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3 勾引燕殊,离间挑拨

正文 043 勾引燕殊,离间挑拨

    片场

    孙静闲因为白露的话,气得脸色铁青,她伸手握住手腕被割破的地方,“你到底想要什么!”

    白露起身,涂抹得鲜红的指甲,随意的拢着头发,“秦夫人,我想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么!”

    “简直疯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秦夫人你呢?”白露轻笑,“据我所知,在跟了秦振理之前,你也不过是个在校的女大学生,家境一般,甚至说不上殷实,不过是在一个酒会上当了服务生,就勾搭上了秦振理。”

    “那个时候秦振理已经结婚了吧,怎么着,你又比我高尚到哪儿去,现在镀了一层金衣,也掩饰不住,你曾经是小三的事实!”

    “你简直放肆!”孙静闲气得抬手就朝着白露挥过去!

    白露可不是吃素的,她反手就将孙静闲推开,孙静闲这几天已经被人推了无数次,这脚踝本就有些红肿,身子趔趄,绊倒了后面的椅子,跌坐在地上,她的双手按住椅子扶手,双目瞪着白露,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你有什么资格招惹我,你若是有本事,就回去问秦振理好了。”白露轻笑,“不过你啊,年老珠黄,振理早就已经厌恶了,他说你最近就像是到了更年期一般,着实没有以前可爱了。”

    “你少来挑拨我们的关系!”

    “你们的关系还需要我挑拨么?”白露似乎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孙静闲脸色一白。

    她和秦振理的关系,这些年真的大不如前。

    “还不是你这个贱人从中挑拨!”

    “这里可就真的是冤枉我了,你大可以去问振理,我可从未在他面前说过你的半个不是,我都是夸你的,毕竟啊,你给他生了两个儿子,有跟了他这么久,之前无名无份的,还能够对他始终如一,着实是不容易啊……”白露低头摆弄着指甲。

    “你会有这么好心!”孙静闲扶着椅子站起来,脚踝传来阵阵痛感。

    “你当年不也是如此对待当时秦浥尘母亲的么!”

    孙静闲脑子一下子裂开了。

    “白露!”

    “一个好的小三,怎么能一直逼着男人和自己老婆离婚呢,还得用温柔刀,你说是吧,这一点你比我有经验啊,哈哈……”

    “贱人,你还敢说你没有挑拨我们的关系!”

    “就是我挑拨的那又如何,你有本事和秦振理摊牌么!”白露轻哼,“你有本事就去和他说,去找他告状,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

    “我是秦夫人!”孙静闲气得浑身发抖,握着椅子扶手的手,青筋乍起,直接泛白。

    “可你却不是正牌的秦夫人,从来就不是!你啊……当年一心想要嫁入秦家,可是结果呢!”

    白露跟了秦振理这么久,秦家的事情早就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我只能说,秦老爷子真的是用心良苦啊!在当年不愧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白露这口吻透着一丝崇拜,这可是惹恼了孙静闲。

    “不许你说他!那个老不死的东西!”

    “哈——”白露轻笑,“看样子你当年没少在他手里吃亏啊。”

    “他已经死了!”孙静闲冷哼。

    “是啊,就算是死了,也没让你好过吧,哈哈……”

    “贱人,振理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其实也没说什么啦!”白露本就长得十分美艳,那下巴尖细得几乎能够戳死人,一双美目,顾盼生辉,只是在孙静闲眼里,这着实是个会吃人的洪水猛兽,蛇蝎美人。

    “当年秦老爷子估计还是念着振理是他亲儿子吧,若是赶尽杀绝,估计也于心不忍,公司交付于秦浥尘,他还有得到了少部分股份,秦氏在秦浥尘的管理下蒸蒸日上,那点股份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足够你们所有人生活了,秦老爷子最后还是没有忍心对你们赶尽杀绝。”

    “他真的什么都和你说了!”孙静闲电子不敢相信。

    这个白露才跟了秦振理多久,秦振理居然什么时候都和她说!

    “他还和我说,当年秦老爷子让他继承股份的条件就是这辈子都不许娶你进门,哈哈……”白露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孙静闲气得浑身乱颤,“白露!”

