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28 找事的上门了(15更)

正文 028 找事的上门了(15更)

    第二天,照样去了咨询室,燕老爷子那边宋一唯在照看着,她和叶繁夏会轮流过去,因为自己离开了大半个月,咨询室这边倒是积压了许多的事情。

    孙萍见着姜熹笑得合不拢嘴,可是一看见她身后跟着的这个小恶魔,心肝儿一颤。

    “小萍姐姐好!”燕小西穿着黑色背带裤,白色衬衫,反扣着一顶牛仔帽,手里还拿着一瓶未喝完的牛奶。

    “小西来啦!”孙萍笑得那叫一个勉强啊。

    “最近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快四年过去了,孙萍已经不是个在校学生了,已经能够独挡一面,完全可以帮姜熹排忧解难,而且在京都谈了一个快两年的男朋友,估计年底就结婚了,最近正在忙着装修新房,从姜熹这边还预支了几个月的工资。

    “别的倒是没什么,就是白小姐来过两次。”

    “哪位白小姐!”到了咨询室,就根本不用管燕小西了,这家伙会自己找乐子,完全不用他们搭理。

    姜熹进入办公室,脱下外套,拿起一侧的白大褂穿上。

    “就是白露白小姐!”

    姜熹的手一顿,“怎么是她?”

    “就说自己压力大,想要过来和我们诉诉苦,这个圈子向来不太干净。”孙萍笑着给姜熹泡了杯茶。

    “什么时候来的?”

    “上一周来了一次,昨天也来过,听说您回来了,就说今天还要过来拜访!”

    “是么!”姜熹一笑,“专程来找我的?”

    “我已经把她的基本信息都登记好了,您可以看一下,她指明要你,我也没办法!”孙萍耸肩,从一侧的架子上,抽出了白露的表格递给姜熹。

    “那她预约了什么时候过来么?”

    “这倒是没说,她昨天说晚上有夜戏,可能拍完就过来,具体没说,需要我打电话问问么?”

    “不用了。”姜熹摆摆手。

    白露这么多年倒是没闲着,以前是三流明星,凭借着和秦圣哲的婚事以及占据了好几个月的头版,后来离婚也闹了一阵儿,众人只道这大户人家确实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对刚刚失去了孩子的白露报以了很大一部分同情。

    白露自己也是努力,这两年接拍了几部大戏,更是大火了一把,从烂片女王,摇身一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一线大腕。

    她自己努力是一部分,这些年秦家自觉地亏待了她,所以明里暗里帮衬也不少。

    姜熹认真将白露的资料看了一遍,刚刚喝了口茶,孙萍就敲了敲门,“熹熹姐,白小姐来了!”

    姜熹看了看腕表,咨询室是八点半开门,自己八点才过来,这会儿才刚刚八点三十一分,还真是准时。

    “请进来吧!”姜熹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了看大门外。

    两辆保姆车停在外面,白露自己进去,并未带任何人进来,以前白露是多么的飞扬跋扈,燕笙歌和叶繁夏都是领教过的,和姜熹也提起过,只是现在的白露,确实和以前大不一样。

    她穿着黑色的衣服,画着浓艳的妆,梳着民国时期的发型,显然是从片场刚刚赶过来,眼睛大而清亮,眉眼上挑,或许是和妆容有关,透着一丝狐媚之气。烈焰红唇,水晶之家,明艳动人。

    燕小西正在院子里面拿着树枝拨弄着池塘里面的鲤鱼。

    这是他和楚濛说临城那边的咨询室都有池塘,他也想要,楚濛愣是在这边给他挖了一个。

    白露注意到咯咯直笑的燕小西,顿住了脚步。

    这孩子就是姜熹和二少的孩子吧。

    胖乎乎的小手,肉感十足的小脸,漂亮又可爱。

    如果他的孩子还在的话,现在也是比他还大一点,定然也是十分可爱的,她无奈的笑了笑,孙萍已经迎了出去,领着白露往里面走。

    白露上次见到姜熹,也就是最近,只是没有说得上话。

    此刻见着姜熹,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燕殊知道自己的某些秘密,这又是燕殊亲近的人,无端的生出了几分亲近之感。

    “白小姐请坐,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白露说着坐到沙发上,姜熹走过去,坐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姜熹一直在观察白露,说实话,比起四年前,她成熟了太多。

    身上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白小姐,您要红茶还是绿茶?”孙萍笑道。

    “给我一杯白开水吧!”

