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5 强制约会,留不得了

正文 045 强制约会,留不得了

    楚氏酒店

    董风辞笑语盈盈,下意识的伸手捏了一把燕小西的脸,“你和你父亲长得真像。”

    “阿姨认识我父亲?”燕小西眼睛一亮,粑粑居然会认识这种绝世美女。

    “是啊,很早就认识了。”

    “莫非你也是常年生活在国外?”燕小西歪着脑袋,这话怎么在哪儿听过一样,“之前有位叔叔也是这么说的。”

    “是么!”董风辞低头一笑,鬓角的头发垂落,堪堪遮住半边脸,她随意的撩起头发,风情万种,却瞥见了不远处的燕殊和姜熹。

    姜熹这一次算是彻底看清了这位董小姐的脸。

    俏丽明媚的凤眼,如斯魅惑,睫毛浓密细长,眼睛清亮灵动,嘴唇轻薄却十分的性感,她的五官单看真的不算出众,组合在一起却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尤其是一颦一笑之间,墨发垂落,霸气侧漏。

    “二哥,好久不见了。”董风辞声音不算大,却足够姜熹和燕殊听得见。

    燕殊一直盯着董风辞看了许久,姜熹还以为是燕殊什么“老相好”之类的,可是燕殊眼中并无情欲之色,反而是多了一丝难以言说的情绪,而董风辞态度更是落落大方,丝毫不避忌姜熹的打量。

    “你认识燕殊?”楚衍诧异,他怎么不知道。

    “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董风辞轻笑。

    燕殊揽着姜熹的肩膀已经走了过来。

    姜熹压低声音,“你一直盯着她看,我还以为她是你的老相好。”

    “胡说!”燕殊轻哼,“我和她怎么可能是那种关系。”

    “可是你看着她的时候,眼镜就没有离开过。”姜熹促狭。

    “我全身心都是你的,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对你的忠贞!”燕殊打趣道。

    “明明是你太不正常!”姜熹那双慧黠的猫眼,不时落在董风辞身上,“况且这位可是董家大小姐啊!”

    董家……

    那可是京都出了名的官阀世家,本家就董风辞一个女子,并未从政,可是父母叔伯,董氏旁支却遍布了几乎全国大大小小的政法系统,被人称为是“董家军”,董家的势力可不容小觑。

    “你要知道,她曾经可是关戮禾的未婚妻。”燕殊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的想不到,性格如此恶劣的人,居然会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

    “他俩的事……”燕殊眸子晦涩,“难以说清楚。”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董风辞面前,燕殊伸手出去,董风辞眉眼微微一挑,“六年未见,不给个拥抱么,二哥!”

    燕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姜熹。

    “我喊燕殊一声二哥,就唤您一声二嫂了。”董风辞看似凌厉霸气,不过举手投足颇具大家风范,给人的感觉端正和顺。

    “嗯。”

    “之前看过二嫂的照片,知道是个美人儿,二哥,你可真有福气。”

    姜熹垂头一笑。

    “第一次见面,能端庄一些么,稍微一下就破功!”

    “这不是在二哥面前么!”

    董风辞笑语盈盈的看着姜熹,“二嫂,抱一下二哥,不介意吧。”

    “没事!”

    董风辞上前一步,轻轻抱了一下燕殊,两个人身子有一段距离,就是肩膀处触碰了一下,董风辞是个是个十分懂分寸的人,就是手都未曾有任何让人心生嫌隙的举动,与其说是拥抱,不如说是触碰了一下而已。

    “怎么忽然回来了?”

    “爷爷说我年纪大了,让我给家里传宗接代。”董风辞无奈的一笑。

    “找上楚家了?”燕殊挑眉,“董爷爷这是什么意思?”

    “我哪儿知道,太闲了吧。”董风辞耸肩,“就是有些可惜了,大哥二哥结婚我都没有参加,不过礼物我是托人送到了。”

    “我知道。”燕殊看了看楚衍,“若是和楚家,楚濛会是更好的选择?”

    “二哥,一山不容二虎啊!”董风辞双手搭在栏杆上,单手托腮,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你把两只老虎放在一起,定然是你死我活,我可不想这样,人老了,就想过些平平淡淡的日子,楚衍不错啊。”

    “董小姐,我喜欢你,而且我们也不熟,你这是何必呢!”楚衍简直绝望。

    “我喜欢你啊,这就足够了。”

    “你……”楚衍无语,“我何德何能啊,真的受不起您的青睐。”

    董风辞看着他为难的模样,倒是勾嘴一笑,“你放心,就是生两个孩子而已。”

    “你说得倒是轻松,既然就是要个精子,我大哥的基因不是更好?”

