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08 满满的奸情,醋劲儿真大(14更)

正文 008 满满的奸情,醋劲儿真大(14更)

    车子忽然慢慢停了下来,莫云旗才睁开眼睛,车内的灯开着,她这才注意到自己靠在战北捷身上睡着了,不应该啊,自己明明是靠着窗户的,怎么靠在他身上了。

    “口水。”战北捷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莫云旗下意识的擦了擦口水!

    骗子!

    哪有什么口水啊。

    “加个油。”尉迟说着已经推门下车,此刻的天蒙蒙亮,灰蓝色的天空有几只灰雀飞过,燕殊推门下车,伸了个懒腰,做了几个小时,浑身的骨头都要酥了。

    莫云旗稍微动了动身子,她一条腿受伤了,挪动一下都疼,另一条腿因为长时间不动作,已经整个麻掉了。

    “嘶——”莫云旗伸手捂着伤口。

    “你要做什么?”战北捷的眸子锐利而又精明。

    “下去透透气。”

    “我扶你!”

    战北捷说着下车,帮她推开车门,将手伸过去。

    莫云旗一愣,战北捷的手宽厚而又粗糙,乍一眼看上去,布满了老茧,因为长期握枪,上面摩擦而来的伤口,他猫着身子看着自己,那目光让莫云旗觉得分外热切,莫名的,觉得一阵心慌意乱。

    “不用了,我自己来!”

    战北捷也不做声,只是一只手撑在车门上,促狭的看着艰难的从车里挪出来的莫云旗。

    莫云旗右侧的腿是好的,她伸手使劲拍拍腿,试图让它恢复知觉,一股酥麻的电流感从腿上传来,她伸手揉了揉,这才落地。

    可是腿一软,整个人险些栽到地上面!

    战北捷直接从后面直接捞起她的腰。

    莫云旗身子一僵,脸瞬间红透了!

    她只穿了一件橄榄绿的短袖上衣,衣服轻薄,战北捷的手掌宽厚有力,干燥而又温暖,几乎可以将她整个腰身箍住。

    那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服,就像是要瞬间窜便她的全身一样,自从她从外面回来之后,他俩就鲜少有交际,战北捷和燕殊在忙着组织演习集训,平时训练都是尉迟或者任凡在组织,这次任务还是他们第一次在一起待了这么久,说实话,挺不自在的。

    “小心点!”战北捷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那声音慵懒透着一丝磁性,他也是两三天未曾合眼了,所以声音透着一丝疲态,嗓子嘶哑,却出奇的好听。

    “嗯。”莫云旗伸手扶着车门,右脚慢慢恢复了知觉,“队长,您可以把手拿开了。”

    “嗯。”战北捷只觉得这小不点的腰太细了。

    估计两只手就能掐得过来。

    燕殊促狭的看着两个人,“你俩背着我是在打情骂俏么?”

    “你是不是闲的蛋疼!”战北捷轻哼,余光瞥着莫云旗,扶着车身,一蹦一蹦的来回跳动,活脱脱像个兔子。

    燕殊走过去,伸手抵了抵战北捷,“老战,你和我说实话,你这小莫同志是不是……”

    “什么!”

    “你就别装蒜了,我刚刚都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

    “呦——我俩多少年的交情了啊,你这个大尾巴狼,还准备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情小白兔么,刚刚你对人家小莫同志做的事情,我可是都看得一清二楚啊。”

    “我答应了莫叔叔要好好照顾她。”

    “莫首长这么和你说的?”

    “不然呢!”战北捷轻哼。

    “我就是和你提个醒,你俩就是假装情侣,这事儿你可别忘了。”

    “要你说啊!”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这么激动嘛。”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激动了。”

    “人家让你照顾自己闺女,可没让你照顾到怀里啊……”

    “燕殊,你丫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死!”战北捷冷哼。

    “队长,油加好了。”尉迟说着打了个哈气。

    “还有大半个小时就到京都了,我来开车吧。”战北捷松了松筋骨,恶狠狠地瞪了燕殊一眼。

    尉迟连忙点头。

    四个人上车,继续出发。

    莫云旗估计是困到不行了,刚刚上车就睡着了。

    战北捷本来正在安心开车,燕殊忽然伸手戳了戳后视镜,战北捷一边注意着前面的路况,一边看了看后视镜。

    莫云旗本来是靠在窗边的,似乎是腿上有地方不舒服,挪了挪身子,就对着尉迟那边躺下了,这头部一直朝着尉迟那边滑落。

    尉迟连忙伸手抵住她的脑袋,生怕她直接落在了自己肩膀上,莫云旗微微直起身子调整好姿势,可是没过几分钟,有故态复萌。

    尉迟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战北捷。

    战北捷只是捏紧方向盘,忽然一踩油门,车子忽然飞了出去,吓得莫云旗陡然惊醒。

    “怎么了!”

