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7 我的女人,勾引未遂

正文 047 我的女人,勾引未遂

    董风辞漂亮的凤眸透着一丝凌厉诡谲,纤细的手握紧匕首,匕首锋芒内敛,在昏暗的路灯下发出了阴冷的光,衬着她银白色的礼服,光泽阴寒。

    “关爷!”关戮禾身侧的人立刻上前。

    甚至有人直接从口袋中摸出东西,直接对准了董风辞的脑袋。

    董风辞看着对准自己那黝黑的洞孔,却没有一丝畏惧。

    “给我放下!”关戮禾咬牙。

    匕首虽然轻薄却十分凌厉,刀锋边缘已经嵌入了他的皮肉之中,一滴血珠从刀锋出滚落,顺着刀身慢慢滚落,沾到了董风辞的手指,血液已经冰凉,却透着妖异的红。

    “关爷!”众人自然紧张。

    这个女人怎么敢,谁给她的胆子。

    “快把刀放下,不让我们不客气了!”关戮禾耳朵灵敏,他听见自己斜后方有人忽然扣动了扳机!

    他动作很快,直接一个回身,伸手按住他的手,那人惊骇,下一秒钟,东西已经到了关戮禾手中,关戮禾反手就给他一巴掌,“我让你们把东西收起来,你们当我的话是耳旁风么!”

    “关爷!”众人默然,只能收起武器。

    关戮禾扭头,董风辞已经收好了匕首。

    “多年不见,已经从关少变成关爷了么?”她话里带刺,嘲讽意味十足。

    “小辞……”

    “关爷,我们后会有期。”董风辞说着转身离开。

    那潇洒利落的模样,分明没有一丝犹豫,甚至一个眼神都未曾施舍给他。

    “关爷,这女人太嚣张了,我们……”

    “您的脖子受伤了,这女人胆子真大,怎么敢……”

    “真是嚣张,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放肆!”

    “就是,胆子太大了!”

    关戮禾伸手摸了一把脖子,手心沾染上了零星血迹,有些刺痛,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关戮禾只是一笑,“还是和以前一样。”

    众人诧异。

    关家在经历了一场巨变之后,现在跟着关戮禾的人都是他重新提拔起来的,对于关戮禾的过往,他们知之甚少。

    就是关戮禾和燕二少的关系也就是零星知道一些,并不全面,而对于这个女人,更是一点都不清楚,关戮禾第一次容忍一个女人如此挑衅自己,也就是姜熹了。

    当时他们甚至有人怀疑,关爷是不是喜欢上了姜熹,或者是对姜熹有意思,甚至在回来之后,还赶走了沈安安,只是关戮禾之后却并没动作,不过在临城,关戮禾却出人意料的多管闲事起来,对姜熹的态度,在他们看来,那就是“温柔”了。

    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女人。

    那女人长得漂亮,只是周身杀气太重。

    关戮禾被刺伤之后,居然只是一笑,着实诡异。

    “关爷,要不我们去查一下她!”

    “不用。”

    “那我们还要进去么?”他们过来也是关戮禾临时起意。

    这种活动,素来是无人敢邀请关家的。

    “回去吧!”

    众人愕然,风风火火的过来,这会场的大门都没进,这就要回去了。

    反正想见的人都见了,进不进去就没有意义了。

    “不过关爷,那个女人真的不用处理么!”

    “我的女人,你想如何处理!”关戮禾挑眉。

    众人张大嘴巴,关戮禾刚刚说了个什么,他的女人!

    这些年关戮禾身边兜兜转转倒是换了不少人,可是他却从未为她们的身份正名,与其说是他的伴侣,不如说是女佣更合适,从不留宿,每天还得伺候他穿衣吃饭。

    “那需要我们盯着么?”

    “她不喜欢。”关戮禾说着就往外面走。

    而此刻身后忽然传来清冽熟悉的声音,甘纯却又透着一丝嘶哑,“这就回去了?”

    关戮禾扭头,完全不意外,是燕殊。

    “你们都退下吧。”关戮禾说完,这些人立刻隐身退去,关戮禾朝着一个僻静的角落走去,燕殊抬脚跟了出去。

    关戮禾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递给燕殊一根,两个男人就靠着墙边抽了整整一根烟,燕殊才开口。

    “脖子是她伤的?”

    关戮禾不可置否。

    “她这次回来是和楚家联姻的。”燕殊看着手中的烟蒂,神情淡漠。

    关戮禾似乎并不意外,“猜得到,我本来以为会是和楚濛,却没想到会是楚衍。”

    “她说不喜欢控制欲很强的人。”

    “特指我?”关戮禾兀自一笑。

    “当年,你……”

    关戮禾却直接出声打断,“董家确实想得够周到,只是他们以为有楚家护着,我就不敢出手了么?”

