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6 让整个秦家,为我孩子陪葬(二更)

正文 036 让整个秦家,为我孩子陪葬(二更)

    酒店会议室

    那位女老师,拿出了一张白纸,秦浥尘从口袋中摸出一只钢笔递给她,她不是第一次和秦浥尘打交道了,秦浥尘平素话不多,不过却会三不五时的给她打电话询问秦序羽的情况,可是此刻如此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这让她不自觉的伸出了一抹寒意。

    钢笔透着一些热度,握在手里,手心冰凉一片。

    她在纸上写出了四个学生的名字,只有一个是资料上面有的,剩下的却不是,秦浥尘对他们并不熟悉,将名单直接递给了李询。

    李询接过名单,说真的,并不都是有权有势的,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这就是全部?”李询狐疑。

    “这些都是我了解到的,还有没有别人,我不太清楚。”

    李询点了点头。

    李询和秦浥尘他们出去之后,长舒了一口气,“秦总,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们考虑不周,给你们造成的困扰,我们很遗憾。”

    “真的有遗书么?”秦浥尘持怀疑态度。

    “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估计早就被炒得沸反盈天了,根本不可能拖到现在。”沈廷煊单手抄在口袋里,神情闲适,“李队长,你这是在炸他们!”

    “若不是这般,他们会乖乖交出名单么!”李询轻笑,“京都这种地方,一到这个季节,就是各个学校争抢生源的时候,事情扩大到这个地步,他们都想明哲保身。”

    “上面追责下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明哲保身?”秦浥尘轻笑,“痴人说梦呢!”

    李询无奈的笑了笑,“那我就先回去做事了。”

    因为涉事者都是未成年人,李询进行询问都十分的谨慎,当天晚上就发了一份通报,表示案子已经有了进展,也已经和受害者家属商量过了,整件事情并非网络上面传得那样,希望大家不要以讹传讹。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澄清,也不会将涉事者名字说出来,大家只觉得秦家面子真大,居然可以只手遮天,若想彻底消除舆论,还真的比较困难。

    第二日

    秦序羽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了,让他呼吸都难受,他睁开眼睛,这里……

    是燕家!

    秦序羽忽然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瞬间觉得头疼起来,以前的事情就像是放电影一般一闪而过,燕小西就像个树袋熊一般趴在他身上,他伸手推了推他。

    “燕小西……”

    “唔——”燕小西睁开眼睛,从他身上挪开,结果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哎呦——”

    “你怎么样!”秦序羽吓了一跳。

    往哪边翻身不好,偏偏往床边翻,这圆滚滚的身子,就直接滚下去了。

    “疼——我的屁股要烂了!”燕小西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揉了揉屁股,地上都是毛毯,倒是没摔着什么,自己就爬去了洗手间,只是……

    为什么他的腿成字形了。

    “你的腿怎么了!”秦序羽见着他,忽然觉得心情就舒畅不少。

    “昨天和小蛮姐姐去上舞蹈课,那个老师好坏,一直要掰开我的腿,我是去学跳舞的,又不是学杂技的,为什么要劈腿,真奇怪!”燕小西使劲挤着药膏,弄得到处都是。

    秦序羽看不下去,伸手帮他,燕小西站在小凳子上,忽然抬头看着秦序羽:“小羽哥哥,昨天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帮你欺负回去!”

    秦序羽手一顿,“谁说有人欺负我了。”

    “感觉啊!”燕小西接过牙刷,就开始刷牙,这大门牙都少了半颗,还刷得十分起劲。

    “你还知道感觉呢!”秦序羽一乐。

    “那可不,你可是我哥啊。”

    秦序羽看着燕小西,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牙膏,忽然一笑。

    想起昨日的事情,说到底都是自己放不下罢了……

    秦序羽拉着燕小西下楼的时候,姜熹、燕笙歌和叶繁夏都在。

    “小羽,过来吃饭吧。”燕笙歌伸手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她忽然仿佛回到了五六年前,不知道该如何和秦序羽相处了。

    小孩子对外界的感知通常都是最敏感的,就是平时活泼好动的燕小西都显得很安静。

    “待会儿我要去你们太爷爷那里,有人要跟我过去么!”叶繁夏微微一笑。

    宋一唯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这事儿虽然已经被压下了,不过舆论依旧甚嚣尘上,让人心生不安。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无人吱声。

    为了不让秦序羽产生过多的心理负担,所有人还是照常生活,只是学校停课,秦序羽也没什么事,就跟着姜熹去了咨询室,这边不在市区,而且那些人也并没有将手伸到这边,倒是难得的清净。

