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17部队行(3)踹燕殊的屁股(4更)

正文 017部队行(3)踹燕殊的屁股(4更)

    姜熹从未想过,第一次见到燕小西哭得如此凶残,居然是因为磕断了一颗牙。

    “不活啦,毁容啦……”燕小西抱着燕殊的脖子,哭得那叫一个凄惨啊,燕殊侧头看了看姜熹,也显得很是无奈。

    姜熹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后背,“这牙啊,后面还会长出来的!”

    “骗人,牙齿又不是指甲盖儿,断了怎么可能重新长出来!”燕小西赖在燕殊怀里,哭得眼睛都肿了。

    “麻麻什么时候骗过你,这牙齿啊,肯定还会再长出来的,所以呢,你就别担心了!”

    “噗——”战北捷一乐,“敢情,这是怕自己丑了才哭的?”

    “可不是,年纪不大,倒是挺臭美的!”莫云旗附和。

    “你们懂什么,这可是我的脸啊!多重要啊,我的门面……”燕小西真是越想越伤心。

    哭了约莫半个小时,忽然扭头看着姜熹,“麻麻……你没骗我么!”

    “怎么会骗你呢,这牙齿啊,还会长出来的。”

    “那你把可乐给我,我渴了……”

    姜熹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

    这燕小西嚎了一嗓子,可把大家伙给吓坏了,结果呢,这小子倒好,抱着可乐,又乐呵呵的喝了起来,就和没事人一样。

    反正啊,他心里面是这么想的,这牙齿呢,总会长出来的,那就没有哭的必要了。

    姜熹抵了抵燕殊,“瞧你家儿子这没心没肺的样子。”

    “难道不是你儿子么!”燕殊一乐。

    “好了,抱他去老方那里看看吧,这伤口还是擦点碘伏,消消毒。”姜熹伸手把他抱起来,“钱婶儿,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嗯!”

    钱婶儿乐不可支,这孩子也太逗了。

    燕殊将燕小西从姜熹怀中接过来,伸手拉着姜熹的手,朝着医务室走去。

    战北捷和莫云旗则先回去了。

    老方之前听尉迟絮叨了两次,说是燕殊要带孩子过来玩,不过这都说了好长时间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了。

    “这是怎么了,摔倒了?”老方看着燕殊怀里的奶娃娃,肉呼呼的小手抱着一瓶可乐,这可乐比他的脸都大,睁着黑亮的大眼睛,皮肤特别白,让人看上去,就很想捏一下,老方也确实这么做了。

    “方叔!”姜熹笑了笑,“孩子太皮,给摔了一下,你给擦点碘伏。”

    “没问题!就是有些疼啊。”

    “没事。”燕殊把他放在腿上,燕小西侧头看了看老方,“爷爷,真的疼么?”

    “也不是很疼,你乖点,爷爷就轻点儿。”

    “我要是那么听话的话,那……”燕小西嘿嘿一笑,“有糖吃么!”

    “呦——这牙是怎么了!”老方这才注意到燕小西磕断了一颗门牙。

    “你可别提了,就刚刚摔了一跤,把牙齿磕断了半颗。”

    “糖有啊,只要你乖,待会儿爷爷就给你拿糖。”

    “方叔,你别听他的,这孩子就爱吃甜食!”

    “小孩子都喜欢!”老方说着拿着碘伏棉签过来。

    这燕小西倒是真不怕疼,从头至尾,也就是闷哼了两声。

    老方笑了笑,“燕殊,你可别说这孩子倒是真像你!”

    燕殊无语,为什么所有人都说燕小西像他,难不成自己小时候也是这般没皮没脸么!应该不会吧。

    “哪里就像我了!”燕殊将他的小腿和胳膊压住,不许他乱动。

    “我记得你第一次受伤,硬是成撑了一路到了医院缝合,回头到我这边定期检查,每次受伤多重,也没见你哼一声,可不是像你嘛。”

    “粑粑——”燕小西抬头看着燕殊,“为什么我觉得你不高兴啊!”

    “我哪有不高兴!”

    “感觉每次别人说我像你,你都不太高兴的样子,我不是你亲生的么,像你不是很正常嘛!”

    “是啊,很正常!”燕殊看了看在一边乐不可支的姜熹,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吃了晚饭,这才回到了家属楼,姜熹正在整理床铺,燕殊则带着燕小西在浴室擦身子,他身上都是擦伤,洗澡也不方便。

    “粑粑——为什么你这里比我大!”