    燕殊仰面望天,“当年你没有直接对姜熹出手,是因为风辞?”

    “那个时候她的眼神和她很像,孤傲绝望,孤注一掷,却又不肯放弃,偏执顽固。”关戮禾又抽了一根烟,随手递了一根给燕殊,燕殊却并未接过。

    “我先进去了,你少抽点。”

    关戮禾点燃烟,猛地嘬了一口,缓缓吐着烟,燕殊的背影在他面前逐渐模糊,可在他心里,却变得越发清晰。

    燕殊回到会场的时候,姜熹正和燕持等人站在一起,秦浥尘和燕笙歌要回去照顾孩子,先离开了,他一过去,姜熹就闻到一股烟味儿,秀气的眉头不自觉的细细拧起。

    “味道很大?”燕殊开口。

    “也还好。”姜熹伸手帮他整理着被他拉扯的不像模样的领带。

    “见着关戮禾了?”燕持挑眉。

    姜熹手指微微僵住,动作却并未停止。

    “你倒是会神机妙算。”

    “他若不出现,我才会觉得奇怪。”燕持压了口酒,“董家是准备用楚家震慑关家?”

    “估计是。”

    “关家不是从前的那个关家了,他对董风辞……”燕持停顿片刻,“那是……”

    “势在必得!”燕殊接下他的话。

    姜熹却有些不明白了,“楚家是从商的,和关家如何牵制?”

    “这你就不懂了吧,楚家可是漂白过的。”燕持轻笑。

    姜熹又不是傻子,漂白一词出现,她就立刻明白了,想来楚家能够做到这么大,也并非没有一点道理的。

    “风辞明天还约了楚衍约会。”燕殊这话一出,燕持一个激动,一口酒直接呛入了肺部。

    他又是个极其克制的人,本身就有洁癖,他哪能允许自己做出大口咳嗽那种不雅的动作,硬是憋着,把脸涨得通红。

    叶繁夏冷清着一张脸,拍了拍他的后背,“好受点了没?”

    燕持挥了挥手,“那丫头怎么看上楚楚的?”

    “鬼知道!”燕殊挑眉。

    而此刻楚衍、轩陌和燕小西正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燕小西低头吃着盘中的甜品,“楚楚舅舅,待会儿我能打包么?”

    楚衍嘴角一抽,“燕小西,你已经吃了不少了?这光吃还不够,还要打包?”

    干脆来打劫好了。

    “这几个口味都不错啊,我想给小北和小白尝尝,小白肯定很喜欢。”

    “明天我让人现做了送到燕家。”

    “谢谢舅舅。”燕小西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一边吃东西,眼睛一边在轩陌和楚衍身上逡巡。

    “你们坐在这里半个小时了,怎么都不说话,你们不说话,我很尴尬的。”

    “吃你的东西!”两个人异口同声,倒是惹得燕小西一乐。

    “这么有默契啊。”

    楚衍扯了扯头发,“阿陌,明天我要去约会。”

    “哦。”轩陌随手端起面前的鸡尾酒,那模样甚至无所谓。

    相亲的事情瞒得这么好,这次怎么不瞒着了?

    “你和那位董小姐看起来很熟啊。”

    “干妹妹。”

    “对啊,你们关系这么熟,你就去和她说说。”

    “说什么?”

    “说我们真的不合适啊,你也知道,我这种二流子的性格,哪里配得上那位董家大小姐啊。”

    “二流子?”轩陌挑眉,“你对自己的定位倒是很准确。”

    燕小西在一旁使劲点头,楚衍瞪了他一眼,“吃你的东西。”

    “楚楚舅舅是觉得董姑姑很厉害,你hold不住么?”

    “谁说的!”楚衍差点拍桌子!“我是觉得一个女人嘛,最主要的是矜持,哪有一上来就和我谈论结婚生孩子的事情啊,这女人也是太生猛了些。”

    “说明她有诚意,不是玩玩。”轩陌分析。

    “对啊,说明董姑姑很喜欢你啊,要和你生宝宝呢!”

    “可是我不喜欢她啊!”

    “董姑姑人漂亮,又温柔,性格好,又有钱,有品位,你凭什么不喜欢她。”燕小西睁着天真的大眼,“董姑姑都没嫌弃你。”

    “燕小西,感情这种事,不是她好,我就该喜欢她的,你懂不懂,要看眼缘的!”

    “你的眼缘不就是能喝酒么!”燕小西这话一出,楚衍半天没说出话。

    过了半晌,才炸毛!

