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9 讨教经验,霸王硬上弓

正文 039 讨教经验,霸王硬上弓

    活色生香

    战北捷从没想过,沈廷煊说得取经,居然就是让他面对一群女人,而且是一群打扮妖冶,身材窈窕,妆容精致的女人。

    沈廷煊和楚衍坐在另一边,手中端着酒杯,饶有趣味的盯着战北捷。

    “战大少……您可真是稀客啊!”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说着就往战北捷身侧的沙发坐去。

    “等会儿!”战北捷呵斥住她。

    “战大少?”女人声音娇滴滴,媚眼如丝,一双美瞳让她美眸越发闪亮。“怎么了?我坐过去再说吧。”

    “是啊,战大少,您可不常来!有什么话啊,我们悄悄说!”说着另外一个女人也要坐过来!

    “我让你们站住,没听见啊!”战北捷忽然疾声厉色的模样,倒是着实唬人。

    她们也从未接触过战北捷,不了解他的脾性,怕惹恼了他,只能干站在那里,不时扭头看着沈廷煊那边,沈廷煊正侧头和楚衍说着什么,根本不曾看向这边。

    “楚衍,你这里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战北捷咬牙,“你丫这些年都在搞什么!”

    “我说老战,人家就是来给你倒酒的,你以为是干嘛的啊,脸都涨红了,你害羞个什么劲儿啊!”

    “倒酒?我又不喝酒!”

    “你们都坐好了,和他好好聊聊如何和女人相处?”

    “和女人相处?”众姑娘一乐。

    来活色生香,不喝酒,居然就是为了了解如何和女人相处?

    这可真是新鲜了。

    “对,你们坐好了,别动手动脚的!”战北捷轻轻咳嗽一声。

    “战大少,您这话说的,我们哪敢对您动手动脚的啊,我先给您倒杯酒,我们慢慢聊。”

    在活色生香打工,她们不用担心被客人强迫做任何不愿意的事情,楚家势大,没人敢在活色生香惹事,到这边给客人倒酒,偶尔负责唱歌活跃气氛,除却固定工资,平时客人给的小费更是可观。

    今晚只需要陪着聊天,轻松赚钱,这些姑娘自然乐意。

    “你们给我说说,女人都喜欢什么!”战北捷倒是直接。

    众姑娘面面相觑,倒是一乐,“战大少是有喜欢的姑娘了?”

    “您不是和四少是一对儿么……”

    “狗屁,这是谁说的!”战北捷气恼。

    “老战,你丫还不知道呢,廷煊众多绯闻对象中,除却那些逢场作戏的女人之外,还有一个你!”楚衍轻笑。

    “简直胡扯!”战北捷冷哼。

    “好了,你们别闹,认真回答他的问题。”沈廷煊靠在暗处,轻轻晃动着杯中的红酒,深邃邪肆的眸子变得越发邪肆。

    这些人果然是无聊,他和战北捷?

    八字都没一撇。

    “你若是女人喜欢啊,自然是珠宝首饰啦!”

    “对啊,钻石啊,女人对这个是最没有抵抗力的。”

    “或者是衣服、化妆品。”

    ……

    战北捷拧眉,“如果这些都不喜欢?”

    “战大少,你这是喜欢上谁家姑娘了么!”

    战北捷微微挑眉。

    那人悻悻地一笑,“我不是想要刻意打听您的事情,就是想要问一下,这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毕竟人和人是不同的,您不给我们大致说一下,我们怎么好给您拿主意呢!”

    “说得是啊,好歹需要先了解一下啊,这样才好对症下药。”

    战北捷想了想也对。

    “需要了解什么?”

    “这位姑娘今年多大啊?”

    “25周岁。”还挺年轻的啊。

    “从事什么工作啊?”

    “军人!”

    “呃……”众人愕然,“那平时都喜欢做什么?”

    战北捷拧眉,“训练,跑步,射击……”

    众姑娘面面相觑,这个……可真是……有些新鲜了。

    “还有别的么?比如说私底下,喜欢做什么?就是不在部队的时候!”

    “她平时很安静。”

    “那她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么?比如说喜欢吃什么?喝什么?”

