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8 赶出大宅,燕殊布局(二更)

正文 038 赶出大宅,燕殊布局(二更)

    秦家

    燕小西路过燕殊的时候,还故意伸手勾了勾他的手指,朝着燕殊就是一通挤眉弄眼。

    燕殊冷哼一声,压根不去搭理他。

    “粑粑,你没生气吧。”燕小西口气透着讨好。

    “你说呢!”燕殊嘴角扯起一抹笑。

    燕殊鼻梁笔直而又高挺,在这种光线下显得越发立体迷人,嘴唇微微抿着扯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唇形优美,却又带着一丝冷冽,高大昂藏的身躯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面部线条柔和,垂头看着燕小西的时候,透着一丝格外的温柔。

    “粑粑,抱抱!”

    “这是抱抱的时候么!”燕殊拧眉。

    “怎么就不是了,就要抱抱!”

    燕小西就是怕燕殊生气,直接跑过去搂住他的大腿再说。

    “行了,别现在就急着讨好我,去一边站着,回去再收拾你!”

    “小旗姐姐!”燕小西瞥见从后面下车的莫云旗,直接跑过去就要抱抱。

    只是这小腿还没跑过去,身子忽然腾空,整个人就落在了一个坚硬却又炙热的怀抱,“还是让你战叔叔抱抱你吧。”

    “人家要小旗姐姐!”燕小西轻哼,你的怀里又硬又难受,谁想要你啊。

    “我抱着你还不乐意了?”

    “这不是很明显么!”燕小西轻哼。

    “你这小子,今天惹出这事儿,回头让你爸收拾你!”

    “才不会呢,我粑粑可疼我了!”燕小西说着抱住战北捷的脖子,回头看着莫云旗,“小旗姐姐,要亲亲。”

    “好啊!”

    莫云旗走过去,脸刚刚凑过去,燕小西就吧唧两口。

    燕小西这不捣蛋的时候,还是十分讨喜的,莫云旗一直对他很不错。

    “战叔叔,你也想要么?”燕小西美滋滋的摸着小脸。

    “你在胡说些什么!”老战轻哼。

    “那你怎么一脸嫉妒的看着我!”

    “我……”战北捷语塞,只能冷哼两声。

    这边倒是一派和乐,不过秦家这边就不是这般了。

    这本来一个楚衍,就不好打发。

    楚衍和一般人不一样,这个人完全就是被楚家给宠坏了,什么事情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这已经让秦家人很是头疼了,结果好了,来了一个更难缠的燕殊。

    秦圣哲更是有一两年未曾见过燕殊了,他和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那双黑眸依旧凌厉骇人,就像是猎豹一般,锁定目标,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

    “二叔,这叔叔……”秦玉书之前是见过燕殊的,只是早就不记得了,“他好吓人!”

    秦玉书说着就往秦圣哲身后躲藏。

    “二少,您儿子已经来我们家闹过一次了,您这次过来,又想做什么!”秦圣哲伸手护着秦玉书。

    燕殊目光落在两个人的互动上,夏蔚然站在秦圣哲身后,楚楚可怜的大眼已经蓄满了泪水,那模样甚是惹人怜爱,只是燕殊对她印象甚少,毕竟是个不饶会惹人注意的女人。

    “我儿子来惹事了,作为父亲,我是专程过来道歉的。”燕殊勾着唇角。

    只是他周身带着一丝狂娟倨傲,这哪里是来赔礼道歉的啊。

    “赔礼道歉就不用了,赶紧把他带走就行。”秦振理总觉得事情透着一丝诡异。

    “是把玉书打哭了吧?”

    秦玉书见着燕殊,心里无端得升起了一抹惧意,直接往秦圣哲后面躲。

    燕殊只是笑了笑,“秦二少和他的感情挺好的啊!”

