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0 莫云旗:你这个流氓(二更)

正文 040 莫云旗:你这个流氓(二更)

    活色生香

    沈廷煊一身浅蓝色的衬衣,黑色长裤,在昏暗的灯光下被拉得修长,细长的手指碾磨着自己的耳垂,那宝蓝色的耳钉,一如既往的璀璨夺目。

    那双邪肆的眼睛透着一些诡谲,明显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嘴角更是勾着一抹坏笑,墨色长发垂落在额前,更是平添了一丝魅惑。

    “燕家到这边最多半个小时,你若不来,我就把他丢在路上,这会儿正是活色生香人最多的时候,你应该不会怕他丢人的吧,对了,老战酒喝多了,很容易胡说发酒疯!”

    “沈廷煊,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受人威胁的人?”

    姜熹倒了杯茶递给莫云旗,一听这话,微微挑眉,沈廷煊招惹她了?

    沈廷煊这人骨子有一些坏,嘴角长挂着邪肆的笑意,看莫云旗这幅要吃人的模样,指定是他做了什么坏事。

    “我对你不了解,不过你若是不怕老战丢人。”

    “他丢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他女朋友!”

    “我们已经分手了!”

    燕家本来在聊天的众人,纷纷将视线投射在莫云旗身上,莫云旗顿时觉得有些局促不安,怎么忽然都在看她,“反正就是这样!”

    “你不介意就成,那我就丢了!”

    “我是不会去的,你把他丢了吧!”莫云旗挂断电话。

    沈廷煊促狭,女人啊,就是嘴硬,他一扭头,楚衍就站在自己身后。

    “你在打这个主意啊,你确定她会来?还是你真的要把老战丢在马路上?”

    “丢了就丢了,皮糙肉厚的,没事!”

    楚衍嘴角一抽,“若是我这么对我哥……估计会被生吞活剥!”

    “立刻别拿老战和你哥哥比,你哥那性子也是简直了!”

    “怎么了?你俩最近不是有个大案子么?谈得不顺利?”

    “你哥就是个吸血鬼,一个百分点都不让,就这个百分点,愣是和我耗了大半个月,你们楚家还缺这个百分点?”

    “你也不缺这一个百分点吧!”楚衍挑眉。

    沈廷煊轻轻咳嗽一声,“就是见不惯你大哥那副天下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着实气人。”

    “我奉劝你一句。”

    “什么?”

    “这可都是我的经验之谈,你可一定要放在心上。”

    “赶紧说!”

    “你和大哥合作了这么久,他的性子已经摸得差不多了吧,他这个人就是喜欢磨人,你越是想要的,只要他有的,他就偏不给,就喜欢看人抓狂的样子!你和他耗下去,对你没什么好处。”

    “所以他变态!”沈廷煊咬牙。“这几年的几个合作项目,他可是寸步不让啊,都这么熟了,他至于对我步步紧逼么!”

    “你见过他对谁心软过,对我这个弟弟有时候都不带好脸色的!”

    “燕小西!”

    “除了他!”

    “姜熹!”

    “沈廷煊,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楚衍顿时觉得自己在楚濛心里本来是唯一的,可是现在……地位已经直线下降了。

    “你不是要给我什么经验之谈么!”

    “对啊,我下面要说的就是这个,大哥最近准备着实处理在南边的事务,顺带发展一下这边的市场,要用钱啊,你让他让你一个百分点,你干脆杀了他好了!”

    “你们楚家会缺钱?”

    “你没听过么,越有钱的人越抠门!”

    “你大哥真是极品!”

    楚衍悻悻地一笑,“对了,老战怎么处理?”

    “等半个小时,她不来,我就把他扔在路上,我就不信了,她还不来。”

    “你这招太损了!老战醒过来,能找你拼命。”

    “要是帮他骗了个媳妇儿回去,他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两个人说着就往里面走,“好了,你们可以下班了!”

    自家老板开口,众姑娘自然开心,因为今天算是下班最早的,只是有个姑娘固然走到战北捷身边,将一个东西塞进了战北捷的口袋里。

    战北捷这人就是晕乎乎的状态,这警惕性依旧很高,他直接攥住女人的手:“你做什么!”

    “嘶——”女人深吸一口气,“我没做什么,你松开我再说!”

    战北捷并未松开手,只是半眯着眼睛,凌厉却又危险。

    “说话!”

    “能让你心想事成的东西!”

