况且我爷爷那个脾气您也是知道的,要求太多,就算是我觉得合适的,到了他那里,也会被挑出一堆毛病,头疼啊,能让他老人家满意的,着实不多。”

    “董家就你一个独苗,能不慎重么。”

    “前些年我那些堂兄妹,表兄妹只要去我家,爷爷总是央着他们给我介绍对象,现在他们不是逢年过节有事,根本不敢往我家跑。”

    “这给你介绍对象不是好事么!”

    “你是不懂,爷爷看不上的,这表面倒是不说什么,可是背地里,就会把他们数落一通,无非就是觉得他们找的人不靠谱呗。”

    “那老家伙的脾气就是这样,那你这次回来,看样子相亲对象他是很满意喽。”

    “让我从楚家兄弟中挑个。”

    燕老爷子看不出来喜怒,倒是宋一唯站在一边,神情微微有些变化。

    “那你选了楚楚?”

    董风辞一笑,“还是燕爷爷了解我。”

    “楚濛那脾气和你很像,太像的人不适合在一起。”

    两个人闲聊了两句,燕殊带着三个孩子已经回来了,燕小西来的路上,见着一家买玩具的,到了病房还在惦念着,燕殊没办法,只能带着他们出去了一趟。

    “董姑姑!”燕小西一见着董风辞,玩具也不要了,就朝着董风辞扑过去。

    “哎呦——”董风辞被这一撞,差点连椅子摔倒,“立刻慢点儿,差点被你撞倒。”

    “我就知道姑姑不会骗我的,我怎么觉得姑姑比昨天更漂亮呢。”

    董风辞笑着把燕小西搂在怀里,“你这家伙,嘴巴上面是抹了蜜么,这么甜。”

    燕殊伸手拍了拍燕小北和燕小白的脑袋,“叫姑姑。”

    “姑姑好!”两个人异口同声。

    “这就是大哥家的龙凤胎吧,快过来,给姑姑看看!”董风辞立刻把燕小西放下。

    燕小西撅着嘴巴,不满的看了一眼燕老爷子。

    却被燕老爷子刮了一下鼻子,“你这小子,就想着独占所有人的宠爱?”

    其实燕小北和燕小白长得并不是很像,一个更像燕持,另一个则是更像叶繁夏一点。

    “快过来,给姑姑瞧瞧。”董风辞见着小孩子,笑得合不拢嘴。

    燕小北离得更近,已经先一步被董风辞搂入了怀里,董风辞的怀抱很温软,馨香而又柔软,而且她对着自己的脸就嘬了两口,弄得燕小北脸都红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燕北冥!”燕小北羞红了脸。

    “那你呢?”董风辞侧头看着燕小白。

    “燕秋白。”

    “都不错!”

    “姑姑,你都没问过我!”燕小西不乐意了。

    “你不就是叫燕西么!怎么着,你还吃醋了?”

    “昨晚姑姑还是我一个人的。”燕小西歪着脑袋,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好了,姑姑给你们都带了礼物!”董风辞说着就从包中拿出了三个盒子,除却其中一个是粉色的包装,一看就知道是给燕小白的,剩下的两个就给了那两个小子。

    “谢谢姑姑。”燕小北那副板着脸的模样,像极了燕持。

    相比较活泼开朗的燕小西,和呆萌可爱的燕小白,董风辞对这个端着少爷架子的燕小北更加感兴趣。

    “乖!”董风辞说着故意还亲了他一口。

    他白嫩的脸上立刻留下了一个橘色口红印。

    “哥哥,你脸好红。”燕小白捧着盒子,一脸单纯的看着燕小北。

    “才没有!”燕小北伸手擦了擦脸,“男人的脸还是不能乱亲的。”

    “扑哧——”董风辞一乐,“二哥,这孩子和大哥小时候好像啊,这傲娇的样子都像。”

    “平时也是那副老成持重的样子。”燕殊笑着耸肩,也显得很无奈,“这整天和燕小西一起,也没见他性格变了多少。”

    “真是可爱!”董风辞说着又对准他的小脸亲了一口。

    他的脸更红了。

    “哎呦,太可爱了,小北,今天要不要和姑姑一起出去玩啊,晚上就住在姑姑家好不好?”

    燕小西这次倒是出奇的没搭腔,而是拉着燕小白到一边看戏。

    燕小北没想到第一次见到这姑姑,居然她就邀请自己去她家?

    “你家?”

    “对啊,姑姑家很大的。”

    “比我们家大么?”

    董风辞语塞,“那个……也差不多吧。”

    “那就是差很多了。”燕小北一语中的。

    董风辞再接再厉,“可是姑姑家很漂亮啊,而且姑姑很喜欢小北。”

    “喜欢我的人很多。”燕小北说得一本正经。

    董风辞轻轻咳嗽一声,“可我是你姑姑啊。”

    “你确定不是想要诱拐我?”

