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1 楚濛:传宗接代交给你

正文 041 楚濛:传宗接代交给你

    活色生香

    众人面面相觑,显得十分尴尬,莫云旗看着面前醉得神志不清的人,没来由的一阵窝火。

    燕殊忽然咳嗽一声,沈廷煊下意识的看了燕殊一眼,燕殊微微抬手,指了指战北捷,又指了指莫云旗,沈廷煊立刻会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战北捷反手推给了莫云旗。

    莫云旗一懵,这战北捷又是人高马大的,她被撞得趔趄了一下,险些被撞翻,压在自己身上的酒气熏天,莫云旗嫌弃的蹙起眉头。

    “小嫂子,老战,就这么交给你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沈廷煊直接拽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楚衍就往外面跑!

    “沈廷煊!”莫云旗咬牙,这明显就是一个坑啊,待她扭头一看,只有三个人的背影。

    “混蛋!”莫云旗气结,战北捷整个人趴在她身上,重得要死,莫云旗反手一推,“走开!”

    战北捷身子失去重心,身子跌撞在沙发上,身子一软,整个人滑落在地上,浓眉蹙在一起,明显很不舒服。

    莫云旗看着他醉成这般模样,又想到垃圾桶里面都是一些女人用过的纸巾,心里更是憋闷,扭头就要往外面走!

    白太难还和自己说要不要正式交往,这一扭头,就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可真行啊!

    害得她犹豫纠结了好半天,人家倒好,直接来逍遥快活了!

    反正这里是楚衍的地盘,又不会有人对他怎么样,扔在这里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走了没两步,她的脚步顿住,莫云旗手不断收紧,还是扭头去找战北捷。

    莫云旗个子太娇小,根本无法将他整个人搀扶起来,她将他的手绕过自己脖子,伸手拉住,伸手扶住他的腰,试图将他拉扯起来,一下子没拉起来,整个人直接栽在他的身上。

    “唔——”莫云旗鼻子装在他的下巴处,疼得她眉头紧蹙。

    “你是吃猪饲料长大的么!”莫云旗轻哼。“这么重!”

    “唔——”战北捷微微睁开眼睛,面前的人十分模糊,仿佛有几个人影在自己面前晃动一样,只有那双充满了怒意的眼睛倒是十分清亮。

    “小……”战北捷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伸手就要去触碰她的脸。

    “啪——”手还没摸到,就被莫云旗一下子拍开!

    战北捷拧眉,怎么在梦里还是如此暴力。

    “起来!”就这战北捷有了一些意识,莫云旗将他扶起来,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出了包厢,巡视的侍者立刻过去帮忙,这可帮了莫云旗大忙,他们顺便帮忙打了车,上了出租,莫云旗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莫云旗揉了揉手腕,重死了!

    她是脑子秀逗了,才过来这里,沈廷煊摆明了就是坑她来的。

    她刚刚准备伸手揉肩,战北捷的身子忽然靠过来,莫云旗反应极快,一巴掌就把他给甩开了!

    “啪——”那清脆的声响,吓得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

    司机透过后视镜都看傻了,这女孩着实有些……

    凶残啊!

    看着清秀可人,怎么会如此暴力。

    战北捷面部传来痛楚,幽幽睁开眼,从窗户处不断闪现各种光亮,刺得他眼睛疼,他身子一晃,又朝着莫云旗栽过去。

    莫云旗挑眉。

    这个流氓,莫非是故意的?

    莫云旗这次直接把他推开,两个人折腾了五六个回合,莫云旗终于妥协了,任由着他靠在自己身上。

    战北捷呼吸灼热,喷在莫云旗脖子处,那种酥麻瘙痒的感觉,让她觉得十分不自在。

    好不容易到了战家,管家立刻上去帮忙将人扶上楼,战北捷很重,两个人着实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挪到了床上。

    “我去下面给他弄些醒酒汤,莫小姐,您也快去休息吧,今天麻烦您了!”

    “嗯。”莫云旗看了看战北捷,无奈的叹了口气,扭头就要走。

    她的衣服忽然被人一把扯住,莫云旗拧眉,扭过头,目光触及到战北捷那双黝黑的眸子,锐利而又危险,莫云旗的直觉告诉她,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而就在下一秒钟,她整个人忽然就被一股大力扯了过去,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战北捷已经起身压在了莫云旗的身上。

    莫云旗惊恐的睁大眼睛,“战北捷,你特么的没喝醉!”

