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8 老战:正式交往吧(二更)

正文 038 老战:正式交往吧(二更)

    酒店包厢内

    “二叔,哥做错什么了,你要罚他?”燕小白说得极其认真。

    “好了小西,过来坐吧!”

    燕小西一听这话,直接捧住燕小白的脸就吧唧两口,“小白,我真是太爱你了!”

    燕小白脸一红,“这个都是我留给你的!”

    “果然还是小白最爱我,哥哥真是没有白疼你!”燕小西像模像样的伸手拍了拍燕小白的肩膀,不过是大了点月份罢了,这还真的端起架子了,姜熹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快吃饭了,别吃那么多零食。”

    “我知道,我收着回家和小白一起吃!”燕小西冲着燕小白挤眉弄眼。

    燕小北冷哼,“贪吃鬼。”

    “哼——你不爱吃,还不许别人吃么!”燕小西冲着燕小北吐了吐舌头。

    “怎么来得怎么迟,我们已经点好菜了,你们看看需不需要加点什么。”秦浥尘将菜单递给燕持。

    “不用了,够了,刚刚开会结束。”

    “还有个漂亮的阿姨去找粑粑了。”燕小北忽然嘟囔了一句,他就坐在燕笙歌边上,燕笙歌立刻来了兴趣。

    “漂亮阿姨,怎么说?”

    “就是一个漂亮阿姨,身上还特别香……”

    众人揶揄的看着燕持。

    “那就是我们公关部的一个副部而已。”

    “小北觉得很漂亮?”燕小北平素极少说话,所以大家都挺愿意逗逗他的。

    “没有麻麻好看,可是她一直在讨好我,这让我很尴尬。”

    “呃……”燕笙歌挑眉,“这是你粑粑的下属,想要和你亲近一些不是很正常么?”

    “我不喜欢这种成熟的!”

    “扑哧——”莫云旗一个没忍住,茶水差点喷出来,反倒是把自己呛住了,她捂着嘴巴猛烈地咳嗽起来。

    战北捷颇为无语,下意识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只是这下手没轻没重的,莫云旗被他拍的感觉心肝脾肺肾都要出来了。

    “行了行了。”莫云旗舒服了一下,连忙摆手。

    “嗯。”

    “力气太大了,疼死我了。”莫云旗嘟囔着。

    燕小北低头喝了口茶,“我确实不喜欢成熟的,而且比我大那么多!”

    “小北啊,你应该是想多了,人家就像是看上谁,也应该是你粑粑,也不会是你啊。”燕笙歌打趣道,遭到了燕持的怒视。

    燕笙歌是浑不在意。

    “说的也是。”燕小北思索片刻,“那也不行。”

    “为什么?”

    “粑粑是麻麻的,而且粑粑也不喜欢那样的!”

    “什么样的!”

    “那里很大的!”燕小北下意识伸手在胸部比划了一下!

    只是众人的目光忽然集中在叶繁夏身上。

    叶繁夏低头揉了揉额角。

    燕北冥,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这话说得,就好像她这里是飞机场一样。

    燕持低头闷笑,侧头附在叶繁夏耳边,“我觉得挺好的。”

    “你够了,别说话!”

    “一手能掌握就好!”

    饶是冷清的叶繁夏,脸也涨得有些红。

    “话说你就这样把秦家赶出来了,他们家估计有得有不少小动作了。”燕持看向秦浥尘。

    “解决他们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已,本来想等孩子大一些再说的,可是他们坐不住了。”秦浥尘伸手逗弄着怀中的秦小蛮,那模样倒是有几分慈爱的味道。

    吃了饭,自然都是各自散去。

    现在的是网络时代,各种消息都传播得很快,关于秦序羽的消息立刻就被秦家的事掩盖下去了,秦浥尘他们到家的时候,门口虽然有一些记者,不过都不敢近前,隔着很远,问的一些问题,也都是关于秦序羽身体状况的,看样子,这个事情的风波算是暂时被压下了。

    另一边

    战北捷开着车,打了个哈气,莫云旗侧头看了看他,“要不我来开?”

    “不用了。”

    莫云旗不知道该如何和战北捷开口说这事,犹犹豫豫了好半天,车子已经驶入了战家大院。

    四只狗立刻围了上来,莫云旗看着一直在舔着自己脚面的大黑,弯腰摸了摸它的头,“战队长,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去书房吧。”

    战霆并不在家,管家给他们倒了杯茶,就退出了书房。

    书房干净而又整洁,透着一股庄严肃穆,战北捷脱下外套,示意莫云旗坐下,“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莫云旗犹豫了片刻,坐在沙发上,愣是喝了大半杯水,这才缓缓开口。

    “之前你和我说假扮情侣的事情。”

    “嗯!”战北捷伸手解开领口的纽扣,“怎么了?”

