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9 狗咬狗,绑架案重现

正文 049 狗咬狗,绑架案重现

    孙筠的脑子那一刻是完全死机的,眼前都是男人嘴角噙着的那抹邪笑,邪魅自信,轻蔑嘲弄。

    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小丑!

    从头至尾都是他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秦圣哲直接走过去,伸手把她拉起来,他们也算是表兄妹,“走吧!”

    孙筠难以置信的看着燕殊,“你……怎么会……”

    燕殊那双猎豹般的眸子,并不去看她,反而是抬手把姜熹搂入怀中,“孙医生,难不成你真以为你当年做得事情天衣无缝?”

    孙筠刚刚是被燕殊的话震慑到了,此刻才陡然意识到,燕殊居然提到了四年前的事情,她此刻脑子就像是瞬间撕裂了一般,瞳孔猛然收缩,满眼震惊。

    “我……”

    姜熹看向燕殊,“你……”

    这件事情不过是她的猜想罢了,燕殊怎么就出手了?

    “孙医生,作为一名医生,你知道你那种行为等同于什么么!”燕殊微微挑眉,神情肃杀,“那是谋杀!”

    “不是!”孙筠一激动,直接甩开了秦圣哲的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知道……”

    虽然她没承认,不过她的神情已经完全说明了一切。

    姜熹深吸一口气,燕殊握着她肩膀的手箍紧,“熹熹!”

    姜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的话已经完全得到了证实,她直接抬脚走向孙筠,猫眼满是冷冽凌厉,“孙医生,算是今天也就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我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么,让你有足够的杀机对我孩子下此毒手!”

    “我没有!”孙筠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姜熹目光灼然,她根本无处遁藏,她想要逃跑,抬头扭头,手腕就被人按住,姜熹力气不算小,孙筠越是急着挣脱,越是心虚,“放开!”

    姜熹此刻忽然发力,直接将她扯过来,孙筠身子趔趄了一下,整个人就被姜熹按在了墙上!

    下一秒钟,姜熹的手已经横在了她的锁骨处,“孙医生,我的话没说完!”

    “我没有东西和你说,你放开我,放开……”孙筠用力挣扎。

    “行了!”姜熹音量陡然提高,孙筠愣了一下,视线僵硬的看着姜熹。

    “当年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差点害死我的孩子!”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我……”

    “心虚了?”

    “你有证据么!没有证据就别在这里胡说!”

    “你当年开的药我还留着呢,你想要证据?我可以立马给你!”姜熹咬牙。“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孙筠此刻脑子一团乱麻,这么多年过去了,姜熹孩子也顺利出生了,怎么又扯到了这件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白露忽然开口,“看样子这位孙小姐和燕二少都是旧识呢?怎么着,你们之间还有我们并不知道的事情么?”

    “燕殊?”秦振理也是听得一脸懵。

    “当年我差点流产,就是因为这位孙医生!”姜熹恍然一笑,“就是不知道这是你的个人所为,还是受控于秦家?”

    秦家人愣住了,等会儿,这是个什么情况。

    流产?

    “孙筠,他们在说什么!”秦振理急了。

    “我不知道!”孙筠是打死不会承认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根本无从查证!

    “你是觉得我们现在拿你没有任何办法是么?”姜熹轻笑。

    “你就是想要污蔑我,也要讲究证据吧!”

    “依照你的德行……”一直在一侧从未开口的轩陌忽然说话,“私德败坏,做出这样的事情,被院方发现之后,定然会重新考察你的个人作风问题……到时候能不能够留院,这就不太好说了。”

    孙筠咬紧牙关,她现在是骑虎难下。

    无论她承认与否,姜熹和燕殊似乎已经认定了当年的事情和她有关!

    “姑姑……”孙筠只能向孙静闲求救。

    “她都自身难保了,如何保得了你?”姜熹挑眉。

    燕殊从后面按住姜熹的肩膀,姜熹这才松开手,失去了姜熹的钳制,孙筠身子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她现在脑子很乱,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燕殊,孙筠的事情绝对是她个人行为,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啊,这件事情和我们秦家是半分关系都没有啊!”

    秦振理立刻和孙筠撇清关系。

    他们家刚刚得罪了楚家,这会儿若是再得罪燕家,那真是雪上加霜。

    “是么?”燕殊轻笑,目光落在跌坐在地上的孙静闲身上,“秦夫人也是这么觉得?”