    “她不挑食!什么都吃。”

    众人问了半天,结果就是……除却这姑娘的年龄、职业是一无所获啊。

    “你们已经问了这么多了,有什么想法,说说看!”战北捷靠在沙发上,眼神透着一丝不耐,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说实在的,她的触感是真的很不错,软软的,嫩嫩的,而且很香。

    “战大少,您先喝点东西,我们给您想想……”说着一个人帮战北捷倒了杯酒。

    战北捷想到莫云旗极有可能会拒绝自己,这心里就颇不自在,烦躁得很,端起酒杯就灌了一大口烈酒。

    燕家

    莫云旗在被燕小西拉回了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燕殊从去了一趟医院,回来在房间没找到姜熹,就去了书房。

    一推开门,看见的就是一副十分祥和的画卷。而此刻画中的美人,周身都洋溢着一种安静祥和。姜熹侧脸十分漂亮,柔和恬静,就是这么看着,燕殊原本因为秦家的事情有些坚硬的心也慢慢的软得一塌糊涂。

    之前人太多,他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抱抱她。

    燕殊的脚步虽然很轻,不过姜熹还是醒了,她一睁开眼,就看见燕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回来了?”姜熹一双猫眼朦胧而又魅惑,透着一丝水雾,就像是有一个旋涡一般,要将燕殊直接吸进去。

    燕殊一把将姜熹抱起来,姜熹轻车熟路的寻了一个姿势,微微将腿伸直,坐在了燕殊的腿上,燕隋一只手扶在她的腰上,一只手环住姜熹,眼神温柔得能够将人溺毙其中。

    燕殊的下巴抵着姜熹的发顶,轻轻摩挲着,一直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下来。

    “是不是累了?要不要去睡会儿?”姜熹抬头看着燕殊,伸手摩挲着他的下巴,居然有一些青色的胡渣,这个男人平时可是极其注重自己形象的。

    “不急。”燕殊那张俊美的脸压下来。

    姜熹完全是本能的闭住眼睛,唇边是男人那干燥而又温暖的味道,就和以前一样,燕持因为工作原因,偶尔会喷一些男士香水,燕殊却从不用这些,他的身上,有一股天然的温暖清冽的味道,强势却又霸道。

    就和他这个人一样,像是要瞬间攻占你全身的所有感官。

    他的嘴唇柔软,轻柔的触碰着自己的,燕殊似乎并不急着攻城略地,只是慢慢的轻轻舔舐,小心翼翼的碾磨,耳鬓厮磨,偶尔会伸出舌尖轻轻触碰,姜熹下意识的抬手抱住燕殊的脖子。

    她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姜熹刚刚睡醒,睡眼惺忪,却十分乖顺的配合自己,燕殊伸手抚弄她鬓角的头发,直接撬开了她的唇瓣,轻轻勾弄……

    乐此不疲。

    燕殊对姜熹一向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所以一旦深入,就再也停不下来,姜熹能够感觉到燕殊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伸手抱紧燕殊的脖子,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在燕殊的身上。

    “燕殊……”

    “嗯?”燕殊的手开始不安分的作乱起来。

    “别,这里随时有人进来。”

    “那我们回房!”燕殊说着直接抄过姜熹的小腿,将她打横抱起来。

    这刚刚走了没两步,就听见一声开门声,燕小西拉着莫云旗从房间出来。

    莫云旗一见到这两人那般模样,心里已经明白几分,她没有过这种经验,不过却也不傻,姜熹面色熏然,燕殊更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她忍不住要多想一些什么。

    “粑粑,你回来啦。”燕小西嘿嘿一笑。

    “你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

    “粑粑,你已经罚过我了!”燕小西撅着嘴巴。

    “那个不算!”

    “哼——那你现在是要惩罚麻麻么?”燕小西盯着姜熹。

    “我和你妈妈有话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都在房间干什么!”燕小西那一脸自得,着实有几分欠揍。

    “燕小西,回头我们好好交流,今晚等我!”

    “我才不要,我今晚和小旗姐姐睡。”

    “你小旗姐姐要回战家的。”

    “麻麻要陪粑粑,小旗姐姐,你也要陪战叔叔是不是!”燕小西一脸懊恼的盯着莫云旗。

    “怎么可能,我陪他做什么,说好了,今晚陪你的!”

    “那就说定了!”燕小西呵呵一乐。

    “你放我下去吧!”姜熹能够注意到两道灼热的视线盯着自己,真是害羞。

    “我们回房。”燕殊这人脸皮本来就厚,姜熹担心的这些人家是根本不在意的,抱着姜熹就直接回了房间。

    他俩都是老夫老妻了,若是新婚头一年,姜熹还是比较害羞的,这后面几年倒是越发会使唤燕殊了。

    “燕殊,先去洗澡。”

    “你说我,还是你?”燕殊挑眉,将姜熹压在身下。

    “我,难受。”姜熹口气透着一丝娇嗔,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姜熹本来就是个猫一样的女人,虽然偶尔露出锋利的小爪子,不过骨子里还是有娇嗔的一面。

    “刚刚身上不是没力气了么,你还有力气洗澡?”

    姜熹瞪了一眼,刚刚自己不过是身子有些虚软罢了,姜熹索性伸出双臂,“抱,去洗澡!”