    战北捷松开手,女人立刻往外面走。

    楚衍和沈廷煊以为这姑娘想要对战北捷做什么,也未得逞,也就没多过问。

    燕家

    莫云旗切断电话,就注意到燕家所有人的视线都焦灼在自己的身上,她十分不自在,不安地挪动着身子,“那个……”

    “小旗啊,叔叔有句话,或许你不是很爱听,也许你会觉得我管的宽了一些,只是我和你父亲也算是故交,这话还是需要和你说一下!”裴燕泽放下手中的茶杯,官方而又客套的开场白。

    “叔叔,您说!”

    “北捷这孩子呢,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人不错,虽然有时候在感情方面迟钝了一些,不过你俩在一起也快四年了吧,人生有几个四年啊,情侣之间闹闹脾气很正常,就我和你伯母也经常拌嘴,这都是很正常的,可不要为了赌气放弃了大好姻缘啊!”

    “叔叔,我知道,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您可能不是太清楚,我……”

    “小旗,若是老战做错了什么,你就直说,他性子耿直,不会转弯,你不说他是不会知道的,可别分手了,在一起这么久可不容易!”燕持接过话茬!

    莫云旗本来以为就是听裴燕泽叨叨两句就差不多了,没曾想,这燕家众人,居然一句接着一句,让她应接不暇。

    “就是啊,两个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可不能意气用事。”叶繁夏笑道。

    “估计就是闹别扭了吧,今天看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姜熹促狭道,“两个人磨合难免会有摩擦,互相多体谅嘛!”

    ……

    莫云旗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可是她也不能直接道出实情,只能不停的点头。

    “小旗姐姐,战叔叔挺好的,我还等着你们给我生个小弟弟呢!”燕小西忽然插话。

    这画风就从开导莫云旗变成了变相的催婚、催生大会。

    “可不是嘛,你俩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考虑结婚的时候,争取啊,明年就生一个。”

    “说起来战家已经许久没有举办过什么喜事了,小旗啊,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女……”

    “男孩吧,遗传你俩的性格,肯定很不错!”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我都想象不到,老战带孩子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扑哧——老战小时候其实长得挺秀气的……”

    ……

    众人七嘴八舌,莫云旗伸手揉了揉脑袋,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这不是她想要的。

    “小旗,刚刚廷煊打电话过来,和你说了什么?”姜熹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莫云旗好歹松了口气,她本来想要燕家避避难的,可没曾想,这燕家比战家更加恐怖,战家至少安静,这燕家着实太欢乐,她有些招架不住啊。

    还是想离开这里,再作打算。

    “他说北捷喝多了,让我去接他回去。”莫云旗说着直接起身,“真是不好意思了,本来说好今晚在这里过夜的,可是我肯廷煊说得挺急的,我还是去看看情况吧,不然我这心里不放心。”

    “是应该去看看,北捷可不太会喝酒!”裴燕泽说得认真。

    “是啊,所以我就先告辞了!”

    还是先逃离这里再说,再待下去,她就要被这些人念叨成智障了。

    “小莫同志,你急什么啊!”燕殊起身,“你白天是打车过来的,这大晚上的,这里是京郊,白天都很难打车,你准备怎么出去啊。”

    莫云旗嘴角抽了抽,“我出去看看再说……”

    “从这里到大门口,走路要半个小时,你确定?”燕殊挑眉,眼中带着揶揄,莫云旗心里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想逃?

    想得挺美!

    他俩一起出过不少任务,就按照燕殊对她的了解,她是断断不可能去接战北捷的,他此刻不拦着她,估计明早再找人,就已经到了华西了。

    “我手机上叫个车,现在这些手机软件挺好用的!”莫云旗说着就摸出了手机,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到哪里叫不到车啊。

    “小旗,你这孩子,燕持燕殊都在,他俩也没什么事,就让他俩送你过去,地点在哪里!”

    “不是,叔叔我自己可以……”

    “活色生香吧!”燕持伸手随意的敲打着膝盖,一脸的腹黑!

