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11 小恶魔(3)咬了一嘴毛 (17更

正文 011 小恶魔(3)咬了一嘴毛 (17更

    叶繁夏生孩子倒是比姜熹痛苦了许多,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四五点才生了两个小宝贝,燕持自然是心疼到不行,叶繁夏折腾太久,差点大出血,需要好好调养,燕持一直陪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燕家人也在外面守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姜熹才匆忙赶去医院。

    叶繁夏身子不太好,孕期虽然一直在进补,不过效果也不是很明显,这两个孩子生下来,简直去了她半条命,因为是双胞胎,哥哥倒是身体很健康,这妹妹瘦瘦小小的,一生下来,哭声都小的可怜,就直接去了保温箱,姜熹到的时候,宋一唯正抱着哥哥,笑得合不拢嘴。

    “熹熹来了啊,小西呢!”

    “那个小坏蛋,吃了东西就睡了,给我看看。”

    “来!”宋一唯说着将孩子递给了姜熹。

    “这是哥哥么?”姜熹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名字呢,取好了么?”

    “我取了!”燕老爷子大手一挥,这燕小西要取名字的时候,燕殊是死活不肯让他取,这燕老爷子心里面有些憋屈,加上燕持一直在照顾叶繁夏,根本顾不上这边,所以燕老爷子就直接将名字定下了。

    “叫什么!”

    “就顺着小西的名字往下取,叫燕北冥,北方的大海。”

    “好听。”姜熹伸手勾了勾他的小手指,“北冥……”

    “妹妹就叫秋白,出生在秋天,秋之白华!”燕老爷子可是想了许久。

    姜熹点了点头。

    燕家迎来了三个小生命,前来道贺的人,几乎要将燕家的门槛给踏破了,燕持这人有洁癖,让他照顾孩子,简直要了他的命,因为这事儿,还被叶繁夏嫌弃到不行。

    就是让他给孩子换个尿布,这家伙倒好,给孩子一遍一遍擦着屁股,结果好了,被他弄着凉了。

    燕秋白趴在叶繁夏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得叶繁夏狠狠数落了燕持一顿。

    燕持这里有也是十分的理直气壮,“擦不干净!”

    “这明明已经很干净了好么!”

    这燕家有三个小孩,除却宋一唯要帮忙照顾,还专门请了两个保姆,只是随着孩子的年龄长大,大家越发觉得,这燕殊燕小西,简直是个小恶魔!

    这战家的大黑小黑,之前就说要配种,然后生了几个小狗崽子,战霆自己抱了一只,就问燕家要不要留一只。

    这是藏獒啊,是比较危险的犬科,犹豫了几天,想着在家看门也不错,燕老爷子就留了一只,自己年纪大了,照顾孩子是个精细活儿,他也差不上手,就在家遛遛狗。

    这狗还小,抱过来的时候,不过一个多月,那会儿已经是冬天了,燕老爷子怕小狗崽在外面冻着,就把它挪进了屋子,放在暖气片边上。

    不过这小狗还小,基本上都在睡觉,倒也不闹腾。

    但是这燕小西已经开始在地上开始爬来爬去的,他似乎盯着这个小狗崽很久了,那日燕秋白和燕北冥同时尿裤子了,哭得凶残,燕笙歌和叶繁夏正在哄孩子,保姆忙着去拿衣服,拿尿布……

    这燕小西,本来就是在地摊上爬来爬去的,就直接爬到了那个小狗面前。

    那个小狗睁开眼睛,嗷呜叫了一声。

    那声音很小,根本没引起那边的注意。

    燕小西眼睛黑亮,死死盯着它,那狗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忽然就冲着燕小西张开了大嘴巴,试图要把燕小西吓开。

    这燕小西是有样学样,也学着张大嘴巴。

    那狗很是无奈,就直接侧过头,继续睡觉!

    燕小西伸手拍了拍它的头,狗不理他!

    这让燕小西很是郁闷,居然直接张开嘴巴……

    “嗷——”大家只听见狗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滴妈呀——”保姆看到燕小西趴在狗身上,张嘴就咬了一口,吓得衣服尿布掉在地上,久久没回过神!

    燕老爷子听着狗叫,从楼上下来,就看见那狗趴在狗窝里,自家的小孙子也趴在狗窝里,这嘴巴里面还塞着几撮黑色的狗毛!

    冲着燕老爷子笑得那叫一个欢乐!