    孙静闲被秦振理的一巴掌打蒙了,就是现在都没回过神。

    “她们两个人可是姑侄,我和秦圣哲一直都不对付,当年在小妹的婚礼上,还揍了他一顿,让他在京都名誉扫地,之后更是恩怨不断,你若是想报复我,也是理所当然的!”

    “孙静闲,你倒是说话啊,这件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秦振理急得跺脚。

    “就像刚刚燕少夫人说得,他们今天才见过两次,这孙小姐就算是对燕二少又非分之想,我想也没有这个胆子做这种事情吧,我看啊,定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白露,你特么的别血口喷人!”秦圣哲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我不过是根据事实说话罢了,难不成还有错了?”白露可不怕他,“若不然就是孙小姐第一次见到燕二少一见钟情?然后就想害死燕少夫人腹中的胎儿?那未免太坏了吧。”

    “孙筠,你自己说!”秦圣哲此刻也是心急如焚。

    “我不知道!你们别问我!”可是孙筠的目光却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孙静闲。

    姜熹轻笑,看向秦振理,“秦先生,看样子你们秦家是真的需要给我一个交代了?”

    “你是单纯的看我们不顺眼,还是想要针对我们整个燕家?”燕殊挑眉,眉眼间满是倨傲。

    “孙静闲,你说话啊!”秦振理气得恨不得上去踹她两脚,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孙静闲吃痛,这才反应过来,“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我……”

    孙筠一见孙静闲又一次撇清了关系,心里着急。

    她哪敢得罪燕家啊,而且燕殊刚刚的话说得她心惊肉跳。

    “孙小姐,你看见了吧,关键时候,她是保不住你的。”燕殊神情慵懒,微微垂眸玩弄着姜熹耳边的一缕碎发,“看样子当年的事情和秦夫人真的有关系了?你若是肯说出真相,或许我可以替你和楚濛求情。”

    楚濛漠然一笑,低头摩挲着戒指。

    燕殊这种人……

    楚濛深吸一口气,从头至尾都是他让自己做的一出戏,包括到楼上换衣服,也是他让自己来的,下面都是客人,不然他哪有这种空,秦家他是压根未曾放在眼里的,专门腾出手收拾他们,也着实不像是他的作风。

    只是燕殊却说事情关系到姜熹,楚濛还能有什么办法。

    打蛇打七寸,燕殊知道他的软肋。

    他这才按照燕殊的剧本演了这么一出戏。

    孙筠咬了咬嘴唇,几欲张口,孙静闲就从地上爬起来。

    “孙筠,你可别胡说,你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看,她现在就想和你撇清关系了?”燕殊挑眉,“人家毕竟是秦夫人,身后最起码还有秦家庇佑。”

    “而你呢,什么都没有,当替罪羊正合适。”

    “加上今天的事情,一下子得罪了两大世家,孙小姐是真的打算直接断了自己的一辈子?”

    “或许人家姑侄感情好呢!”

    “这倒也是,也许她还觉得秦家能够保她吧?”

    “自身难保了?为何要为了你而得罪我们呢?”

    这夫妻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说得孙筠心惊肉跳。

    孙筠咬了咬牙,事情已经不可能更坏了,孙静闲自然不仁那就不能怪她不义了。

    “当年我确实对燕队长一见钟情。”

    姜熹挑眉,促狭的看着燕殊,那神情分明在说:行情真不错。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这种烂桃花,可不是他想招惹的。

    “我只知道他是京都的贵人,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就打了电话问了姑姑,她和我说……”

    “孙筠,你说话小心点!”孙静闲想要去阻止,楚衍直接扯住了她的胳膊,“秦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威胁她?不是明智之举。”

    “她说你们夫妻就是因为一个孩子才绑在一起的,不过是奉子成婚,只要这个孩子没了,你就会被赶出燕家!”

    “所以你就在燕殊的药里面动了手脚?”姜熹挑眉,“怎么没有直接对我出手?”

    “会被查到。”孙筠咬紧嘴唇,“没有人会怀疑问题出在燕殊身上,而且……”

    姜熹看着她的神情,似乎也猜到了一些。

    “看你难以启齿的模样,不如我和你说了吧!”姜熹双手握紧。

    “就算是被人发现问题出在燕殊身上,到时候燕殊无法辩驳,我会怀疑是燕殊不想要这个孩子,故意为之,毕竟在孙静闲的描述中,我们夫妻感情并不好,争执,继而分崩离析,那你就有机可乘了?”