    “好!”

    孙萍给他们倒了杯水,就退了出去,姜熹手中捧着茶杯,“白小姐,怎么会忽然找到我?”

    “很诧异么?”白露勾着唇角,“你现在可是京都首屈一指的心理专家,很多人来找你咨询,我自然也是慕名而来。”

    “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最近工作压力大,也不知道怎么的,总是会梦见自己死去的孩子,这事儿我又不能随便和别人说,所以就想来和你说一下。”

    “可以。”姜熹笑了笑。

    两个人聊了快两个小时,还是白露的助理过来催了,白露这才起身离开,“和你说完,感觉舒服许多。”

    “有效果就好,有空再来!”

    “一定!”

    白露表现得十分谦逊,临走之前还特意弯腰和姜熹致谢,从她脖子处滑出一条项链,落在黑色的衣服上,显得格外惹眼。

    吊坠的形状是一朵白玉兰,白玉镌刻,清新漂亮。

    “项链真漂亮。”

    白露低头看了看,将项链塞进去,“我还蛮喜欢的!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拜访。”

    “嗯!”

    姜熹送她下楼,燕小西弄了一身泥巴往里面跑,差点撞到白露。

    “这孩子是……”白露的助理生怕他撞到白露,脸色微变。

    “不碍事,你小点声,会吓到孩子的!”白露微微有些愠怒。

    “阿姨对不起!”燕小西伸手擦了擦手心的灰尘,“阿姨真漂亮,是在拍电视么!”

    “你怎么知道啊!”白露见着孩子,那是一种由衷的喜欢。

    “因为我看电视里面的那些阿姨都是这么穿的!”燕小西嘿嘿一笑,“麻麻,我手脏了,我去洗手。”

    “去吧!”姜熹无奈的笑了笑,“我儿子太皮了!”

    “小孩子嘛,这样才正常!”白露笑着往外面走。

    刚刚上了车子,那个助理一听说那是二少的孩子,脸色已经吓得有些发白,“白小姐,我真的不懂那孩子是二少家的,刚刚我是不是……”

    “没事。”白露伸手捏了捏眉心。

    “我给你捏捏肩吧!”

    “不用,我睡会儿,有些累了,到家和我说!”

    “好的!”

    姜熹送走了白露,长舒了一口气,去楼上整理这段时间积压的工作。

    这还没忙活多久,孙萍就着急忙慌的冲了进来。

    “冒冒失失的做什么?”姜熹蹙眉,吓了她一跳。

    “熹熹姐,下面有个自称是秦夫人的,带着几个男人,看样子是过来找事的!”

    “秦夫人?”姜熹咬了咬嘴唇,起身走到窗边,还真是孙静闲。

    只是这般过来是几个意思,要说法还是来威胁我的?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要不要报警!”

    “当然要报警啊!”姜熹整理了一下衣服。

    “那我马上去!”

    “小西不知道在哪儿,你去找找,别让他出来给我惹事!”

    “嗯!”

    姜熹说着就往楼下走,和正好进门的孙静闲撞了个正着!

    “秦夫人?”姜熹故作诧异状,“您怎么忽然过来了?”

    “昨天一直想要联系燕少夫人,电话却一直去人接听。”

    “不可能吧。”姜熹确实没看见她的电话,“您拨打的不会是我工作的电话吧,我的私人号码或许您还知道。”

    “可能吧!”

    “那您今天过来,是准备做什么?还带了这么多人,这是准备来我这里砸场子还是闹事?秦夫人?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这样不合适吧!”

    “我就是想要就昨天的事情和您好好聊聊!”

    “昨天?”姜熹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您是说玉书被小西打哭的事情么,您可别和我说,这是真的,我一直以为是小笙骗我的,这玉书大了小西快四岁,又长得十分壮实,这若要说我家小西被打哭我倒是相信,只是把玉书打哭?这是真的么?”

    就是这一点让孙静闲更是难以接受,居然被一个三岁小孩打哭了!

    在家鬼哭狼嚎了一夜。</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