    董风辞微微挑眉,“我不喜欢控制欲那么强的人!”

    姜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燕殊揽着自己的手一僵。

    “好了楚小公子,这是我的名片,从明天开始,我们正式开始约会!”董风辞从包中抽出一张名片,直接递给楚衍。

    镀金的名片上,ck集团区域总裁几个字显得格外惹眼。

    “董小姐,我们真的不合适,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看,强人所难也不太好吧!”

    “我七点上班,五点下班,六点我们开始约会!”董风辞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明天六点半我定餐厅,到时候给我电话,再去看个电影,兜风,然后我送你回家!”

    楚衍简直要吐血。

    这是约会么,这摆明就是通知他硬性的完成某项任务啊,这董风辞到底那只眼睛看出来他想要和她约会了。

    “如果明天我没有接到你的电话,电话就会打到f国!”

    “你威胁我!”楚衍轻笑,“你觉得我是被威胁大的?”

    “我只是给你一点建议而已!”

    燕小西趴在楚衍怀里,看着两个人一来一回,忽然一笑,“楚楚舅舅,你要给我找舅妈么!”

    “不是!”“是!”

    燕殊捂脸,显得十分无奈。

    “董小姐,作为女人,你还能矜持一点么!”

    “我们家规定明年必须怀孕生子,我这两年是最佳生育年龄,我不想错过,麻烦您配合!”

    “我靠,你以为这是打游戏啊,还配合,我特么的我……”

    董风辞眸子一紧,这楚衍被她一吓,这是什么眼神!

    “咳咳——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

    “我会和楚公子说这次的相亲我很满意,我相信后续的事情他会帮我处理的!”

    楚衍欲哭无泪。

    “你现在就要走?”燕殊挑眉,倒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留着做什么?”董风辞缓缓勾起唇角,“离开了这么久,物是人非,一看一楼那些人,我几乎一大半都不认识了,本来也就是和楚家相亲才回来的。”

    “老朋友也不见了?阿陌就在下面!”

    楚衍咬牙,“你认识阿陌,那你刚刚!”

    难怪第一眼就能够准确的指出轩陌的位置,即使轩陌是背对着他们的。

    董风辞微微挑了挑眉眼,“见了又如何。”

    “待会儿大哥、浥尘和小笙都会过来,你回来一趟,保密工作做得够好的啊。”

    “那可不,我们家老头子安排的,保密工作能不好么!”董风辞轻嘲。

    轩陌被一个熟人拉着说话,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看,他借故离开,下意识的打量着四周,目光触及到楚衍,然后是董风辞,握着酒杯的手,一顿……

    直接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轩少!”侍者吓了一跳。

    轩陌却并不理会,直接就往楼上走。

    楚衍这会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这董风辞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董家素来低调,因为这一辈也就董风辞一个,董风辞也不在,所以各种宴会,董家也都是缺席的,楚衍来这边也有好久了,却从未听轩陌提起董风辞这个人。

    轩陌一向都是寡淡沉默之人,此刻这边不淡定,可见和这位董小姐的关系非同一般啊。

    “你看!”燕殊打趣道。

    董风辞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楼梯口走去,轩陌脚步很快,小跑着过来,眉头紧蹙,没等董风辞开口,就把她直接搂入了怀中。

    “风辞!”轩陌双手收紧,手臂上青筋乍起,足以见得多么用力。

    “阿陌,你弄疼我了!”董风辞轻笑。

    “他们……”楚衍指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什么情况,这董风辞该不会是阿陌的前女友吧!还是初恋女友,或者是什么暗恋对象,他俩怎么一见面就抱在一起,什么情况,还抱得这么紧……”

    “楚楚舅舅,你吃醋了么!”燕小西睁着亮晶晶的眸子,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胡说!”楚衍将燕小西放下,直接走了过去!

    伸手就把两个人给扯开了。

    “公众场合,能不能注意一点形象,抱来抱去的,成何体统!”

    姜熹和董风辞同时扑哧一笑,两个人倒是对视一笑。

    “有什么好笑的,本来就是,你不是我的相亲对象么,你和我兄弟抱在一起做什么,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相亲对象么!”

    “楚小公子,你不是不同意么!这会儿怎么巴巴的往上赶!”董风辞伸手整理头发,那模样甚是乖张。

    “那你们也不能大庭广众,就抱在一起!”