    燕笙歌带着秦小蛮去辅导班,她想要一直跟着秦序羽来着,不过秦序羽不肯,燕笙歌也不好强求,姜熹也和她说过,不要逼他太紧,先给他一点时间调适自己。

    秦序羽入学之后,已经有大半年没有来这边了,“小羽哥哥,你看,这是我前几天去关叔叔家弄来的鱼,是不是很漂亮!”燕小西一到这边,就拉着秦序羽到了池塘边。

    “燕小西,我警告你,不许玩火了!”姜熹轻哼。

    一想到自己儿子那日吃得满嘴焦黑的模样,就十分无奈。

    “我知道啦,麻麻,你快去工作!”燕小西推着姜熹进屋。

    孙萍正好迎了过来,“熹熹姐,白小姐和您约了九点碰面。”

    姜熹微微诧异,前几天不是刚刚来过么,怎么来得如此频繁。

    秦序羽坐在池塘边发呆,燕小西如何逗他,他也不说话,弄得燕小西也很无奈,直到白露出现,他的眼前忽然一亮。

    白露这次又是从片场直接过来的,民国妆容让她显得雍容华贵,这种装扮平时也就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见,燕小西盯着她进了屋,扔下手中的小柳条就往屋里走。

    白露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自然是轻车熟路。

    “白小姐,您好,请坐吧!”姜熹招呼白露坐下,“咖啡还是茶?”

    “咖啡吧,刚刚拍完戏,这会儿太困了。”白露笑了笑。

    “你们做演员的也不容易啊。”姜熹笑着,低头冲咖啡,“我还以为您会过几天才过来?最近压力很大?”

    “这倒不是,只是……”白露一笑,“我是没什么事,不过你应该有事吧。”

    姜熹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顿住,“白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就没觉得秦家的事情很奇怪么!明明和秦序羽没有关系,为什么偏偏扯到了他的头上!”

    燕小西本来打算推门瞄两眼,小手已经握在了门把手上,听见秦序羽的名字,就停下了。

    这位阿姨和麻麻在讨论小羽哥哥的事情么?

    “白小姐,您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姜熹继续冲咖啡,心里却开始思量起来。

    “您听得懂,我是说这事情背后是有推手的。”

    “推手?”姜熹轻笑,“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要陷害小羽么?”

    “毕竟那个阶级把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若是秦序羽这么小的年纪,就被这种事情困扰,你应该很清楚,往后他的日子会很艰难吧!”

    姜熹将咖啡递到白露面前,“你到底知道一些什么。”

    “那个事情,秦家那两位小孙子有参与!”

    姜熹只是一笑,若是单看脸的话,你几乎察觉不到她的异样,“白小姐,您和秦家的恩怨,我很清楚,你这么做……”

    姜熹那双颇为慧黠的双眼,一直盯着白露,试图从她神情中找出一丝破绽。

    “难不成还是为了报复秦家?”

    白露倒是无所谓的一笑,“我只是看不过眼罢了。”

    “是么?”

    “你也知道我失去过孩子,虽然罪魁祸首是秦家那两个孙子,不过他们也就是孩子,我并没有想过真的对他们怎么样,也就是冲着夏蔚然发了火,不过这个事情,确实和秦家有关,并且涉及到了秦玉书,那孩子从小就会欺负人,这次闹出了这种事情,秦家必然要遮掩,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推个人出去。”

    “反正啊,就算事情水落石出了,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秦玉书会受到什么惩罚,你我心里都清楚,但是搞垮秦浥尘,从他身上没法下手,从他身边的人还是可以的,难不成你以为秦圣哲自立门户之后,秦家就真的彻底放弃了秦氏?”

    这些姜熹固然明白。

    “这话若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我倒是不诧异,只是从你的口中,似乎就有待商榷了。”姜熹挑眉。

    “放眼京都,敢这么做的人,能有几个!”白露勾着红唇,妖艳魅惑,“其实你们心里都很清楚,只是苦无证据罢了。”

    “难不成你有?”姜熹心里一紧。

    白露摇了摇头。

    燕小西在外面听了一会儿,原来是秦玉书做的!

    居然把小羽哥哥害成这样,他绝对饶不了他!

