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2 谈笔交易,半斤八两(二更)

正文 042 谈笔交易,半斤八两(二更)

    秦家

    “小笙,已经十点多了,还在赶稿?”秦浥尘摸了摸鼻头,燕笙歌将目光从画板上移开,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扬,十分漂亮。

    秦浥尘伸手想要解开裹在腰间的浴巾,刚刚准备将燕笙歌扑倒的时候,燕笙歌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

    “是不早了,不画了!忽然觉得有些饿……”燕笙歌对秦浥尘何其了解

    那双眼睛简直能放光,恨不得要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自己要是不逃的话,会被这厮吃得精光的,燕笙歌快速的穿着拖鞋,越过秦浥尘就往外面走!

    就在燕笙歌准备打开门的一瞬间,一双手直接从燕笙歌的侧边伸了过来,直接按住门,燕笙歌心里一紧!

    扭过头冲着秦浥尘悻悻地一笑:“怎么了?我就是想要去吃个东西而已!”

    秦浥尘却瞬间迫近了燕笙歌,低头注视着她,秦浥尘的头发湿湿的,有水珠从发间滑落,滑过了秦浥尘邪魅俊逸的侧脸,滑落在了锁骨上面,顺着锁骨直接滑落在了胸口,慢慢的向下,秦浥尘只是看着燕笙歌的视线一直下移,直到那滴水珠直接没入了白色的浴巾中!

    “你该穿衣服了!”燕笙歌虽然说话的时候是面无表情的,但是脸确实红的厉害,身材真的很好呢,燕笙歌每一次看到都会不自觉地心跳加快。

    都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个德性。

    “我觉得我先吃饱了才有力气穿衣服!”秦浥尘微微低头直接含住了燕笙歌圆润的耳垂,燕笙歌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不小心扯掉了秦浥尘围在腰上面的浴巾。

    她睁大眼睛,忍不住在心里哀嚎,明明我不是故意的啊,这个东西本来就是要掉的!

    秦浥尘却笑着附在燕笙歌的耳边,轻轻呵着气,“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也想要了……”

    秦浥尘直接上前一步,将燕笙歌直接压在身下!

    燕笙歌瞬间身子都僵了!

    这货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简直是在赤裸裸的勾引她,有木有!

    “笙笙,你就不想么?”秦浥尘的手,慢慢的从燕笙歌的耳垂,耳廓,侧脸,眼睛,鼻尖,慢慢的向下!

    “你居然不穿衣服!”燕笙歌恨恨的说了一句!

    “反正等会儿也是要脱得,免得麻烦……”秦浥尘直接将燕笙歌打横抱了起来,燕笙歌则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你要是喜欢闭着眼睛,待会儿我就把领带拿来,反正这个我们还没试过!”

    燕笙歌颇为无奈:“你能不能别这么禽兽!”

    “对自己老婆,这叫交流感情!”

    “要不我们还是中规中矩的来!”秦浥尘冲着燕笙歌笑得邪魅!“别的以后再慢慢试!”

    燕笙歌的身子此刻已经被秦浥尘放平在了床上面,只能微微叹了口气,哎……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这厮终于停下了。

    燕笙歌叹了口气,果然是在劫难逃。

    “怎么了,看你一脸郁色,难不成是我没有满足你?”秦浥尘笑得那叫一个灿烂,“不如我们再……”

    “别了,明天还得陪小羽,别起不来!”

    “我自有方法能够叫你起床!”

    “秦浥尘!”燕笙歌咬牙,这人若是不调戏自己会死是不是!“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那时候真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现在怎么就……”

    “若是我当初就这般模样,你还能倒追我?”

    “你……”燕笙歌冷哼,侧过头不去看他。

    秦浥尘从后面轻轻揽住燕笙歌,“笙笙……”

    “干嘛!”

    “你放心,小羽这次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那你要如何?秦家已经被赶出了大宅,估摸着这几天就会有动静了?你打算怎么办?”

    “过些日子楚氏的周年庆,也邀请了他们。”

    “怎么邀请了他们,那见着了,不是很晦气。”燕笙歌轻哼。

    “俗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秦浥尘蹭了蹭她的脖颈,“这些天你也太累了,我们睡吧!”

    “你也知道我累就好!”

    “你刚刚不是说饿了么?要不要吃点东西!”

    “饱了!”燕笙歌没好气的说。

    “我果然还是能够喂饱你的!”

    燕笙歌轻笑,面部神经不受控的狠狠抽了两下。

    第二天一早

    燕笙歌早上要去一趟工作室,她简单洗了个澡,就去衣帽间挑选衣服,而此刻一个黑影从她身侧闪了进去。

    “你睡醒了?进来做什么!”

