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5 当年真相,幕后黑手

正文 035 当年真相,幕后黑手

    燕家

    “你指的是谁!”秦浥尘目光森冷,他的手指微微摩挲着,神情淡漠而又冷傲。

    “这是监控画面的截图,而且据说,您在公司开会的消息也是这人说出去的,那群记者才会蜂拥而至。”那人将照片递给秦浥尘。

    燕笙歌侧头过来,“这根本就不是浥尘的秘书!”

    “我并不认识这个人!”秦浥尘摇了摇头。

    众人面面相觑,沈廷煊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这倒是有趣了,有人说看见你的秘书,结果你说不认识,这倒是好玩了。”

    “但是根据可靠媒体说,这个人自称是您的秘书,并且私自垫付了一部分医药费,不然受害者的家属也不会这么咬死了秦家不松口。”那人有拿出几张照片,“这是他当时的一些报销单据,上面还清楚的写着秦氏。”

    “看样子是有人借着这个事情做局了。”姜熹倒了杯咖啡,喝了一口,轻灵的猫眼微微闪动,“是有人想要反将你们一军啊。”

    “我本来还以为这人弄了这篇文章出来,已经够用心险恶了,现在还搞出这一出,这摆明了就是想趁着这个事儿把我们小羽给……”燕笙歌捏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或者冲着的根本就不是小羽,而是……”

    她或者秦浥尘,亦或者是……和他们相关的任何一个人。

    “现在这个人呢!”沈廷煊开口。

    “已经找不到了,当时医院很混乱,又是记者,又是家长的,警察过来,场面很混乱。都压不住,这个人就趁乱跑了……”

    “找不到人?”秦浥尘拧眉,神色凝重。

    “目前还是没有一点消息!”那人微微垂头。

    “不行,我现在就要去找学校问情况!我就不信了,这学校的校长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真的以为我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其实小羽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借着这个事情故意打压你的!”说话间,燕持匆忙从外面回来,叶繁夏立刻走过去,帮他拿过搭在胳膊上的外套。

    “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本来的加害人,将整件事情往秦家身上引,想要混淆视听,而另一种则是有人想要故意趁着如此混乱的局面,渔翁得利!”

    “确实如此,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先把事情搞清楚!”轩陌伸手按住秦浥尘的肩膀,“让廷煊陪你过去。”

    “我自己可以!”

    “我陪你去吧,你是个‘干净’的商人,这校长若是好说话,就罢了,这若是不好说话,还是我比较好处理这事儿……”沈廷煊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我就去医院问问情况!”轩陌说着就起身离开,楚衍自然就跟着一起走了。

    燕笙歌则留在燕家,秦序羽情绪不稳定,她根本走不开,也不放心。

    这事儿越快有个决断,才能将伤害降到最小。

    “小羽睡了么?”燕持从叶繁夏手中接过水杯,“开了一天会,一出来就听着出事了。”

    “睡了,就是被吓到了,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姜熹看着神色凝重的众人,还是忍不住开口,这事儿她早就想问了,只是秦序羽情绪一直很稳定,所以姜熹就把这事儿给压下了。

    小羽的病历资料上,也有一些相关的说明,不过否十分模糊,秦序羽情绪一直很稳定,所以不好的事情,能不提起也就不提了。

    “小羽当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姜熹喝了口咖啡。

    燕笙歌身子一僵。

    “我就是想问清楚,等他有需要的时候,也好对症下药。”

    燕笙歌点了点头,踌躇犹豫了半天,不过最后还是由燕持开口的。

    “当年是秦家老爷子去世三周年,秦家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秦浥尘当时喝了点酒,这秦家根本不了解浥尘的饮食习惯,他误吃了一些辣椒,加上酒精的刺激,就吐了不少,司机把他送去了医院,他的情况当时不太好。”

    “小笙在医院照顾浥尘,当时去的匆忙,小羽就被留在了秦家,小笙抽不开身,就让司机去接,这个司机在秦家待了五年之久,她很信赖,车中还有一个保姆,就让他们先送小羽回去,然后就联系不到人了。”

    “无论怎么都找不到两个人,两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而后找到了那个保姆,她说小羽半路想吃东西,她下来买东西,再回头的时候,人就没了,听说小羽失踪的消息,她很怕担责任,就躲了起来。”

    “我们本来以为这不过一起绑架案,或许是想要钱,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接到消息,后来还是从关戮禾那边得了消息,有人在某个偏僻的路段看到过秦家的车子。”

    “那会儿正是夏天,小笙比我们先一步到达那边,一路飙车我们在后面看得心惊胆战,到那边的时候,只有小羽一个人在车内,打破了车窗把他抱了出来!”

