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6 反被威胁,别怪我不客气(二更)

正文 046 反被威胁,别怪我不客气(二更)

    燕殊一年都要受好几次伤,对于救治自己的医生,除非是熟人,不然他根本不会留意,此刻听姜熹的描述,对于孙筠的那么丁点儿记忆又被缓缓提取起来,好像真的是她。

    “秦家……”燕殊坐在姜熹身侧,饶有趣味的盯着秦家。

    或许是感觉到了这道凌厉的视线,孙筠扭头冲他们一笑,倒是显得十分坦荡。

    “你觉得当年的事情……”

    “除却这个,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可以怀疑的,而且自从我出现流产征兆之后,你忙着照顾我,那个药膏也没有再涂抹,至今还放在药箱中。”

    “回头我拿去让阿陌帮忙检测一下。”

    姜熹点了点头。

    只是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很不对劲。

    楚衍已经到了楚濛身侧,他目光随意的扫过秦家人,秦家人对楚衍可是没什么好印象的,毕竟这个人前几天刚刚带了燕小西去闹过事,偏生人家压着他们一头,他们就算是心里有气,也不敢发泄啊,还得赔着笑脸。

    “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失陪了。”楚濛说着就往另一侧走。

    楚衍正打算开口离开,他可不想留下来和这群虚与委蛇的家伙揪扯。

    只是下一秒钟,门口就发出了一阵骚动的声音。

    居然是白露到了。

    白露的身份是不可能收到楚家请柬的,她今天是挽着一个京都有名富商的手,缓缓走进了会场。

    孙静闲注意到秦振理的失神,“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到处勾引男人。”

    “胡说什么!”秦振理冷哼,透着一丝愠怒,除却秦圣哲,其余众人,倒是颇为诧异,尤其是楚衍。

    这个秦振理没问题吧,为了一个白露和自己的老婆凶,是不是有些内外不分了。

    白露目光已经触及到秦家众人。

    “谭总,有一些熟人,我过去打个招呼。”白露巧笑嫣然。

    她现在可是一线明星,认识她的人很多,她一出现,自然是引起了各方关注,尤其是这里还有她以前的婆家,这气氛瞬间变得有些诡异。

    众人将目光放在秦圣哲身上,不知道这位前夫看见自己的前妻挽着别的男人手,会有什么感想。

    白露倒是浑不在意的走过去,踩着足有二十公分的高跟,模特出身,让她足以俯视大部分人。

    “秦叔叔,圣哲,秦夫人,好久不见!”白露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哼——”孙静闲冷哼,“白小姐还真是忙,要拍戏,还得周游在各种男人中间,忙得过来吗!”

    众人没想到孙静闲一点客套的话都没说,一上来就怼了白露,这可不是有好戏看了。

    “秦夫人说这些我听不太懂!”白露故作不明白,只是微微抬起眉眼的时候,却冲着秦振理一笑,这眼神看在孙静闲眼中,分明是对她的一种挑衅啊,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赤裸裸的勾引自己的老公,这不是在打她的脸是什么。

    姜熹双腿随意的交叠,慢悠悠的喝了口酒,“这白露是在挑衅孙静闲啊,胆子真大!”

    “是挺大的。”

    “不过白露也吃定了,孙静闲不敢把事情闹开。”

    “对谁都没好处,而且秦振理对白露这黏糊劲儿,说不定最后选择白露,把她这个正牌夫人给撂下了,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面对白露的挑衅,她也只能忍着。”姜熹喝了口酒。

    因为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另一处,一滴红酒落在她殷红的嘴角边,姜熹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丁香小舌,柔软粉嫩,燕殊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姜熹扭头看着燕殊,四目相对,姜熹忽然一乐,“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好看。”

    姜熹余光忽然瞥见有人看过来,她忽然灌了口酒,下意识的伸手捏住了燕殊的下巴。

    燕殊看着逐渐靠近的人,姜熹今晚的妆容精致美艳,他俩本就坐得很近,此刻两个人的身子几乎是紧密贴着的,姜熹嘴唇碰触到燕殊的……

    燕殊下意识的伸手按住姜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全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倒是此刻二楼忽然传来一阵口哨声,原来是沈廷煊,他正在二楼和楚濛并肩而立。

    “燕殊倒是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楚濛咬牙,这是公开场合好么,能不能稍微照顾一下他们这些单身狗的感受啊。

    “他若是在乎,就不是燕殊了。”沈廷煊双手趴在栏杆上,神情慵懒,“话说我也比他差啊,你说熹熹当时怎么就没看上我呢!”

