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7 燕殊:我听说有人欺负我儿子

正文 037 燕殊:我听说有人欺负我儿子

    咨询室

    白露前脚离开,孙萍就进了姜熹的办公室,随手帮她将白露的杯子收掉,“熹熹姐,你和她怎么谈了这么久,我看她出去的时候,脸色还不是很好,谈得不够顺利么?”

    “随便说了一些别的事情,对了,小羽和小西呢,还在楼下么!”

    “刚刚看着还在!”孙萍正在拾掇咖啡杯,姜熹走到窗口,秦序羽歪着脑袋还在看着池塘里面的小鱼,神情显得有些恍惚,而自家儿子的身影,她是一点都没看见。

    这小混蛋,该不会又跑到哪里玩了吧。

    “我去楼下看看!”

    姜熹说着就往楼下走。

    秦序羽听着动静,扭头看向姜熹,“舅妈。”

    “小西呢,那小子不是说要陪着你么?”

    “刚刚和楚楚叔叔一起出去了!”

    “什么!”姜熹诧异。

    “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秦序羽歪着脑袋。

    “我打个电话问问。”姜熹说着就摸出手机。

    秦家

    这边燕小西忽然冲出来,把秦家人都给吓了一跳。

    此刻燕小西骑在秦玉书身上,这挥舞着拳头就往他身上招呼。

    “哎呦——疼……你快给我让开,救命——”秦玉书使劲挣扎着,只是四肢无力啊,任凭他如何招呼都没有一点用。

    “这……快点拉开啊!”孙静闲说着就要去扯燕小西!

    “你放开我,都是他害得我小羽哥哥,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燕小西说着一拳砸在秦玉书的鼻梁上。

    这秦玉书本来就是十分娇气,哪里受过这份罪,这忽然想起了之前被燕小西打得画面,这心里面更是委屈到不行,忽然就大哭起来。

    “玉书!”夏蔚然和孙静闲两个人伸手才勉强将燕小西从秦玉书身上拉开。

    “之前欺负了玉书就算了,怎么还欺负上瘾了,这都欺负到家门口了!”孙静闲也是被气得摸不着北了,看着秦玉书哭得凄惨,另一侧的秦玉函被吓得也在一旁抽泣,她直接挥手就朝着燕小西打过去。

    楚衍离得有些远,这燕小西若是被欺负了,按照燕小二的性子,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小西!”

    却没想到燕小西居然直接一把推开了孙静闲。

    孙静闲为了迎接楚衍,专门打扮了一番,踩着十公分的高跟,之前脚就被崴了,这下子被一推,整个人忽然趔趄了一下,幸亏后面有门框抵着,不然准得摔倒。

    “怎么会这么没有教养,这里难不成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么!”孙静闲气结!

    燕小西握紧拳头,目光死死盯着秦玉书。

    “你看什么看!”秦玉书在学校也是一霸,此刻有家里人撑腰,自然能腰杆挺得笔直。

    “坏人,自己欺负了人,还栽赃嫁祸到别人头上,秦玉书,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你胡说什么!”秦玉书欺负的人多了去了,估计自己都不记得了。

    “楚衍,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圣哲走过去,伸手看了看秦玉书被打肿的半边脸,“就算是楚家燕家权势滔天,这里是私人住宅,也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吧!”

    “你是他爸么!”燕小西打量着秦圣哲。

    他倒是见过他几次,只是印象很模糊了,毕竟秦家他并不熟悉。

    “楚衍,你这是几个意思,难不成你就是专门过来找茬的?”秦振理顿时觉得丢了面子,可是他这个辈分,又不能和燕小西叫嚷,只能把矛盾对准了楚衍。

    楚衍本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任凭秦家人如何说,他都是无所谓的。

    “你们别岔开话题,你是不是秦玉书的爸爸!”燕小西盯着秦圣哲。

    “你要做什么!”秦圣哲的目光和燕小西对到了一起,燕小西的这双眼睛虽然不像燕殊,可是那眼神却和燕殊神似,秦圣哲之前在燕殊手里没讨过任何的好处,这以前被燕殊耍弄就罢了,难不成现在他的儿子都可以骑到自己头上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顿时觉得憋屈得很。

    “你这么关心他,难道不是他父亲么!”燕小西的眼睛天真而又无邪,却又透着一丝狐疑。

    “胡说什么呢,他是我二叔,我爸爸才不是他!”秦玉书咬牙。

    “燕小西,上次你就欺负了我,这次居然还有脸送上门,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秦玉书那模样,咬牙切齿,十分凶狠。

    秦玉书说着就要挣脱夏蔚然的束缚,朝着燕小西奔过去。

    楚衍已经走到燕小西身边,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我还以为你是他爸呢。”燕小西轻哼。

    “楚衍,你这次过来,根本就不是为了谈合作吧!”秦圣哲拧眉。

    “确实如此。”楚衍笑得那叫一个没心没肺,“不过外面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们这里倒是清净得很啊。”

    “你也知道外面很乱,我们不过是为了避免被波及罢了。”

    “明明就是秦玉书做的,你们干嘛要把责任推卸到小羽哥哥头上!”