    “没事儿!”战北捷轻笑。

    “开车都不能好好开!”莫云旗小声嘀咕了一句,继续睡觉!

    燕殊咋舌,看了看战北捷。

    啧啧……他怎么觉得醋劲儿这么大呢,尉迟长舒了一口气,忽然觉着脊背有些凉凉的,自己往车边靠了靠。

    等他们到了京都的时候,正好是早晨六点,医院还没有上班,外面车辆稀少。

    “联系轩陌了吧,你的伤口需要好好处理一下。”战北捷一边停车,一边看着燕殊。

    “和他说过了!”燕殊指了指后面,“还在睡呢!”

    战北捷点了点头。

    直接走到后面,拉开车门,伸手直接抄过莫云旗的腿弯处,莫云旗忽然睁开眼睛,“队长……”

    “到医院了!”

    “我自己能走!”

    “你是准备爬上去么!”战北捷轻哼。

    莫云旗咬了咬牙,战北捷伸手将她抱下车,地下停车场显得分外安静,而且透着一股寒气,莫云旗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身子下意识的想要寻个温暖的地方,就往战北捷身上靠了靠。

    战北捷身子一僵,低头看了看,正在端详自己手上伤口的莫云旗,她太小了。

    不仅是年龄小,就是身子都很小,小小软软的,就像个猫咪。

    他们到急诊室的时候,轩陌已经在等着了,“连夜过来的?”

    “嗯。”

    “走吧,我给你看看伤口。”

    “她的……”

    “王医生在那边已经等了好久了,让她帮莫小姐看看就成。”轩陌看了一眼战北捷,“女医生……”

    “好!”

    莫云旗颇为古怪的看了一眼轩陌,什么女医生,男医生和女医生,难不成还有什么分别么!

    燕殊脱下衣服,轩陌拿着剪刀,将之前缠裹的绷带剪开,拿着消毒棉球给他消毒,“刚刚出完任务?”

    “是啊,几天没合眼了。”

    “熹熹预产期快到了,楚濛也过来了。”

    “他来做什么?”

    “你不是比我清楚么。”轩陌促狭道,燕殊虽然没有和他明说过什么,不过轩陌何其聪明,自然猜得出来一二,加上楚衍是个大嘴巴,口风不严。

    “他倒是殷勤。”

    “对了,前些天,白露的孩子夭折了。”

    “那个早产儿?”燕殊挑眉,怎么最近出了这么多事。

    “嗯,白露和秦圣哲办理了离婚手续,这事儿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众人都说这秦圣哲不是个东西,抛弃一个给他生儿育女的女人。”

    “白露这个女人很聪明。”

    轩陌看了看伤口,“还是需要一个你缝合一下,给你打个麻药?”

    “不用了,这点小伤口,不需要!”

    “那你忍着点!”

    轩陌这针线穿过燕殊皮肉的时候,很明显的听见了他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不过啊,我看着白露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秦家人的,她觉得就是因为秦家的那两个孙子,才导致了她孩子的死亡。”

    燕殊勾起嘴唇,“这个女人若是存心报复,估计这秦家就要不得安宁了。”

    “就是现在低调得很,借着热度接拍了几部戏,倒是没和秦家有过多的牵扯。”

    “山雨欲来风满楼……”

    “啊——”隔壁忽然传来战北捷的惨叫声。

    吓得轩陌的手一抖,针差点扎进燕殊的皮肉里!

    “我说老战,人家小莫同志缝合伤口,你惨叫个鬼啊!”

    “马丹,莫云旗,你丫是不是故意的!”

    “是你说可以咬你手的!”莫云旗挑眉。

    战北捷不过是看她缝合伤口把自己嘴唇都咬破了,才说了一句,这丫头倒好,直接扯过他的胳膊,张嘴就是一口,她的手臂上立刻留下了一排猩红的牙印,都破皮了!

    “你丫是属狗的么!”我去,真特么的疼。

    轩陌促狭的看了看燕殊,眼神分明在问:怎么回事!

    燕殊一乐,微微挑了挑眉!

    轩陌低头继续工作,有奸情啊!</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