    燕小西想着迈着小腿就往外面跑,秦序羽就看见他往外面跑,正好撞到了刚刚进院子的楚衍。

    “哎呦——”

    若不是楚衍及时扶住他,估计他就要直接摔倒了。

    “跑什么啊!”楚衍伸手把他抱在怀里,“这是准备去哪儿啊,该不会是背着你麻麻出去买小零食吧。”

    “才不是,我要去做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啊!说来我听听!”

    “楚楚舅舅,你不是说你对我是最好的么!”燕小西搂着楚衍的脖子,就开始撒娇。

    “你到底想要干嘛!”楚衍忽然觉得有些不太自在,总觉得他没安好心。

    “先上车嘛,你开车了吧!”

    “开了,你不会真的要去偷嘴吧。”

    “我们先上车!”

    “小羽……”

    “别喊他!”

    楚衍拗不过燕小西,就抱着他先上了车,“怎么啦,你要去哪里!”

    “秦家啊,你找得到吧!”

    “什么?”楚衍睁大眼睛,“我说燕小西,你去秦家干嘛!”

    “帮小羽哥哥报仇啊,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楚衍也不是傻子,秦序羽这事儿现在处于一种无药可解的状态,就算是把真相公布了,众人还是会说和秦序羽脱不了干系,轩陌更是一大早就去和秦浥尘商量对策了,不过收效甚微。

    “楚楚舅舅,你不是最疼了嘛!”

    “就你这样的,怎么去报仇啊,秦家那么多人呢!”

    “不是还有你么!”燕小西睁大眼睛,直接从后面抱住楚衍的脖子,“楚楚舅舅……好不好嘛!”

    楚衍思量了一下,这事儿他们也想过是否和秦家有关,不过秦家自从出事之后,就闭门谢客了,说是怕被波及,不过这种打压秦浥尘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所以这事情总是透着一些诡异。

    就算秦玉书和这件事情没关系,医院那个诡异的秘书,查来查去,总能捕捉到秦家的影子,单就这个事情,这次也该好好处理一下秦家了。

    有些事情,他们这些成年人确实不太好插手,不过若是让燕小西把这池水搅浑了……

    “行吧,我带你过去,不过这个事情是真的么,真的和秦玉书有关?”

    “有个漂亮阿姨和我麻麻说的!”

    “漂亮阿姨?”楚衍挑眉,“姓什么?”

    “我麻麻叫她白小姐。”

    楚衍点了点头,白露找上姜熹,或许是有私人原因,不过既然已经查出了有秦家的影子,何不直接把水搅浑,岂能让他们全身而退。

    “不过秦家最近闭门谢客了,我怕进不去。”

    “你不是说你无所不能的么!”燕小西嗤之以鼻。

    “我这……”

    “哼——骗子,你们大人都是些骗子!”燕小西冷哼。

    楚衍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打个电话问问。”

    秦家人此刻都坐在客厅中,秦圣哲忽然接到楚衍的电话,眸子一紧。

    “圣哲,谁的电话?”

    “楚衍的。”秦圣哲看向秦振理。

    “接看看。”

    秦圣哲按下接听键,“喂,楚小公子,怎么有空打我电话啊。”

    “你前几天不是约了我大哥谈借贷的事情么,他最近就在京都,不过比较忙,可能没时间见你,就让我和你说说。”

    秦圣哲有些讶异,“真的么?你不是不管公司的事情么,怎么……”

    “秦二少之前不也不管公司么!”楚衍轻笑。

    居然还拿这事儿怼他,哼——

    “那我们什么时候碰面,你定个地方吧。”

    “就你家吧!”

    “什么!”秦圣哲睁大眼睛。

    “我正好在附近,而且你现在应该不太方便出门吧,秦浥尘那边不是出事了吗!”

    “我现在不在家,您先等一下!”

    挂断电话,秦圣哲就把事情和秦振理说了一下,“我总觉得这事儿有些诡异,楚家之前对我就是不冷不热的,现在怎么忽然就……”

    “不过也不奇怪啊,昨天秦序羽出事之后,秦氏的股票就开始大幅度下跌,你公司的股票不是一路上扬么,再说这楚家毕竟是商人,看到商机了呗!”孙静闲笑道。

    “也有这个可能!”秦振理摩挲着下巴,“听说这楚濛是个十分重利的人,忽然调转风向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这楚家和燕家关系非同一般啊!”

    “你可别说,上次我还见燕西叫楚家兄弟舅舅呢!”孙静闲轻笑。“楚家确实很护着燕家人。”

    “你还敢说这个事情,你去人家门口滋事,这姜熹没有把你直接撵出去就算不错了!”

    “那我和他说,我现在在家,让他直接过来吧!”

