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8 全部都是套路,燕殊密谋(二更)

正文 048 全部都是套路,燕殊密谋(二更)

    二楼休息室

    孙筠一开始也觉得一切来得有些不正常,可是除却现在的机会,她不可能再有更好的机会了,而且是楚濛自己送上门的。

    孙筠长得清丽脱俗,身上是有世家女子的孤傲之气,倒也别有一番风味,楚濛让她脱衣的时候,她也曾经有过片刻的犹豫,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她就开始动手了。

    从始至终,楚濛都未曾正要看过她,只是低头摩挲着戒指,嘴角挂着一抹嘲弄的笑。

    想要爬他床的女人不少,只是……

    这个未免太心急了。

    楚濛垂头看了看时间,“三分钟了!”

    孙筠神情一僵,什么意思?

    而此刻忽然传来敲门声,孙筠吓得手一抖,礼服瞬间掉落,而就在同一时间,门被推开了。

    louis看到这一幕,眸子瞬间收紧,而他身后的女侍者已经尖叫出声。

    燕小西也过来凑热闹。

    “赶紧叫人!”louis恨得咬牙。

    孙筠立刻提起衣服,挡在胸口,她试图将衣服床上,可是心里越是着急,越是手忙角落,就是拉链都找不到了。

    随着楼上传来尖叫声,已经有人试图往楼上走了,却被楚家的人拦住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了,而且刚刚看见楚家的人在楼上奔走,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不懂,不会会有人想在楚家的宴会上惹事吧,那不是找死么!”

    姜熹本欲过去看看,却见燕殊,不紧不慢的将最后一口酒喝完。

    “你怎么不焦不躁的?”

    燕殊只是一笑,伸手握紧姜熹的手,“走吧,我们去凑凑热闹。”

    楚衍已经快步赶过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二少!”louis从楼上下来。

    “louis,我哥呢?”

    “麻烦秦家人和我上去一趟,我们总裁有事和你们相商。”louis脸色铁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出大事了。

    秦家人面面相觑,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孙静闲显得尤为激动。

    难道是……

    成了?

    “这秦夫人看起来很是激动啊!”姜熹这话被许多人听了去,众人立刻看向孙静闲,那掩饰不住的笑意是怎么回事?

    “白露和孙夫人的侄女不在这里!”

    “刚刚上去换衣服了!”有人开口。

    “该不会是……”

    众人看向秦家的目光,顿时变得十分诡异。

    有不屑的,也有羡慕的。

    “难不成!”楚衍咬牙,扭头瞪了秦家人一样,“请吧!”

    秦振理心里有些猜想,孙静闲忽然提议带孙筠过来的时候,她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想法,只是他没想到她们动作会如此之快,如果真的可以攀附上楚家,那自然是最好,如果惹恼了楚家,那可真是难办了……

    不过这事儿,这简直是胡闹啊。

    楚家人自然不敢拦着燕家和轩陌,所以他们一行人也跟着上去了。

    “小西呢!”姜熹看了四周。

    “他……”楚衍刚刚要开口。

    “麻麻,我在这儿呢!”燕小西站在二楼冲着姜熹挥手。

    姜熹快步往楼上走,这小子!

    怎么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啊。

    “麻麻快上来!”

    “你别乱跑!”

    “楚濛舅舅生气了。”

    这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只是众人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就看见楚濛正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袖,神情慵懒,孙筠跌坐在地上,一脸颓然之色。

    难不成两个人发生了什么?

    可是房间十分整洁,就是床单都纤尘不染,楚濛衣着整齐,只有孙筠抱着衣服,一脸茫然。

    “姑姑……”孙筠扭头看向孙静闲。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你不是陪白露来换衣服,怎么就到了楚公子的房间。”孙静闲还故作一脸诧异。

    “秦夫人,你可别拉上我,我可是毫不知情,我去换衣服,孙小姐就离开了,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楚公子的房间,我怎么会知道!”白露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嘴角带笑,一副看戏的模样。

    其实从孙静闲让孙筠陪她上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们姑侄肯定在打什么歪主意,能到二楼来的,都是楚家的至交好友,自然非富即贵,她们想要趁机钓上一个金龟婿,那就让她们钓好了。

    就怕到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个事情,秦夫人难道不清楚么?”楚濛寻了个沙发坐下,眸子粗略的扫过秦家人,没有片刻停留。

    “这位阿姨要和楚濛舅舅做羞羞的事情,把衣服都脱了。”燕小西此刻正趴在燕殊怀里。

    “小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振理握紧拳头。

    “我……”孙筠该如何说,楚濛邀请她进来的?