    “胡说什么东西!”秦振理气得咬牙。“大人在说话,哪里有小孩子插嘴的份。”

    这里毕竟是秦家的地盘,秦家人的心里自然多了一丝底气。

    秦玉书难得见到自己的爷爷为自己出头,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的,“爷爷,你一定要帮我教训他,上次他就欺负我了。”

    “爷爷——”秦玉书知道,在这个家里面,秦振理才是那个真正说话算数的人,平常对他和弟弟都十分严肃,所以此刻秦振理站出来,他着实有些讶异,立刻跑过去,哭哭啼啼的擦着眼泪,“爷爷,你看这燕小西居然都跑到家欺负我了,实在是欺人太甚。”

    “就是啊,振理,你看他把玉书打成什么样子了。”孙静闲看得心疼。

    “爷爷……他太欺负人了。”

    “行了,我知道!”

    “他以前在辅导班欺负我,现在都到我们家欺负我了,这明显就是不把我们家放在眼里啊!”

    燕小西挑眉,秦玉书见燕小西看向自己,看着他冷哼,刚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没想到就被燕小西一声怒斥给吼了回去!

    “你给我闭嘴,你没听见你爷爷说话么,大人说话,有你说话的份么!”

    燕小西这一吼,别说一旁抽泣的秦玉函都止住了声音。

    就是秦振理这心脏都猛地一颤。

    周围安静得有些可怕!

    “有没有教养,你爷爷刚刚说话的时候,你没有仔细听么!”燕小西说得极其认真,“吵吵什么啊,秦爷爷,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秦振理的面部肌肉狠狠抽搐了两下,说真的!

    燕家这小孙子着实聪明。

    自己刚刚不过是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罢了。

    毕竟真的这都已经算是欺负到他们头上了,秦振理若是不开口,这以后被人知道了,指不定要编排出什么内容。

    只是他没想到,燕小西居然会回击得这么快!

    直接反将了自己一军。

    秦玉书被燕小西这疾声厉色的模样吓了一跳,整个人的脑袋都是懵掉的。

    “简直放肆!”孙静闲咬牙,伸着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燕小西。

    “这位奶奶之前就去我麻麻那里闹过事,还带了一大群,不知道人还以为是去打劫的呢!”燕小西微微一笑,“刚刚说我没教养,那请问用手指着我,有教养的人做得出来么!”

    “你!”孙静闲没想到会在一个小鬼身上栽倒两次。

    夏蔚然伸手将秦玉书护在身后,秦圣哲知道和一个孩子是说不出什么东西的,只能将目光投向楚衍,“楚小公子,你今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若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这事儿我可不会这么算了!”

    “你们真是会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们先欺负了小羽哥哥,现在还来反咬一口,着实不要脸!”

    “小朋友,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秦圣哲轻笑,“楚衍,我们家和秦浥尘虽然不对付,不过也没到做出如此龌龊事情的地步吧。”

    “是非曲直到底如何,你们家的心里应该十分清楚才对。”

    “还是说你们听了谁的挑拨,这人当真是居心不良!”

    “是么!”

    “既然你们来这里没事的话,就走吧!”秦振理沉思半天,才缓缓开口。

    “爷爷——”秦玉书立刻急了,“你不是要帮我报仇的么,他打我,你们都看见了,你们难道都不管么,就看着他欺负我么!”

    秦玉书那叫一个委屈啊。

    “行了,别哭了!”秦振理刚刚被一个小鬼怼了一通,心里已经很不爽了。

    “哇——你们都不爱我了,啊——”秦玉书蹲在地上,就开始撒泼打滚。

    “玉书,快起来吧!”夏蔚然伸手要去把他拽起来,可是她力气着实有限,她的脸涨得通红,也没有将他拽起来。

    燕小西十分嫌弃的看着秦玉书,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请吧!”秦圣哲指了指门口。

    “不要,我不要……他那么欺负我,你们怎么不把他打死!”