    “醉了……”战北捷的眸子变得越发深邃,若不是醉了,又怎么会看见她?

    她不是从家里跑出去了么,被自己吓走的,战北捷苦笑。

    莫云旗虽然自小就开始学习跆拳道,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子,力气是比不过他的,她此刻娇小的身子不断地在他怀中扭动,有意无意的触碰,让战北捷身上的火像是瞬间被点燃了一般。

    “莫云旗……”战北捷的脸不断靠近。

    莫云旗心里警铃大作。

    “战北捷,你特么的这是非礼!”

    战北捷按住她双手的手不断收紧,反正是在梦里,难不成还不能由着自己一回么!

    战北捷心里想着,就要低下头吻她。

    莫云旗的心跳都要快溢出来了,他们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他的呼吸过于灼热,就像是要把她包裹燃烧一样,她的心脏不断起伏跳动,两颊泛着微红。

    “战北捷,你冷静一点!”莫云旗不安的挪动着身子!

    双手被他按住,双腿被某人死死压住,更是让她动弹不得,她使劲的扭动着身子,却没有任何作用,就在战北捷吻落下的瞬间,莫云旗堪堪别过头。

    战北捷气恼。

    为何就算是在梦里,她还是这么的不乖!

    难不成自己的梦还不能由着自己了么?

    战北捷伸手捧住她的脸,瞬间柔软的感觉就覆盖在了莫云旗的唇上。

    带着浓郁的酒精味,强烈的刺激着她的所有味蕾,她睁大眼睛,她能够清晰的看见,战北捷那细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暗忖:莫非战北捷也很紧张么?

    她本就不平静的内心仿佛被丢入了一颗石子,泛起了层层涟漪,一层一层的荡开,战北捷不断地啃咬着摩挲着她的嘴唇,带着浓郁的酒香,仿佛要将人溺毙其中一般。

    战北捷轻轻啃咬着她的嘴唇,莫云旗只觉得身子发软,她的大脑告诉她,应该把他推开了。

    可是双手触碰到他灼热的胸膛,她就怯了,身子仿佛不听使唤一般,无论如何都推不开他。双手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身子都是虚软的,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整个呼吸、心跳、节奏,都跟着另外一个人再走,她……

    好像已经不是她了。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战北捷那灼热的嘴唇不断地在自己唇间流连,战北捷微微抽身离开,那嘶哑而又性感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张嘴!”

    就像是平地一声雷!

    炸得莫云旗外焦里嫩!

    而最让她觉得惊恐的则是自己居然十分听话的张开了嘴巴,她的乖巧让战北捷大受鼓舞,他顺势不断加深这个吻,温柔得不像话,和他平时完全不一样,莫云旗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觉得接吻其实是个很美妙的事情。

    她一定是疯了。

    “小不点……”莫云旗忽然开口,莫云旗思绪被瞬间拉回。

    战北捷此刻正意乱情迷,原本钳制着莫云旗的双手双脚也早就离开了原位,莫云旗直接抬脚,一脚踹过去!

    战北捷身子虚晃一下,直接从床上滚落,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唔——”战北捷后背直接栽在地上,疼得他脑子瞬间有了片刻的清醒。

    莫云旗什么也没说,直接从床上跌爬起来,就往外面跑。

    战北捷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他刚刚……

    那不是在做梦,他真的把她……

    嘴唇上的残留着湿热的感觉,他自然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双鹰隼般的眸子,变得越发锐利!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可就没打算让你走。

    战北捷扶着一侧的橱子站起来,脑子疼得像是要炸开了。

    想要去洗个澡,可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颓然的靠在床边坐下,他刚刚都做了一些什么,莫云旗估计要恨死他了!

    楚家

    燕殊和他们道别之后,就直接回了家。

    沈廷煊现在是不可能回家的,莫云旗估计能手撕他,还是去楚家避避比较好。

    况且那两个人还不知道在干嘛呢,他可不想去打扰他们的好事。

    楚衍刚刚推门进去,客厅里面都是柔和的光,他四下窥视,“大哥好像不在,看你把心吓得,就算我大哥在家,也吃不了你。”

    “最近合作正谈到焦灼的时候,你可别说,他还真的极有可能吃了我。”沈廷煊叹了口气。

    “你快去休息吧!”楚衍推了推沈廷煊。

    沈廷煊点了点头,抬脚就往楼上走,除却战家,他对楚家最熟,轻车熟路的去了客房,脱了衣服就去洗澡。

    楚衍打了哈气,刚刚唱了歌,口渴得很,他刚刚准备倒杯水,忽然瞥见昏暗的院子中坐着一个人,从轮廓就能够清晰得分辨得出来,那可不就是自己的大哥么!