    沈廷煊话音未落,忽然感觉到身侧一个黑影压过来,他一扭过头,出门的侧脸就在自己身侧,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这人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趴在自己身侧了。

    “你喜欢姜熹?”楚濛盯着一楼还在“缠绵”的二人,问得十分随意。

    “喜欢过。”

    “现在就是不喜欢了?”

    “我说楚大公子,你管得是不是有些多,况且人家这都结婚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问我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么!”

    “嗯,你没有任何机会!”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从来就没有过机会。”

    “也对,按照燕殊的性格,你这苗头会被扼杀在摇篮里。”

    “所以啊,这辈子难得对女人动心一次,我的初恋啊,就被扼杀了!”沈廷煊说得无所谓。

    楚濛扭头看了他一眼,他耳朵上的蓝色耳钻熠熠生辉。

    他们认识也快四年了,沈廷煊一直戴着这个,而且楚濛注意到,他只有一个耳洞,似乎是专门为了这个耳钉留的,这枚蓝钻耳钉,说实在的,成色一般,虽不是凡品,却也不是臻品。

    楚濛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沈廷煊的耳垂!

    入手的感觉!

    细滑柔软!

    根本不像个男人的耳朵。

    沈廷煊被这突如其来的触碰吓了一跳,直接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捂住耳朵。

    “你耳朵上有脏东西!”楚濛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沈廷煊嘴角狠狠抽了两下,“是么?”

    “当然。”楚濛说得那叫一定笃定。

    沈廷煊狐疑的盯着楚濛,却也不好说些什么!

    总不好直接问他,摸他耳朵做什么吧,他着实问不出口。

    “对了,你为什么总是戴着这一个耳钉!”

    沈廷煊无所谓的一笑,“母亲留给我的,去沈家的时候,母亲一张照片都不给带,我不知道还能如何缅怀我的母亲,只有这个……”

    楚濛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盯着楼下的姜熹和燕殊。

    这燕殊自己不要脸就罢了,干嘛还非要拖着姜熹。

    在楚濛眼里,姜熹是个十分端庄得体的人,教养好,性格好,倒是燕殊,着实是个异类。

    姜熹抽身离开,一地红酒渍粘在燕殊的唇边,他原本粉嫩的嘴唇,无端的染上一抹鲜红,倒是显得十分妖异,姜熹抿嘴一笑,侧身吻着他的嘴角,“熹熹……”

    “怎么了?”

    “示威结束了?”

    姜熹扑哧一笑,“你看出来了?”

    “你是把你老公当傻子么!”

    姜熹侧头看向秦家那边。

    孙筠堪堪别开眼,身体显得十分僵硬。

    孙静闲被白露气得要死,可是白露呢,仍旧是气定神闲的。

    “不过借着男人上位罢了,有什么可嘚瑟的!”孙静闲冷哼。

    “这都是像秦夫人学习的结果!”白露这话里话外满是讥嘲。

    孙静闲如何上位的,在场的人心知肚明,他们不过是半斤八两,孙静闲根本没有资格指责她。

    “姑姑,这位就是白小姐吧,您好,我是孙筠!”

    “姑姑?”白露打量着孙筠,“这是准备把子女推出去了?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可惜啊,人家未必看得上呢!”

    “你!”孙静闲气得咬牙。

    孙筠拉住了孙静闲的胳膊,“白小姐,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我不过难得到这边,跟着过来开开眼罢了,白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放心上!”

    秦圣哲却再也听不下去了,直接扯住白露就往一侧走!

    “圣哲!”秦振理咬牙。

    “我和我的前妻有些话想单独说,爸,你也想来听?”

    秦振理放在身侧的手陡然收紧。

    他知道了?

    秦振理自然以为是孙静闲将事情捅给秦圣哲的,对她自然又有了意见。

    白露被秦圣哲拉到一边,秦圣哲都未曾开口,就直接抬手,准备打她!

    白露可不是以前那个可以让他欺负的人了,反手一推,挡开他的手。

    “白露,你是不是疯了!”

    “你才疯了。”

    “你特么的到底想要做什么,爬上我爸的床,你特么的很能耐啊!”

