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 离婚(12更)

    “怎么会这样,不是前两天刚刚出院么!”姜熹下意识的揉了揉肚子,黎悠梦立刻过去扶起她,“这可是真的?”

    “怎么不是真的,听说那白露在下面的急诊室已经闹开了,而且口口声声说是秦家大少夫人谋害了她的孩子,现在正闹得不可开交呢!”黎悠梦叹了口气,“你要不要去上个洗手间?”

    “不用了,我起来站会儿,肚子有些难受。”姜熹不打算去楼下凑热闹,兵荒马乱的,很容易出意外。

    而此刻忽然有人敲门,姜熹扭过头,颇为诧异的看着楚濛。

    “楚大哥,你怎么这个点过来。”

    “楚衍非要跟来看热闹,我就想着过来看看你,没想到你还没睡!”楚濛说着就往里面走,ls则守在门口。

    “被吵醒了。”

    “下面的动静确实有些大。”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姜熹指了指放在床头的大红色包装盒,“前些日子还专门给我送了满月的喜糖,怎么好好地就出了事。”

    “当时听说发生了一些争执,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孩子就呛奶了,送过来之后,抢救了二十多分钟,还是去了。”楚濛说话总是轻描淡写的。

    姜熹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肚子,眼中满是慈爱,“这孩子也是可怜,出生到现在,就没享过一天福,在保温箱待了大半个月,哎……”

    “行了熹熹,你就别感慨了,我去给您弄点吃的,晚饭就没吃什么,你们先聊。”黎悠梦说着将门关上就走了出去。

    楚濛侧头看着姜熹的肚子,“预产期在几号。”

    “还有一周多。”

    “知道性别了么?”

    “这孩子挺乖的,家里都说可能是个女孩。”

    *

    急诊室

    轩陌刚刚下了电梯,就听见白露的哭喊声。

    这孩子忽然离开,秦家人也是半天没回过神,而白露怔愣的站在床边,更是惊愕的半天没有回过神,她扯着医生的衣服,“医生,你在开玩笑吧,怎么可能,他刚刚还好好的。”

    “秦夫人,真的不好衣服……这孩子真的去了!”

    “不可能!”白露死死拽着他的衣服,“你再看看他,再看看啊……”

    “小露!”秦圣哲伸手去抱住白露,却被她一下子推开!

    “你给我走来,统统给我走开,不可能的,他刚刚明明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白露是真的难以接受。

    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床边,伸手颤颤巍巍的摸了摸秦玉安的小脸,他死死闭着眼睛,没有一丝鲜活之气,白露伸手摸摸了他的脸,“医生,他还有温度,怎么可能死了呢,医生……”

    “我们真的就尽力了。”医生扼腕叹息。

    轩陌直接走过去,秦玉安躺在病床上,身侧还还有各种抢救的仪器,他胸口有吐出来的奶水,脸色青白,没有一丝血色。

    “什么情况?”

    “呛奶了,奶水从食道反流出来,刺激了他的喉部,孩子太敏感,不停的咳嗽,奶水就呛入了气管,之前的医生没有及时给他做疏导,错过了最宝贵的前几分钟,送过来的时候,他就没有生命体征了。”

    “不可能,你们再看看,轩医生,你给看看,我儿子明明好好地,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呢!”白露几乎是跪爬着到了轩陌面前。

    轩陌叹了口气,蹲下身子,“白小姐,节哀顺变。”

    “不要!”白露连连往后退!“你们都在骗我,不可能的,他怎么会死……他还那么小!”

    白露说着就要去床上抱儿子!

    秦圣哲从后面将她抱住,“好了白露,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的儿子没了,你让我冷静,秦圣哲,那也是你的儿子!”

    “现在孩子没了,你以为我的心里好过么!”

    白露轻笑,“你的心里好过么?这个问题问得好,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你看过他几回,就是对那个贱人的孩子,都比对自己的孩子好!”

    白露目光锐利,直指夏蔚然!