    楚衍信步走过去,“哥,你在家啊?怎么都不出声?”

    还穿着黑色的睡袍,一声不响的,着实有些吓人。

    楚濛只是深深的看了楚衍一眼,直接就往楼上走。

    “哥,廷煊就是来借住一下,你可别欺负他……”

    “我会欺负他?”楚濛挑眉,“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喜欢欺负人的人么?”

    “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有要事要谈!”

    “什么?”

    “我俩的合作白天谈了一半!”楚濛喝了口咖啡,冷清的眸子染上一层狐狸般的狡黠。

    沈廷煊洗完澡,在腰间裹了浴巾就往外面走,这脚踏出去一半,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你……”

    那个正坐在自己房间沙发上,慢条斯理喝咖啡的男人,可不就是楚濛。

    裹着一身黑色的睡袍,利落的短发,显得精明干练,黑曜石般的眸子微微从沈廷煊的身上扫落,又堪堪落在摊在面前的杂志上,显得十分随性而又倨傲,那神情间的淡漠让沈廷煊简直抓狂。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而且……

    这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直接闯入他的房间了,而且这悠然自得的模样,一副大爷的模样,真是让人很想上去给他一拳!

    “楚总,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我的房间。”沈廷煊放在腰侧浴巾上的手,慢慢收紧。

    “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楚濛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好吧,沈廷煊忍了。

    “已经不早了,您在这里做什么?”

    “白天的合作案谈了一半!”

    沈廷煊那张精致妖娆的脸,出现了片刻的扭曲,“就是因为这个?”大半夜和自己谈合作案,倒是真……

    有诚意啊。

    “不然呢?”

    “我已经下班了,您若是想谈,我们可以改日再……”

    “我现在精神比较好。”

    “可是我不好。”沈廷煊咬牙切齿,这个人是专门来挑衅的吧。

    “那正好!”楚濛喝了口咖啡,斜靠在沙发上,双腿随意交叠,将杂志放在一边,慵懒的单手摸索下巴,仿佛在打量着一个精细的物件。

    沈廷煊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他裸露着上半身,虽然精瘦,不过肌理分明,水珠并未擦拭干净,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发梢滑落,落在他的身上,楚濛饶有趣味的喝了口咖啡,忍不住腹诽。

    这么瘦,居然还有一点肌肉。

    沈廷煊被他看得着实不自在,扯了睡衣就往洗漱间走。

    楚濛淡淡的收回视线,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沈廷煊穿了衣服出来,他本就生得好看,无论穿什么,都多了一些邪肆之气,“大半夜的,你要和我谈合作?”

    “过些日子楚氏周年庆,我想大办。”

    “所以呢?”

    “这个案子我想早一些落实下来,免得愁得我睡不着觉。”

    沈廷煊嘴角一抽,您这种大爷会在乎这个?

    失眠就失眠吧,还怪在我的身上,这人还可以再无耻一点。

    “你把那一个百分点让给我就好了,我肯定明天就和签好的合同送给你。”

    “我们可以慢慢聊,反正我有一整夜的时间。”楚濛显然并不打算让利给他。

    沈廷煊想起楚衍的话,这人是准备磨死我么!

    “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沈廷煊轻笑,“楚公子会在乎这一个百分点?”

    “不在乎!”楚濛说得十分随意。

    “既然你不在意,让给我又如何!”

    “可是你在意!”楚濛轻轻挑眉,那模样着实讨打,“平时工作很无聊,需要给自己找点乐子。”

    “你……”简直恶劣。

    “反正我可以跟你磨,案子拖得久了,我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我只是提供资金方,你的设备已经购置了吧,这一天下来,也不知道会赔多少啊。”某人摩挲着下巴,那模样,沈廷煊恨不得上去狠狠揍他一拳。

    “你这是准备和我耗到底了?你觉得我很缺钱?”

    “最起码没我有钱,我耗得起!”那口气着实霸道。

    沈廷煊咬牙!

    罢了!