    “你瞪着我做什么啊,这又不是不是我做的,你有本事去找秦老爷子拼命啊,哈哈……”白露笑得前仰后合,“当年事情闹得那么大,你又带了两个儿子回来,怎么说都是秦家的种,人家老爷子是要孙子,不要你,也不对……”

    白露故意顿了一下,那眼中满是讥嘲。

    “在老爷子心里,认定的从始至终不过就是秦浥尘一个孙子,你的两个野种,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你说是吧!”

    “白露,我要和你拼了!”孙静闲说着就朝着白露扑过去!

    白露直接拿起一侧的刮眉刀,直接横在了他们中间。

    那刮眉刀虽然很小,却十分的锋利,在刺目的白炽灯下,发出了清冷阴寒的光。

    “我今天是不会放过你的!”

    自己最丑陋的伤疤被揭穿,孙静闲怎么肯善罢甘休,她仍旧朝着白露扑过去!

    却没想到,白露忽然反手将修眉刀对准了自己的手臂,孙静闲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那锋利的修眉刀在白露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啊——”

    随着白露的惨叫声,忽然有人推门进来,修眉刀早就被白露扔到了地上。

    “白露!”首先冲进来的是白露的经纪人,随后则是片场的一些工作人员和群演。

    “秦夫人,我哪里惹着您了,您要如此欺负我!”白露被经纪人扶起来,委委屈屈。

    孙静闲脑子有些懵,“白露,你别血口喷人,这明明就是你自己……”

    “我已经离开秦家这么久了,难不成你还不肯放过我么,我和圣哲真的早就不联系了,你到底要如何才肯相信我啊……”白露这几年的演技倒是越发纯熟。

    “这秦夫人怎么回事?怎么还伤人啊,太霸道了。”

    “就是啊,白露这几年和秦家不是已经没关系了么,当年秦家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一声道歉都没有,更别说补偿了,现在居然还来挑事,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这些贵妇人就是闲得蛋疼!”

    “白露,我们报警!”经纪人说着就要拿电话!

    却被白露按住了,“算了,秦夫人,你走吧!”

    “我……”

    “反正我是玩不过你们秦家的,我以后离你们远远的还不行么!”

    孙静闲是被人轰出去的,她脑子都是懵的。

    刚刚出了片场,她就将手中的包直接扔到地上,“贱人,贱人——”孙静闲大吼着。

    白露的伤口本就不深,简单处理了一下,就继续工作了。

    “白露,要不请个假,回去休息两天,我和导演说说,他们肯定也会理解的!”

    “也好!”白露十分抱歉的冲着经纪人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太不小心了。”

    “又不是你的错,是那个秦夫人太跋扈了,我说了要报警,你非不让!”

    “若是报警,估计许多陈年旧账就要被翻出来了,我不想惹事,况且秦家我也惹不得!”

    经纪人一想也着实是这样,她侧头看了看一旁桌上的卡,“这个……”

    “我的。”白露从她手中接过卡,细细摩挲着。

    就想用这点钱打发自己?

    孙静闲,你真以为我是吃素的不成,蛰伏了这么多年,若不能把你连根拔起,我就不叫白露!

    咨询室

    燕殊和姜熹相对而坐。

    燕殊被她看得有些头皮发麻,他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唔——

    好苦!

    看着他眉头紧蹙,姜熹嘴角笑容逐渐扩大。

    “你……”燕殊连忙端起一侧的白开水灌了一大口,“没放糖?”

    “忘了!”姜熹说得理所当然。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这怪不好意思的。”

    “别和我打马虎眼,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姜熹放下水杯,直接坐到了燕殊身边。

    燕殊心里一凛。

    姜熹忽然伸手,葱白水嫩的手指,细细摩挲着燕殊的侧脸,“燕殊啊,我们结婚很久了吧……”

    “四年多了。”

    “我们认识更久了吧!”

    “嗯,快二十年了。”燕殊干咽着口水。

    姜熹那轻柔软糯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侧,还有那馨香温柔的呼吸声,就像是羽毛一边,慢慢的轻搔着他的耳侧,一股异样酥麻的感觉从大脑皮层整个炸开。

    “你说……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啊……嗯——”

    姜熹这口气宛转悠扬,透着一丝轻浮妩媚,偏生却又十分的撩人。

    燕殊微微侧过头,忽然姜熹的脸凑过来,他那双锐利的眸子陡然收紧,目光触及到姜熹那张细腻白嫩的脸,两个人的鼻尖触碰,呼吸纠缠,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暧昧起来。

    她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好闻。

    姜熹的手还在摩挲着燕殊的侧脸,这与其说是抚摸,不如直接说是……

    勾引!