    秦浥尘则是大步向前,直接将燕笙歌逼到了墙角,这个更衣室很大,燕笙歌自己是设计师,自然对衣服别样的钟爱,“早锻炼。”

    “秦浥尘,你别太过分,我待会儿还要出门!”

    “你放心,我会小心一点的!”

    “你!”

    燕笙歌气结直接退到了墙角,而秦浥尘则是直接压了过去,伸手撑在燕笙歌的侧脸旁边,“你生气了?”

    秦浥尘伸手直接捏住了燕笙歌的下巴,俯身低头,直接含住了燕笙歌的嘴唇。

    “喂——唔……”燕笙歌双手想要将秦浥尘推开,秦浥尘则是双手直接抱住燕笙歌的腰,直接将燕笙歌的身子按向了自己,“唔——”

    秦浥尘湿漉漉的吻已经从嘴角,蔓延到了耳垂,燕笙歌的身子有些酥麻,不自觉的伸手抱住了秦浥尘的脖子,秦浥尘忍不住心里面窃喜。

    “其实你的身体比你嘴巴诚实多了,你每次都像模像样的说不要,让我更想征服你。”

    “征服你妹啊,赶紧出去!”燕笙歌心里面真是又气愤有羞恼,简直想要直接将秦浥尘这厮揍一顿不可!

    “好了,你换衣服吧,等你回来我们带两个孩子出去玩……”秦浥尘附在燕笙歌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如愿以偿的看到了燕笙歌的耳尖慢慢的泛红。

    战家

    战北捷这一大早是被燕殊的电话吵醒的。

    “喂——”

    “老战,你还没醒呢!”

    战北捷微微挪动身子,浑身都有些疼,他的张嘴幅度稍微大一些,这脸上更是传来一丝痛感。

    “有事么?”

    战北捷掀开被子,床头柜放置着半碗醒酒汤,昨晚的事情从他脑海中一一略过,他起身就往洗手间走,镜子中的男人,下巴有一些青色的胡渣,头发凌乱,黑眼圈很重,显得十分憔悴。

    “昨晚怎么样?成了?”

    “你在胡说什么!”

    “那么好的机会,老战,你该不会是浪费了吧。”燕殊促狭道,抬眼盯着院子里面正在锻炼的几个孩子,燕小西是最闲不住的,其余两个人还在中规中矩的坐着准备运动,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跳起来了,若不是被燕殊瞪了一眼,估计这手就要伸到燕小北那边了。

    “昨晚的事情是你搞得鬼?”

    “沈廷煊,我哪儿敢啊!”

    “这世上还有你燕小二不敢的事情么!”

    “不过你们昨天到底怎么了,把人家小姑娘气成那样,扬言要和你分手啊。”

    “我们已经分手了。”

    “老战……”

    “我和她说要正式交往,然后她就跑了!”

    “不可能,肯定是你做了什么事情,不然她怎么会跑,那丫头的性子,当场就会给你一个痛快!”

    “所以我强吻了她!”

    “干得漂亮!”

    战北捷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有你这么做朋友的么!”

    “她没把你按在地上揍一顿?”

    “这倒是没有。”

    “所以你俩还有戏。”

    “你说真的?”

    “我可是过来人,虽然岁数没你大,不过这方面的经验比你多!”

    “得了吧你,一大早就是为了这事儿?”

    “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我能不上心么?”

    听着燕殊揶揄嘲弄的口吻,战北捷无奈的伸手揉了揉额角。

    等他洗漱出来,正好看见莫云旗从房间出来,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尴尬,战北捷轻轻咳嗽一声,“那个……”

    “什么!”莫云旗本不想搭理他,不过看到他如此局促不安的模样,倒是生出了几分要戏弄他的意思。

    “昨晚的事情……”

    “你是说你在活色生香找小姐的事情?”

    战北捷愕然,“不是,我没有找小姐,我就是……”

    “还是你非礼我的事情?”

    “非礼……昨晚我喝多了。”

    “所以你是准备不承认?”

    “不是,我承认。”

    莫云旗轻哼。

    战北捷挺想问她关于昨天的问题,只是一想到昨晚自己对她做了哪些事情,这话到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莫云旗反正就在他家,来日方长。

    燕殊送姜熹去咨询室,门口听着一辆黑色的保姆车。

    姜熹微微挑眉。

    “怎么了?”燕殊停好车子。

    “白露的。”

    燕殊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当他们进去的时候,白露似乎已经在姜熹办公室等了许久,她的目光触及到燕殊的时候,嘴角的笑容多了那么一丝意味不明。

    “白小姐今天怎么会这么早过来。”

    “我有点事情能和二少单独聊聊么!”