    孙筠垂头不再说话。

    “倒是一个好计策!”

    这事情真是越想越是细思极恐。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朗了,不知道秦伯父你打算如何处理?”燕殊挑眉。

    “振理!”孙静闲挣脱楚衍的束缚,一把抱住了秦振理的大腿,“振理,都是孙筠胡说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啊,你要相信我啊,我们这么多年夫妻了,你还不相信你我么,我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秦家,振理……”

    就是因为这么多年夫妻了,秦振理才更加了解她,这事儿,说不准和她真的有很大关系。

    “那你的意思是说,就是陷害我们夫妻也是为了秦家?”燕殊神情满是嘲弄。

    “燕殊,这件事情,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交代,你刚刚就说要给楚家一个交代,现在又说给我?我倒是不懂,你准备如何给我们交代啊!”燕殊轻勾嘴角。

    “孙静闲,从此以后,你就和我们……”

    孙静闲睁大眼睛,直直盯着他的嘴巴。

    而此刻夏蔚然忽然冲了过来,一把就拉住了秦圣哲的胳膊,“玉书不见了!”

    “你说什么!”秦圣哲已经够乱的了!

    “玉书找不到了,我找遍了酒店,甚至找人问了,都没有看见他!”夏蔚然急得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落。

    “怎么回事!”秦振理不再继续刚刚的话题,转而看向夏蔚然,心底却滑过了一丝激赏。

    这个儿媳妇儿他素来不太喜欢,胆小怯懦,真不知道承宇为何会看上这样的女人,不过此刻化解理他的燃眉之急。

    楚家燕家逼迫,他必须做出决断,可是事情传出去,他被几个小辈威胁,他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玉书不见了!”夏蔚然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去找啊!”

    “我找不到!”夏蔚然那着急的模样,不似作假。

    姜熹和燕殊对视一眼。

    楚濛却从里面直接走出来,“你说秦玉书失踪了?”

    “楚公子,麻烦你帮我找找孩子,我已经找遍了他可能去过的地方,都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他还能去哪里!”

    秦振理将夏蔚然这般模样,也知道,这并不是一出戏,秦玉书是真的失踪了,心里也跟着着急起来。

    “都找过了么!”秦圣哲按住夏蔚然的肩膀,“你冷静一点,再好好想想。”

    “我真的都找过了,他们都说见过,却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会不会是贪玩去了别的地方,毕竟酒店这么大!”秦圣哲眼中焦虑是遮掩不住的。

    “我找过了,根本没有!”

    “保姆呢,她没有跟着孩子么!”秦振理现在一个头两个大,这边还没解决,那边又出事了。

    “她看着玉函,玉书说要出去玩,很快就回来,她就没在意!”

    “简直大意!”秦振理咬了咬牙,“楚公子,燕二少,我先去……”

    “我去给你们调监控。”楚濛说着示意louis去监控室。

    “谢谢了!”夏蔚然哭得眼睛红肿。

    “派人全酒店找人!”人在楚家酒店失踪,传出去着实不好听。

    “是!”louis立刻就去办。

    秦家人也尽数出去找人,反倒是留下了孙家的姑侄二人,似乎还没从刚刚的事情中反应过来,燕殊耸肩,“事情发生得倒是及时。”

    “去看看情况吧!”姜熹说着就往楼下走,她哪里关心秦家的事情啊,只是本能的想要却让燕小西是安全的罢了。

    叶繁夏和燕持正坐在僻静的角落,燕小西趴在燕持怀里,似乎已经睡着了。

    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楚家的人几乎尽数出动了,看样子是在找人,只是十几分钟,各方面反馈过来的消息,都已经确认,秦玉书确实已经不在酒店。

    “各个地方都找了?”楚濛挑眉,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会凭空消息?

    “都找过了,确实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监控呢?”楚濛看向louis。

    “还在找!”

    “加快速度!”

    秦家人已经焦头烂额,这件事情无疑是雪上加霜,一时间他们也是失去了分寸,只等着楚濛那边反馈消息。

    又过了约莫三四分钟,louis才急匆匆的走过来,“监控显示秦家小少爷出了酒店。”

    “什么!”夏蔚然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怎么可能!”

    “确实如此,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谁!”

    “我们并不认识,还需要你们确认!”louis说着就领着秦家众人去了监控室,画面并不是很清晰,男人的脸有些模糊,可是夏蔚然却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是我家的司机!”

