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4 楚衍被逼婚,霸道御姐(二更)

正文 044 楚衍被逼婚,霸道御姐(二更)

    秦家

    孙静闲刚刚写了早,手臂上的伤口触碰了水,隐隐作痛,她还不能和家里人说,只能打断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她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她恨毒了白露,心里在思忖着如何对付她,这刚刚打开浴室的门,就看见秦振理一脸郁色的坐在床上。

    这让孙静闲心里有些讶异,秦振理之前和她说有应酬出去喝酒,这不过是借口罢了,肯定是去白露那里了,只是孙静闲哪里敢戳破。

    就和白露说得一样,她和秦振理虽然一直生活在一起,可是她的户口却从未真正落在秦家,这若是和秦振理强行闹开,对她没有一点好处。

    孙静闲长得本就不错,饶是五十多了,还是风韵犹存,身材袅娜,她随意的伸手擦着头发,“振理,你不是说出去应酬么,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怎么,你不愿意看见我?”秦振理说话阴阳怪气的。

    孙静闲笑道,“怎么可能呢!我给你揉揉肩吧!”

    她的手刚刚触碰到秦振理的胳膊,就被他一把擒住。

    “你受伤了?”

    孙静闲眸子一紧,大脑飞快的转动着,难不成白露还没有和秦振理告状?或者是他们闹僵了,不然秦振理的脸色怎么会如此难看,那她不如先……

    “振理,我没什么事!”

    “怎么受伤的!”秦振理露出一丝愠色。

    “其实……”孙静闲咬了咬牙,“是白露把我弄伤的。”

    “白露!”秦振理咬牙,她居然真的敢说。“你怎么知道她的!”

    “振理,我们夫妻二十多年,我对你还不了解么,我十八岁就跟了你,你和白露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之前我就觉得你对她很特别,她还在秦家的时候,你对她就多加照顾,她离开之后,你也常去看她,我以为就像是你说的……”

    孙静闲嘲讽的一笑,“不过是觉得对不起她,去弥补她,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

    “那个贱人居然勾引你!”

    秦振理眸子一紧,“然后呢!”

    “她之前可是你的儿媳妇儿啊,她怎么能做出如此龌龊下作的事情,振理,是不是那个女人勾引你的,我看她就不是个好东西,振理,你醒醒吧,那个女人之前跟了圣哲,就不是个安分的东西,她不过是个戏子,你玩也玩够了,我们就……”

    孙静闲说到激动的时候,拉扯住秦振理的手。

    “振理,白露不是个好人,她勾引你,不过是为了报复我而已,报复秦家,我们家对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不心怀怨怼,你可不能上她的当啊!”

    “白露今天还威胁我,她把我弄伤了,还装好人,振理,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那你呢!”秦振理轻哼。

    “我……”孙静闲愣住,“我怎么了?”

    “这个是什么!”秦振理直接将一张卡甩在她的脸上!

    砸在她的脸上,却让她的心猛地抽痛。

    “她和你告状了!”

    “孙静闲,你知道我为什么最后和你在一起么!”秦振理忽然伸手抚弄孙静闲的额发。

    孙静闲摇了摇头。

    “其实秦浥尘的母亲你是见过的。”

    孙静闲咬了咬牙,那个女人……

    她确实有幸见过一次,就在她和秦振理第一次碰面的酒会上,是个十足的大美人,端看秦浥尘就知道了,秦浥尘和秦振理长得并不想,却几乎遗传了他母亲九成。

    “我只喜欢听话的人,而你太不安分了,这是我的事情,你没有资格插手!”

    “我是你老婆啊!”

    秦振理忽然勾起嘴角,“勉强算是吧!”

    “你真是被白露那个狐狸精迷了心窍,她不过是比我年轻一些,她有什么好的!”

    “那是我的事情,如果被我发现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秦振理冷哼。

    “振理,你要为了一个白露和我撕破脸?”

    “我跟了你这么久,为你生了两个儿子,这么多年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你的心里不清楚么,你现在居然为了这样一个贱人,居然说不会放过我,你……”

    “本分一些,你依旧是秦夫人!”秦振理说着直接摔门而出!

    孙静闲颓然的跌坐在地上!

    他居然为了一个贱人警告自己!