    “什么能喝酒,我是那么肤浅的人么!”

    “粑粑说得,你的历任女朋友都是在酒吧找的,都是酒友发展来的,你可不就是如此肤浅!”

    “你……”楚衍咬牙,“燕殊居然背后诋毁我!”

    “那不是诋毁,是客观的评价。”轩陌轻笑。

    “不是,话题怎么被岔到这里了,我是想和你说,你去和董小姐说说,我们真的不太合适。”

    “你干嘛不自己和她说。”

    “要是有用我会找你么?”

    “也是。”轩陌轻笑,伸手推了推眼镜,“她是个执拗的人。”

    “所以啊,她说我要拒绝,就直接打给我奶奶,头疼。”

    “你真的不想和她一起?她确实适合你……”适合你们家。

    董风辞是个能够独当一面,适合做大家少奶奶的人。

    “我呸,轩陌,你特么的向着谁呢!”

    “我的话还没说完……”

    “轩陌,你可是我的人!”楚衍忽然激动的站起来按住轩陌的肩膀。

    燕小西一激动,差点被奶油给噎着,立刻端起一侧的牛脑灌了一大口,我得冷静一下。

    轩陌一愣,抬头看着楚衍。

    楚衍本来就生了一张极其可爱的娃娃脸,此刻因为激动脸涨得通红,墨色的头发因为细汗粘在额前,目光牢牢锁定轩陌,轩陌握着酒杯的手陡然一紧。

    因为楚衍的动静有些大,惹来了许多人的注意。

    京都对这两个人的关系,早就众说纷纭了,此刻又是个什么状况。

    轩陌轻轻咳嗽一声,“楚楚,你先坐下!”

    “不行,你得明确一下,你丫到底是谁的人!你说,我特么的和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你特么的可不能临时倒戈啊!”

    燕小西坐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戏。

    “轩叔叔难道不是楚楚舅舅的人?”

    “你自己看,燕小西都知道!”

    轩陌瞪了燕小西一眼,“楚楚,你先别激动,坐下慢慢说。”

    “不行!你现在就给我说!”

    “是你的人,你的,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楚衍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这才心安理得坐下,“我可没逼你,是你自己说的。”

    轩陌和燕小西嘴角同时抽了抽,这还叫没逼你?

    这人脸皮是有多厚啊。

    “不行,明天的约会,你和我一起去,我一个人可不敢单独应付那个女人。”

    “楚楚舅舅,董姑姑又不能吃了你,你是个男人,还会怕她么?”

    “你可别说,她还真可能把我吃了,我特么的这么多年,守身如玉,我……”

    轩陌低头憋着笑。

    “你笑什么笑啊!”楚衍气结,“你要是敢临阵倒戈,轩陌,我告诉你,我俩就绝交,你就是重色轻友。”

    “她是我干妹妹,什么叫重色轻友啊。”

    “我不听我不听!”楚衍开始耍无赖。

    就是燕小西都很无奈,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不如他这个三岁小孩。

    “楚濛舅舅怎么上去这么久啊。”燕小西转移话题。

    “刚刚去楼上换衣服了。”楚衍敷衍着说。

    “他刚刚不是换了一身么!”轩陌挑眉。

    “你不知道他为了这次的周年庆,足足准备了八套衣服么!”

    轩陌愕然,“这又不是时装秀。”

    “他向来骚包!”

    “噗——”燕小西一口牛奶喷了出来。

    不过楚衍说得倒是实话,楚濛什么东西都要用最好的,就好像想要全世界都知道他是土豪一样。

    二楼

    孙筠陪着白露去楼上换衣服,侍者领着他们到了门口,楚家确实准备充分,有专门换衣服的地方,而且各种款式尺码的礼服一应俱全,考虑得十分周到。

    “白小姐,我先下去了,您有要求随时找我。”侍者说着就往外面走。

    白露伸手随意的从礼服上略过,“这么多名贵的衣服,你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

    孙筠对于她的挑衅,却根本不在意。

    “孙静闲是准备让你来钓个金龟婿么?”白露嘴角透着嘲弄,“就算真的有人看上你,你以为凭你们家,可以嫁入豪门?就算是秦家?那些人也是看不上的,失去了秦浥尘和秦氏的支持,那就不是秦家了。”

    “那你还不是巴巴的往上凑。”

    “那不一样,他们要的是财或者权,而我……”白露陡然回眸,盯紧孙筠。

    孙筠放在身侧的手陡然收紧,那双眸子透着杀气。

    “你要什么?”

    “你是个聪明人,自然应该知道。”

    “我姑姑在秦家这么久,岂是你说扳倒就扳倒的,还真是痴人说梦!”孙筠轻笑。

    “那就拭目以待喽。我要换衣服了,孙小姐还准备留在这里看么!”