    燕殊一乐,“你这是在邀请我?”

    “燕二少?莫非你不行?”姜熹那娇滴滴的声音,猫眼莹莹发亮,看得燕殊心里燥热,直接脱去身上的衣服,抱起燕殊就往浴室走。

    “瞧你这样儿,待会儿有你哭的。”

    燕殊房间本来有浴缸,不是不大,后来听说燕持的第一次事件……

    咳咳!

    就让人把房间浴缸打造成了一个浴池,他将姜熹放在池边,俯身就吻住红润的双唇,两个人搂在一起,伸手紧紧贴合,唇齿缠绵,发出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姜熹的手从燕殊脖子上滑落,忽然落在他腹部一处心伤伤,那伤口还是粉红色的,姜熹自小虽不算是娇生惯养,却没做过重活,身上自然是十分白嫩,她的指腹从燕殊腹部反反复复的抚摸着,抬头看着燕殊:“怎么又受伤了?还疼不疼?”

    “早就没事了,小伤而已。”

    “以后出任务万事小心。”

    “这点伤不妨事,就是想你想得紧,你这已经摸了好几分钟了,还不让我解解馋……”燕殊说着直接欺身压下。

    在浴池里自然又是一番旖旎景象。

    姜熹可不似之前那边,动不动就给他整得昏死过去,而且燕殊这些年也不似之前那边不节制,点到即止。

    姜熹趴在燕殊怀里,任由着男人拿着毛巾搓揉着自己的头发。

    “燕殊,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的体力变得越来越好了!”

    燕殊挑眉。

    “这话怎么说!”

    “新婚那会儿,我都不知道我是如何被抱上床的,难道不是我的体力进步?”

    “你若是想重新体会一下,我不介意,一夜……数次!”

    姜熹喉咙一阵干涩,嘴角抽了抽,不再说话。

    还是老样子,蹬鼻子就上脸。

    燕殊低头温柔的给她擦拭着头发。

    那段时间姜熹是真的被他折腾惨了,甚至都过起了黑白颠倒的生活,不过秦浥尘有句话说得对。

    来日方长!

    若是一下子把姜熹折腾狠了,弄不好和燕笙歌一般,晾着秦浥尘几天甚至一周也是常有的事。

    姜熹这丫头狠起来对自己也不是下不去狠手的,那倒不如细水长流,反正认识自己的,什么时候都可以,不一定非要一天折腾个死去活来。

    莫云旗陪着燕小西玩了一会儿,一转眼天已经黑透了,燕家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平叔回来帮燕老爷子娶晚饭,见着莫云旗倒是笑了笑。

    “莫小姐,刚刚老爷子还念叨你呢。”

    “燕爷爷怎么念叨起我了。”

    “莫首长傍晚打了电话,问候了一下老爷子的身体,顺便说起了你,老爷子就随口说了两句,说是你在京都,改天就来家里坐坐,没想到您就在这儿啊。”

    “之前过来已经快下午了,折腾了一下,天色已经暗了,不方便打扰燕爷爷休息,想着明日一早再过去的,没想到燕爷爷就念叨起我了。”

    平叔明白莫云旗话中的意思。

    这有的人家比较讲究这些东西,认为晚上去看病人,十分不吉利,尤其是有些老人,还比较忌讳这些,早就听说莫家老太太素来是个爱恨分明的讲究人,看来果真是如此。

    “莫小姐多虑了,老爷子不讲究这些。”

    莫云旗点了点头。

    叶繁夏从楼上下来,燕小北一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书,燕小白则在看动画,她的目光落在燕小西身上,“你爸妈呢?”

    “在房间深入交流感情!”

    叶繁夏嘴角一抽,“人小鬼大!”

    “粑粑每次都是这么和我说的,都进去两个小时了,两个人一回来就黏糊在一起,也不知道有什么可粘人的!一把年纪了,还整天黏黏糊糊的。”

    “咳咳!”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你粑粑刚刚回来,你妈妈自然有许多话想要和他说,多待一会儿也很正常。”

    “是么!”燕小西显然不信。

    燕小北忽然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大人的话你也信。”

    “半信半疑!”燕小西双手抱胸,故作沉思状。

    “因为我粑粑麻麻也是一关门就是一晚上,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也没有分开啊,哪有那么多话要说!”

    “有道理!”燕小西看向叶繁夏,“大伯母,小北说得对么?”

    “行了,快点坐好,要吃饭了!”

    “吃饭!”燕小白一听吃饭,整个人从地毯上跳起来。

    “小西,带着弟弟妹妹去洗手!”