    白露毕竟是女人,比力气太吃亏,秦圣哲直接掐住了她的喉咙,将她抵在了墙上。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你妈说的。”

    “你管谁说的,立刻给我离开我爸,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如何不放过我?”白露轻笑,“准备把我弄死?秦圣哲,我可不是以前那个三流明星了,现在我出行都是十几个人跟着,你想要弄死我,好啊,来啊,到时候闹得和四年前一样大,我倒是想看你如何收场。”

    “你在威胁我?”

    “那又如何,秦圣哲,我今天就把话说开了,我就是要你们秦家家破人亡。”

    “贱人!”秦圣哲用力。

    “唔——”喉咙处传来剧痛,秦圣哲直接泛白,显然用了很大的力气,白露的脸涨红,她双手下意识的握住秦圣哲的手。

    “秦圣哲,你准备在楚家的地盘对我出手?你可真有……胆子。”

    秦圣哲稍微松开手,“白露,我告诉你,我想踩你,就和以前一样简单。”

    “秦二少,你还是以前的你,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你想弄死我,你问过你爸的意见么!”

    “我爸不过是玩玩罢了,就你这种破烂货,你还以为自己能够真的登堂入室?”

    “既然你对此都表示怀疑,你还和我纠缠什么,反正你爸总会厌倦我,你有什么可担心了,还是你真的紧张了?”

    白露戳到了他的痛点。

    “就你……”秦圣哲轻笑。“还构不成威胁。”

    “我奉劝你一句,离我远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把你的丑事抖出去。”

    “我的丑事,你倒是说说看啊。”秦圣哲自认为自己没有把柄落在白露手上。

    “比如说秦浥尘家的那位小少爷……”

    “白露!”秦圣哲身子一僵,瞳孔猛然收缩,手再度用力,“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不是很清楚么,你今天敢动我一下,今晚我的经纪人就会把你的消息送给各大报社网站,我保证,你让我不好过,我也绝不让你好受,有本事就来同归于尽,到时候秦浥尘和燕家,没有一个容得下你,到时候可不仅仅是身败名裂了。”

    “秦浥尘绝对会告你……”

    “谋杀!”

    白露眼睛狠辣,因为脸部充血的缘故,她的眼睛猩红,显得格外骇人。

    “白露,你特么的能耐!”秦圣哲松开手。

    白露大口喘着粗气,“所以你最好保佑我没事,不然你的丑事第二天就会见报,绝对精彩。”

    秦圣哲本来是想威胁白露,却没想到被反咬一口。

    “贱人!”秦圣哲咬牙。

    “这都是你们秦家欠下的债,你也别太激动,如果以后有机会,你可能还要叫我一声……”

    “妈!”白露伸手整理衣服。

    “休想!”

    “那就试试看啊,也许以后你就是我‘儿子’了,哈哈……”白露笑着往外面走。

    秦圣哲双手攥得死死地,白露!

    你特么的真狠!

    那件事情她又是如何得知的,当年那件事情,就是秦振理和孙静闲都不知情啊。难不成是她……

    周年庆很快就开始了

    楚濛正在上面发表讲话,下面的人都安静的听着。

    白露今天穿的是高领的衣服,倒是能够遮住手印,只是喉咙不时传来痛感,让她觉得很不舒服,“谭总,不好意思,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嗯。”

    这位谭总不过是她最近代言公司的一个老总罢了,他们并无关系,所以谭总对白露态度也显得并不熟稔。

    白露没走两步,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啊——”

    “不好意思!”

    白露深紫色的裙子瞬间被染成了灰黑色,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实在不好意思!”孙静闲笑得十分抱歉。

    白露摇了摇头,伸手扯了扯裙摆,这可真是够倒霉的。

    侍者一听这话,立刻走过来,“白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

    “二楼休息室有可以换洗的衣服,我领您过去。”楚家各个方面都安排的十分妥帖。

    “那就麻烦了。”周年庆刚刚开始,下面还要跳舞,敬酒,吃饭,作为女伴,白露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尽责而失去一个代言机会。

    “白小姐,我扶您去换身衣服吧。”孙筠走过来,看起来人畜无害。

    白露只是打量了一眼孙静闲,“不用了。”

    “是我不小心,就让小筠陪你过去好了。”孙静闲倒是好心。

    不过在白露看来,这明显就是黄鼠狼给你拜年了。

    白露从包中摸出手帕,擦了擦裙子上的酒渍,只是这裙子是丝绸的,晕湿了一大片,看起来着实有些难看。

    “就不麻烦孙小姐了,我自己过去就行。”

    “我陪您吧!”孙筠笑道,“就当替姑姑赔罪。”

    白露不明白这姑侄两个人打什么主意,不过在楚家的地盘,他们也不能对自己怎么样,不过是换个衣服罢了,能出什么事啊。

    两个人说着就往楼上走,却撞到了正打算下楼的董风辞和燕小西。

    “白阿姨好!”燕小西是认得白露的。

    “您好。”白露立刻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阿姨衣服怎么脏了?”