    “车内的空气是有限的,而且当时是夏天,所以小羽被抱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了,小笙抱着他走了没两步,车子就忽然爆炸了!”

    姜熹睁大眼睛,“爆炸?这是意外还是有人蓄意为之?”

    “警方调查之后,说是司机弃车而逃,具体原因还不是很清楚,不过车内有打火机,在阳光直射下引起的爆炸,不过到底是有意无意的谁都不知道,但是小羽若是再耽误半个小时,估计……”燕持摇了摇头。

    燕笙歌身子也是因为剧烈的冲击,才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伤。

    燕笙歌一直垂头伸手揉搓着额角,想到之前的事情,她心里就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难受又憋闷。

    “我去楼上看看小羽!”

    叶繁夏盯着她的背影,“当时为了找小羽,她都要疯了,当时我也不知道小羽的情况到底如何了,所以就算是有消息反馈回来,不确定小羽的情况,都不敢让她知道,当时还没确定具体位置,她就一个人驾车跑了出去,路上还剐蹭了一辆车,把所有人都吓得半死。”

    姜熹完全可以理解燕笙歌的心情,就是现在如有人说和她说,燕小西出事了,姜熹估计也得发疯。

    燕笙歌到楼上的时候,门是虚掩着的,从里面透出一丝柔和的光亮,燕笙歌轻声走过去,站在门口,讶异得站在门口,久久没有走得进去。

    燕小北正坐在地摊上,读着他的书,燕小白和自家女儿则抱在床上已经睡着了,燕小西是直接趴在秦序羽身上的,燕小西睡觉一向不太踏实。

    也不知道为什么,燕笙歌一看到这一幕,忽然觉得鼻子一酸,眼眶瞬间就红了。

    燕小北从地方站起来,直接走到门边,“姑姑……”

    “你们怎么在这里?”燕笙歌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这么冰,怎么不去被窝。”

    “睡不下了!”燕小北指着床。

    “不是让你们睡觉了么!”

    “小西说,哥哥今天哭了,肯定很难受,平时都是哥哥哄我们,所以换我们来哄他!”

    燕笙歌摸了摸他的头发,“哥哥没事。”

    “那姑姑你哭什么……”燕小北伸手给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麻麻说,事情总会解决的,让您别太担心!”

    “我知道!”燕笙歌拉着燕小北进了屋子,给他们盖了盖被子,这秦序羽被燕小西拉着,似乎有些呼吸不畅,显得有些不舒服,燕笙歌准备燕小西抱起来,她刚刚掀开被子,就发现自家儿子的手,紧紧箍在燕小西的腰上。

    以前家中也就只有秦序羽一个孩子,作为大人,除却不断地宽慰他,能给他就是一个温暖的怀抱,或许有些陪伴,大人是真的做不来。

    “姑姑……”燕小北扯了扯燕笙歌的手。

    “怎么了?”

    “粑粑回来了!”

    “嗯,你爸爸回来了!”

    燕小北和燕持一向关系亲近,迈着小短腿就跑下楼。

    燕持没想到都这个点了,他还没睡,这会儿已经是十点多了,燕持把他抱在怀里,“怎么啦,还不睡?”

    “等你!”

    “等我做什么啊,我早上不就说,晚上会回来的迟一点么!”燕持看见燕小北,原本坚硬如铁的心,瞬间被融化。

    “抓欺负小羽哥哥的坏人。”

    燕小北说得信誓旦旦,睁着大眼睛,天真而又无邪。

    “好,粑粑去抓坏人!”

    燕小北用力点了点头。

    而此刻秦浥尘和沈廷煊已经找到了校长所在的酒店。

    说来也是巧,这校长是根本不敢回家的,受害女孩的父母已经携同亲朋好友,将他家包围得水泄不通,一定让他给个说法,学校不能回,家也不能去,就在酒店租了个会议室,和校领导商量对策。

    而保密工作做得最好的无非就是秦家或者楚家的酒店。

    秦家是不敢去,只能去了楚家!