    “当时我们并没有说什么时候结束,这都已经快四年了。”

    “你遇到喜欢的人了?”战北捷眸子一紧,回来的路上这莫云旗三不五时的盯着自己看,犹犹豫豫吞吞吐吐,战北捷虽然感情方面稍微有些迟钝,却也不是傻子,按照他多年侦查的经验,他也猜得出来。

    “没有!”莫云旗回答得很快。

    “你对我很不满意?”

    莫云旗愕然。

    “不是这个问题吧,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总是这样,着实不太好,况且你这年纪不小了,我不能总是霸占着你女朋友的身份,这样就算是有喜欢你的女孩,也不敢靠近,您说是吧!”

    “你的意思是为我考虑?”

    “肯定的啊。”莫云旗干笑。

    为什么她觉得战北捷看着自己的视线变得十分奇怪啊,难不成是自己的错觉么!

    “你很关心我的事情?”

    莫云旗看向战北捷,“你是我的队长?”

    “确定要结束这段关系?”战北捷反问。

    “嗯。”莫云旗用力点头,“这段时间你对我也很照顾,我觉得我们的关系,真的需要重新定义一下!”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战北捷微微挑眉,十分赞同她的话。

    莫云旗见战北捷这般好说话,一直悬着的心,瞬间松弛下来,“那么你的意思……”

    “你说结束,那就结束吧!”

    莫云旗握着水杯的手微微顿住,他怎么说的如此随意。

    “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有人喜欢你,或许碍于我的关系,也不敢接近你。”

    “我不是说我,我是觉得你的年纪不小了!”

    战北捷眸子一紧。

    “你是嫌弃我年纪大?”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说你的年纪大呢!”

    “所以你觉得年龄是我们之间的障碍么?”

    莫云旗怎么觉着这话越说越奇怪了,“我爸妈就差了许多岁,我觉得这个不是问题,两个人喜欢就好,什么都是可以克服的。”

    “嗯,所以之前说假扮情侣的事情,就到此结束。”

    莫云旗诧异的看着战北捷。

    这事儿明明是她先提出来的,可是看到他这般云淡风轻的模样,她的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他们虽然在一个部队,不过平时都是聚少离多的,不过在一起的时间比旁人,甚至比父母更多,若是真的没有一丝感情,真的是骗人的。

    莫云旗以为按照战北捷的性格,应该不会同意,所以这事儿她犹豫了好久,没想到战北捷居然这般轻易的就答应了,这让她的心里颇不自在。

    “那……”战北捷刚刚要开口,莫云旗忽然放下水杯。

    “我忽然想到有点事情,我先出去一下!”她说着就起身往外面走。

    战北捷直接抬脚追上去,战北捷腿长优势,在她的手按住门把手的时候,战北捷的手一把按在门上。

    “我的话还没说完,你跑什么!”

    “我们的关系不是结束了么!”莫云旗微微咬住嘴唇。

    说要结束的是她,可是为什么最后犹豫不舍的人还是她,莫云旗心里有些懊恼。

    “不是说我们的关系需要重新定义么!”战北捷两只手按在门上,将她小小的身子整个罩住,因为离得太近,莫云旗能够清晰的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清冽干燥的味道,还有一股他特有的男人味。

    “嗯,是需要重新定义。”

    战北捷忽然直接握住了莫云旗放在门把手上的手,直接攥住,微微用力,将她整个人翻转了一下,两个人瞬间面对面,莫云旗的手被战北捷按住在门上,战北捷高大的身材压过来,让她觉得分外有压迫感。

    战北捷的眸子在光线充足的地方看是深褐色的,眼神坚毅,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坚毅,鼻子坚挺,两道浓眉,显得他英气十足,却又带着一丝随意不羁,锐利的眸子,轻抿着唇,棱角分明的沦落,冷傲而又盛气凌人,站在那里,傲然独立,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强势霸道。

    他们两个人靠得太紧了,这让莫云旗觉得很不自在。

    “战队长,你做什么!”莫云旗试图将手抽出来。

    可是战北捷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挣脱不开,莫云旗急得脸通红。

    “莫云旗……”

