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7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正文 037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秦家大院

    燕小西挣扎着要燕殊抱着,燕殊刚刚把他搂在怀里,燕小西就附在他的耳边,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粑粑,当时就是他们把小羽哥哥吓哭的。”燕小西所说的自然就是警车上刚刚下来的人。

    “嗯。”燕殊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刚刚没受伤吧?”

    “什么事都没有,就是那个秦玉书太爱哭了,我都没打两下,他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以后别这么鲁莽,听着没!”

    “知道啦!”燕小西努努嘴,看着被人驱逐出来的秦家人!

    孙静闲头发凌乱,她手中捏着一个方包,里面装得鼓鼓的,看起来很沉,“秦浥尘,你真是疯了,你怎么敢这么做!”

    “对付不自觉的人,自然需要特别方法,不然还真的以为这里是他家了。”秦浥尘说话慢条斯理的,那口气极其傲慢。

    莫云旗之前不过接触过秦浥尘几次而已,都是点头之交,他在燕笙歌面前完全就是一个宠妻狂魔,而现在眉眼带笑,却暗藏杀机。

    之前总觉得这个男人脾气一定是极好的,对老婆那般疼爱,没想到也有这般凌厉傲气的一面。

    “秦夫人,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包。”律师走过去。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这里都是我的私人物品。”孙静闲护住包。

    这种场景让她想到了第一次到秦家的时候。

    和现在不同,现在她是被赶出去,而第一次到秦家,秦家老爷子还在,秦浥尘和他就坐在客厅里面,眉眼倨傲凌厉,狠狠的折辱了她一番。

    “为了防止有人趁乱浑水摸鱼,相信秦夫人也不是这样的人吧!”律师这话说得极其婉转,周围又都是人,孙静闲只能把包叫出去。

    这里面都是一些首饰现金,孙静闲极其喜欢珠宝,这里面的好东西倒是不少。

    “等一下。”秦浥尘喊停。

    “秦总!”律师手中正拿着一串硕大的黑宝石项链。

    “这是我母亲的。”秦浥尘走过去,接过项链,仔细端量着,因为很长时间没有保养了,上面的铂金有些黯淡无光,可是宝石在阳光下却折射着璀璨的光芒。

    秦浥尘忽而抬头看向孙静闲,孙静闲被他心里发慌。

    “这个是你父亲送我的!”孙静闲咬牙。

    “是我母亲的东西,那我就收回了。”秦浥尘握紧项链,“秦夫人一向看不起我的母亲,应该不屑拿她的东西才对,再给我仔细找找!”

    孙静闲咬紧牙关,却无法正面反驳秦浥尘,快被气出了内伤。

    秦家倒是很想发作,可是现在门口围满了记者,他们也不能像是之前一样,说话肆无忌惮,只能乖乖把东西搬了出来。

    “秦总,差不多了。”律师走过去,出了一身汗。

    “麻烦你了。”

    “秦总太客气了。”

    李询见秦家已经出来,顶着压力,硬着头皮走过去。

    秦家人见到警察所有人的戒心都变得很重,“李队长,您来这里是做什么?”

    “有些问题想要问一下您的孙子,不知道可否行个方便。”

    秦振理双手握拳,余光瞥见一侧神色嘲弄的秦浥尘,恼怒极了。

    “粑粑,那件事情和秦玉书有关是不是?”因为此刻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在等着秦振理的回答,所以燕小西这清脆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谁告诉你的啊!”燕殊促狭。

    “那为什么秦爷爷不许警察蜀黍问话,电视上面不是经常说了,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心虚了才不敢让人查。”

    姜熹扑哧一乐。

    “你这是从哪个电视上面看到的!”

    “电视上不经常有搜查别人家里的情节么,那上面都是这么说的!”

    “所以我说让他少看电视剧。”姜熹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么!那为什么不敢让人调查,只要是清白的,就不会畏惧不是么!”