    孙静闲拿起地上的卡,死死收紧,恨不得要把它捏碎。

    秦振理摔门而出,根本没注意一个人影从走廊一侧闪过,那双淬着寒冰的眸子,紧紧盯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双手捏紧。

    孙静闲回来,手臂受了伤,她只说是被蹭到了,没什么大碍,可是秦圣哲看得出来,那明显就是被东西划到的,孙静闲怎么可能这般不小心,况且她的脸色难看,就是晚饭都没吃,秦圣哲立刻让人查了一下,她白天都去干嘛了。

    自然就查到了白露的头上,他正打算去问个究竟,白露和他们早就断得干净彻底,怎么又扯上了关系。

    却没想到听到了她和秦振理的对话!

    白露曾经是他老婆,现在居然和自己的父亲在一起……

    他的胃部泛起一阵恶心,想起之前秦振理对她多加照顾的模样,秦圣哲不得不怀疑,他们很早之前就有了一腿,甚是在秦家的时候,就已经勾搭到了一起。

    自己的媳妇儿和父亲……

    秦圣哲的头皮整个炸开,这简直匪夷所思!

    父亲难不成疯了么!

    之后的几天,秦圣哲都试图去找白露,可是白露根本不在片场,打电话也不接,托人问到她的住处,也是没人,气得秦圣哲几天都没吃好睡好。

    三日后

    楚家酒店

    楚濛斜靠在沙发上,伸手摩挲着手上的银质戒指。

    “总裁,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宾客到了。”

    “这是楚家第一次在京都举行周年庆,不能出任何的乱子,再去彻底检查一遍。”louis站在楚濛身侧,神情寡淡。

    “是,我立刻就去。”

    “等会儿!”楚濛缓缓开口。

    那声音低沉醇厚,着实好听,只是……透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让经理有些头皮发麻。

    “总裁,您还有什么吩咐?”

    “秦家的人到了,和我说一声。”

    “好的。”

    而此刻外面的有人敲门,“进!”

    楚濛的声音慵懒透着一丝磁性,无端就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来自上位者的威慑力。

    “总裁,董家小姐到了。”

    “一个人?”楚濛挑眉。

    “嗯。”那人点头。

    楚濛抬了抬手指,示意他下去,他刚刚转身,差点撞到风风火火冲进来的楚衍!

    “哥——”楚衍胸口的领结还是歪的,显然是衣服穿了一半,急匆匆赶过来的。

    “风风火火的,没看见这里有人么!”楚濛轻哼。

    “总裁,我们先下去了!”两个人立刻往外面走,顺便将门带上。

    “衣服都没穿好,被人看见,要说我们家失礼了,若是被奶奶听说了这事儿,有你受的!”

    “哥,你真的要我和董家的小姐相亲啊!”

    “这不是早就说好的么!”

    “我没答应啊!”

    “我说了给你时间考虑,可是你并没有给我答案,难道不是默认了么!”

    “我没有答应,反正我不去!”

    “董家人已经到了!”

    “哥,难道你不知道么,你和我说的那位董家小姐,我查过了,她是有男朋友的。”

    “听说分手了。”

    “我靠,她和那个男人,不过分手才一个星期,就和我相亲,你觉得这样的女人,会和我好好过日子么,保不准哪天就和她前男友复合了,那你的弟弟可就要被戴绿帽子了!”

    “不会。”楚濛轻笑,“她是个十分有分寸的人。”

    “狗屁!”

    “楚衍!”

    “哥,我真的不想……”

    “见一下总可以吧!”楚濛揉了揉额角,“这事儿是董家和奶奶说的,奶奶替你答应了。”

    “我去,这不合理啊!”楚衍大喊,“董家在京都可是出了名的官阀世家,怎么会看得上我,怎么着也是看得上你才对啊,这不合逻辑!”

    “可能觉得我年纪大。”楚濛挑眉。

    “我可是出了名的不务正业,怎么看得上我的,这位董家小姐脑子是进水了么!”楚衍咬牙。

    “这位董家小姐,可不一般,董家没有男孩,从小就把她当继承人培养,虽然未入政坛,却也不是好惹的主儿,你给我悠着点儿!”

    “那你不是要我和一个母老虎相亲,你真是我亲哥!”

    “也不全是,毕竟你需要一个能够管束你的人,她很合适!”

    “我觉得更加适合你!”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楚濛轻笑,起身走到楚衍面前,帮他整理领结,“奶奶答应的事情,怎么说也得去见见吧。”

    “她家也是厉害,居然还找上奶奶了。”

    “楚家还在京都的时候,曾经受过董家的帮扶,奶奶自然会答应,况且也没说是联姻,就是相亲而已。”

    楚衍闷哼一声,不在反驳。

    既然是家里那位老祖宗答应的,他如果推辞,按照那位的脾气,估计没自己好日子过了。

    燕殊和姜熹出现的时候,就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男的俊美,女的靓丽,加上精灵古怪的燕小西,格外的惹眼。

    燕小西一见到吃的,咽了咽口水。

    燕殊颇为无奈的看着自家儿子那双放光的眼睛,“你怎么这么爱吃!”