    “男未婚女未嫁,怎么了?”董风辞挑眉。

    “我……”

    “就算你是阿陌的兄弟,也没有这个权利管他和我的事情吧,况且……”董风辞就像是故意示威一般,伸手搂住轩陌的胳膊,“我和阿陌认识的时候,还没你呢!”

    “你!”楚衍轻哼,“行,你们认识时间长行了吧,你们慢慢聊!”

    “楚楚!”轩陌拉住他的胳膊,“风辞就是我一个妹妹!”

    “妹妹?”楚衍挑眉,“很多男女之间的暧昧都是从哥哥妹妹发展而来的,你别以为我傻!”

    “楚小公子懂得不少嘛。”董风辞笑道。

    楚衍冷哼,不去看她。

    “回来也不说一声。”轩陌看向董风辞,“最近身体怎么样?”

    “我说阿陌,没有人一见面就问候别人身体情况的,这是我俩熟,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看你这模样应该也是没什么事的。”轩陌深吸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回来了。”

    “可不嘛,我当年走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啊……”董风辞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家在这里啊,家里的老头子不肯啊,总归是要回来的。”

    “我爸妈都在,回头去我家吃顿饭吧。”

    “干爹干妈居然在家?这可奇怪了!”

    “燕爷爷住院了,你不知道?”

    “我中午的飞机,下午准备了一下就直接过来了!燕爷爷身体没事吧!”董风辞最后这句话是对燕殊说的。

    “没有大碍。”

    “那就好,明天我去医院看看。”董风辞眉头微微蹙起。

    董风辞并未下楼,而是去了休息室,准备歇会儿再走,燕小西来这里,纯粹是为了吃东西,就跟着一起去了休息室,姜熹倒是有些诧异,因为她对董风辞不熟,所以心里总归有些避忌,不过燕殊却浑不在意,居然就把儿子直接丢给了董风辞。

    “董小姐和你是青梅竹马?”姜熹忍不住开口。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燕殊微微侧头,啄了一口她的嘴角。

    “别打岔,老实说话。”

    “小时候,我、阿陌还有关戮禾的关系是比较好的,大哥性子冷淡,当时家里又是把他当即承认培养,过得比我惨多了,董家当时有意在我们家、轩家里面为风辞挑选一个结婚对象,只是后来啊,出乎所有人意料,她和关戮禾看对眼了,然后就……”

    姜熹的印象中,关戮禾一直都是戴着面具,手段狠辣凶残,不会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虽然偶有温柔的一面,不过却不能让姜熹对他整个人改观。

    而董风辞接触下来,进退得宜,张弛有度,气质孤傲,玲珑娇媚,这般模样的人,实在很难和关戮禾联系起来。

    “谁先看上谁的?”姜熹默然开口。

    “若是单方面的,这段感情早就会被扼杀,董家那是官阀世家,关家……”燕殊端起面前的香槟酒,那金黄色的液体在杯壁中滑动滚落,“从来就没有人看好这一对。”

    “所以最后也分手了。”

    “其实……”燕殊喟叹一声,“当年关戮禾抛弃了风辞,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情,害得风辞险些丧命,为此,董家那边,直接下了死命令,要和关家彻底断绝关系,并且要将风辞送去国外,表面上看是董家在做决定。”

    “其实她性子素来执拗,又被董家宠坏了,除非是她自己的决定,不然是无人可以逼她的。”燕殊喝了口酒,“她向来都是那种张扬恣意,潇洒不羁之人,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才能让她毅然决然的离开京都,我一直不太明白!”

    “你都不懂?”

    “必然是关戮禾负了她!”燕殊下意识的捏紧酒杯,“自此之后他身边女伴不断,就像是在和谁示威一般。”

    “所以你和他的关系也就……”

    燕殊点了点头,“还有一些别的原因,算了,不说这个了,走吧,我们去那边,大哥过来了!”

    燕持和燕笙歌听说董风辞来了,也是颇为讶异,抬脚就往楼上走。

    另一侧

    楚濛得了消息,秦家人已经到了。

    秦家这次倒是齐整,秦振理夫妇、秦圣哲、夏蔚然和两个孙子都到了,之前校园风波将秦家直接卷入了,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秦家是花钱把事情给解决了,那就足以说明秦家孙子的确涉案其中,众人再次看向他们,自然戴着有色眼镜。

    只是孙静闲身侧还跟着一个从未露过面的女人。

    长得清丽出众,也算是一个美人吧。

    只是在京都这种地方,素来不缺美人,端看燕家就知道,两位少夫人都各有千秋,燕三小姐更是从小就出了名的美人坯子,所以对于这个陌生女人的出现,众人只是多看了两眼,并未在意。

    “秦夫人身边这女人是谁啊,长得倒是不错,气质也行,这种场合不怯场,也还可以,只是从未见过。”

    “估计是秦家某个远房亲戚吧!”