    “对!”燕殊这话说得掷地有声。

    众人目光聚焦在秦振理的身上。

    秦玉书和秦玉书被夏蔚然和秦圣哲抱着,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现在看到警察,更是怕得一直小声抽泣,看起来好不可怜。

    秦振理现在若是拒了,其实李询并不能对他如何,若是接受了,在这群媒体人眼中,秦玉书和秦玉函的处境就会变得极其尴尬,尤其是这种时候,前面有秦序羽,众人只会说是秦家蓄谋已久,牺牲一个不受宠的孙子,保全了两个。

    这样大肆渲染,处境就会变得更加尴尬。

    “秦先生?”李询催促。

    “好,我们配合调查,如果证明他们和整件事情并无关系的话……”

    “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秦伯父,您还想要什么?”燕殊揶揄道。

    “那行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挑个地方。”李询可不想在这里再待片刻了。

    “我不要,我不要和他走,二叔,我不要……”秦玉书紧紧抱着秦圣哲的脖子,哭得眼睛猩红,这脸上还有燕小西抓挠的痕迹,此刻更是肿得不成样子。

    “警察蜀黍就是和你说几句罢了,不会有事的!”秦圣哲将秦玉书交给孙静闲。

    “那就先去我们落脚地吧。”秦振理思索了片刻。

    “可以,那你们车子先走我们跟着。”

    李询示意秦振理先走,秦振理却看了一眼秦浥尘,“我还有点私事,静闲,蔚然,你们先抱着孩子上车。”

    秦振理说完直接朝着秦浥尘走过去,秦圣哲紧随而至。

    秦浥尘这边倒是清净,毕竟这么多人在,那些记者,没一个是好惹的,记者自然只敢远观。

    秦振理到那里,什么都没说,直接抬手就要打过去!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只是秦浥尘刚刚准备抬手,战北捷动作更快,直接钳制住了秦振理的手!

    战北捷的力气太大,箍得秦振理手疼。

    “战北捷!”

    “秦伯父,适可而止吧!”

    “这是我们秦家的事情,轮得到你插手么!”

    战北捷微微一笑,“好歹之前秦爷爷在的时候,浥尘也叫我一声大哥,虽然不是亲哥哥,不过不代表他身后没人吧,你们也别太欺负人了。”

    “呵——”秦振理轻哼,“秦浥尘,你狠!”

    “不过是一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秦伯父,您说是吧!”燕殊的眼中充斥着挑衅,“你们可以对一孩子出手,我们为什么不能呢!”

    “燕殊!”秦振理气得浑身发抖,“好啊,你们,敢情你们今天就是故意来阴我的!”

    “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了两个养子,你们居然对自己的亲孙子赶尽杀绝,明明对自己的亲儿子都如此绝情,为何对那两个孩子如此上心,秦二少,这个你可否为我解答一下!”燕殊眼中嘲弄。

    “粑粑,我之前还以为他是秦玉书的粑粑呢,他自己没有孩子么?”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他之前倒是有个孩子,只是不疼爱罢了!”

    “为什么不疼自己的孩子,反而疼秦玉书和秦玉函,这不是很奇怪嘛!”

    “就是啊。”

    “那粑粑你是更疼我还是更疼小北和小羽哥哥?”燕小西睁大眼睛。

    “都一样疼,不过你是我儿子,人都有私心,待在一起时间更长,当然感情更好!”

    “我就说嘛,哪有父亲不疼自己儿子的。”燕小西这话是说得无心。

    却让秦浥尘对面的秦家父子双双白了脸。

    只是燕殊和燕小西这一唱一和的,他们却也无法反驳,差点气得吐血。

    秦家人依次上车,李询才深深的看了一眼燕殊。

    燕殊低头逗弄着燕小西,只是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之前燕殊给他一些所谓的“情报”,李询觉着他是入了燕殊眼睛的人,只是此刻看来,燕殊若是翻脸的话,也是着实无情。

    罢了,也是他们思虑不周,不然事情也不会闹得这般不可收拾。

    医院

    叶繁夏牵着燕小北和燕小白刚刚到了医院,就听见里面传来燕老爷子的声音。

    “简直是太放肆了,这到底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们怎么不告诉我!”燕老爷子腿上还打着石膏,不然按他这脾气,估计已经翻身下床了。

    “爸,你冷静一点,孩子们已经在处理这个事情了,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这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事,胆子着实大,小羽那么乖,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叶繁夏推门进去,看见燕小白和燕小北,燕老爷子饶是有火,也只能将它压下,在孩子面前这样着实不太好。

    “太爷爷,您在发脾气么?”燕小白睁着无辜的眼睛,盯着燕老爷子。

    “不是。”燕老爷子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吧!”燕小白从叶繁夏手中拿过保温桶,“太爷爷,麻麻给你煲汤了!”