    “那我去准备一下!”孙静闲起身,看到夏蔚然正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面玩,走到门口,“蔚然,待会儿有客人来,赶紧带他们去洗漱一下,别失了面子!”

    “好的,妈!”夏蔚然依旧是那般软弱可欺的模样。

    秦家门口也有一些记者,看见有车子过来,见是楚家的,也不敢上去,眼看着秦家大门打开,又合上。

    燕小西睁大眼睛,他还是第一次到秦家老宅,他趴在窗口,“楚楚舅舅,你可真厉害!”

    “那是!”

    楚衍虽然说得没心没肺,不过心里却忐忑得很,因为自从进了秦家老宅的大门,他就后悔了!

    他是想要搅浑这池水,可是燕小西是个根本不受控的主儿啊,搞不好弄到最后,会变得无法收场啊!

    “楚楚舅舅,你流汗了,你很热么!”

    “没有啊!”楚衍干笑两声。

    秦家一家人为了迎接楚衍,早就等到了大宅门口,楚衍的车子穿过一个满是香樟树的大道,就到了大宅门口。

    这阵仗……楚衍干咽口水。

    而燕小西则是一脸的跃跃欲试,那模样,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去和他们厮打。

    秦圣哲快步走过去,楚衍正好推门出来。

    “楚小公子,您可算是来了。”

    “约得太迟,真的……”楚衍话没说完,燕小西就直接推门出去,直接朝着秦玉书跑过去!

    秦玉书见着燕小西,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整个人摔在地上!

    没有人想到燕小西居然在车里,而且燕小西是直接冲着秦玉书去的,等夏蔚然和孙静闲想要拦住燕小西的时候,燕小西已经直接骑在了秦玉书的身上,“燕西,你要干嘛!”

    “让你欺负我小羽哥哥,看我打不死你!”

    楚衍伸手捂脸,这小子动作也太快了。

    楚衍当时还在担心会不会真的找错人了,毕竟白露这个人私心太重。

    可是秦家的一个下人,忽然的冒了一句,“还真以为躲得了初一就能躲得了十五么!”

    楚衍睁大眼睛,难不成学校那事儿,真的和秦玉书有关?这孩子胆子这么大!

    咨询室

    姜熹和白露聊了一会儿,说到底,姜熹还是比较怀疑白露的动机。

    白露看了看时间,起身,“燕少夫人,不好意思,我的时间快到了,我得赶回去拍戏,你怀疑我的动机,很好理解,只是我的话希望你认真斟酌一下,您是聪明人,而且相信以燕家和秦浥尘的实力,应该很容易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真相的!”

    “二少曾经帮过我,这是我回报他的,若不信,可以直接问他。虽然我是藏了私心!”

    “你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只是我很奇怪!”姜熹坐在沙发上,喝了口咖啡,已经凉透了。

    “奇怪什么!”

    “你既然跟了秦振理,秦家如果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你没什么好处吧!”

    白露整理衣服的手一僵,扭头看着姜熹。

    姜熹端坐在米白色的沙发上,手中握着黑色马克杯,皮肤白皙通透,披肩长发柔和的搭在肩头,注意到白露的目光,抬头冲着她一笑,“白小姐?怎么了?我说错了么?”

    “你怎么知道的!”

    姜熹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

    白露微微一笑,“因为我想要的不是秦振理,而是……”

    “整个秦家!”

    “为我孩子陪葬!”

    姜熹握着咖啡杯的手顿住,白露已经转身离开,空荡的走廊里,只有她清脆的高跟鞋声,那尖细的鞋跟,仿佛要将这沉寂撕裂出一个大口子!

    姜熹喝了口咖啡,一股苦涩感蔓延整个口腔,白露终究是白露。

    ------题外话------

    二更结束,好多人说,已经不习惯我双更了……话说我双更了好几个月,也没人说不习惯啊,爆更了短短三天,就有人说不习惯了,啧啧……看样子我是爆更太多,把你们惯坏了,哈哈!

    还有好多人问我,你是不是要完结了,什么时候完结啊,进展这么快,是不是要完结了!

    看我一脸懵!

    因为我情节的设定是在几年后,所以中间跨度得快了一些,通常我不会在怀孕生孩子方面写太多,就是一带而过,因为没啥实质的情节,所以我就跳得快一些而已……仅此而已!

    还有两位亲没有联系我“云心0?、樱桃小豌豆”看到题外记得加群私戳我,不然我就要每天“通缉”你们了!</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