    孙筠并未开口。

    白露却直接将腰侧的拉链拉开,衣服瞬间从肩膀处滑落,她里面穿着黑色的内衣,礼服退到了腰侧,她腹部那道剖腹产留下的伤口清晰可见。

    “还想看什么!”白露倒是浑不在意的模样。

    孙筠自知留下这里也是自讨没趣,况且她到二楼,也并不是专门来看着白露的。

    她推门出去的时候,沈廷煊和楚濛正站在走廊上说话。

    “这么早就回去?”楚濛笑道。

    “老战回来了,哪能让我通宵啊,而且这家伙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管东管西的。”

    “他是失恋了?”楚濛挑眉。

    “呃……”

    “上次你和楚衍难道不是给他牵线来着?他没把握住?”

    “算了吧,他俩现在的状态,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莫家那小姑娘应该对老战有点意思吧,不然应该早就回华西了吧。”

    “就是这个理,只是这两个人现在别扭得很,看得我捉急啊,昨天小嫂子要去街上买东西,老战想跟着,自己又不好意思,然后就拖上了我……”

    “你还真去啊。”

    “三人行,必有单身狗!”

    “我让人送你?”楚濛低头看了看腕表。

    “不用了,我的司机到了。”沈廷煊抬头就看见了孙筠,“那女人貌似有话和你说啊。”

    楚濛扭头,见着孙筠,只是官方性的点了点头。

    “我送你下去?”

    “不用了,我先走了!”沈廷煊潇洒的回头,还十分揶揄的冲着楚濛一笑。

    楚濛看着他的背影,无奈的一笑,他下意识的伸手扯了扯领带,扭头看向孙筠,“孙小姐是吧。”

    “楚公子记性真好。”

    孙筠注意到他手指上的银指环,他就是一个袖扣都比他的戒指值钱吧。

    “你找我有事?”

    楚濛自然知道秦家夫妇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将孙筠送到他的床上罢了,秦家没有女儿,这不就从别人家借了个。

    “如果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楚濛说着就往房间走。

    孙筠咬了咬牙。

    孙静闲带她过来的目的,就是和楚家搞好关系,最好是能和他们兄弟俩发生点什么,楚衍她是根本无从下手,况且楚衍风评就是个二流子,秦家也没打算从他身上下手。

    楚濛的手刚刚按在了扶手上,孙筠就快步走了过去。

    楚濛微微挑眉,“孙小姐?您有事就直接说吧。”

    “我就是……”

    孙筠哪里做过这种事啊,一时间无从开口。

    楚濛却直接推开了门,“进来吧!”

    孙筠愣在原地,什么意思!

    进去?

    难不成楚濛并不像外面说得那般油盐不进?这里可是楚濛的私人休息室,他让自己进来,是不是说明,他对自己也是有些意思的?

    楚濛伸手扯下领带,随手脱下外套,放在沙发上,靠在桌上,扭头看向孙筠。

    孙筠被他看得局促不安。

    “楚公子,那个……”

    “脱吧!”楚濛倒是不客气。

    孙筠愣在原地。

    “你的目的不就是这个么,不过秦家是如何找到你的,说实在的,你真的不太专业。”楚濛伸手摩挲着银戒,“你不就是来勾引我的么,怎么,都到了这一步了,不准备继续了么?”

    “楚公子。”孙筠嗫嚅着嘴巴,双手按在身后的拉链上。

    “快点吧,我待会儿还有事!”楚衍看了看腕表,“你只有十分钟时间。”

    “十分钟!”

    楼下

    燕小西又吃了一块蛋糕,“楚濛舅舅怎么还不下来?”

    “时间是有些长!”楚衍看了看时间。

    “我去看看!”燕小西说完就往楼上跑。

    他还没到门口,就看见louis身后跟着一个拿着衣服的女侍者,正准备敲门。

    louis只是敲了两下,就直接推门进去!

    女侍者忽然尖叫一声,燕小西立刻小跑过去,只看见一个女人光裸的后背。

    “楚濛舅舅,你在做羞羞的事情么!”

    louis立刻伸手捂住燕小西的脸,“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许随便上来嘛,来人!”

    孙筠大惊失色,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她伸手提起衣服,捂住胸口,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

    楚濛从始至终都未曾动一下,似乎一切都已经在他预料之中。

    ------题外话------

    假期的最后一天啦,我已经两天木有出门了,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出门溜达一下,然后发现……

    我的大姨妈来了!

    ┑( ̄Д ̄)┍忽然觉得很绝望,是不是注定这个假期要在床上度过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