    “你家的司机?”楚濛确认。

    “嗯,这个司机来了没两天,连一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他这衣服,还是我从家里拿了不穿的旧衣服给他的。”

    “那就请你们联系他吧。”楚濛挑眉。

    夏蔚然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试图拨通司机的号码,却一直显示无人接听。

    “怎么会这样!”

    此刻众人心头都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停车场那边的监控也已经被调了出来,秦玉书跟着他上了车子,然后车子就驶离了停车场。

    “打电话回家问问,是不是回家了!”秦圣哲也是焦头烂额,失了主见。

    “我觉得应该先报警吧。”楚濛提议。

    “嗯,报警!”

    众人都意识到,这可能是一起绑架案。

    警局距离这边很近,警方接警到达酒店,就用了六分钟!

    李询最是着急,之前学校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怎么就又出事了。

    偏生是秦家!

    而在场众人一见警方来了,也是警铃大作,好在楚濛和他们说明了情况,并未有所隐瞒,留他们下来,也是为了方便警方调查取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若是现在放他们离开,有可能会被警方锁定为嫌疑人,众人也能理解,也都很配合,警方动作很快,这边绝大部分人和秦家没有牵扯,所以半个小时之后,大厅就剩下零星的一些人。

    李询最是懊恼,“车辆行驶监控查到了么!”

    “正在查!”

    “赶紧的!”李询扯了扯头发,看着秦家人,“我不是说过,事情没有彻底结束之前,你们最好待在家里别出门么!”

    “事情已经解决了啊!”秦圣哲低头安抚着夏蔚然。

    “那是你们觉得。”李询这段时间和秦家人打交道,对他们没有半分好感。

    “李队,车子驶入了123省道之后,拐进了一个岔道,那边并无监控。”

    “去追!”李询伸手扯了扯领带,“你们确定带走他的是你们家的司机?”

    “确定!”夏蔚然使劲点头。

    “你们家司机的资料我们查过了,都是假的。”

    “怎么可能!”秦家人愕然。

    “你们家用人,都没有彻查一下这个人的底细么!”

    说真的,有个身份证,还有驾驶证,谁会怀疑这些东西都是假的。

    “这个司机到你们家多久了?”李询挠头。

    “两天!”

    “哈?”

    “那件事情之后,我们把之前的司机保姆都辞退了。”

    燕殊轻笑,这摆明就是做贼心虚,为了掩人耳目,也是为了防止之前的人乱说话,被孩子听见,影响不好,也是为了防止记者从孩子身边的人下手,追查校园案子,这才全部辞退了吧。

    “你们……”李询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算了,现在只能祈求尽快把人找到了!”

    李询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殊和楚濛,其实他是很想他们两家能够出手帮忙的,可是看那模样是不可能了,而且楚濛从一开始就撇清了关系,作案的人是秦家内部人,和他们酒店可是没有半分关系。

    李询只能希冀自己的人能够争气一点。

    而此刻夏蔚然忽然扯住秦圣哲的衣服,“会不会是秦浥尘!”

    “这话可不能乱说!”燕殊挑眉。

    “当年秦序羽就是被司机带走的,而且前些日子……”

    李询看向燕殊,燕殊那眼神分明在说:这种鬼话你也信?

    “肯定是他!是他们做的,不然他们为什么早早就走了,肯定是做贼心虚!”

    “那我请问,小羽当年被司机带走,那是秦浥尘家的司机,和你们家有什么关系,你们心虚什么!”燕持走过来。

    “难不成当年的事情你们家有参与?”叶繁夏也是当年事情的见证人,提到这个,自然格外上心。

    “不是,我就是忽然想到这个罢了,当年他是从我们出来才失踪的,燕笙歌还专门来要过人,他们肯定一直嫉恨在心。加上之前秦序羽被冤枉……”夏蔚然这番分析说实话,倒是有些道理。

    李询咬了咬牙,“我去一趟秦家!”

    燕殊抬手,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

    ------题外话------

    好吧,我要集中虐渣啦,捂脸……昨天居然睡了整整一天,我的五一假期啊……

    真的完全在床上度过了!

    燕小二:就算不来姨妈,你也是在床上度过的!

    我:胡说,我是在码字中度过的,我这么勤快!

    燕小二:你真好意思说!

    我:(╯‵□′)╯︵┻━┻有没有人和你说,别惹来姨妈的女人!

    燕小二:……

    我:真是硬生生把我一个软妹子逼成了一个女汉子!

    燕小二:你原本不就是一个汉子!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