    “噗——”燕老爷子正在吃药,一听这话,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涨得脸通红。

    “胡说什么呢,我看我像坏人么!”

    “不像。”

    “对啊,我和你爸妈都很熟,你想和我出去玩么,你要是想,我就给你爸妈打个电话,怎么样?”

    “不想。”

    “为什么?”

    “因为你总是对我动手动脚的。”燕小北此刻躲在董风辞的腿上。

    他发现,这个姑姑,和燕笙歌完全不同,燕笙歌也挺爱逗弄自己的,可是却不会像她这样……

    没完没了了。

    “我这不是因为喜欢你么!”董风辞笑道。“你的亲姑姑应该也很喜欢逗你吧。”

    因为逗弄燕小北比燕小西更加有趣。

    “嗯。”

    “那你觉得我们两个,你更喜欢……”

    燕小西一副无可救药的看着董风辞,“你们大人就喜欢问这种问题,粑粑麻麻你更喜欢谁?小白和小西你更喜欢谁?你们不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么!”

    董风辞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无聊,愣了一下,“有么?”

    “不过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

    “那你说!”

    “我更喜欢我的亲姑姑!”

    “为什么?”

    “因为她知道适可而止!”

    而董风辞的手此刻还在揉搓着他的小脸,丝毫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燕殊低头闷笑,侧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你不是挺喜欢争宠的么,怎么不过去?”

    “我更喜欢看燕小北吃瘪的样子。”

    “现在可不是他吃瘪啊!”

    “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可是董姑姑很爱蹂躏他,他又不能反抗……”燕小西歪着脑袋,“是不是也算变相的折磨?”

    “你这小子,每天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啊!”燕殊伸手点了点他的脑袋。

    董风辞并未在病房逗留太久,可是她离开的时候,还是把燕小北给带走了。

    燕小北被带走的时候,小手一直扒拉着门框。

    “走吧小北,你看,你太爷爷奶奶,二叔都答应了,姑姑明天会平安把你送回来的!”董风辞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一个人,忽然有个小包子逗弄,自然开心。

    “我不要!”燕小北扒着门框,愣是不撒手。

    “乖,姑姑会很疼你的!”

    “我……”

    燕小西却忽然过去,伸手就把燕小北的手掰开。

    “小北再见,我会想你的!”

    “燕西!”燕小北已经被董风辞搂入了怀里。

    “哥哥再见!”燕小白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小北乖,姑姑肯定会很疼你的。”燕小北完全是生无可恋的趴在董风辞肩上。

    病房里传出一阵笑声。

    “没想到风辞这么喜欢小北?话说小北那么不情愿,这孩子该不会做出什么事情吧。”宋一唯担忧。

    “你就放心吧,你以为小北和小西一样啊,他其实心里也想的,若不然按照他的脾气,估计早就闹脾气了。”

    “那他还一脸生无可恋的。”

    “奶奶,你这就不懂了吧,小北这叫欲擒故纵,麻麻说,他和大伯一样,这叫什么来着……”燕小西歪着脑袋,故作沉思状。

    “对了,这个行为叫做闷骚!”

    病房里面一阵沉默。

    隔了许久,燕老爷子才咳嗽一声,“原来熹熹就是这么评价燕持的啊。”

    姜熹正在咨询室,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是谁在背后说她呢。

    今天来的人不算多,姜熹刚刚送走了一个病人,手机传来了推送消息。

    “秦家绑架案最新消息,绑匪来了电话,秦夫人和少夫人已经准备好了钱,准备前往交易地点,我们会为你们进行全程直播!”

    姜熹将手机收好,喝了热茶,心头五味杂陈。

    利用媒体,到头来,就怕伤到的是自己。

    因为媒体舆论从来都不是人可以控制的。

    ------题外话------

    这几天姨妈来,睡得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长在床上了,捂脸

    推荐好友两边之和新书《公子九》

    (穿越,女扮男装,女强男强,一对一。)

    “他”有着俊美如九天皓月的容颜,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嘴角噙着邪肆的淡笑,带着个俏丽的名叫桃花的小侍女,吊儿郎当地赶着一辆破驴车出现在江湖上。

    “他”自称阿九,人们尊他公子九。

    关于“他”身世来历的说法从“他”出世的那天起便众说纷纭。

    然,无人知“他”却是位女子,在佛门净地长大被大和尚踢出来历世的女子。

    且看阿九如何闯江湖,战边关,踏朝堂,成就一段千古传奇!

    他是漠北边关的一个小小兵痞,随遇而安。然自他遇到那个自称阿九的少年起,他的人生之路就拐了一个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