    “好了,你们快坐吧,别站着。”

    燕小北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那双黑宝石般的眼睛却一直盯着燕老爷子,看得燕老爷子心里都觉得怪怪的。

    “小北,你在看什么?”

    “早上粑粑和我们说,最近家里有点事,让我们别调皮。”

    “你一直很乖,我知道。”燕老爷子一笑。

    “可是太爷爷,你为什么不乖,还在闹脾气!”

    燕老爷子被燕小北一怼,一口气憋在胸口,连都涨红了。

    “小北!”叶繁夏拧眉。

    燕小北乖乖的从书包中摸出书,“我看书!”

    自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开过口。

    而此刻宋一唯接到了燕殊的带年华,倒是颇为诧异,“小殊?你怎么有空给我电话?”

    “爷爷住院了,着实不放心,正好最近有假期,就提前一天回来了。”燕殊坐在副驾驶,伸手捏了捏眉心,“事情都处理好了,您和爷爷说一声,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那就好。”宋一唯长舒了一口气。

    扭头和燕老爷子说了一声。

    燕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他的性子,其实从政更合适。”

    “那还不得搅和个天翻地覆。”宋一唯轻笑。

    “这倒也是,本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

    秦序羽的事情算是基本得到了一个解决,这让叶繁夏松了口气,和燕持通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这个情况。

    宋一唯回去了一趟,回来之后就让叶繁夏带着两个孩子出去吃饭,燕氏公司就在附近,这会儿才十一点,到那边也就十几分钟,应该可以和燕持一起吃饭。

    “麻麻,要和粑粑一起吃饭么!”燕小白一双清亮的大眼,灼然有神。

    “是啊。”

    “我都好久没有和粑粑一起吃饭了!”燕小白撅着嘴巴。

    “粑粑最近不是比较忙么!”

    “哼——”燕小白轻哼。

    当他们到公司的时候,燕持居然还在开口,这会儿已经快下班了,这人未免过于卖力了吧。

    “你们在办公室坐着,别乱动,我出去外面看看!”叶繁夏抬头看着燕持的一个秘书,“小张,这两个孩子就麻烦你了。”

    “您放心吧!正好您去劝劝总裁,恨不得要把一周的事情处理完,弄得公司人都很紧张。”

    “我知道了。”叶繁夏点了点头。

    燕小北摸出书包里的小人书,看得津津有味,可是燕小白就不是那么的安生了。

    “你们要不要喝果汁或者牛奶,或者吃饼干?”

    “可以么?”这会儿已经快到饭点了,燕小白眼前一亮。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我和你一起去吧!”燕小白这话说完,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哥哥,“哥,那个……你要吃么?”

    “麻麻说不许乱跑!”

    “那我帮你们拿!”

    “张叔叔又不是什么外人,我和张叔叔一起去,哥,你真的不要么?”

    燕小北不说话,那高冷的模样简直和燕持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们两个人刚刚离开,燕小北的肚子忽然叫了一声,他摸了摸肚子。

    过了约莫几分钟的功夫,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伴随着尖细的高跟鞋声,还有一股浓郁的香水味。

    燕小北抬头,就看见一个穿得保守,可是身材妖娆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看着燕小北,下意识的捏紧手中的报告,“是秦总的儿子吧,长得真可爱。”

    “阿姨好!”

    女人蠕动了一下嘴唇,将文件放到秦浥尘的桌子上,扭头走到燕小北面前,“您是不是叫燕北冥啊!”

    她露出了自认为最漂亮的微笑,微微俯身,胸口一颤一颤的,燕小北摸了摸鼻子,这里面是塞了水球么?

    “真是可爱,和秦总长得一模一样。”她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抚摸燕小北。

    却被他避开了,因为她指甲很长,这让燕小北觉得没有安全感。

    女人嘴角抽了抽,“第一次见面,我是你公关部的副部,来给你父亲送文件,可不是什么坏人。”

    “嗯。”燕小北轻轻嗯了一声。

    “长得真漂亮。”女人不吝溢美之词,“这都要到饭点了,你饿不饿啊?你是和夫人一起来的么?”

    “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么多!”

    女人一愣,这孩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按理说,孩子不都是应该很喜欢吃东西么?

