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3 小西学舞蹈,突发事件

正文 033 小西学舞蹈,突发事件

    餐厅

    面对姜熹的威胁,燕小西是完全不受影响,只是专心啃着刚刚上来的螃蟹,余光还不时看着姜熹,姜熹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燕小西,“以后不要玩火,听着没!”

    “我知道啦,以后不玩了,嘴巴都肿了,而且特别难吃!都咬不动!”

    “就你这漏风的牙,你要啃什么啊!”

    姜熹不说这话,楚衍都忘了问了,燕小西这怎么出去一趟,牙齿都少了半颗啊!

    燕小西一边啃螃蟹,余光瞥见楚衍即将开口,立刻将一直螃蟹腿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楚衍舅舅,次东西……”

    “我……”

    “他这牙是怎么回事?”楚濛慢条斯理的掰开一个螃蟹腿,直接将肉放进了燕小西的盘子中。

    “楚濛舅舅!”燕小西一想到自己缺了半颗牙,这越想越是伤心,这想着想着眼眶都红了。

    “好了,我不问了还不行么,赶紧吃东西!”楚濛也是头疼,不就是断了颗牙么,怎么这模样,像是要哭了。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吃东西。

    楚家兄弟送他们母子回去,在门口告别,并没有多做停留,便先离开了等她到咨询室的时候,没想到燕笙歌居然在。

    “小笙?”姜熹颇为诧异。

    燕笙歌和姜熹打了个招呼,“不是说好带燕小西一起去辅导班的么!”

    “这会儿才两点多。”

    “我正好没事,就带小蛮过来你这里坐坐。”燕笙歌今日穿了一身素青色的连衣裙,一件乳白色的薄针织,显得甜美清新。

    “正好我没事,可以早点过去。”姜熹看了看腕表。

    “燕小西,你过来!”燕笙歌一见着燕小西,就想起昨天的事情。

    这小子是真厉害,给她留了一个烂摊子,自己居然直接来溜了,都没有和她说一声,这要是跑没了,就二哥那性子,还不得直接宰了自己啊。

    “姑姑是骗子,我才不过去!”燕小西直接抱住姜熹的大腿。

    “你还敢说我是骗子,小恶霸,你给我过来!”燕笙歌气结,这个小混蛋。

    “昨天你自己离开了,没和姑姑说一声,把你姑姑吓得半死,你是不是应该给你姑姑道个歉!”姜熹伸手拍了拍燕小西的脑袋。

    燕小西咬了咬红肿的嘴唇,走到燕笙歌面前,“姑姑,对不起!”

    这大人怎么可能和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啊,燕笙歌不过也是想要逗弄他一下,看着这么一个软萌生物,这么低声下气可怜兮兮的模样,燕笙歌就是心里有些气,也瞬间烟消云散了,这伸手准备去摸摸他的脑袋,结果好了,人家直接来了一句。

    “可是姑姑也不能骗我啊,昨天你还捏我耳朵,我都疼死了,姑姑不应该和我道歉么!”

    燕笙歌一口气上不来,被气得半死。

    姜熹看着燕笙歌脸涨得通红,直接走到自家儿子面前,“小笙,小西昨天到底干嘛了!”

    “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这小子去部队时间不长,别的东西没学会,这二哥和战大哥训人那一套倒是学的十成像。”

    “不是吧!”姜熹看向燕小西!

    燕小西连忙摆手,“妈咪,我没有!”

    “你还敢说你没有?”燕笙歌无奈的摇了摇头,“行了,我们先过去吧。今天是第一次过去,还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姜熹点了点头。

    只是当她站在辅导班门口的时候,还是愣住了!

    “小笙……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没错啊,当时我和你说了,你不是答应了么!”

    “不是,这个……”姜熹指了指门口硕大的布告牌,“为什么是舞蹈班,我说的是武术班啊!”

    “呃……”燕笙歌愣了半晌,“我和你说我给小蛮报了个舞蹈班,你说也给小西报个,然后我就……”

    “我……”

    “你看,不是也有男孩子么,反正也来了,进去看看吧!”燕笙歌推着她们母子直接进了舞蹈班!