    “人是铁饭是钢!”燕小西说得理所当然。

    “二少,少夫人,小西少爷,我们总裁在楼上休息室,我领你们上去!”

    燕殊点了点头。

    “louis叔叔,我饿了!”

    “总裁给您准备了许多小点心,在楼上呢!”

    “还是舅舅疼我!”

    燕殊看着自家儿子迈着十分壮实的小粗腿往楼上爬,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姜熹,“为什么他这么胖。”

    “能吃!”

    “他是不是需要减肥了,这样下去,长大了很难找女朋友。”

    “你是不是想的太远了!”姜熹挑眉。

    儿子毛都没长齐,怎么就说到女朋友的问题了。

    “这事儿啊,要从娃娃抓起!”燕殊搂着姜熹的肩膀就往楼上走。

    姜熹刚刚伸手要把裙摆弄起来,燕殊忽然弯腰将她的裙摆整理了一下,“慢点儿,别踩着。”

    姜熹心头滑过一丝暖意,握紧了燕殊伸过来的手。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颇为压抑。

    燕殊已经许久未曾出现在公开场合,众人对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那场盛大的求婚和婚礼,只是这些年过去了,二少对姜熹的感情却未曾退却。

    之前还有八卦杂志说他们感情不好,二少常年在军中,只是维持表面的平静罢了。

    可是燕殊眼中的柔情还有那温柔的呵护,是骗不了人的。

    “这燕少夫人真不知道是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二少如此青睐!”

    “这就是命,羡慕不来!”

    燕殊握紧姜熹的手,缓缓往楼上走,忽然瞥见在二楼一个偏僻的地方,一抹亮色。

    因为那女人穿的是银白色的衣服,在玻璃灯下,十分惹眼。

    姜熹注意到燕殊的失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好一个妖娆精致的女人。

    女人斜靠在栏杆上,水晶之家,勾着一个黑色小包,嘴角勾着一抹惑人的笑。姜熹这么多年在京都,见过不少美人儿,端庄秀美的,温柔大气的,缱绻妩媚的,这个那人长得不算是天资绝色,可是五官组合起来,精致得让人移不开眼。

    银白色的小礼服,勾勒出了姣好的身段,露肩小礼服,露出了精致美好的锁骨,皮肤白皙的似乎带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若隐若现的大腿,撩拨着所有人敏感的神经,妖娆妩媚的脸蛋,更是造物者的恩赐一般,眉眼带笑,姜熹都忍不住在心里暗叹。

    这才是真的妖精吧!

    姜熹微微挑眉,看着燕殊:“怎么着,看见美女,移不开眼了?”

    “什么啊,就是好奇,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燕殊和姜熹再往上走了几步,才发现,这位美人儿的对面站着的居然是楚衍!

    楚衍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倒是惹得姜熹一乐。

    “前天听楚大哥说,给他安排了相亲对象来着,是这位?长得真是漂亮。”

    “这事儿我怎么没听过!”燕殊微微蹙眉,只是目光却未曾从那个女人身上移开。

    “我也就是听他这么一说,这几年,楚家没少给楚衍安排相亲对象,我根本没放在心上,这次这个,长得真漂亮。”

    “肯定漂亮。”燕殊垂头一笑。

    “你认识?”姜熹和燕殊在一起这么久,可从未见过这号人物。

    “她……”燕殊忽然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这话到了嘴边,似乎有很多要说,可是一时却又抓不住一个重点。

    另一边

    楚衍之前是见过董家这位小姐的照片的,可是本人比照片漂亮许多,长得妩媚妖孽,但是周身却又莹莹霸气侧漏,这样的女人,就是典型的御姐,怎么会看上自己这种豆芽菜啊。

    “董小姐,您好,我是楚衍。”

    “您好。”董风辞看着他如此局促不安的模样,倒是一乐,“楚小公子见着我这么紧张?难不成我是吃人的猛兽?”

    “不是,我这人比较害羞!”