    “不小心碰脏了。”

    “那阿姨再见。”燕小西牵着董风辞的手,“姑姑,你明天要不要来我家玩啊……”

    白露和孙筠同时停住脚步,姑姑?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好啊,小西有空么?”

    “只要姑姑来,我什么时候都有空。”

    “你这小嘴儿真甜。”

    而此刻楼上有个人追了上来,“董小姐,麻烦留步。”

    “嗯?”

    “这是周年庆的小礼物。”那人恭敬的将一个红色礼盒递给董风辞,上面一个硕大的“楚”字,十分惹眼。

    “谢谢。”

    “董小姐,要不我还是通知一下总裁和小公子吧。”

    “不用了,他们比较忙,回头和他们说一声,我走了就成。”

    “好!”

    董风辞长得又漂亮,二楼是贵宾区,除却楚家交好的世家,秦家都没有资格上去,这个女人又是谁。

    董风辞将燕小西送到燕殊夫妇身边,就打算离开。

    “走得这么早?”

    “倒时差啊,困得要死。”董风辞笑道。

    “姑姑说明天来找我玩。”燕小西趴在燕殊怀里。

    董风辞叫燕殊一声二哥,叫声姑姑倒也不为过。

    楚濛自然注意到了董风辞的身影,这会儿大家目光都集中在台上,是毫不曾注意到董风辞。

    董风辞冲着楚濛微微鞠了一躬,就抽身离开。

    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出了会场,董风辞长舒一口气,抬眼看了看天空,灰蒙蒙一片,她打了哈气,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

    “风辞……”

    男人声音懒散,他的声音嘶哑,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像是从喉咙处发出来的,又像是从胸肺部发出的,带着气腔。透着一种威严霸气。

    虽然声音可以改变,不过这人的音色却还是可以听出来一二,男人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身后,董风辞提着裙摆的手瞬间僵硬,却又在下一秒钟松开,她转过头!

    男人带着黑色的面具,上面勾勒着一大朵硕大的罂粟花。

    这种花美丽妖娆,却又危险致命,关戮禾没想到,关戮禾信步朝着董风辞走过去。

    藏在面具上的眸子越发的阴沉诡谲,和燕殊不同,他的身上都是阴鸷的气息,因为靠得近,他发现这个男人身上几乎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就是呼出来的气都是冰凉的。

    他露着两只眼睛,就像是两个黑窟窿,深不见底,鼻子以下也完全暴露在外面,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因为你完全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在黑暗中,你根本看不清楚,可是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两个黑窟窿透露出的慵懒和危险。

    “你回来了。”关戮禾这话说得挺感慨的。

    董风辞倒是一笑,“怎么,你现在是没脸见人了么!”

    “你说话还是如此刻薄。”

    董风辞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断熟悉的对话。

    “小辞,你说话怎么会如此尖酸刻薄,这么毒舌,以后会吃亏的?”

    “有你在,谁敢让我吃亏。”

    “那倒是!”

    “都是你惯出来的!”

    “我负责!”

    董风辞手陡然收紧,“后会有期!”

    “小辞!”关戮禾急切的上前扯住她的手,只是当董风辞再次扭过头的时候,一把锋利的便携匕首已经横在了关戮禾的脖子处!

    “别动手动脚的!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题外话------

    月底啦,再来求一波月票,有票子的妹纸记得投给我啊,看我这个月如此勤奋,咳咳……

    关戮禾:我觉得有地方不对劲,需要和你好好聊聊!

    我:怎么啦!

    关戮禾:为嘛我要被威胁!

    我:你可以反击。

    关戮禾:不敢。

    我:怪我喽,自己没本事……┑( ̄Д ̄)┍

    关戮禾:你……哪有人随身带匕首这种东西的!

    我:她以前可是你的人,这个很奇怪么!

    小辞:我是单身女性,防身不行么!

    关戮禾:你是防我吧!

    小辞:这不是很明显么!

    关戮禾:我有这么可怕么……

    众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