    燕小西第一次发现,世界上居然可有这么多的女孩子。

    而且都穿着一样的衣服,梳着统一的丸子头,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姜熹看着自家儿子一脸痴汉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捂住脸,“小笙,你看他这样子,分明就要流口水了……”

    “燕小西,这些小女孩是不是都很漂亮啊!”

    “哼——”秦小蛮冷哼,“流氓!”

    燕小西撅着嘴巴,“就是再漂亮还是不如小蛮姐姐!嘿嘿……”

    “就会拍马屁!”秦小蛮高傲的仰着头,根本不去理会燕小西。

    燕小西摸了摸鼻子!

    姜熹蹲下身子,“燕小西,这里是舞蹈班,你看啊,就是学跳舞的,我们……”

    “这不是挺好的么,跳舞多好看!”

    “你确定?”姜熹反复问道。

    “肯定的啊!还有这么多漂亮的小姐姐,小妹妹!”燕小西两眼放光。

    姜熹伸手扶着额头,而此刻穿着练功服的老师已经走了出来,“秦少夫人,燕少夫人,你们来了,我是负责小班的杨清璃,你们可以叫我杨老师,请跟我来吧。”

    这位杨老师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长得秀美可人,身材玲珑有致,十分漂亮,燕小西睁大眼睛看着她,而杨清璃也在打量着燕小西,呆萌可爱,十分讨人喜欢。

    “杨姐姐!”燕小西松开姜熹的手,直接攥住她的手,“杨姐姐,我是第一次来,什么都不懂。”

    “没事,姐姐会带着你的!”这被叫了姐姐,她的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那我以后就跟着姐姐了!姐姐你长得真漂亮,姐姐,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没有!”

    “那等我长大,娶姐姐好不好!”

    燕笙歌捂嘴偷笑,余光瞥向已经满头黑线的姜熹。

    燕笙歌伸手抵了抵她,“你家燕小西真的可以啊!”

    “行了,你就别损我了!这小子真是……”姜熹现在脑壳生疼。

    秦小蛮撅着嘴巴,刚刚想要说燕小西就是个流氓的时候,燕小西扭过头,直接牵住秦小蛮的手,“杨姐姐,这是我姐姐!”

    “秦小蛮是吧,你好啊!”

    “你好!”秦小蛮轻轻咳嗽一声,面对这么热情的人,颇为不好意思。

    “姐姐也要多照顾小蛮姐姐!”

    “肯定的啊!”

    秦小蛮见燕小西还没有忘记自己,这才冷哼一声,别过头。

    秦小蛮先被带下去换衣服,燕小西直接靠在姜熹身上,“妈咪,女人真是个麻烦的生物!”

    “哈?”姜熹睁大眼睛,“你这毛都没长齐,乱感慨些什么啊!”

    “你看嘛,我就是和那个姐姐说几句话,小蛮姐姐就不高兴了,你说我这边也要讨好,那边也要讨好,真累,回家还得哄着小白……”

    姜熹已经不想说话了,这些明明是你自找的好么,没有人让你讨好啊!

    “小西,过来换衣服了!”杨清璃伸手招呼燕小西过去,秦小蛮从换衣间出来,穿着粉红色的练功服,这衣服稍微有些紧身,秦小蛮伸手扯着衣服,颇有些不好意思。

    “小蛮真漂亮!”姜熹笑道,秦小蛮模样比较像秦浥尘,生得极为精致秀美。

    姜熹话音未刚落,就听见从试衣间传来,自己儿子的声音。

    “姐姐,你别非礼我!”

    “我……”杨清璃脸都涨红了。“我就是想帮你脱衣服而已,这衣服你不会穿。”

    “你告诉我就好了,我自己可以!”燕小西都极少让姜熹、燕殊帮忙穿衣服,“虽然我很喜欢你,你也不能动手动脚的啊!”

    杨清璃是红着脸出去的。

    这活了二十多岁,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居然会被一个小奶娃调戏。

    姜熹颇为不好意思的走过去,“杨老师,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小西就是这样,可能今后给你带了一些麻烦。”

    “没事,小孩子嘛,都比较调皮!”