    董风辞笑了笑,“没关系,多聊聊熟了就好。”

    “董小姐怎么会和我……”楚衍真的不明白。

    这位董风辞长得着实漂亮,他也就是欣赏欣赏罢了,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适合自己。

    一看就是霸气侧漏那种,自己没心没肺,“花天酒地”的习惯了,这要是真的来这么个人整天管着自己,那她不如死了得了!

    “觉得你很可爱,而且……”董风辞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很容易驯服!”

    楚衍笑容僵在嘴边,这话是什么意思,驯服?

    把自己当什么了!

    董风辞靠在栏杆上,“这世上的男人啊,我见过了,还是觉得听话乖巧一些的比较好。”

    “我可一点都不听话,和乖巧也不沾边!”

    “我知道!”

    “那你还……”

    “不过你可以慢慢驯服,你心思纯良,楚家把你保护得很好,除却喜欢泡吧喝酒,再也没有别的恶习,这些我都可以忍受!”

    楚衍嘴角抽了抽。

    “你们楚家想要给你找个能够约束你的人,而起想要一个能够被我约束的丈夫,这不是挺好的么,我比你打了两个月,也算是同龄,不存在什么代沟,你如果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我回去就和家里人,这个月订婚,下个月结婚如何!”

    楚衍整个人都是懵掉的。

    谁来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这女人怎么冲上来就要和自己结婚!

    楚衍伸手拍了拍脑袋,“董小姐,我觉得你是误会了,我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那就先订婚!”

    “你怎么没问,我是否愿意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顾他的意愿。

    “你们家说,你的意愿不重要!”

    “我不喜欢你,我看你也未必是喜欢我!”

    “嗯!”董风辞并不否认!

    “那你干嘛要和我结婚!”

    “需要传宗接代,以后我会生两个儿子,一个姓楚,一个姓董,这个事情,楚奶奶已经答应了!”

    楚衍睁大眼睛,我的亲奶奶啊,你到底背着我都做了一些什么啊。

    “董小姐,这些事情我是真的都不知道,我就是觉得我们不过是相亲罢了,走个形式而已。我对你真的没那个感觉,也不喜欢你……”

    “我长得不漂亮?”

    “不是!”

    “家世不好?”

    “不是!”

    “配不上你!”

    “那是绰绰有余!是我配不上你!”

    “所以你有什么理由拒绝!”

    楚衍觉得自己这次是遇到对手了,这人怎么百毒不侵啊!

    “我不喜欢你还不行么!”

    “那你有喜欢的人么!”

    楚衍被问得一愣,董风辞忽然垂头指了指一楼的一个人,“那个人?”

    楚衍目光触及到那人的背影,握紧栏杆,“董小姐,你到底……”

    “我就是随口一说,毕竟京都都是这么传的。”董风辞微微垂头,“我不会干涉你任何事情,包括你在外面河和别人……只要不过分。”

    “董小姐,你若是单纯找个男人结婚生孩子,我不是最佳选择吧,我哥也可以啊……”

    “他的性格我不喜欢!”

    “我这性格……”

    “很讨喜!”

    楚衍绝望。

    燕小西吃了点东西,见燕殊和姜熹久久不来,就出去看看情况,忽然看见楚衍,立刻朝着楚衍扑过去,“楚楚舅舅!”

    楚衍一见救星来了,那叫一个欢天喜地啊。

    立刻把燕小西抱起来,董风辞的目光在燕小西身上游离,水晶指甲缓缓收紧,忽而一笑,绝美。

    “这位漂亮阿姨是舅舅的相亲对象么,阿姨好,我叫燕西。”

    “你可以叫我董阿姨!”董风辞这会儿敛去了周身的霸气,反而变得很柔和。

    “董阿姨好!阿姨真漂亮!”

    “你才可爱!”董风辞伸手捏了一把燕小西的脸。

    姜熹侧头看着燕殊,“她到底是谁啊?从未见过!”

    “京都董家的!”

    董家姜熹倒是有印象,和燕老爷子私交笃厚,听说有个孙女儿,一直在国外。

    “这位就是董家那位大小姐?”

    “她还是关戮禾的前任未婚妻!”

    姜熹愕然!

    那个变态面具男会有这么好看的未婚妻?

    ------题外话------

    这位就是短暂出现一下,露个脸而已,现在是要虐秦家,咳咳……大家不要放错重点!

    关戮禾:等会儿,凭什么我就不能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

    姜熹:你敢不敢把脸露出来!

    关戮禾:我……

    姜熹:不过是前任未婚妻,和你也没啥关系了!

    燕小二:确实是这样!

    关戮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