    通过楚衍那边一查,自然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的位置。

    这里面正讨论的热火朝天,会议室的门就被一下子踹开了,里面坐了二三十个人,神色凝重而又慌张,似乎正在热切的讨论着什么,有的人甚至涨得脸色通红,当没踹开的一瞬间,还有人站着在说话!

    “难不成就真的要视而不见么,学校里,哪里不是小孩子,他们小,这受害者的孩子就不小嘛!”

    “这事儿是兜不住的,现在警察都开始调查了,你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能瞒住么!”

    “简直是丑闻啊!”

    “这个事情爆出来,我们学校下半年的招生……”

    “难不成你以为现在就不影响招生了?”

    当他们看见来人是秦浥尘的时候,集体脸色煞白,全部噤声。

    “秦总……”

    “孙校长,你脸色好白!”秦浥尘缓缓勾起唇角,那笑容显得越发邪肆。

    会议室安静得有些可怕,原本争得面红耳赤的众人,局促不安,这会议室明明开着冷气,为什么还是这么冷啊。

    这校方也想到了秦浥尘这边不可能会善罢甘休,坐以待毙,只是他们没想到,秦浥尘居然会来得这么快。

    孙校长怯怯的从凳子上站起来,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擦了擦衣角,将手心的细汗全部擦去,“秦总,您怎么来了!”

    秦浥尘也不说话,而是直接从一侧抽出一个备用椅子,坐下。

    他今天穿着灰白色的pl衫,黑色西装裤,碎发落在额前,因为来得匆忙,显得有些凌乱,倒显得他十分的放荡不羁,平添了一丝飘逸之感。

    他的眸子眯着,带着一丝愠怒,还有一种揶揄和嘲弄,在灯光下,瞳仁是漂亮的浅棕色,不像燕殊那是如同黑曜石般的纯黑,他的睫毛细长,阴影落在眼下显得愈发秀气,鼻子秀气高挺,嘴唇微微发白,只是两颊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红晕,或许是因为愠怒!

    秦浥尘也不说话,只是双腿随意的交叠着,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膝盖,无名指上的那枚婚戒,在昏黄的灯光下,折射出了一抹莫名的光芒,凌厉得有些刺眼。

    高贵冷艳得让人不敢直视。

    沈廷煊靠在门上,并未说话,只是久久的站着。

    在京都来说,这两个人应该是最养眼的一对了,长得同样精致漂亮,一个是邪肆诡谲,一个俊朗飘逸,而此刻两个人神情如出一辙的阴沉,看得在场的人如芒在背。

    “秦总,您这是……”孙校长擦了擦额头不断渗出的汗水。“您怎么会来这里啊!”

    “我为什么来这里,难不成您心里不清楚么!”秦浥尘挑眉。

    “我这……”

    “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我就是为什么而来,我这么说,您还不清楚么!”

    “秦序羽同学是真的没有一点问题,这个事情和他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您根本不用操心!”

    “是么!”秦浥尘轻笑。

    自己儿子有没有问题,他能不清楚么!

    “我儿子有没有问题,需要你说么!”

    “那是……”

    “那到底涉事的人是谁!我很好奇啊,谁的面子这么大……”

    “秦总,这个事情我们也正在调查,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啊。”

    “是啊,秦总,如果有消息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您也别太担心,我保证,秦序羽同学是肯定没有任何问题的。”

    “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秦浥尘咬牙。

    沈廷煊忽然看见一个人将自己面前的文件往怀里塞,他大步走过去,那人显得十分惊慌,看着沈廷煊过来,立刻就往另一处躲,“您想干嘛……”

    “怎么吓成这样。”沈廷煊这话没有说完,跟随而来的手下,已经将那个人怀中的东西给夺了过去。

    这是几张学生的信息卡,你若是光看这学生姓名这些,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只是若是再深究父母这一栏,似乎就很有看头了。

    “你们怎么能抢别人的东西,我要报警了!”那人急得从凳子上跳起来。

    “报警?”沈廷煊挑眉,“报啊,我想现在最不想见到警察的人就是你们吧,不然也不会躲到这里!”

