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20部队行(6)羞羞的事情(7更)

正文 020部队行(6)羞羞的事情(7更)

    姜熹回到家属楼的时候,燕小西蹲在钱婶儿家,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玩着玩具枪。

    “麻麻——”燕小西看着姜熹就直接跑过去,“你可算是回来了!”

    “怎么啦?”姜熹摸了摸他的脑袋,流了这么多汗,“又去哪里疯了?你爸爸呢?”

    “他和战叔叔开会去了,就把我送到钱奶奶这里来了。”钱婶儿听着姜熹的声音,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看见秀秀一脸沮丧,也猜到了结果,“熹熹啊,今天中午在我这里吃吧。”

    “钱婶儿,这怎么好,我们回去吃就行。”

    “我菜都切好了,还专门让食堂的师傅给我带了一斤龙虾!”

    “钱婶儿,你这样,我真的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孙子满月的时候,你和燕殊送了那么多东西,我才不好意思呢,就是一顿饭而已,秀秀,你叫了赵连长,也一起过来吧。”

    “不用了,我东西都收拾好了。熹熹,谢谢你啊,我先回去了!”

    姜熹扯住她的胳膊,“我路上和你说的话,你可别忘了,我知道这事儿不可能让你立刻就调整过来,不过你得慢慢来。”

    “嗯,我知道!”秀秀笑了笑。

    钱婶儿看着她的背影,擦了擦手上的水渍,“怎么回事?还是没消息?”

    “既然身体没问题,就怕是心理出了问题,有时候求子心切,这人太焦虑,也影响受孕的。”

    “我都忘了,你是心理医生。”

    “是啊,麻麻是心理医生!”燕小西大口啃着苹果,“麻麻,我们今天中午在钱奶奶家吃饭么,有好多龙虾。”

    “你个小馋猫,搞得好像我什么不让你吃龙虾一样。”姜熹揉了揉她的脑袋。

    燕小西在部队一待就是大半个月,一开始他对什么都很新奇,不过时间长了,他知道,其实他们每天都在重复着几乎相同的工作,训练集训,各种演习,说真的,他看着都有些腻了,他真的不明白,粑粑为什么可以在这里待这么久!

    不过这大半个月,姜熹倒是给秀秀和赵连长做了许多心理方面的疏导,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好消息,不过两个人的夫妻关系倒是缓和许多,之前总是没有孩子,搞得他们夫妻关系都变得紧张起来。

    那天早上,姜熹接了家里的电话,说是燕老爷子摔了一跤,骨折了,已经住院了,燕殊这边抽不开身,还是让尉迟送他们回去的。

    这燕小西平时看着没心没肺的,一听姜熹说了情况之后,居然啪嗒啪嗒的开始掉眼泪了。

    “宝贝儿,怎么啦?”姜熹心疼的把他搂在怀里。

    “太爷爷不会有事吧……”燕小西也说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就是觉得难受,眼泪就一直往下落。

    “爷爷一直在念叨着小西,我收拾一下东西,下去就回去。”姜熹看了看燕殊,燕殊点了点头。

    “看完爷爷,和我说一下情况。”

    燕老爷子这几年的身体每况愈下,到他这个年纪,病来如山倒,总是让人格外的揪心。

    “我知道。”姜熹点了点头。

    “小西,你把你的玩具拿下去,尉迟叔叔在楼下等你们!”燕殊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们要干嘛!”燕小西盯着他们。

    “我和你麻麻有话要话要说!”

    “我不能听么!”

    “小孩子不懂,快下去!”

    “好嘛!”燕小西擦了擦鼻子,就往楼下走。

    燕小西一离开,燕殊就直接把姜熹搂进怀里。

    姜熹头贴在他的胸口,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燕殊强劲而又有力的心跳,好快。

    “燕殊,我快喘不过气了!”姜熹伸手安抚他的后背。

    他直接低头吻住她,他吻得小心,张嘴舔舐她的唇角,酥酥麻麻的感觉就像是有一股电流瞬间窜过她的全身,姜熹伸手攥紧他胸前的衣服,“燕殊……”

    “舍不得你!”燕殊双手紧紧箍在姜熹的腰上,恨不得要将揉碎在胸口。

    “嗯。”姜熹脑子有点晕。

    姜熹刚刚张口,一个灵活灼热的东西已经钻入她的口腔……

    姜熹脸红发烫,他的气息温暖却又强势,霸道的钻入她的整个鼻息,她觉得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在舒张,她踮着脚,想要迎合他,殊不知她的一点点迎合,换来的却是更加强势而又猛烈的攻势。

    “唔——”嘴唇传来的酥麻,让姜熹心里悸动不止,或许经常分居两地,所谓小别胜新欢,似乎每一次都能带给她不一样的感受!