    他们会信么?

    “你们秦家今天带她过来,目的不就是这个么!”楚濛低头摩挲戒指,“只是她实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楚濛那双锐利慵懒的眼睛扫过孙筠的身体,“你们觉得随便拉个女人,就能爬上我的床?你们把我楚濛当什么了,把楚家当什么了!”

    楚濛最后几句话,掷地有声,听得秦家人和孙筠心惊肉跳。

    “楚公子,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她自己到了我哥的房间,还把衣服脱了,这还不够明显么,你们秦家是什么意思,专门来膈应我们的是不是!”楚衍一通乱吼。

    “小公子,这里面肯定有些误会,小筠,你说话啊,到底怎么回事!”孙静闲顿时有些急了……

    “我……”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秦家到底背地里面搞些什么还不清楚么,不就是想要我们楚家的贷款么,随便塞个女人过来,这事儿若是被众人撞破,定然有人说我们楚家欺负人!”

    “不对!”燕殊打断楚衍的说。

    “应该这么说……”燕殊轻轻搓揉着下巴,“到时候楚濛就不得不为这位孙小姐负责,说不定还要娶了这位孙小姐,这事儿可不是那么好了结的。”

    楚衍咬牙,侧头看着蹲坐在地上的孙筠。

    “这事儿我们事先并不知情!”秦圣哲开口。

    “你们秦家是准备把我当猴耍是么!”楚濛嘴角略带嘲弄,“人是你们带来的,现在出了这个事儿,你们就准备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楚公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她自己要做这种事情,我们是真的不知情!”秦圣哲有些急了。

    他是有所察觉,只是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罢了。

    “所以呢,现在你们准备处理?难不成就这么算了?”燕持开口,他的声音冷清低沉,庄严肃穆,让人不敢辩驳。

    “小筠,你怎么会如此糊涂啊,就算是你家出了事情,我都说了,姑姑会帮你的,你怎么还做出这样的事情!”孙静闲反倒好,现在就准备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姑姑!”孙筠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

    “你别叫我,你自己做的好事,难不成想要秦家给承担么!”

    孙筠本来以为孙静闲定然会帮着自己说话的,没想到居然会被倒打一耙,她此刻愣在原地,呆若木鸡。

    “楚公子,她做的这些事情我们是真的不知情,如果早知道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我是肯定不会让她来这里的!”孙静闲说得情真意切。

    “是么!”楚濛低头摩挲着戒指。

    “楚公子,不是的,其实我……”孙筠刚刚要开口,孙静闲动作那叫一个快,直接冲过去,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孙筠脸上火辣辣的疼,她看着一直疼爱自己的姑姑,眼睛睁得很大,难以置信。

    “小筠,做错事情了,就要敢于承担责任!”

    “不是,我根本……”孙筠看向楚濛,“楚公子,不是你让我进来的,也是你让我脱衣服,我根本就……”

    “我有么?”楚濛微微挑眉,“那么你的意思是,我故意这么做,污蔑你么?”

    “难不成我哥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么,你这女人的节操呢!”

    “我能反抗么!”孙筠咬牙。

    “你可以报警!”燕殊垂头拨弄着燕小西的头发,“什么叫你不能反抗?难不成楚家还能只手遮天了?况且他若是逼迫了你,你完全可以大喊,楼下楼上都有人,可是你并没有,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就算是楚濛让你进来,也是你自己愿意的?”

    “燕队长……”孙筠没想到这个时候,燕殊会落井下石。

    “小筠,你怎么会如此糊涂啊,你这样我如何向你父亲交代啊!”