    当燕小西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姜熹笑得差点昏过去。

    这边的小男孩大多数偏瘦,自己这儿子可不仅仅是偏胖这么简单,这腰上还有一圈肉,燕小西注意到众人的目光,伸手捏了捏肚子,颇为不满的走到姜熹身旁,“麻麻,你在笑什么?”

    “没有啊,我给你整理一下衣服!”姜熹憋着笑,脸涨得通红。

    “明明就是在笑,以前说我胖可爱,现在却在笑我,你们这些大人真是表里不一,口是心非,所以我才不爱和你们一起玩!”

    姜熹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好好好,我不笑了还不行么,不笑了……”

    燕小西是第一次来,一开始倒是挺自觉地,姜熹默默的拿出手机,给他拍了一张,默默发了个朋友圈,而文字就是一三个字,“辣眼睛!”

    第一个留言的居然是燕殊。

    “熹熹,你这么黑自己儿子,真的好么?”

    “果然还是我们家小蛮漂亮!”秦浥尘留言!

    “果然还是我们家小北身材标准!”燕持留言。

    “果然还是应该把小白也送去!”叶繁夏。

    姜熹低头回复留言,忽然就听见自家儿子的喊声。

    “姐姐,你别弄了,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死了……”原来他们正在压腿。

    秦小蛮身子软,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这燕小西还没开始,就在那里鬼哭狼嚎的,周围在观看的家长乐到不行,纷纷拿出手机,给他录像。

    “小西,老师还没有开始呢!”杨清璃颇为无奈。

    “那你吓我干嘛!”燕小西长舒一口气。

    “我……”

    “我自己来就行!”燕小西轻轻咳嗽一声,下意识的看向姜熹,姜熹笑语盈盈,燕小西总觉得那笑容里面透着古怪。

    杨清璃在上面示范动作,燕小西压个腿就满头是汗,瘫在地上就不动弹了,杨清璃看他第一次来,又满头是汗,也不为难他,只是当杨清璃宣布休息的时候,燕小西是第一次个地上跳起来的,那速度,简直刷新了众人的三观。

    刚刚像是一滩烂泥的人,真的是他么?

    “麻麻……我不要来这里了,好可怕!”燕小西抱住姜熹的大腿。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都是女孩子学的,我是男孩子!”

    姜熹扑哧一笑,“最起码这节课上完,这总可以吧!”

    “勉强可以接受!”

    然后下面一节课,他又故技重施,瘫在地上,愣是不起来,姜熹因为他已经被人快在脸上看出一个洞了。

    课程结束,就急匆匆的拉着燕小西出去,和燕笙歌一起,先去另一个辅导班接秦序羽,然后她得去换一下宋一唯,让她回去休息一下。

    这一路上,燕小西可没被秦小蛮笑话,燕小西冷哼,根本不在意,当他们到辅导班的时候,门口停了两辆警车。

    姜熹将燕小西抱下车,燕笙歌颇为诧异的看了看警车,“怎么回事?不会是出事了吧。”

    “进去看看!”

    燕笙歌一想到秦序羽会出事,这心里七上八下的,颇不平静。

    警察带人刚刚到了门口,就被辅导班的一个老师拦住了去路。

    “警察办案!”那人口气生硬。

    “不好意思,我这里都是小孩子,请问您来这里是办得什么案子!你们这样冲进来,我们很为难的,很容易吓坏小孩子的。”此刻有一些孩子趴在走廊窗户上往下张望。

    “不知道您没有看新闻!”

    “什么新闻?”

    “京都第一中学附属小学,发生校园暴力事件,造成了一个孩子重伤,前几天已经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救治。这起校园暴力事件,已经经过媒体的传播,现在几乎全国的人都知道了,性质很恶劣,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说是有几个有权有势,有钱有后台的学生合伙欺负她,所以才造成了惨剧。”

    那位负责老师,神色倒是比较平静,那所学校是京都出了名的贵族学校,他这里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都在那里就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的小圈子已经传开了。

    “我知道,只是这事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实不相瞒,我们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秦家的小少爷!”