    燕殊这话透着一丝揶揄和嘲弄。

    “大哥不在,作为弟弟,照顾一下嫂子和侄子,有什么问题么?二少常年不在京都,难道不是燕大少在帮你照顾妻儿?”秦圣哲这话说得极具挑衅。

    燕殊忽而一笑,“怎么说都是我们家小西太放肆了,我在这里和你们说一声不好意思,小西,听着没,以后不许这么欺负人。”

    “粑粑!”燕小西撅着嘴巴,显得有些不满,“是他们欺负了小羽哥哥,你都不知道,小羽哥哥昏倒被送进医院了。”

    燕殊侧头看向秦家人。

    “燕殊,这种事可不能随便泼脏水,秦序羽的事情,和我们家能有什么关系啊。”秦振理轻笑。

    “就算这个事情没有关系,之前他失踪和你们……”

    燕殊轻轻勾着唇角,刚刚想要说些什么,秦浥尘的车子已经到了。

    姜熹率先下车,看到燕小西安然无恙,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只是没想到燕殊居然在。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说一声。”姜熹走过去,额头有一丝细汗,面色潮红,燕殊直接抬手擦去她额头的汗水,十分熟稔亲昵的吻了一下她的额角,“看你急的。”

    “能不急么!”姜熹狠狠瞪了燕小西一眼,燕小西立刻缩在战北捷的怀里,愣是不敢抬头。

    完蛋了,麻麻生气了。

    秦家人看着秦浥尘从车上下来,都是浑身一凛,怎么全部都来秦家了。

    而且这些人进来,就和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当真是打脸。

    “你怎么来了!”孙静闲见着秦浥尘这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可是态度却还要装作十分强硬。

    “就是觉得有些事情需要和你们清算一下。”秦浥尘大步走过去,挡在了所有人面前。

    “难不成又是因为秦序羽的事情?”秦圣哲挑眉。

    “不是!”秦浥尘那张惊尘绝艳的脸,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意。

    “那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秦振理对他也是一脸戒备。

    “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秦浥尘勾着嘴角,“当年在小蛮的满月酒上,我就曾经说过,要不就是要公司的股份,要不就是从老宅搬出去,后来你们家出了白事,加上秦圣哲从公司退出,这事儿就被搁置了,不过即使如此,你们也并没有在二者中择其一。”

    “秦浥尘,你这是什么意思?”秦振理气得脸色铁青,“这是我家,你难不成还想把我从这里赶出去!”

    “自然不是!”秦浥尘轻笑,“是请出去!”

    “简直放肆!”秦振理气得浑身乱颤。

    “那就把秦氏的股份拿出来。”

    秦氏的股份那得多值钱,而秦家老宅处于闹市区,又尽千平,自然也是有市无价,两者中择其一,不得不说,秦浥尘这招够狠的。

    “难不成你儿子出事了,你就要把事情怪罪在我们头上?没有这个道理吧!”孙静闲轻哼,“这里是秦家的房子,可不是你一人说得算得!”

    “我在和我父亲说话,有你说话的份儿么,你算个什么东西!”秦浥尘嘴角带着轻蔑的笑。

    “你……”

    “她是你母亲!”秦振理死死咬着牙齿。

    “我的母亲早就死了。”秦浥尘兀自一笑,“待会儿律师就来了,我会让他们协助你们搬家,搬家公司我都帮你们叫好了,你们只需要收拾一下东西就好,不属于你们的东西,一样都不许带走!”

    “秦浥尘,你别欺人太甚!”秦振理伸手指着他,“不孝子!”

    “你不配和我说这话!”

    “秦浥尘,你莫非是想要将儿子的事情,推在我们家头上?这件事情和我们没有半分关系!”

    “那我所谓的秘书呢!”秦浥尘这话一出,秦振理和秦圣哲双双变了脸色。

    “之前相安无事,不过是我懒得动手罢了,并不能代表我真的收拾不了你们!”

    而此刻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来,后面还跟着几辆大卡车,“秦总!”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快步走下来,急得满头是汗,“我来迟了。”

    “正好!”秦浥尘指了指大宅,“现在就可以开始动手了!”

    律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立刻走过去。

    “秦先生,秦太太,我是秦总的代理律师,今天我就代表秦总正是和你们说一下,你们这种行为已经严重的侵害了秦总的个人利益,而且是在没有经过秦总的情况下,擅自入主他的房子,这本身就已经构成了一种侵权行为。”

    “这是我们已经罗列出来的损失清单,麻烦你们搬出去之后,赔偿我们秦总的个人损失,如果你们拒不搬出,我们会像法院提起公诉,对你们进行追责,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相信也不想闹得如此难堪吧!”律师说着从包中翻出一个文件,递给秦振理!