    “姑姑,明明就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孙筠急了,大吼了一声。

    众人静默。

    “你胡说什么,我好心好意带你过来,你居然说是我……”

    “可不就是你,因为你想要保住秦夫人的位置!”孙筠下意识的看了白露一样。

    白露居然就那么堂而皇之的站在秦振理身侧。

    孙筠伸手摸了摸脸。

    “孙筠,你再敢胡说一句!”孙静闲眼中满是警告。

    “要我说一句吧,其实这个招数你已经用了很多次了,当年你不就是为了让我离开秦圣哲威胁我的父母了么?现在估计是想要借着孙小姐巩固自己的地位,所以拿人家父母威胁人家了吧!”白露轻笑。

    孙静闲脸色一白。

    她没想到白露居然会如此的敏锐。

    孙静闲这般模样,在不同程度上,已经佐证了白露的猜想。

    “我就是秦夫人,什么巩固自己的地位,你们在说什么可笑的事情!”

    孙筠知道,今天若是不和孙静闲切割干净,不等孙静闲出手,楚家就能把她捏死。

    “因为你说姑父在外面养了小三!”

    在场有人诧异,知情的人倒是都颇为平静。

    燕持和叶繁夏本就是冷面之人,倒是没什么反应。

    燕持本身就有洁癖,心里面难免有些精神洁癖,听着这事儿,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忽然瞥见白露和秦振理站得极近,心里面已经猜到了几分,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秦家倒是真够乱的。

    “怎么了?”叶繁夏抬头看着燕持。

    “觉得有些反胃?”

    “吃坏东西了?”

    “被人恶心到了。”

    燕持这话不轻不重,却恰好能够让所有人听见,尤其是他距离秦振理很近,秦振理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要不我们先出去?”

    “顺便把小西给我带出去!”燕殊说着就把燕小西交到了燕持怀里。

    燕持是猝不及防被燕小西抱了个满怀,他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嘴上有奶油。”

    “刚刚吃了蛋糕。”

    “别弄在我身上!”

    “大伯,你真是太爱干净了,比女生还爱干净!”燕小西其实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去招惹燕持。

    燕持这人洁癖和强迫症严重,这有燕小西的地方,自然就是不可能安静的,弄得燕持头疼,甚至有一度带着妻儿出去旅游了,说是玩,其实就是为了避开燕小西。

    燕老爷子直接开口,“反正都是出去玩,把姜熹和燕小西带着!”

    作为一行人中唯一一个成年男性,燕持没少被燕小西折腾。

    燕持看了燕殊一眼,似乎明白他有什么事情想做,却又不想让燕小西知道,他们兄弟两个,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走吧,我们先下去。”燕持牵住叶繁夏的手。

    “我要大伯母抱,你怀里难受死了,都不舒服!”

    “你咋不上天!”

    “我没翅膀!”

    燕持脸色一沉。

    “好了,我来抱!”叶繁夏将燕小西抱到自己怀里,燕小西就像是示威一般的,亲了叶繁夏两口,还故意搂着她的脖子,那小得意的模样,着实是欠揍。

    “你给我消停点!”燕持咬牙。

    “略略略——”燕小西咯咯直笑。

    燕持无奈的叹了口气。

    而此刻房间内,气氛仍旧显得十分压抑。

    “孙筠,你再敢胡说一句试试看,你不就是自己想要攀龙附凤么,现在出事了,你居然还赖在我的头上,我本来就是秦夫人,什么小三不小三的!”

    “你不就是怕姑父不要你么!如果我能够今晚钓上金龟婿,那么你的身价自然是水涨船高,到时候就是姑父想要抛弃你,也得掂量一下不是?”

    姜熹侧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秦振理。

    孙筠这话确实有道理,而且也像是孙静闲的作风。

    孙静闲现在骑虎难下,白露虎视眈眈,内忧外患,秦振理对白露多有维护,她不能明着处理白露,更不可能和秦振理对着干,唯一的办法,就是巩固自己的地位,她没有女儿,只能从侄女身上下手。

    “楚公子,你可不能听她胡说,我堂堂秦夫人,需要巩固什么位置!”

    “因为你的对手就是你以前的儿媳妇儿么!”孙筠显然知道了一切。

    “天哪!”夏蔚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走廊上,听了这话,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

    眼睛睁得浑圆。

    “孙筠!”孙静闲扑过去就要去揍她。

    louis动作很快,已经派人上去直接把她给拉扯住。

    “放开我,孙筠,你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我哪有胡说,你用我的父母胁迫我,不然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孙筠双手捏紧衣服,眼睛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殊。

    “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不就是喜欢人家燕二少么!”