    “你们是说秦序羽?”那位老师眉头紧蹙,本来和善的脸顿时变得异常严肃。

    “秦家小少爷在那边。”有人喊了一句,众人抬头,秦序羽就站在二楼的一个窗户前,神情淡漠。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集中在秦序羽的身上。

    秦序羽自然是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和秦序羽有什么关系,你们有什么根据么?”

    “您可以去看看网上的消息,几乎都是针对秦家的,在那所学校最大的富二代也就是……”

    秦序羽咬了咬牙,见着燕笙歌到了,便从楼上走了下去。

    而此刻两个警察过来,“请问你是秦序羽吧。”

    秦序羽点了点头,“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你认识这个女孩么!”那人说着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孩穿着校服,扎着两个羊角辫,很是可爱。

    “认识!”

    那是他的同学,准确的说是他两年的同学,半个月的同桌。

    “你的同桌?”

    “嗯!”

    “那你知道她出事了么?”

    “今天不是周末么?”

    “她是住校生,并没有回家!”

    秦序羽点了点头,“那出什么事情了?”

    “我觉得你还是跟我们回去一趟吧!具体情况,我们会再详细和你说一下的!”

    “不行!”秦序羽还没开口,燕小西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燕小西隔着很远,就看见他们把手按在了秦序羽身上,下意识的觉得他们要把秦序羽带走,直接撒这小腿就跑了过去,睁着大眼睛盯着面前的两个人,“你们凭什么要带他走,他又没犯法。”

    “我们就是带他回去了解一下情况。”话说这忽然蹦出来的孩子,是二少家那个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吧。

    燕小西的“恶名”通过他之前参加的几场晚会,已经传播出去了,自然是无人不识的,况且这张脸和燕殊长得也很像。

    “这里也可以问啊,你们干么要带他走!”秦序羽低头挡在自己面前的燕小西,扑哧一笑,蹲下身子,“小西,警察叔叔就是带我回去了解情况罢了,又不是把我抓走。”

    “是啊,了解情况。”

    “那也不行!”燕小西冷哼,“这边不能说么,你们说就好了!干嘛非要带他走!”

    在小孩子的心里,那警察局,就是一旦进了就出不来了,所以燕小西显得格外的执着。

    燕笙歌走过来,了解了一下情况,也是被吓了一跳。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儿子怎么可能和这种事情沾边呢?”

    “我们现在就是在了解情况阶段,并没有说他就是有嫌疑的。”

    燕笙歌倒是一笑,丹凤眼带着一丝促狭嘲弄,“我可不是小孩子,也不是这里的老师,这么好忽悠,你想把他带走,只要他上车了,这消息定然就像是插了翅膀一样,整个京都都会知道,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我们家小羽什么事都没有,这流言蜚语的也能把我们家给吞了,您说是吧!”

    “这个……”

    他们还是第一次和燕笙歌打交道,之前就听说,燕家三小姐十分强势霸道,但是就是这么一听,并未往心里去,毕竟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和这样的人说上话,只是这次算是真的了解到了。

    “你们可别和我打哈哈。”燕笙歌轻笑,“我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人。”

    “秦少夫人,你这话说的,我就听不懂了。”

    “您现在是准备把我们家小羽推出去挡枪子儿么!”

    “怎么可能!”燕笙歌这话句句带刺。

    这若是牵扯到别的就算了,遇到自己孩子的事情,燕笙歌根本不可能退缩。

    “不可能?”燕笙歌勾着嘴唇。

    “刚刚你们也说了,现在这个事儿全国都在关注,你尚且不能确定我们家小羽是不是在事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怎么能在这种公众场合把人带走,这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因为牵扯到了这次的事件之中,若是他无辜被放出来,估计有心人就要说,我们家权势滔天,我尚且不懂,到底是谁让你们直接过来提人的!”