    姜熹余光瞥向燕殊,之前白露就曾经说过,告诉她秦玉书的事情,是有一方面原因是为了回报燕殊,只是很快就发生了小西大闹秦家的事情,这个事情就被她抛在脑后了,现在想来。

    燕殊怎么会和白露扯上关系。

    “就在这里说吧。”燕殊何其通透,他和姜熹在一起这么久,她的一个眼神,他就清楚她的心里在想什么,而且有些事情他也不打算瞒着她。

    白露轻轻一笑,“好。”

    燕殊直接坐下,姜熹去倒水。

    燕殊已经许久未曾见过白露了,他也不关注娱乐新闻,自然不知道白露这些年的变化,只是她端坐在那里,气质绝佳,神色淡然,嘴角噙着一抹官方性的标志微笑,倒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了。

    以前的白露总是喜欢用浓重的妆容,现在的她几乎是素面朝天,却比以前更加自信了。

    燕殊在打量着白露的时候,白露自然也在窥视着燕殊。

    燕殊穿着黑色的衬衫,短发粗短干练,目不斜视,清晨的日光将他的脸映衬得越发棱角分明,那双如同猎豹般的眸子三不五时的落在姜熹身上,透着一种别样的宠溺。双腿随意交叠,双手十分自然轻松的放在膝盖上,嘴角微笑透着一丝雅痞流气,显得十分的乖张。

    相比较四年前,他更加成熟,那不容忽视的气场,给人的压迫感也变得越发强大。

    “喝水吧!”姜熹将杯子递给白露,又递了一杯给燕殊,坐在他的身侧。

    燕殊虽然模样精致高冷,雅痞流气,不过周身的气质却十分霸道乖戾,姜熹则是端庄大方,温柔小意,可是两个人在一起,气氛却变得意外和谐,白露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艳羡。

    “你今日过来,到底所为何事?”燕殊靠在沙发上,双手随意的放在姜熹身后的沙发上,占有欲十足的姿势。

    “我想和你谈笔交易!”

    燕殊缓缓勾着嘴角,“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我是没有什么资格。”白露笑了笑,“不过我的手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嗯?”燕殊倒是有了几分兴趣,“你要知道,能让我感兴趣的东西,着实不多。”

    “我知道。”

    燕殊下意识的伸手摩挲着下巴,那双锐利的眸子,却仅仅盯着白露,忽然勾起嘴角,“你是准备对秦家出手了?想让我帮你上位?”

    “不全是。”

    燕殊一笑,“你跟了秦振理这么久,他这么宠爱你,还有什么是不能满足你的么?你想要进秦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么!”

    姜熹诧异,这事儿自己还是前几日刚刚猜出来的,燕殊是如何知道的。

    这个男人到底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白露垂头一笑,“二少真的是什么都知道。”

    燕殊不可置否,“你手里有什么我感兴趣的东西!”

    “秦序羽当年被绑架的事情!”

    燕殊的眸子在一瞬间收紧,只是脸上却看不出来什么起伏,显得十分淡漠,“就这个?”

    “二少莫非并不感兴趣?”白露知道这个男人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所以她并不着急,“我想让你帮我除掉秦圣哲!”

    “看样子这件事情和秦圣哲有关了。”燕殊看似随意的打了个哈气。

    白露轻笑,“二少怎么说和秦圣哲有关系?”

    “感觉。”燕殊挑眉。

    这个事情他让燕隋跟了很久,只是没有什么收获,不过罪魁祸首,定然就是秦家的那些人,秦圣哲他也怀疑过,因为他暗恋燕笙歌许久,因爱生恨也不是不可能。

    况且秦浥尘本来就是威胁他们兄弟继承秦家的存在,加上秦序羽的出生,以后秦家的产业,必然都是秦序羽的,更没有他们兄弟什么事了,所以秦圣哲是嫌疑最大的人。

    “你有证据?”燕殊看向白露,眸子变得越发犀利。

    白露摇了摇头,“秦振理又一次喝醉酒说的。”

    “所以你是准备用一句虚无缥缈的话,来和我谈条件?”燕殊轻笑,“几年不见,你的胆子倒是越发大了。”

    “我有秦振理的录音!”白露从口袋中摸出录音笔,放在桌子上。

    燕殊勾着唇角,“对付秦圣哲?这个不应该你亲自出手么?”

    “我自然想要自己来,我说的是别的方面。”

    “他的公司!”