    莫云旗此刻已经有些绝望了。

    “他们经常去的就是那边了,百分之九十在那里,从这边到那里,开车二十多分钟。你要是走路过去,估计得到半夜。”燕持说得随意,却掩饰不住,眼底的一抹狡黠。

    “走吧,我送你过去!”燕殊随手拿起车钥匙。

    “燕二哥,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过去,这么晚了,真的不好意思!”莫云旗干笑。

    “你这话说的,要是被莫首长和我爷爷知道,这么晚了,让你一个人回去,可不得打断我的腿,走吧!”燕殊说着直接扯住莫云旗的胳膊。

    燕殊根本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

    莫云旗自然是不肯走的,可是她的力气哪里敌得过燕殊啊,直接被拉上了车。

    这刚刚出了燕家大宅的大门,听见里面传来了燕小西的一声长叹。

    “哎——我就说嘛,这都是套路!”

    “什么套路!”姜熹笑道。

    “小旗姐姐晚上肯定要陪战叔叔的,还一个劲儿哄我,现在跑得比谁都快!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果然我在她心里的地位,还是不如战叔叔的啊,女人啊……都是口是心非的!”

    莫云旗简直绝望!

    燕小西童鞋,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跑得快了,我这明明是被你爸爸硬拽出来的好么!

    莫云旗出了大宅,就压低声音,“燕二哥,能松开了吧,我又不能跑了!”

    “上车吧!”

    莫云旗着实不想上车,“燕二哥,您和嫂子也许久不见了,我不想耽误你们叙旧的功夫,要不你把车子借我,我自己开车回去,明天我肯定把车给您送回来……”

    “我们下去已经好好叙旧过了,这事儿不用你操心。”燕殊将车门锁死,开始转动方向盘,“明天?你确定你还在京都?”

    莫云旗一愣,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

    “燕二哥,我这不是怕麻烦你么!”

    “不麻烦,只要你中途不跳车,什么都好办!”

    莫云旗嘴角一抽,“我还想要命!”

    “那样最好了,系好安全带!”

    莫云旗这一路上简直如坐针毡,哪里都难受,越是接近目的地,她越是难受。

    尤其是想到战北捷居然吻她,还是两次……

    她的脸顿时有些发烫。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嘴唇,那灼热而又干燥的触感,仿佛还留在唇边,当时她的脑子是一片空白的,而此刻那种触碰感却变得越发清晰,这心脏也忍不住开始跳动起来。

    “你很热?”燕殊忽然开口。

    莫云旗不自然的别过头,“没有。”

    燕殊这人多精啊,“你是在想老战么?”

    “怎么可能,我想他做什么!有什么好想的。”莫云旗轻哼。

    “那你是在想什么流氓的事情呢,脸都能想红了!”

    “我……”莫云旗气得咬牙。

    亏她之前还觉得燕殊是个好人,现在看来,性子简直恶劣。

    姜熹怎么会看上燕殊这样的男人啊。

    隔了片刻,燕殊才缓缓开口。

    “你和老战摊牌了?”燕殊随意的敲打着方向盘。

    燕殊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若是旁人或许听不懂,莫云旗却在第一时间就听懂了,她只是有些诧异,燕殊为什么会知道?

    “想问我是如何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的?”

    “嗯!”

    “老战对感情很迟钝,我俩在部队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他有什么事情都会和我商量!”

    莫云旗拧眉,“这个事情该不会是之前就是你提出来的吧!”

    燕殊忽然一笑,“小莫同志,很聪明嘛!”

    “因为他的脑子是想不出这种恶俗的点子的。”

    “恶俗?”燕殊对这个评价很不满意,“即使你不满意,你俩也恶俗的纠缠了四年。”

    “你这话说得我有些恶心。”莫云旗咬牙,之前她也想过这事儿燕殊会不会早就知情,可是她根本不敢去试探燕殊,因为这个男人太敏锐了,搞不好什么都没问出来,结果什么都让他知道了。

    燕殊笑了笑,“不过小旗,你觉得老战真的不是良配么?”

    “什么叫良配?”莫云旗靠在座椅上,侧头看着窗外。

    “听说他喝醉了,你就真的不担心?”

    莫云旗不说话。

    “你俩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不太清楚,不过感情这事,顺其自然就好,虽然我们都希望你们在一起,如果你不愿意,也不要担心我们会怎么想,你叫我一声二哥,那就永远是你二哥。”

    莫云旗诧异的看着燕殊,“不会因为这个怪我?”