    这事儿战北捷犹豫了很久,今天真的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怎么……唔——”

    莫云旗话音未落,战北捷直接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莫云旗惊恐的睁大眼睛,真的是惊恐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战北捷会忽然低头吻住自己。

    她的脑子在意瞬间就整个炸开了,整个身子木然,战北捷的手从她的手腕缓缓上移,直接扣住她的手指,十指紧扣。

    两个人的嘴唇轻触,能够感觉到对方那紊乱的心跳声,还有扑在自己面前那灼热的呼吸,整个世界仿佛都是停止的。

    唇上的触感干燥,可是却十分灼热,就好像是要把自己吞噬殆尽一般,莫云旗动也不敢动。

    可是在战北捷感觉,她的嘴唇很柔软,就像是轻柔娇嫩的花瓣一般,透着一股馨香,他不敢乱动,他生怕莫云旗一下子把他推开,就这么过去了整整一分钟,战北捷方才抽身离开。

    “我们正式交往吧。”

    莫云旗看着战北捷,难以置信,正式交往?

    “你……”

    “战北捷,你说什么……”莫云旗不信自己的耳朵。

    莫云旗容貌娇美,此刻更是显得楚楚动人,此刻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那眼中还带着一丝水汽,透着一丝诧异,那里面就像是有旋涡一样,像是能把他整个人吸进去一样。

    “答应么?”战北捷紧紧扣着她的手。

    虽说是假扮情侣,可是战北捷着实是个十分绅士的人,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关系,对她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情,若是在长辈面前,莫云旗是根本无法抗拒的,只是此刻他怎么忽然……

    “需要考虑?还是直接拒绝我?”

    “你别一直催我!”莫云旗此刻心里乱得很,“战北捷,你……”

    其实这些年战北捷对自己着实不错,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中,帮了自己无数次。

    莫云旗试图和他划清界限的界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样的人情越欠越多,总有一天自己会无力偿还的。

    “你……是不是很缺爱!”

    战北捷一愣。

    战北捷母亲去世得比较早,战霆更是忙于事业,说实在的,战北捷还是有些缺爱。

    可是莫云旗其实想问的,无非就是:你为什么对我这儿好,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可是这话到嘴边,就愣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然后说出来,就变了味道。

    “我给你时间考虑,希望答案是我满意的。”战北捷并不打算放过她。

    因为他对莫云旗已经足够了解,她若是真的讨厌自己,觉得没有可能,会直接说的,这般犹豫不决的模样,着实不太像她。

    “战北捷,你这话说得很霸道。”

    “还有个事要和你说一下。”

    “你先把手松开!”两个人的手心都摩擦出了汗水,着实有些难受。

    战北捷松开手,“我觉得我还是需要……”

    “什么!”

    然后莫云旗就看见某人的脸逐渐在自己面前放大,直到战北捷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下去。

    莫云旗伸手用力推搡着他,双手抵在他的胸口,很烫,战北捷这次轻轻咬了一口莫云旗的嘴唇,莫云旗就像是忽然触电了一样,忽然用力,直接将战北捷推开。

    两个人之间瞬间隔开一米的距离。

    战北捷伸手摸了摸嘴唇,饶有趣味的盯着莫云旗,那模样似乎很是餍足。

    莫云旗下意识的张嘴咬了咬嘴唇,跺了跺脚,扭头就往外面走!

    战家是待不下去了,战北捷怎么能……

    吻了她两次,两次……

    莫云旗越想脸越红,她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刚刚出了宅子大门,几条狗就扑了过来,直接把她给围住了。

    沈廷煊正好从外面回来,“小嫂子回来了啊。”

    这几年沈廷煊一直这么叫她。

    “我可不是你的嫂子!”莫云旗一想到被“强吻”,这心里就破不自在。

    “和老战吵架了?看你心情不太好啊。”沈廷煊低头招呼狗狗过去。

    “不是!”

    “男女那点事我很清楚,看你脸红的,你俩刚刚干嘛了,该不会是老战强迫你做了什么事吧。”

    沈廷煊是一猜一个准。

    莫云旗跺脚,直接就往外面走。

    沈廷煊无奈的一笑,进屋的时候,战北捷正好从楼上下来,“这是有进展了?”

    战北捷颇为诧异的看着沈廷煊,“你到底都知道一些什么?”