    “嗯。”

    “你是准备把他赶尽杀绝?好歹你们也是夫妻一场。”

    “夫妻?”白露嘴角带着嘲弄讽刺的笑,“他何曾怜惜过我,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他的报应罢了!”

    “你现在什么都有,抽离出来也不错。”

    “那是因为您没有承受过丧子之痛。”

    等白露离开,姜熹才松了口气,“你是准备和白露合作?”

    “没有。这个信息,根本不足以和我谈条件,不过扳倒秦家这个事情,我倒是十分感兴趣!”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了,这么久了,我怎么从未见过秦家的那位大少爷?”

    “秦承宇……”燕殊轻声念叨着这个名字,“我对他也不是很熟。”

    “居然还有你不了解的人?”

    “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燕殊伸手摩挲着白露留下的录音笔。

    “那个孙静闲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前些年见着倒是惯会使用软刀子,只是这几年倒是显得越发乖张跋扈。”姜熹喝了口茶,“白露真的可以这么轻易的进秦家?”

    “那得看秦振理了。”燕殊眸子变得越发晦暗。

    “说得也是!”

    “况且你真的觉得孙静闲什么都不懂么?丈夫出轨,包养小三?”

    姜熹无奈的一笑,“我就想问,在京都,还有什么是你不懂的事情么!”

    “我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片场

    白露刚刚到达片场,片场执行导演就小跑着过来,“白露,有人找你。”

    “导演?你这神色如此慌张,你可别吓我。”白露轻笑。

    “秦夫人,指名道姓要见你,已经在化妆间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白露!”经纪人伸手扯住白露的胳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可不是我能避开的,人家都找上门了,我哪有退缩的道理。”白露说着抬脚就往化妆间走。

    门被推开,孙静闲扭头看向白露。

    一身暗灰色的印花连衣裙,头发随意的披散着,整体的气度雍容华贵,显得十分端庄典雅,她抬头看向白露,“你来了。”

    已经快五十了,可是身材仍旧保持得很好,袅娜而又纤细,从后面看,和少女没有一丝分别,说话语速平缓柔和。

    可是白露却知道,她的话字字诛心,刀刀致命。

    可是那又如何,她已经不是四年前的白露了。

    “秦夫人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孙静闲从包中拿出一张卡,放在桌上,白露已经坐在化妆台上,随意拿起一个修眉刀,对着镜子,慢条斯理的修理着自己眉毛。

    “多见不见,还是只会这一招么!”

    “是啊,多年不见,你除了会爬男人的床,还会做些什么?他都能做你爸了!”

    “不过身强体壮,床上功夫也好,对我也不错,我干嘛不跟着他,不过……”白露忽然冲着孙静闲一笑,“听说你们已经有三年没有夫妻生活了,真是可怜……”

    “你!”孙静闲气结。

    她直接上前一步,抬起巴掌就朝着白露挥过去!

    白露直接拿着修眉刀使劲一抬手,修眉刀划破孙静闲的手腕!

    “贱人,你敢伤我……”

    “秦夫人,我是正当防卫!”白露起身,“你有本事,就管好自己的男人,别来这里和我叫嚣,我现在可不是你的儿媳妇儿,能被你呼来喝去!”

    “白露,我告诉你,你想要进秦家,根本不可能!我也绝对不会和振理离婚的!”

    “你们结过婚么!”白露轻笑。“我可是听振理说了,当年秦家老爷子厌恶你,你进门至今,好像结婚证都没领吧!”

    孙静闲身子一僵,秦振理居然这种事情都和她说。

    “这么算起来,你也不算是什么正宫娘娘,我们啊,半斤八两!”

    ------题外话------

    下面就是虐秦家了,话说保佑我下午的论文开题顺利通过啊,希望不要被骂得太惨,啊——

    好紧张怎么破!好烦躁啊……

    真的是一夜没睡好,要死了!

    推文:无赖大神拐娇妻/紫色斐然

    不都说大神是冷艳高贵或者惜字如金,生人勿近的吗

    为什么这个大神各种无赖追在她后边讨债,大神你不要那么没有节操好不好

    不都说,游戏妹子都爱大神,各种勾搭诱惑

    为什么这个妹子看见他跑了兔子还快,难道这个世界都不爱大神爱猥琐男了

    然后,佳人在前

    陌颜浅笑吼道:大神,请滚开

    漠然暖言:嗯,好

    苏言没想到大神这一次竟然这么听话,可她还来不及高兴,就看到大神将自己的角色默然浅笑扑倒,压在了身下

    陌颜浅笑:无耻小人!

    漠然暖言:亲爱的,不是你叫我滚的吗?所以我就滚你身上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