    秦玉书这话说得十分随意,只是听在所有人耳朵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玉书,你在胡说什么!”秦振理怒斥!

    “反正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就是欺负我来的,全部都欺负我,你们为什么不打他!”

    “玉书,别闹了,起来!”秦圣哲伸手把他拽起来!

    “二叔,你平时最是疼我了,你可一定要为我出头啊!”

    “怎么着,你们秦家还有这个胆子?弄死人?”楚衍一脸嘲弄,心下又多了几分思量。

    “小孩子的气话罢了!”秦振理气得咬牙切齿。

    怎么就有个如此不争气的孙子,不说对比秦序羽了,现在就是比燕小西都矮了不止一截。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咨询室

    姜熹如何拨打楚衍的电话多是无人接听,没有办法,她只能给楚濛打电话。

    楚濛正在和沈廷煊商量合作的项目,这几年他们倒是一起做了不少的项目,“熹熹?”

    楚濛接起电话,沈廷煊示意周围的人别出声。

    “你知道楚楚去哪里了么!”

    “楚楚?他不是说去医院了么?”

    “他到过我这边,把小西带走了,然后就没了消息,打电话也不接,这两个人凑到一起,准得惹出什么乱子。”

    “你先别急,我帮你找一下。”

    “快点啊,他俩在一起,我是真的不放心。”

    “你在咨询室么?”

    “嗯。”没收到任何消息,姜熹哪里也不敢去啊。

    楚濛挂断电话,就立刻拨打楚衍的电话,果然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他侧头看向ls,“帮我查一下楚衍车子的定位!”

    为了避免楚衍乱跑出事,他的车子上都安装了定位。

    “出什么事情了?”沈廷煊蹙眉。

    “楚楚带着小西不知道去哪里了,熹熹正在找。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楚濛拿起车钥匙就往外面跑,沈廷煊拿起一侧的外套就追了出去。

    车子直奔姜熹的咨询室,在途中就收到了反馈消息。

    “这个楚衍,真是……”楚濛猛踩一脚油门,将手机往前面一扔。

    “怎么了?”沈廷煊侧头看着楚濛。

    “楚衍把小西带去秦家了!”

    “你说什么!”沈廷煊睁大眼睛,“怎么去了那里,就他们两个人?”

    “可不是?真是胡闹!怎么这些年光长了岁数,就是不长点脑子呢!”楚濛气得咬牙。

    “那我们现在去秦家?”

    “去熹熹那边。”

    “这事儿不打算和熹熹说?”沈廷煊挑眉。

    “和她说,她一准要冲过去,有楚衍在,秦家还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我是怕小西把他们家怎么了!”沈廷煊摇了摇头。

    “你先给秦浥尘打个电话,他毕竟对秦家很熟,而且我估计这事儿也和他有关。”

    “昨天我和他出去的时候,对那几个孩子了解了一下,听说平时和秦家那两个孙子处得不错,秦家那两个孙子在学校算是一霸,明明是低年级的,却喜欢欺负高年级的学生,专门挑女学生。”

    “那你们怎么没动作?”

    “这事儿怎么动作?都是孩子?而且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们和这个事情真的有关,贸然把风声放出去,必然会引起反扑,说我们是故意扰乱视听,就秦浥尘和秦家的关系,大可以说成是打击报复,这事儿完全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楚濛伸手轻点着方向盘,这话有道理,确实如此,弄不好,还要被反咬一口,到时候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楚濛本来是想在不惊动姜熹的情况下,先把情况处理了的,没想到秦浥尘居然刚刚到了咨询室。

    秦浥尘不太放心秦序羽,专门过来看看情况,得知燕小西和楚衍没了消息,正准备让人去找,却接到了沈廷煊的电话。

    “我现在立刻就过去!”秦浥尘切断电话,看着姜熹。“小西和楚楚去了秦家。”

    “怎么会忽然去秦家!”姜熹心头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想起了白露之前和自己说得话,难不成小西听见了什么。

    “小羽,小西是一直和你一起,然后就和楚楚叔叔走了?”

    “他之前说去楼上看漂亮阿姨,然后下来就和楚楚叔叔走了。”

    “坏事了!”姜熹握紧手机。

    “怎么回事!”

    “上车,边走边说!”姜熹看向秦序羽,让孙萍看着他,她也不放心,就直接带走吧。

    秦浥尘一边点火,一边看着姜熹,“到底怎么回事?”

    “白露刚刚来找过我。”

    “白露?”这些年他倒是听过无数次她的名字,从三流明星跻身为炙手可热的流量担当,就是想忽视都难。

    “嗯,她和我说小羽的事情,或许和那边有关……”姜熹坐在副驾驶,刻意压低声音。

    秦浥尘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这话可靠么?”