    “你俩那点事瞒着干爹就罢了,还真的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么,你俩的戏太烂。”沈廷煊轻笑,“你也看看周围那群人屠狗的人,就算是叶繁夏和燕持,平时看着对方的时候,都是含情脉脉的模样,你俩那关系,就是上下级,估计就是达成了某项协议,才勉强在一起的。”

    “你早就看出来了?”

    “你真的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啊,怎么说,刚刚是有进展了!”

    “我亲她了!”

    “噗——”沈廷煊睁大眼睛,“你俩在一起这么久,才亲了一口?”

    “是两口!”

    “好吧,是两口,我特么的还以为你把她给上了!”

    “你说话能不能委婉一点!”战北捷轻哼。

    “你是个委婉的人么?一个糙汉子,和我谈委婉!”沈廷煊叹了口气,“你俩这进展也太慢了吧。”

    “看样子你懂得很多?”战北捷挑眉,“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带一个回来啊。”

    “都是逢场作戏比较多,若是遇到真的能过一辈子的,太少!”沈廷煊叹了口气,“怎么着,是不是需要向我取经。”

    “取经?”战北捷嘴巴嗫嚅着,“怎么说?”

    “今晚正好约了楚楚喝酒,你也一起来吧,顺便教教你,到底该如何和女孩子接触。”

    “莫云旗那性子,我看挺固执的,你呢,在感情方面又有些迟钝,难不成你是准备让她被人抢走再后悔么?”

    “或者是你们准备谈一个黄昏恋?”

    战北捷本来还有些犹豫,不过沈廷煊和他一通,他心里颇为动摇,“我得问一下她去了哪里,刚刚出去了,就没影了。”

    “有什么好问的,不是去燕家就是秦家了,不过秦序羽刚刚出了事,燕笙歌估计没工夫搭理她,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去了燕家,我看她气呼呼的模样,你打电话估计她也不会接的,不如直接给熹熹打个电话。”

    战北捷就真的给姜熹打了个电话,莫云旗确实给她去了电话,说是要过来玩。战北捷这才安心。

    “看不出来,你如此了解女人?”

    “我这是阅历丰富,走吧,今晚带你见识见识……你就是在部队待久了,其实啊,这男人和女人之间交往有许多门道!”

    战北捷听得颇为认真。

    楚衍只是约了沈廷煊,没想到战北捷居然来了。

    而且沈廷煊一进去,就直接开口,“楚楚,活色生香不是新来了一批陪酒的姑娘么?”

    “是啊,怎么了?”

    来这边谈生意的不算少,有时候为了活跃气氛,会让一些姑娘唱唱歌什么的,长得都算标致。

    “廷煊,你不会是……”楚衍挑眉,“你不是不好这口么!”

    “滚犊子,我是给老战找的。”

    “老战……”楚衍揶揄的看着战北捷,“要几个?”

    “什么几个!”战北捷还没搞清楚状况。

    “我去吧!”楚衍说着就往外面走。

    莫云旗刚刚到了燕家,姜熹倒是有些诧异,不是刚刚和战北捷离开了么!怎么忽然找自己来了。

    “你和战大哥吵架了?”

    这就让莫云旗十分尴尬了,为什么每个人见着自己都会问这个问题。

    “不是,在他家没什么事,就想过来玩玩。”

    姜熹可不信,因为人的眼睛可不会说谎。

    “小旗姐姐,过来玩!”燕小西听着声音从楼上下来,一把抱住了莫云旗,“小旗姐姐,你的嘴巴被什么咬了。”

    “我自己咬得!”莫云旗一路上纠结得要死,下意识的就咬了嘴唇,没想到留下了一排牙印。

    “我还以为是战叔叔咬的!”

    莫云旗嘴角抽了抽,“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俩不是一对么!”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个没心没肺,从他出生开始,他们就在一起,燕小西潜意识里,“你是战叔叔家的小媳妇儿,部队里面的蜀黍都这么说!”

    “媳妇儿?”

    “就是用来亲的媳妇儿!”

    姜熹捂住脸,这燕小西到底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题外话------

    咳咳,老战和小莫同志这事儿吧……

    燕小二:你不会是忘了吧!

    我: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么!

    燕小二:你不是么!

    我:(╯‵□′)╯︵┻━┻我是个靠谱的作者!

    燕小二:(抠鼻子)

    我:燕殊,你好歹是个男神,抠鼻子神马的,着实不太适合你。

    燕小二:估计很多人觉得你家男主是个男神经。

    我:你对自己定位相当准确!

    燕小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