    燕笙歌这几句话,真的是字字诛心。

    不过说得也是十分有道理。

    “不好意思,是我们考虑得不太周到,我们就是想要找他问几个问题,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我爷爷,昨晚摔了一跤,前天傍晚六点多送到了的医院,我当时就带着孩子直接过来了,小羽一直在医院陪我,并没有离开,刚刚你们说,那孩子出事也就是昨天早晨的事情,那和我儿子有什么关系啊!”

    警察被燕笙歌这霹雳啪啦一通怼,隔了半天才说了几句。

    “我们就是想要通过他了解一下情况罢了!”他们也显得很抱歉,“我们就在这边找个办公室和他了解一下,不会把人带走,真是打扰了!”

    燕笙歌咬了咬牙,并没有再说什么。

    姜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你去陪他一起。”

    燕笙歌点了点头。

    燕小西看着秦序羽被带去了一侧的值班室,有些担心的看着姜熹,“麻麻,小羽哥哥不会有事吧……”

    “没事!”裴燕泽拍了拍他的脑袋。

    而另一侧的秦小蛮就不是这么淡定了,死死咬住嘴唇,那模样,像是马上就要哭了。

    燕小西走过去,“小蛮姐姐……”

    “唔——”秦小蛮死死咬住嘴唇,她看着母亲和哥哥和警察一起上了楼,这一急,眼眶就红了。

    “别哭。”燕小西牵住她的手,“小羽哥哥又没做错事,警察蜀黍是不会随便抓人的。”

    “小西,这事儿别和你太爷爷说,他身体不好,而且小羽也没有什么事,所以别乱说,知道么,免得太爷爷担心。”

    “我知道,小蛮姐姐,你也别哭了,麻麻都说小羽哥哥会没事的,他们要是敢把小羽哥哥带走,我就帮你把你要回来。”

    姜熹无奈一笑,这小鬼以为警局是什么地方啊。

    值班室内

    警察将照片放在秦序羽面前,“她是你的同桌,你知道平时有谁欺负过她,或者是和她的关系不好么?”

    “我……”秦序羽显然是被吓到了,身子微微发抖,燕笙歌伸手搂住他,“小羽,怎么了……”

    “妈,我……”小羽握住燕笙歌的手,微微发抖。

    “怎么了?”

    “我忍不住……”

    警察看着秦序羽身子在颤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他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问题……”

    燕笙歌眸子一紧!

    警察被她盯得心里发毛!

    还不是你们给吓的!

    “妈——”小羽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了许多以前的画面,他的眼神显得有些空洞,呼吸局促,整个人开始冒冷汗……

    “小羽,你别吓我!”

    警局

    李询也是临危受命,警察局已经被抗议的群众堵得水泄不通,他刚刚从外地办了个案子回来,就被领导带下去问话,他现在整个人的头都要炸开了,立刻找了这个案子之前的负责人,李询可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一下子忽然被告知,所有人都去找秦序羽了。

    李询的脑子一下子炸开了,“怎么能直接去找秦家!”

    “这不是所有人都在说嘛……”

    “什么叫做所有人都在说,你们到底有没有证据,怎么能直接去提人!简直是胡闹!”李询气得要死,直接拿了车钥匙,就往外面走。

    “李队,您这是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啊,去看看他们到底闹出了什么事情!去拿秦家的人,这不是找死么,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没有任何证据,这事情一旦闹开,事情没查清楚,别人还以为秦家那位就是凶手,你们这是准备把他推出去挡枪么!”

    众人默然。

    说真的,确实有几分这种意思。

    “简直糊涂!”

    李询刚刚上了车子,准备发动,就接到了电话。

    “喂——你们在哪儿呢,马上就给我回来!”

    “李队,出事了!”

    “什么事!”

    “秦序羽昏过去了!”

    “你说什么!”

    ------题外话------

    以后就是日常更新啦,每天双更,刚刚给你们爆更结束,结果学校说要弄论文,害得我昨晚熬到三点多才睡觉……也是没谁了!

    燕小二:还不是你自己平时懒!

    燕持:咳咳,别戳破她!

    我:(╯‵□′)╯︵┻━┻</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