    秦玉书和秦玉函已经被吓得紧紧靠在夏蔚然后面,愣是不敢出声。

    夏蔚然被白露这一指,羸弱的身子颤抖了两下,眼泪就哗啦哗啦往下落,“弟妹……”

    那模样甚是委屈。

    她越是这般可怜兮兮,就越是往白露觉得十分火大,自己的儿子出事了,自己还没有哭呢,她哭得倒是起劲!

    “你还有脸哭,还不是你们害的,你哭什么哭,难不成我污蔑你了不成!”

    “行了白露!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孙静闲叹了口气!

    “既然刚刚我都把话说开了,那我就干脆说得更明白一点好了,我倒是不懂了,你们秦家是怎么回事,真正的亲孙子不疼,偏偏去宠爱两个养子,他们有什么好的,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把他们捧到天上去,他们骨子里面流的也不是你们秦家的血!”

    “啪——”秦圣哲抬手就给了白露一巴掌。

    “二叔!”夏蔚然愕然。

    “圣哲,你这是做什么!”秦振理将秦圣哲一把拉开。

    “满口胡言,还是当着孩子的面!”

    “这两个说到底不是你们秦家的种,难不成我说错了么!”白露刚刚丧子,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好过!

    “白露,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了!”秦圣哲伸手指着白露的脑袋!

    白露轻笑,直接挥开秦圣哲的手,“有个问题,我憋在心里很久了,今天倒是很想问问你,秦圣哲,你和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弟妹,你在胡说什么,我和二叔能有什么关系啊!”夏蔚然被吓得脸色惨白。

    “没有关系的话,他为什么这么护着你,对这两个人那叫一个好,秦圣哲我就问你一句,玉安……”提起秦玉安,饶是心硬如铁的白露,忍不住红了眼眶,“我们玉安你抱过几次,整天送这两个小子上学放学,我倒是不曾见过你对什么事情这么上心过,简直比大哥还关心他们!”

    “白露!”秦圣哲忽然甩开了秦振理的钳制,伸手掐住了白露的脖子!

    “呃——”白露伸手按住他的手!“怎么了,恼羞成怒了么,还是被我说到痛处了!”

    “圣哲,弟妹是受了太大刺激了,你别,你快放手……”夏蔚然说着就去拉扯!

    秦圣哲也知道大庭广众,自己不能对白露做什么,只能悻悻地松开了手,白露却一把推开了夏蔚然,“贱人,你还在这里惺惺作态做什么,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还有你的两个儿子!”

    “白露,这事儿和蔚然有什么关系。”孙静闲虽然不喜欢这两个儿媳妇儿。

    不过夏蔚然一向听话,而白露和她就是一直不对盘,孩子没了也好,他们秦家也不需要这样的儿媳妇儿,这样的孙子!

    “我知道你们秦家一直护着她,行啊,和她没关系是不是,秦圣哲,你今天给我一个痛快话!”白露死死咬着嘴唇,“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们儿子的事情,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白露,你别无理取闹!”

    “明天我们就去办理离婚!”

    众人愕然,就是一直在一边看戏的轩陌都睁大了眼睛,白露在他心里嚣张跋扈,而且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够牺牲自己的幸福的人,秦家对她来说,就是个靠山,她现在居然说要离开?

    难不成儿子离开,对她造成了这么大的打击?神经错乱了?

    “小露,这话可不能乱说!”秦振理蹙眉,神色紧张。

    “我没乱说,反正你们秦家偏袒这两个野种,行啊,那你们就等着看你们百年后,这两个野种,如何为你们养老送终好了!这个家我是待不下去了!”

    “哼——”孙静闲咬牙,“你以为秦家没了你就活下去了么!”

    “我可不敢有这种想法,不过你们放心,离婚之后,财产该是我的,我一分都不会少要。”

    “果然是不要脸!就是冲着钱来的是不是!”

    “秦夫人,我冲着什么去的,你比我清楚!”白露咬着嘴唇,目光一一扫过秦家人,像是要把他们深深刻入自己的心底!

    “白露,你这话说得可当真!”秦圣哲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女人之前打死都要和自己在一起,现在居然直接提出离婚。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