    “好!”燕小西牵着燕小白的手,可是这手刚刚碰到燕小北的,就被他甩开了。

    “你嫌弃我?”燕小西十分不满。

    “我不习惯!”燕小北高冷得很。

    这若是遇着别的孩子,你不乐意牵我,我还不乐意和你牵手呢,这事儿也就作罢了,偏生燕小西不是,直接攥住燕小北的手,他比燕小北高一点,又胖了整整一圈,燕小北哪里能扭得过他啊,只能任由着他牵着自己往洗手间走。

    “看你还怎么甩开我!”

    “你不觉得两个男孩牵手很奇怪么?”燕小北拧眉,盯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哪里奇怪!”燕小西挑眉,“你要乖乖听哥哥的话。”

    “不过比我大几个月而已!”

    “你比小白就大了几分钟,那也是哥哥不是么!”

    “你们别打架啊!”叶繁夏开口叮嘱两句。

    燕小西扭头,忽然冲着叶繁夏促狭的一笑,“大伯母,你刚刚岔开话题的方式……”

    “好生硬!”

    叶繁夏嘴角一抽,这个小混蛋。

    活色生香

    战北捷本来就不是什么酒量极好的人,喝了没几杯,脸色就见了一丝红晕,他看着面前的透红酒杯,里面澄黄色的液体沿着杯壁缓缓流动,“你们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啊。”

    “其实战大少,办法呢,其实很简单,这女人啊,其实都差不多,你若是想要得到一个人女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得先得到她这个人。”

    “嗯?”战北捷眼前有些晕晕沌沌的,而脑子里却快速的上过了五个字!

    “得到她的人?”

    “是啊,况且我看这姑娘也不是对你没有意思的,该出手就出手,别犹犹豫豫的,现在这个社会,多少男人打光棍啊,好姑娘是越来越少了,您可得把握机会啊。”

    “嗯,把握机会!”

    这话怎么好似在哪儿听过。

    战北捷拍了拍脑袋,好像燕殊也说过这样的话。

    该出手就出手,果然燕殊说的话是正确的。

    早知道自己就应该早些听他的。

    “如何得到她的人……”

    “这还不简单么,一张床,两个人,一杯酒……”

    “什么意思?”

    “战大少,您要不要这么纯情啊。”

    “战大少好像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战北捷咬牙。“赶紧说,怎么办!”

    “霸王硬上弓,最直接!”

    战北捷脑子晕乎乎的,捏紧酒杯,靠在沙发上,整个人的脑子像是要炸开了。

    沈廷煊和楚衍聊了一会儿,唱了会儿歌,“老战好像喝多了。”楚衍抵了抵沈廷煊。

    “看样子我们今晚通宵k歌的计划是泡汤了,你还是赶紧把他送回去吧。”楚衍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我送他回去。”沈廷煊端起面前的酒,淡淡的抿了一口,那眼中满是促狭和玩味。

    看得楚衍一阵恶寒,这个眼神和楚濛有些像,嘴角还噙着一抹坏笑,明显就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啊。

    “总不能把他丢在这里吧,看着都影响我唱歌的心情。”

    “我出去打个电话。”沈廷煊说着就往外面走。

    莫云旗刚刚吃了饭,看到是沈廷煊的电话,倒是颇为诧异,他俩互加电话又好些年了,却从未打过,毕竟他俩的身份着实有些尴尬,平素又没有交集,所以莫云旗还是颇为讶异的。

    “喂。”

    “小嫂子!”

    莫云旗脸一沉,“我说了,我不是……”

    “老战喝多了!”

    “喝多了?”战北捷平素是个十分克制的人。

    “你过来把人接走吧,我这边还有事,不能送他回去。”

    “等你回来把他带回来就好了啊,我今晚要留在燕家,我……”

    “活色生香,你若不来,我就把他丢在路上!”

    “他是你哥!”

    “不是亲哥!”

    “沈廷煊,你威胁我?”

    “你也可以不受威胁!”沈廷煊嘴角噙着坏笑。

    “你……”

    ------题外话------

    啧啧,沈廷煊真是……

    神助攻,o(n_n)o哈哈~

    老战:把我扔在大街上,这叫神助攻?我可是他哥!

    我:哪里想要媳妇儿么!

    老战:难不成把我扔在街上,就能娶到媳妇儿?

    我:不一定!

    老战:(咬牙)你这个无良作者!我都一把年纪了!

    我:你自己不努力,人家姑娘都和你说了,霸王硬上弓……明白么!

    老战:管用?

    我:我哪里知道,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老战:要是不管用,我就……

    我:你敢威胁我,我就让你下一章脱光了在街上裸奔……

    沈四少:一把年纪了,有什么看头!

    我:最起码身材不错!

    沈四少:你的意思说他的脸不能看!

    我:……怎么感觉你把我坑了?

    沈四少:(保持微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