    燕殊真的觉得姜熹对他来说,就是有着最致命的诱惑力,不厌其烦,不知餍足,燕殊将姜熹按在了墙上,姜熹还没反应过来,燕殊双手直接扶住她的腰。

    “抬腿!”

    姜熹完全是下意识的将腿一抬,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双腿已经被他架在了腰上,这姿势……

    这家伙还真是特别喜欢这个姿势!

    用他一句没皮没脸,没羞没臊的话来说,就是!

    可以很好地体现他惊人的体力,耐力,腰力……

    燕殊将她压在墙上,那撩人而又让人面红心跳的姿势,让两个人的体温都在逐渐升高。

    身体的贴近,让他们能够更加清晰地感觉到对方那急促而又灼热的呼吸,燕殊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体更是躁动不安,他抽出一只手抚摸着姜熹微醺的侧脸,“熹熹……”

    “嗯?”姜熹眼神朦胧而又迷离,那双猫眼染上了一层说不出的魅惑。

    “记得想我!”燕殊的吻霸道得像是狂风骤雨。

    姜熹红着脸点了点头。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姜熹不安的扭动身子,燕殊靠在姜熹肩头,喘着粗气,“别动了。”

    姜熹立刻停止动作,过了好一会儿,见他呼吸平稳,才小心翼翼,试探着说了一句,“燕殊,你有反应啊……”

    “你要不要去解决一下,我马上就得走了,你这样怎么送我下去!”

    “你还敢说!”燕殊冷哼。

    “扑哧——”姜熹捂嘴偷乐。

    燕殊咒骂一声,某个地方难受得紧!

    他直接放下姜熹就往洗手间冲,姜熹被她直接扔在门口,她伸手摸了摸嘴唇,都是他的味道,身上也是,他的身体……

    好烫!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敏感。

    姜熹闷声一笑,直接走向洗手间,里面传来男人粗重而又急促的呼吸声,因为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姜熹听得很清楚。

    姜熹红着脸,又检查了一遍行礼,隔了三五分钟,他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洗了个脸,水珠从他脸上滴到衣服上,晕湿了一大片,姜熹叹了口气,拿了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我要回去了,你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媳妇儿!”

    两个人刚刚下去,就看见燕小西正和尉迟聊得火热。

    “聊什么呢!”燕殊笑着将行李放在后备箱。

    “哦,说你们在上面干嘛啊!”尉迟笑着帮燕殊整理行李,“嫂子,你和小西先上车吧,外面热。”

    “这小子都和你说什么了!”

    “就说你们在上面做羞羞的事情啊!”

    “这个小坏蛋!”

    “不过嫂子嘴都肿了,队长,你也别否认!”

    “再过半个月,就有集体相亲,我会帮你报名的,别感谢我!”

    “队长……”尉迟欲哭无泪,“我还是个孩子,还不想结婚!”

    “孩子?”燕殊冷笑,“巨婴么?”

    尉迟叹了口气,“队长,您这是公报私仇!”

    “你奈我何!”

    “行,你厉害!”

    燕殊趴在窗口,“燕小西,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记得好好保护你麻麻,知道么!”

    “粑粑,你放心,我是个男子汉!”燕小西嘿嘿一笑。

    “亲粑粑一下!”姜熹将他抱在怀里!

    燕小西趴在窗口,伸手搂紧燕殊的脖子,“粑粑,你要注意安全,我和麻麻等你回家!”

    “好!”燕殊从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此刻却觉得自己多了一份小女儿的柔肠。

    尤其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心里面堵堵的,难受得紧。</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