    “哇——我不要搬出去,我不要——”秦玉书都急哭了。

    “秦浥尘,你别欺人太甚!”孙静闲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盯着秦浥尘。

    “当年你明知我父亲结婚了,还在外面和他在一起,并且育有子女,你当年那般欺负我的母亲,怎么着,我现在就不能欺负你了?”秦浥尘眼中透着轻蔑。

    “因为这世上总是有些人,会忘记自己的出生,比较健忘,可以理解。”燕殊笑了笑。

    “你现在就过来,直接让我们搬走,好歹也给我们一点准备时间吧,这是准备让我们搬去哪里!”秦圣哲知道。

    秦浥尘今天是打定主意不会放过他们了。

    与其到时候闹得太难看,不如自己顺势而下。

    “你们家难不成没有在外面购置房产么?需要我的律师把你们的财产和你们说一下么!”秦浥尘挑眉,极具挑衅。

    “秦浥尘,你敢阴我!我是你爸,我是秦家人,住在自己家里怎么了!”

    这若是搬出去了,岂不是成了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

    “我可不敢阴你,毕竟我们要走正规合法的程序,你们若是真的穷的叮当响,没有落脚处,在法律上,我是你儿子,自然要赡养你,留你在这里也很正常,只是不好意思,你名下就有三套房子,不缺地方吧。”

    “你现在说自己是秦家人了,当年你带着这个女人回来的时候,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不屑要这个姓氏么!”

    “你……”秦振理脸色铁青。

    “都愣着干嘛呢,赶紧进去帮他们搬东西,老宅的所有东西,不许他们带走一样,如果有什么破损,记得登录在册,以后好讨要赔偿!”秦浥尘的嘴角勾着一抹邪笑。

    搬家公司的人就立刻走了过去,秦家人自然是不肯的,尤其是孙静闲的反应作为激烈。

    秦玉书和秦玉函在大哭,而秦家人挡在门口,就是不许他们进去,孙静闲更是直接朝着秦浥尘冲过去,“秦浥尘,你真是太欺负人了,你们一个个的,是打算逼死我们是不是!”

    秦浥尘直接上前一步,孙静闲挥手准备打他,可是触及到他那双阴冷的视线,这手悻悻地愣是不敢下手。

    “当年你对我可是没有这么手下留情啊!”秦浥尘轻笑。

    “你!”

    “赶紧去搬东西吧,这些人可不是什么温柔的人,这若是把你的东西碰坏了,我可无能为力!”

    说话间那群人已经挤了进去。

    都是一群大汉,秦家人哪里挡得住啊,到处都是鬼哭狼嚎的声音。

    燕殊促狭道:“秦浥尘,你这一招拔草除根,祸水东引,用的不错啊。”

    秦浥尘轻笑,“好戏还在后面呢,就按照他们家人的脾气……”

    秦浥尘话音未落,里面就传来了争执声。

    秦家老宅好东西不少,因为有律师在,很多东西都是之前登记在册的,自然不许带走,发生争执在所难免。

    而此刻外面的记者早就蠢蠢欲动了。

    一开始是楚家的车子,然后二少去了,现在就是秦三少也来了,这里面定然是十分热闹的。

    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争执吵闹声,更是闹得甚嚣尘上,里面肯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秦家这几个保安,哪里能够拦住那么的记者啊,那群记者很快就冲了进去。

    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搬家公司的人正在往外面搬东西,秦家人都在拦着,这明显就是有人要强制将秦家人赶出去啊!

    众人早就想追秦浥尘的消息,立刻就胆大的跑过去!

    “秦总,请问您是准备将他们赶出去么?”

    “这是您的父母和兄弟,您这么做是不是在赶尽杀绝,而且势必会让人诟病的?您就觉得无所谓么?”

    “您的公子刚刚出事,您就来这边,是不是说明这件事情和这边是有关系的呢!”

    ……

    秦浥尘只是淡淡的一笑,“什么叫做赶出去,这是我的房子,我让谁住不是我的权利么?”

    “可是那里面有您的父亲,这种行为,是不是有些大逆不道啊!”那人说话口气怯生生的,似乎斟酌了许久的字眼。

    “大逆不道?”秦浥尘轻笑,“如果你了解我们家的事情,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况且他有三个儿子,在我家住了二十多年,我已经够给面子了吧,也是时候让别的儿子尽尽孝道了,你说是吧。”

    “那这件事情和令公子涉及的事情是否有关呢!”