    楚家兄弟同时抬头看向燕殊。

    怎么又扯到了燕家!

    燕殊倒是十分淡定,姜熹却在此时挽住了燕殊的胳膊,“真是没想到,我的丈夫魅力这么大啊,孙医生,我们以前在医院见过的,你还记得么?”

    孙筠咬牙。

    “你以为你是谁啊,人家燕殊看得上你么,你跟着我来参加宴会,不过是想要趁机引起燕殊的注意罢了!”

    “不是这样的!”孙筠咬紧牙关。

    “你的那点心思,你真当别人不知道么,要不你问姜熹!”孙静闲指着姜熹。

    燕殊眸子锁定孙静闲,“麻烦你把手放下!”被人直直指着,这滋味着实不太好。

    孙静闲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悻悻地缩回手。

    楚濛只是一笑,“事情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别扯那些别的了,你们秦家准备给我一个什么交代啊!”

    楚濛可不想任由着孙静闲姑侄闹下去,还扯到了姜熹,她们咋不上天。

    秦振理二话没说,直接朝着孙静闲走过去。

    孙静闲跟了秦振理这么久,自然了解他的脾气秉性,也知道秦振理这个人脾气暴躁易动怒,他的一个眼神,孙静闲就明白他要做什么。

    她不自觉的往后退退了两步,却被秦振理一把箍住了胳膊,秦振理抬手就是一巴掌。

    “啊——”孙静闲没想到秦振理下手居然这么重,她身子趔趄了一下,整个人直接跌坐在地上。

    “楚公子,这件事情我肯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振理!”孙静闲又不是傻子。

    什么叫做满意的交代?

    难不成他想……

    “秦振理,你不能抛弃我!”

    “做了这种伤风败德的事情,你还好意思留在秦家么,真是为秦家抹黑!”白露轻笑。

    “白露,你闭嘴!”秦圣哲咬牙。

    “那你说啊,怎么处理?人家楚家要一个交代啊,那你说怎么办啊!秦二少!”

    “你能不说话么!”

    白露轻笑,侧头不再说话。

    “楚公子,这个……”

    “你们的家事,我不想掺和,我只要一个交代!”楚濛倒是推得干净。

    “谢谢楚公子!”楚濛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已经是大幸了,下面都是人,这事儿就算不摊开,大家也能猜出一二。

    秦家今晚算是丢人丢大发了。

    “你还不起来,跟我回去还嫌不够丢人么!”秦振理咬牙,他抬头忽然看向夏蔚然。

    夏蔚然被吓了一跳。

    “还不赶紧把孩子带来,回家!”

    “好!”

    夏蔚然立刻往休息室跑。

    孙筠虽然不常和秦家人接触,不过她还是了解秦振理的脾气的,顿时有些慌了。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求谁,这里认识的人就只有燕殊了。

    “燕队长……”孙筠忽然跌爬着扑向燕殊。

    燕殊忽然搂着姜熹往后退了一步,她堪堪抓住了燕殊的裤脚。

    “燕队长,你帮我楚公子说说,我是没有办法的,我……”

    燕殊蹲下身子,他们视线齐平,燕殊忽而一笑。

    “孙医生。”

    “燕队长……”

    燕殊忽然伸手按住她的手,一点一点掰开扯住自己的裤脚的手,“当年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难道自己不清楚么!”

    孙筠身子一僵,难以置信的看向燕殊。

    “既然你想攀龙附凤,那我就送一个机会给你,可惜啊,你没把握住!”燕殊声音压得很低,低得只能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机会?”

    “你以为楚濛是谁?”燕殊轻笑,“况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你当年做得那种龌龊事,真的别人不知道么,只是你也着实有些傻,楚濛勾勾手指,你就上钩了,倒是省了我们不少事!”

    “你……”孙筠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这都是……”

    “收拾了你,还顺便打击一下秦家,这不是一举两得么!”燕殊掰开她最后的手指!

    再抬头,目光和楚濛相撞!

    楚濛想起之前燕殊忽然找上自己。

    “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

    他们想要一个机会,那燕殊就给他们!

    ------题外话------

    好吧,每个月我都要来哀嚎一次,不痛经的女生简直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啊!

    啊——我觉得我现在已经疼得灵魂出窍了……

    这么热的天裹着被子,还不能受凉,也是没谁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