    “熹熹……”燕殊脸微微往前一点,嘴唇刚刚触碰到姜熹的唇角,堪堪就被姜熹避开。

    那种感觉,就像是到嘴的肉,却被人夺了去,燕殊有些气恼。

    伸手握住姜熹的手,直接将她扯向自己。

    两个人身子忽然贴近,姜熹咯咯一笑,直接伸手抱住了燕殊的脖子,“燕殊,你真的不打算和我说些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燕殊的眸子直直得盯着姜熹不断开合的红唇,吐气如兰,格外诱人。

    “你和白露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殊微微一笑,“这个事情吧,说来话长,我们先把正事办了,回头再慢慢说!”燕殊说着直接吻住姜熹的嘴唇。

    姜熹倒也不避开,张嘴迎合。

    唇齿纠缠,丝丝生津,发出了让人面红耳赤的羞涩声,“唔——”姜熹轻吟出声,身子弓起,下意识的贴近燕殊的身子。

    “我去把门关上!”燕殊眸子变得越发幽邃。

    姜熹挂在他的身上,燕殊拖着她的臀部就朝着门口走去,将门反锁,就把姜熹直接压在了门上,伸手将姜熹的裙子继续往上抬了抬,手从姜熹的大腿缓缓往上……

    “你说的不错,先把正事办了,你先和我说说你和白露的关系如何!”姜熹伸手捧住燕殊的脸,嘴唇若有似无的拂过他的唇边,惹得燕殊几乎抓狂,这女人就是天生来折磨自己的不是?

    姜熹身子故意扭动着,弄得燕殊简直想死。

    “熹熹……”

    “有个动作你不是一直想试试么……”

    燕殊手顿时收紧,将她死死压在墙上,“你可是说真的?”

    “不然呢!”姜熹笑得那叫一个魅惑。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之前白露失踪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当时警方怀疑是秦圣哲把她弄没了。”

    “后来不是说那个失去理智的粉丝?”这事儿饶是现在都有人说起。

    “其实这一切都是白露自己设计的,她无非就是想要借着媒体的力量警告一下秦家罢了,只是后续的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你帮了她一把。”

    “你怎么会如此聪明。”

    “就这些?”姜熹那双慧黠的猫眼,偷着灵动机敏。

    “不然呢!”

    “你可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如果不是有利益的事情,你是不会做的!”

    “在你心里,我就是心机那么重的人?”

    “你一直都是!”姜熹轻笑。

    燕殊伸手扶住额头,“反正我在你心里,就没有一点好的,是吧!”

    “那倒不是,你可是我老公啊,在我心里,你哪里都好!”姜熹说着蹭了蹭燕殊的身子。

    “妖精,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你先把你的目的告诉你,为什么帮她!”

    姜熹根本不信,燕殊会无缘无故这么做,况且当年的白露,可是现在的白露,现在的白露和秦振理一起,若是帮她,确实可以从内部瓦解秦家,可是当年的白露,一个声名狼藉的三流明星,燕殊图什么。

    “当时我们在医院门口碰见过她被记者围堵,她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能跟了秦圣哲那么久的人,果然是有心机的,而且后来她失踪的事情,我根本没做他想,当即就怀疑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

    “所以你就顺手推舟,帮了她?”

    “因为我有种预感,这个女人绝对会让秦家分崩离析!”燕殊轻笑。

    “看样子你还挺有先见之明的。”

    “就算她没和秦圣哲离婚,她也会把秦家搅和得天翻地覆,这个女人从来不是安分的人。”

    姜熹无奈的一笑,“我应该如何说你好呢,心机太重。”

    “所以媳妇儿,我们该办正事了吧!”

    “现在是白天。”

    “那又如何!”

    “白日宣淫不好!”

    “可是我等不及了。”燕殊抱着姜熹就把她扔到了沙发上,身子压下,直接将姜熹困在沙发和自己中间,姜熹根本动弹不得,“况且是你先勾引我的,这火都撩拨起来了,你难道不应该负责灭火么!”

    “明明是你自制力差!”

    “那也只是针对你一个人。”燕殊说着直接扯开姜熹的衣服。

    “喂——这里没有换洗的衣服,你给我慢点儿,别弄坏我的衣服!”