    秦浥尘刚刚准备开口,燕殊就开口了。

    “网络媒体都说是秦家小少爷,具体指谁你们知道么,秦家小少爷?”燕殊无奈的一笑,“秦家可是有三位小少爷啊,况且警方已经澄清了事情和侄子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希望你们不要继续跟风纠缠,对孩子来说,着实不太好。”

    “只是有人说,令公子生病来逃脱罪责,这个……”

    “我已经请律师向一些无端造谣的媒体提起诉讼了,相信很快他们就会收到法院的传票,这个案子到时候会公开审理,我相信会满足大家所有的好奇心。”

    众人愕然,秦浥尘说得相当有底气。

    “只是受害者家属觉得,秦家权势滔天,所以……”

    “就算如此,也不代表我们能够左右司法吧。”秦浥尘显得颇为无奈,“这事儿闹得这么大,我们家有什么本事堵住悠悠众口,难不成他们以为这个国家都是我们家的么?未免太可笑了,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被媒体误导,如果他们有证据证明我儿子和整件事情有关,我相信法律会给出公正的审判,你们说是吧!”

    众人齐齐点头。

    而此刻里面传出秦玉书和秦玉函的呼喊声。

    因为大家的视线在第一时间聚焦在了秦序羽身上,倒是忽略了秦家的另外两个小少爷。

    那也是因为秦序羽平素风头太盛,光是这身份就足以让人咋舌,加上品学兼优,众人自然将视线尽数转移到他的身上,秦家最近又十分低调,众人倒是差点忘了,秦家还有这两位。

    秦序羽一直坐在车内,未曾下来,他看着秦浥尘和众人斡旋,那般的理直气壮,运筹帷幄,没有丝毫畏惧,他握着小手,原来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秦浥尘虽然未曾指名道姓,不过这番态度,似乎将矛头全部引向了秦家。

    而此刻身后忽然有车子由远及近。

    李询连夜加班,询问了许多的学生,这些毕竟是孩子,根本受不住大人的那一套,一开始都是切切懦懦,畏畏缩缩的不敢说话,可是他们心里防线太脆弱,基本上不需要任何的审讯技巧,就把知道的都吐了出来。

    没想到还真的涉及到了秦家。

    只是此秦家非彼秦家。

    “队长,你说之前秦序羽被推出去,是不是秦家专门用的烟雾弹啊,就是为了混淆视听。”

    “极有可能。”

    “那可真是太狠了,那孩子太无辜了!那日估计都被吓坏了。”

    “你们还敢说,没有经过调查取证,就直接去询问,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我们当时也是急得不行了。”

    “对方就是利用你们破案心切的心理。”李询伸手捏了捏眉心。

    “秦家门口怎么这么多采访车,可是却没人!”开车的警察看了看周围,“连个保安都没有。”

    “进去看看!”李询压根不知道,自己来得还真是时候。

    “队长,记者都在里面,而且还有燕家、楚家、战家人甚至秦总都在!”

    “马丹,怎么回事!”李询刚刚摇下车窗,一群记者就围堵了过来。

    主要是这警车太过招摇!

    “李队,你们这次来秦家是为了什么?”

    “学校的案子是和秦家有关系是么?是秦玉书还是秦玉函?”

    “是不是真的和秦序羽没有任何关系啊……”

    ……

    李询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忽然瞥见不远处的燕殊,他单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搂着姜熹在低头说着什么,神情邪肆而又倨傲,还透着一丝揶揄嘲弄。

    李询握紧口袋中的手机。

    他如此急切的过来,也是因为接到了短信,说是秦家举家准备搬走,李询那叫一个急啊,这如果真的牵扯到了秦家,他们家若是跑到了国外,到时候就真的鞭长莫及了,这事儿也就他知道,还没敢对外声张,毕竟是燕殊发的消息。

    只是现在看来,这完全就是燕殊布的一个局,“报复”之前警方对秦序羽采取的错误措施,而导致了秦序羽平白无故蒙受冤屈。

    燕殊果然还是燕殊,即使多年未见,一出手……

    就让人难以招架!

    秦家这次算是真的惹毛了他了。

    这秦家两位小少爷,这次估计是在劫难逃了!

    ------题外话------

    这叫做什么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咳咳……

    燕小西:果然还是粑粑比较厉害!

    燕殊:以后要记得,拳头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燕小西:那应该怎么办!

    燕殊:靠脑子!

    燕小西:脑子又不能打架!

    燕殊:以后我再慢慢教你,你还小……

    我:你这么和自己儿子说,真的好么?小小年纪就教他欺负人?

    燕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这是未雨绸缪!以后有人欺负他了,最起码不用让我给他擦屁股吧!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