    “这种事有什么对错,若是因为我们给你压力,你俩硬是绑在一起也不会开心。”一处红灯处,燕殊忽然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顺其自然,你也别急着把他推开。”

    莫云旗点了点头。

    他们到活色生香的时候,距离沈廷煊电话打过来,才过了二十五分钟。

    “抄了近路!”燕殊停好车子,“进去吧。”

    莫云旗并不是第一次来活色生香了,他们固定的包厢,摸过去也是轻车熟路。

    一打开包厢的门,就听见了楚衍那世上绝无仅有的“动听”嗓音。

    “小旗子,你来啦!”楚衍兴奋的喊道,“你可算是来了,你再不来,我们就要把老战扔了。”

    莫云旗侧头看着窝在拐角处的战北捷,燕殊进来的时候,将灯全部打开,整个包厢瞬间亮如白昼。

    “哎呦我擦,你要亮瞎我的眼啊!”楚衍眼睛隔了好一阵儿才适应。

    “怎么喝了这么多。”燕殊拧眉,还以为是沈廷煊想了个点子诱骗莫云旗过来,毕竟这家伙歪主意很多。

    没想到真的喝醉了。

    这明明不胜酒力,怎么还逞能喝了这么多,燕殊伸手捏了捏眉心。

    战北捷斜靠在沙发上,脸红得不像样子,而且面前还散落着许多酒杯,“你们刚刚有许多朋友来?”

    “不是!”楚衍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廷煊踢了一下,他立刻闭嘴。

    燕殊挑眉,有猫腻。

    莫云旗本来还以为估计是沈廷煊唬她,没想到真的喝了这么多,莫云旗走过去,房间里都是浓重的酒精味,她本来倒也没注意到别的东西。

    只是刚刚听了燕殊的话,这才注意到战北捷面前的桌上,居然放着八九个杯子,里面剩余着不同颜色不同分量的液体,只是……

    为何这些杯子上面都有一些……

    莫云旗端起一个杯子,口红印。

    “唔——”或许是现在的亮度过于刺眼,战北捷有些不安的挪动了一下身子。

    “小嫂子,既然你来了,那就请你把老战带回去吧。”沈廷煊一笑。

    莫云旗看了看沈廷煊,“你难道不回去?需要我接他回去?”

    “我和楚楚今晚通宵,回头估计直接去楚楚家了,估计都要后半夜了,吵醒你们就不好了。”沈廷煊悻悻一笑。

    “就你们三个人在喝酒?”莫云旗就朝着战北捷靠近两步。

    琉璃台一侧的垃圾桶内,放着一些垃圾,都是卫生纸之类的。

    “当然啊,不然还有谁!”楚衍傻笑。

    “你们几个人喝了这么多酒?”莫云旗指着面前的桌子。

    “这不是为了气氛么!”

    莫云旗伸手捏起一个玻璃杯……

    “所以你们找了小姐?”

    楚衍愣住,“什么小姐?”

    “难不成这酒杯上的口红印是你的?”

    楚衍愕然,“那个……”

    “就是有人过来帮忙倒酒,顺带敬了我们两杯酒。”

    莫云旗轻轻一笑,不再说话,只是扭头看向战北捷。

    好你个战北捷,你居然来这种地方,和一群女人喝酒,很能耐啊……

    “来,小嫂子,我帮你把老战扶起来!”沈廷煊说着就直接扯过战北捷的一只手,准备搭在莫云旗的肩膀上。

    “唔——”战北捷忽然动作,胃部很不舒服,头也疼,他幽幽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莫云旗……

    “小……小不点……”战北捷忽然想要伸手过去,眼看着就要碰到了,莫云旗忽然一个闪身,往后退了一步,战北捷身子趔趄了一下,忽然从口袋中滑落出一个东西。

    小小的,正方形的包装纸……暗红色的包装,在刺眼的白炽灯下显得越发惹眼。

    燕殊伸手扶住额头!

    老战啊,不是兄弟不帮你,你丫这是自作孽啊。

    沈廷煊也愣住了,“小嫂子,这个……”

    “这个东西是我的!”沈廷煊还能咋办。

    “你的东西从他身上掉下来了?”莫云旗挑眉。

    战北捷此刻微微有了一些意识,也知道面前站着的人是真的莫云旗,他打了个酒嗝,“小不点,你……”

    “你这个流氓,色胚!”莫云旗咬牙。

    ------题外话------

    好吧,老战,这个事情真不怪别人……

    老战:都是你的错!

    我:人家姑娘和你说了,这个东西可以帮你成事?你干嘛不好好收着!

    老战:我……

    我:自己不藏好,怪我喽!

    老战:你给我过来,我肯定不宰了你!

    我:那我可以让你打光棍一辈子!

    老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