    按照他这模样,这百分点估计是要不回来了,不过楚濛说得倒是实话,如果注定最后结果是这样的,自己何必和他耗这么久,吃亏的是自己。

    “那个百分点我不要了。”沈廷煊咬牙。

    “明天我等你签好的合同。”楚濛喝了口咖啡,起身往外面走。

    路过沈廷煊的时候,忽然传来他低沉的笑声。

    楚濛身上有咖啡的苦涩香甜味道,十分好闻,可是沈廷煊此刻哪有心情,他恨不得把他直接掐死。

    “你说,你和我耗了这么久,有什么意义呢!”

    这真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只要我想要的,无论是什么,我都不会放手的,你和我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总是学不乖!”

    “楚濛,你别太过分了!”沈廷煊侧头,怒目而视。

    “你这眼神不错,如果有一天你能踩到我的头上,再和我说这话,或许更有威慑力!”

    “你等着!”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楚濛轻笑,直接走了出去!

    “混蛋!”沈廷煊抬脚踢在床脚上,简直是欺人太甚!

    而此刻的楚濛心情大好,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楚衍看着自家哥哥这春风得意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为沈廷煊抹了一把泪。

    我也只能为你默哀三分钟了。

    “哥,其实一个百分点而已,你干嘛要和他计较?廷煊一个人出来做生意不容易。”

    “嗯。”楚濛点头。

    “你何必总是为难他呢!”

    “商人重利,私交好是一方面,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不然我怎么和下面的股东交代!”楚濛说得理所当然。

    楚衍忍不住轻哼,“平时你我行我素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顾及股东啊?”

    “你在质疑我?”楚濛挑眉。

    “肯定不是啊,呵呵……”

    “过些日子公司周年庆,之前和你说得,董家的孙女,你还记得么!”

    “哥,我说了,我不相亲!”

    “这事儿由不得你!”

    “你都没结婚,你干嘛逼我啊。”

    “有个事情你或许不知道!”

    “什么?”

    “我已经决定把一生都献给公司了,传宗接代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楚衍睁大眼睛,什么鬼?

    “哥,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我倒是也想和董家孙女相亲啊,可是啊,人家看上的是你!”

    “不可能啊,我一无是处,长得也不好看,怎么就看上我了!”

    “她说……”楚濛勾唇一笑,十分邪肆,“你这样的安全!”

    “扑哧——”楚衍一口水喷了出来,“我靠,这是什么意思啊,安全?”

    “长得安全,模样安全,带出去安全,不会赚钱,就算是养着你,她也无所谓!”

    “哥!”楚衍咬牙,“你要让你亲弟弟当小白脸么!”

    “我养了你十几年,就是换个人而已,你很快就会适应的!”

    “我不答应!”

    “我给你三天考虑!希望是我满意的结果!”

    “哥,你这是赶鸭子上架!”

    “你是鸭子?”楚濛轻哼。

    “我……”楚衍气得咬牙切齿,“你不想结婚,你不能把事情都推在我的头上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回家,奶奶不是说有几家姑娘要介绍给你么,你自己都不想相亲,干嘛来逼我。”

    “不是我不想相亲?”

    “那是什么?”

    “你觉得她们配得上我么?”

    楚衍嘴角抽了抽!

    难怪沈廷煊总说:你哥就是个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超级自恋,超级自大的土豪变态!

    果真如此!

    “那你怎么就觉得我能看上董家的孙女?”

    “人家今年24,年轻貌美,去年还被评为京都最美名媛,国外知名大学双学位,肤白貌美,家世显赫,你有资格嫌弃人家么!”

    ------题外话------

    啊——我今天毕业论文要开题了,好紧张肿么办,我弄得太差了,估计就是去挨骂的,我想好了,如果老师敢骂我,我就哭给他看!捂脸

    推文:无赖大神拐娇妻/紫色斐然

    不都说大神是冷艳高贵或者惜字如金,生人勿近的吗

    为什么这个大神各种无赖追在她后边讨债,大神你不要那么没有节操好不好

    不都说,游戏妹子都爱大神,各种勾搭诱惑

    为什么这个妹子看见他跑了兔子还快,难道这个世界都不爱大神爱猥琐男了

    然后,佳人在前

    陌颜浅笑吼道:大神,请滚开

    漠然暖言:嗯,好

    苏言没想到大神这一次竟然这么听话,可她还来不及高兴,就看到大神将自己的角色默然浅笑扑倒,压在了身下

    陌颜浅笑:无耻小人!

    漠然暖言:亲爱的,不是你叫我滚的吗?所以我就滚你身上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