    “你不是不喜欢我慢么!”

    姜熹脸蹭得一红,这个老流氓!

    等姜熹出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她裹着衣服躺在沙发上,一脸的生无可恋,燕殊起身在穿衣服,“我去帮你买衣服!”

    “呵呵……”姜熹干笑,就是内衣都没给她留下。

    “你丫的是禽兽么!”

    “我是你男人!”燕殊挑眉。

    “混蛋!”姜熹怒斥。

    “还有力气?再来……”

    “我要穿衣服!”

    燕殊将自己外套披在姜熹身上,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我很快回来!”

    姜熹冷哼一声,不搭理他。

    燕殊出去的时候,孙萍立刻迎了过去。

    “熹熹睡着了,别去打扰她。”

    孙萍一见燕殊那满是褶皱的衣服,还有什么不理解的。

    这一大早的就……

    还真是精力旺盛啊。

    孙萍感慨,孩子都这么大了,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似乎比平常更好了,燕殊对姜熹的宠溺劲儿,还是和以前一样。

    燕殊到了内衣店,说真的,看得他有些眼花缭乱。

    “先生,您是来给女朋友买内衣的么!”店员捂嘴偷笑。

    “是老婆。”燕殊更正。

    “那请问您夫人穿得什么尺寸。”

    燕殊拧眉,自己挑选起来,就按照手感来呗。

    “麻麻——这位叔叔怎么买女生穿的衣服啊!”一个小女孩扯着自己母亲的衣服。

    “咳咳,我们到这边!”

    “那叔叔好奇怪,他怎么买女生的小内内……”

    燕殊刷了卡,逃也般的离开了服装内。

    马丹,你脸红个屁啊,不就是买个衣服么,又不是第一次了!

    白露别墅

    经纪人送白露回去,给她买了药,订了饭,就先回去了,白露趴在床上睡了一会儿,这几天都是夜戏,也着实有些累了。

    天色黯淡下去,她才听见了开门声,她眉头微微动了动,却没有睁开眼睛,知道那沉稳的脚步声,进入室内,关上门,上楼,推开了她房间的门,白露才幽幽睁开眼睛,那模样楚楚可怜。

    “你怎么过来了?”白露双手撑着起床,手臂上有伤,她眉头紧蹙,手一软,身子跌在柔软的大床上。

    秦振理过去立刻把她扶起来,“她伤了你!”

    “这不是很正常嘛,放在谁身上都会这么生气的。”白露说得挺无所谓的,“你吃过了么,我去给你做饭吧。”

    “她和你说了一些什么!”

    “这有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那些呗,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的,不说也罢,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正好我也饿了。”白露甚是善解人意。

    “你别总是岔开话题,她到底如何为难你了!”

    白露看着他震怒的模样,打开床头的抽屉,将卡递给秦圣哲,“她让我离开你,无非就是说了一些难听的话,你说我也没什么资格和她对着来,就只能受着,可能她本来就看我很不顺眼吧,以前在秦家的时候,就喜欢处处为难我,估计这次是恨毒了我。”

    秦振理捏紧卡。

    “肯定是恨不得杀了我的,我们争执的时候,就不小心受伤了,不过也没什么事!”

    “伤得严不严重!”

    “不严重,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你不要怪她,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这几年真是越发放肆了,前几日还敢去找姜熹的麻烦,燕殊知道这事儿,是决计饶不了她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孙子被欺负了,她肯定生气啊,燕家那位小孙子我听说就是个霸道的主儿!对了,学校的事情处理得如何了!”

    “她去处理得,说是没事了,赔偿了点钱。”

    “那就好!你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好好的呢!”

    “她现在就是到了更年期,简直了!”

    “振理!”白露咬了咬嘴唇,“我怕她容不下我,不如我就离开京都好了,她今天就威胁我,而且我怕她真的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主要是怕影响你……”

    “你等着,我回去和她说!”秦振理说着就往外面走!

    “振理,振理——”白露佯装喊了两声,直到听见他关门出去的声音,嘴角才勾起一抹邪笑。

    ------题外话------

    真的是热气腾腾的一章啊……

    昨天太忙了,睡得太别早,一大早爬起来码字,一边写一边上传……o(n_n)o哈哈~

    大部分人都放假了吧,大家假期愉快哦,(* ̄3)(e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