    “你也知道白露和秦家的关系,这话我也就是一听,到底如何,还需要考证,我估计那小子就听偷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就和楚衍冲过去了,简直是胡闹。”

    “不过倒也不是空穴来风。”秦浥尘忽然勾起了嘴角。

    “你笑什么!”姜熹都急死了。

    “在我彻查整件事情的事情,发现了不少秦家的痕迹,包括那个秘书,能够对我的公司各种规程了如指掌,并且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伪装成我的秘书,这个人必须是对我很了解,并且对秦氏很了解,而这样的人着实不多。”

    “你的意思是……”姜熹伸手捏了捏眉心。

    “你放心,就是小西在秦家惹出什么事情了,他们家也不敢动他,就算没有燕家,他们也要顾及一下楚家,况且……”

    秦浥尘轻笑!

    “我正愁没有机会好好接触一下他们呢!小西正好给了我一个正当的机会,我不知道学校的事情,秦家参与了多少,不过医院那个假秘书,秦家是脱不了干系的,光是这一条,就足够了。”

    姜熹无奈的一笑,确实如此,“你是准备对秦家出手了?”

    “这不是他们往枪口上面撞了么!”

    秦浥尘轻笑。

    秦家

    秦玉书还在满地打滚,孙静闲更是有些气闷,“振理,难不成我们就真的要让人欺负到我们头上么!”

    “就是啊,奶奶,爷爷都不疼我……”

    “振理!”

    “静闲,这几年,你真是越发……”秦振理这话到了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妈,我们根本没办法,你说我们能对他怎么样!”秦圣哲明白秦振理的心情。

    燕小西现在根本动不得,所有人都在盯着呢,况且燕殊的脾气所有人都很了解,这事儿弄到最后就会变得不可收拾。

    “你们今天要是不帮我把他弄死,我就不起来!”

    而此刻忽然一阵汽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

    黑色的路虎就像是一阵风呼啸而至,直接停在了草坪上,与楚衍那辆明黄色的骚包跑车并排。

    首先推门下车的是战北捷。

    “战叔叔!”燕小西诧异,战北捷怎么回来了!

    而此刻燕殊已经熄火停好车子,直接推门下去!

    “哇——他的帮手来了,你们看嘛,你们就会让他欺负我,你们都不爱我了,燕小西,看我不打死你!”秦玉书急了,跳起来就朝着燕小西冲过去!

    幸亏夏蔚然手快,从后面直接把他抱住了!

    “玉书,别闹了!”

    “你们今天不替我出气,不打他,我就一直闹!”

    燕殊车子后面紧跟着两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老爷,我们实在拦不住他们!”两个人气喘吁吁,脸涨得通红。

    “你们若是能拦得住他,他就不是威名赫赫的燕二少了,是吧!”秦振理没想到,燕殊会忽然出现,燕殊这些年极少露面,不过在他的大名却经常出现,毕竟军功赫赫。

    “我是听说有人要欺负我儿子,我虽然人不经常在京都,不过消息还算是灵通,刚刚还听说有人准备把他打死?”燕殊挑眉。

    燕小西看到燕殊,自然是十分惊喜,朝着燕殊就扑过去!

    却在他面前一米远的地方被呵斥住:“你给我站好了,不许乱动!”

    “粑粑!”

    “瞧你做得好事,怎么着,还欺负人上瘾了?”

    “他们是坏人!”

    “怎么就是坏人了。”

    “他们欺负小羽哥哥,我听都听说了,就是秦玉书在学校欺负人,还把责任推到小羽哥哥头上,太不要脸了。”

    “这事儿还真的需要好好说道说道!”

    “燕殊,你可别听小孩子的一面之词,这事儿警方已经给了通报,和我们家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到底是大人喜欢撒谎还是孩子,我心里还是很清楚的!”燕殊挑眉,“到我后面去,这是大人的事情!”

    “好嘛!”燕小西笑得那叫一个嘚瑟,还冲着秦玉书做鬼脸,可把他气死了!

    ------题外话------

    咳咳,我忽然发现,我家男主好久木有出现了,难不成是我的错觉么,捂脸!

    燕小西:粑粑,你可算是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被人打死了!

    燕殊:我只看见你把人打哭了!

    燕小西:我那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

    燕殊:都欺负到人家门口了,燕小西,你很能耐啊!

    燕小西:咳咳……我有些口渴!

    燕殊:回头我们好好聊聊!

    燕小西:……</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