    “我滴乖乖。”叶繁夏咽了咽口水,“你家燕小西可不得了!”

    这狗被他咬得只剩了半条命,趴在狗窝里,奄奄一息。

    姜熹连忙跑过去,伸手把他抱起来,“燕小西,你干嘛呢!”

    “咯咯——呀呀——”燕小西小手挥舞着,似乎很是兴奋。

    姜熹伸手把他嘴巴里面的狗毛给闹出来,这才长了几颗牙,就这么闹腾,姜熹看着那狗也着实有些可怜。

    燕老爷子检查了一下狗的身子,愣是被他弄出了个小口子,没办法,只能带去看了兽医。

    “这是被什么咬得,怎么就只有一个小口子。”

    燕老爷子嘴角抽了抽,那是因为燕小西就长了两颗乳牙罢了,这若是牙齿长齐了,这就是一大个口子了。

    这狗被带回家之后,看着燕小西就躲,燕小西这个性子,哪里能让它乱跑啊,在地上一直爬,追着它就跑这小狗见着燕小西就浑身哆嗦!

    燕老爷子没办法,只能将狗送给了战家。

    “怎么了?这狗不好么?”战霆是蛮喜欢的。

    “这倒不是,还不是燕小西那孩子!”

    “怎么了,不会是咬他了吧,不能吧。”

    “他把狗给咬了!”

    战霆乐到不行,“你这曾孙子可以啊!”

    “行了,别提了,我就希望他以后别和燕殊一个德性就行,我就谢天谢地了。”

    “哈哈……我看啊,比燕殊更厉害!”

    “你可别胡说!”

    翻过年之后,日子就过得很快了,一转眼这燕小西就会走了,还不是很会说话,就是喜欢伸手指着东西,你若是不把东西给他弄来,他能把你折腾到底。

    那日燕殊难得放假回来,燕小西在燕殊面前倒是挺乖的,在燕殊面前表演了如何走路之后,就去一侧趴着看弟弟妹妹。

    他已经断奶了,可是燕小北和燕小白并没有,将奶粉冲好,递给两个小家伙,他们已经可以自己喝奶了,倒是不需要多操心。

    “小殊,这次回来能待多久啊。”

    “可以待三四天。”燕殊看了看,颇为愧疚,“真是辛苦你了。”

    “怎么忽然说这话。”姜熹微微红着脸。

    几个大人在一边闲聊,忽然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哭声。

    “怎么像是小白哭了!”姜熹蹙眉,这一看见自家儿子踮脚趴在那边,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燕小西!”姜熹蹙眉!

    燕小西转过头!

    “扑哧——”宋一唯笑出了声。

    姜熹伸手捂着脸,“燕小西,那是弟弟妹妹的东西……”

    燕小西不知道从谁手里抢来了奶瓶,自己喝了起来,这东西被抢了,能不哭么!

    姜熹连忙跑过去,“燕小西,你是哥哥,抢妹妹东西,你丢不丢人啊!”

    燕小西摇了摇头,使劲嘬着奶瓶,这嫌弃开口太小了,居然要去拧瓶盖!

    姜熹一把将奶瓶夺过去,“燕小西,我和你说,以后不许抢弟弟妹妹的东西听见了么,这不是第一次了,我说过你很多次了吧!”

    燕小西这孩子脸皮很厚,你无论怎么说他,他就是不哭,用姜熹的话来说,这脸皮堪比城墙。

    燕小西迈着小短腿,直接趴在燕殊腿边。

    燕殊伸手把他提起来,抱到怀里,“你这个小坏蛋,怎么能抢弟弟妹妹的东西呢,以后不许了,听见没!”

    燕小西怔愣的点了点头,那模样似懂非懂的。

    姜熹看了看奶瓶,我滴乖乖,这都要喝完了,她颇为歉疚的看了看叶繁夏,“这个……”

    “没事,他还小,看着什么都想吃,都想摸摸!”

    燕小西就是典型的小恶魔,可是活泼好动,平素不作恶的时候,倒是很惹人喜欢,倒是自己的儿子,倒是愁死叶繁夏了。

    那日燕小白哭闹不止,她哄着女儿睡觉,让燕持帮忙带一下孩子,等她回来之后,燕持正坐在床上看文件,这燕小北就坐在他身边,人模人样的盯着燕持手里的文件看,安静得有些过分。

    叶繁夏就怕燕小北以后的性子会随了燕持,不过……

    怕什么来什么!</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