    “秦总,这个事情我们正在处理,一旦有结果,我会立刻和您说的!”孙校长急得脸色煞白。

    “浥尘!”沈廷煊将资料递给秦浥尘。

    秦浥尘一张一张翻过去,余光一直在暗暗观察着那边的动静。

    而此刻忽然再次有人破门而入!

    孙校长双腿一软,若不是扶着桌子,或许就根本站不住了!

    “孙校长,你可真的是让我们好找啊!”李询说着伸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三少,四少,这次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们了,我们找他们好半天了,愣是联系不到人,可把我们急死了。”

    李询也是刚刚接手这个案子,没想到一上来就和得罪了秦家,这让他头疼到不行。

    尤其是调查了秦序羽的事情之后,虽然事情被抹了差不多了,不过还是可以查到蛛丝马迹,按照燕笙歌这脾气,估计是已经得罪她了。

    “李队长,我们就是在开会而已!”

    这里的人都清楚,这件事情一旦被彻底揭发,一系列的后果,足以造成学校的崩塌。

    “开会,你开会不接电话啊,不知道现在外面闹成什么样子了么,所有人都在盯着你们呢,你们倒好,直接躲起来了,开会干嘛,商量对策么,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将你们所掌握的所有信息都告诉我,而不是推一个无辜的孩子出去!”

    李询怄得要死,这种事,越是瞒着就像是滚雪球一样,直到最后雪崩,谁都逃不掉。

    秦浥尘轻笑,说得倒是挺好听的,当初把小羽推出去的,您不也贡献了一份力量么!

    李询注意到秦浥尘揶揄的模样,颇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真的,他也很是为难啊,一回来就是这么棘手的案子,他也是头疼。

    “我们也不知道外面的舆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所以我们现在不是在商量对策么!”

    “有什么好商量的,现在就告诉我,这个事情到底和谁相关!”

    “这个……”

    “或许这个可以告诉你!”秦浥尘将资料递给了李询。

    李询伸手接过,一张一张仔细翻过去,不可思议的看着孙校长,光是这份资料名单,就足有八个人,而且全部都是权贵子弟!

    “这些都是?”李询咬牙。

    若是这般还真的是有些……

    不好办啊。

    “这不是,这个……”

    “既然不是,那么又是什么呢!”秦浥尘轻笑,“不如这样吧,李队长!”

    “您说!”

    “之前您的同事不是专程去医辅导班找我儿子问话了么,这次也一样,挨家挨户的找,挨家挨户的问,公平,您说是吧!”秦浥尘笑得那叫一个诡异。

    李询被他看得冷汗涔涔。

    李询看着秦浥尘冲着自己笑,这心慌啊。

    “这根本就不是涉事的学生,我……”校长急得满头大汗。

    “既然这些不是,那么你就把真正涉事的学生给说出来吧,我想你们应该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秦浥尘勾着唇,笑得邪肆。

    “三少,孩子都很小,这个事情闹大了,其实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是么,所以我儿子就活该现在被你们顶上风口浪尖!”秦浥尘从凳子上站起来,疾声厉色,“你们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我把话撂这儿,今天的结果如果不能让我满意,这事儿,在我这儿就永远过不去!”

    一直沉默不语的沈廷煊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年纪小不是做错事的托词,现在能要人性命,长大之后或许更无法无天,到时候又是你们可以瞒得住的么,况且现在的网络如此发达,你们真当能把这事儿给遮掩过去!”

    孙校长额头上都是虚汗。

    李询此刻手机忽然响了,他看到来电显示,心里陡然一紧,随即接起电话,他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你说死者有遗书?并且指出了施暴者的名字?好的,我立刻就回去!”李询挂断电话,瞪了孙校长一眼,“瞒得住么!”

    而此刻另一个戴眼镜的女人站了起来,“我是高珊珊的班主任,这事儿我清楚!”

    “方老师!”孙校长神情颇为矛盾。

    “现在已经瞒不住了,难不成一个孩子的死还不够么!”那女人显然已经要崩溃了!

    ------题外话------

    班长忽然通知毕业论文要开题了,我什么都没弄,然后就悲催了,熬到了半夜三点钟,六点爬起来弄好,八点把材料交过去,就坐等开题的时候被老师狠批了……

    回来就马不停蹄的给你们码字……我这生活也是没谁了,~(>_<)~

    所以还有谁有月票,看我如此勤奋的份上也该投给我嘛,捂脸!遁走……接着撸二更</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