    这话怎么搞得,她像个坏人一样。

    “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没有恶意的。”

    “我知道,你也不敢有恶意,这是我家的公司!”燕小北那口气明显在说,我可以随意把你开了。

    女人嘴角狠狠抽了抽。

    而此刻叶繁夏和燕持的声音由远及近,正好推门进来。

    “秦总,夫人!”女人直起身子,毕恭毕敬。

    “文件修改好了?”燕持冷着一张脸。

    “嗯,您看一下,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再修改。”

    “嗯,那你出去吧!”

    女人点了点头,看了看燕小北,“小朋友,那我走了!”

    燕小北拧眉,有些不满。

    等她离开,燕小白抱着一大堆零食从外面跑进来,直接撞到了燕持的腿上。

    “粑粑!”

    “总裁!”张秘书往后退了两步。

    “这东西哪里来的?”燕持看着燕小白怀中的一大堆零食。

    “都是同事给的!”张秘书垂着头。

    “粑粑,这个可好吃了,真的……”

    燕持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张秘书,让他后背一直冒冷汗,难不成总裁不许燕小白吃零食?

    “你们二叔回来了,待会儿一起去吃顿饭!”

    “二叔回来啦,那小西也会去麽!”

    “嗯!”

    “那我得和小西一起分享!”燕小白说得极其认真。

    “你为什么不和你哥分享!”燕持拧眉。

    “哥哥都不吃的!”

    燕小北肚子又叫了一声,这气氛显得颇为尴尬,他直接站起来,将书包背上,小脸憋得通红,“快点走吧,别让二叔等急了。”

    叶繁夏看着他故作镇定的从自己面前路过,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伸手抵了抵燕持,“是不是和你一样,很不诚实啊。”

    “我有他这么别扭么?”燕持拿起一侧的外套,弯腰将燕小白抱在怀里,牵着叶繁夏就往外面走。

    “你比他别扭多了。”

    “晚上回去收拾你!”

    “燕持,你还能别这么幼稚么!每次都这样!”

    “有用就行。”

    “孩子面前,你给我注意点!”

    “好,有什么事我们单独说!”燕持笑了笑。

    秦浥尘在饭店定了位置,他们一群人刚到没多久,燕笙歌和秦小蛮就已经到了,听说事情已经解决了,燕笙歌绷紧了一夜的神经才可算是松弛了下去。

    “小旗,你也来了啊,这次过来,是准备和战大哥商量婚事么!”

    “啊?”

    莫云旗一脸懵,扭头看着战北捷。

    战北捷轻轻咳嗽一声。

    “你俩在一起都四年多了,小蛮没出生就在一起了,还不定下来么?”燕笙歌打趣道。“战大哥,这事儿你得主动一点。”

    “再说吧。”战北捷还没开口,莫云旗就温吞的说了一句。

    把他的话直接堵了回去。

    这事儿确实需要好好商量一下了。

    这次本来是要送莫云旗回华西的,忽然听说小羽出事了,燕殊和战北捷都比较焦急,莫云旗这些年和燕笙歌也一直保持着联系,不然莫云旗根本不会跟着他们一起回来。

    莫云旗心里想着,也是时候和战北捷说清楚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双方父母虽然没有直接催,不过旁敲侧击的说过不少次。

    不一会儿,燕持和叶繁夏就到了。

    “小白来啦,过来让二叔抱抱!”燕殊这话刚刚说完,燕小白就直接奔着在墙边罚站的燕小西跑过去,“哥……”

    “小白!”燕小西撅着嘴。

    “我给你带好吃的了!”

    “还是我们家小白对我好!”

    “小白,二叔在这里!”燕家就这一个女孩,燕殊燕小北太安静,燕小西太皮,所以燕殊逗弄最多的算是燕小白了。

    “小白,你怎么站在这里,我们去那边坐。”

    “粑粑罚我的!”

    “二叔,你为什么要罚小西!”

    “你终于肯理我了,我喊了你这么多声!”燕殊揉了揉额头。

    “我没听见!”燕小白这眼里心里都是燕小西,哪里顾得上别人啊。

    “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很没有存在感啊。”燕殊叹了口气。“二叔很伤心啊,哎,是不是二叔走了一个多月,小白都把我忘了?”

    “二叔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怎么还撒娇!”

    众人低头闷笑,燕殊轻轻咳嗽一声,神色颇不自然。

    ------题外话------

    好吧,好多人看秦家破不顺眼,所以很快就要虐秦家了,吼哈哈……

    最近弄论文弄得我头疼,痘痘都长了不少,不想活了,~(>_<)~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