    “我哪里都比你大!”

    “那我以后也能和你长得一样高一样大……”

    “你只要好好吃饭,多喝牛奶,也有可能……”

    “那我以后肯定比你的大!”

    姜熹嘴角狠狠抽了抽,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两个人在说的东西……

    有些不可描述呢!

    “你哪里来的自信啊!”燕殊一乐。

    “爷爷都说了,以前生活条件不好,所以吃不好穿不好,你看我,现在吃得好喝得好,穿得也好,肯定长得也比你大!”

    “等你把毛长齐再说吧!”

    “太公说人老了,身体会缩水,粑粑,是不是真的!”

    “那又怎么了!”

    “那你的小弟弟会不会变小!”

    “扑哧……哈哈……”姜熹忍不住笑出了声。

    燕殊更是满头黑线,面前的燕小西一脸求知欲,而门外姜熹则是笑得合不拢嘴,更是惹得燕殊心里不畅快。

    “不会!”燕殊咬牙!

    “哦!”燕小西这口气颇有几分怀疑的味道,燕殊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小混蛋!

    燕殊将他用浴巾裹起来,就抱到了床上!

    这边只有一张床,所以他们只能睡在一起,姜熹还把他安排在了床中间,这让燕殊颇为不满,那他睡哪里!

    “哇——终于可以和粑粑麻麻一起睡了!”燕小西满床打滚。

    “行了,赶紧盖好被子,别着凉了!”姜熹帮他掖好被子,“还有你的兔子!”

    “对,我的兔子!”

    姜熹将他换下来的衣服捡起来拿到洗手间泡一下,这刚刚扭过头,燕殊就从后面把她一把搂住。

    “干嘛啊,小西还在外面呢!”

    “你刚刚在笑什么!”燕殊挑眉,居然还敢笑自己。

    “我什么都没笑啊!”姜熹一直憋着笑。

    “你还敢说,你没笑,看我待会儿不收拾你!”燕殊说着手就从姜熹的衣服下摆伸进去。

    “你疯了么,小西还在外面呢!”

    “小点声就成!”

    “燕殊——”姜熹嗔怒道,“我生气啦!”

    “你放心吧,那小子都睡着了!”

    “这么快!”

    “今天折腾了一天,他也该睡着了!”燕殊笑了笑,“媳妇儿,你就不想么……”

    “你个流氓,想你个头!”

    “顺便让你看看我那里有没有缩水!”

    “燕殊……”姜熹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被燕殊压在了身下,灼热的文落在她的脖颈处,燕殊伸手捂住姜熹的嘴巴,附在她的耳边,“小点声……儿子还在外面呢!”

    “你个流氓,唔——”姜熹克制的压低声音。

    “怎么了,不舒服……”

    “你给我滚开!”

    “可是你的身体比你诚实多了!”燕殊说着一口咬住她的耳垂!

    惹得姜熹一阵娇颤。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才到了床上。

    姜熹也是累极了,盖好被子,搂着自己儿子就沉沉的睡去了。

    燕殊微微挑眉,将燕小西从姜熹怀里抱出来,姜熹睡眠浅,睁开眼睛,“怎么了?”

    “没事,这小子总是爱乱动,我抱着!”

    燕殊不动声色的将他的位置和燕小西的掉了个个儿!

    伸手把姜熹搂进怀里,把燕小西一个人扔在了一边。

    天还没亮,姜熹就忽然醒了,自己整个身子都在缩在燕殊怀里的,她下意识的回头摸了摸,燕小西呢!

    她动了动,燕殊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

    “小西呢!”

    “那边儿!”燕殊指了指自己身后!

    姜熹拧开台灯,“燕殊,人呢!”

    燕殊扭过头,空无一人!

    他立刻蹲起身子,往床下一看,燕小西裹着小被子,已经滚到了地上,幸亏地上还有一层海绵垫,不然非出事!

    燕殊将他抱上床,又沉沉的睡去。

    燕小西醒得比较早,他伸手就要去抱姜熹,可是磨了半天,都没有摸到人。

    再睁开的时候,自己已经滚到了地上,他气呼呼的站起来,爬上床,看着燕殊搂着姜熹,心下一阵恼怒,抬脚就朝着燕殊的屁股上踹过去……</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