    “这种场合带亲戚过来?”有人诧异,“秦家这是准备搞什么啊!”

    “这个还不明显么,你看看在场的众人,很多人都带着女儿孙女,楚家那两位公子,可都是未婚单身啊!”

    “秦家是准备打楚家的主意?”那人一笑,“那也得楚家看得上才行啊,就楚家和燕家、秦浥尘那关系,秦家这边的希望不大!”

    “不试试谁知道呢,也许就看对眼了呢。”那人轻笑。

    众人随意说了几句,也就散了。

    楚濛正好和人聊完,换了杯酒,louis附在他的耳边,“总裁,秦家过来了。”

    “嗯!”

    楚濛一扭头,就看见了秦家人。

    “秦先生,秦总,秦夫人,欢迎!”

    “楚公子太客气了!”秦振理显得十分客气。

    夏蔚然从来不是爱出头的人,只是带着孩子坐在角落吃东西,她本不想来,可是一直躲着也不是事儿,不如借着今天的场合和所有人说明,秦家已经度过了那段风波。现在一切都已经恢复如常。

    “这位……”楚濛目光落在孙静闲身侧的女人身上。

    楚濛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些眼熟。

    可是他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毕竟他平时要见的人,不可能一一记住。

    “这位是我的侄女!小筠,这位就是楚公子!”孙静闲笑着介绍道。

    “您好,我是孙筠!”孙筠倒是显得落落大方。

    姜熹正和楚衍坐在一处,楚衍懒得应酬,就躲在姜熹这边闲聊,“这秦家人真够无耻的,做出了那种事情,居然还好意思出来!”

    姜熹倒是无所谓的一笑,“一直躲着不出来,才会更加惹人怀疑吧。”

    “说得倒也是!”楚衍喟叹一声。

    而此刻louis朝着楚衍走过来,“小公子,总裁让您过去一下。”

    “我过去干嘛,我不想过去,这秦家还带了个不认识的女人,难不成又是想要来相亲的?”楚衍已经被董风辞吓怕了。

    louis轻轻咳嗽两声,并未否认。

    楚衍叹了口气,“大哥什么时候有空应付秦家了,他是不是闲得蛋疼啊!”

    这也是姜熹好奇的地方,按照楚家的地位,大可以不搭理不应付秦家,这一点倒是着实有些让人觉得奇怪。

    而此刻秦家人的目光自然也看向了姜熹这边。

    包括那个孙筠!

    目光相对,姜熹握着酒杯的手忽然收紧。

    孙筠冲着姜熹笑了笑,姜熹回以微笑,正好燕殊从楼上下来,秦家人继续和楚家说话,并没有将目光过多投在姜熹身上。

    “怎么了?”姜熹但凡是一点点的异常,燕殊都能够很快的察觉!

    姜熹轻轻晃动着杯中的红酒,那颜色妖异却又十分漂亮。

    纤细的手指捏紧高脚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怎么喝这么多!”燕殊从她手中夺过酒杯。

    “看见那个人了么!”姜熹目光落在孙筠身上。

    “谁啊!”对于不在意的人,燕殊从不会多留什么印象。

    “之前你伤了大腿内侧,当时军区附属医院你的负责医生。”

    “嗯?”燕殊诧异,姜熹怎么会记得如此清楚。“你怎么还记得这种琐事!”

    “她看你的眼神有些占有欲,我就多留意了一下,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和秦家有关系!”

    “所以……”

    “之前我就觉着我之前出现流产的现象很奇怪,却一直找不到原因,也许原因并不是出在我身上,而是你……”

    燕殊脑子忽然被电击了一下,锐利的眸子陡然收紧。

    果真如此,那秦家……

    是留不得了!

    ------题外话------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啦,大家有月票的就不要吝啬哈,(勾手指)

    燕小二:你这种拉票的行为,你觉得有人想给你么!

    我:呃……要不把你卖了?

    燕小二:你!

    我:也许会有人要!

    燕小二:什么叫也许有人要,我的魅力那可是……

    我:我觉得你还不如你哥有魅力!

    燕小二:(╯‵□′)╯︵┻━┻

    我:要不你来拉票?你有什么好的方法!美男计?

    燕小二: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我:我有过这种东西!

    燕小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