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05 争执呛奶,意外夭折(11更)

正文 005 争执呛奶,意外夭折(11更)

    休息室

    夏蔚然被白露死死捏着下巴,不能动弹,疼得她眼泪啪嗒啪嗒一直往下掉。

    “行了,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装可怜,真是让人膈应,夏蔚然,我可告诉你了,让你的两个孩子离我儿子远一点,我儿子要是出了一点事情,我绝对饶不了你!”白露轻哼,直接将夏蔚然往后一推。

    夏蔚然咬了咬嘴唇,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此刻秦玉书和秦玉函忽然推门进来。

    看见自己母亲哭得凄惨,秦玉书直接跑到白露身边,“你这个坏女人!”

    白露冷哼,懒得和他计较。

    白露扭头准备将秦玉安抱到摇篮里,他刚刚喝了奶,这会儿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玉书,快过来!”夏蔚然哭得无比凄惨,那模样,活脱脱像是被人凌虐了一般。

    “爸爸说让我们保护你的,肯定是这个坏女人欺负你了!”秦玉书说着上前就推了白露一下,白露身子往前一倾,怀中的秦玉安差点被甩了出去。

    “唔——”秦玉安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又继续睡觉!

    白露将秦玉安抱到摇篮里,扭头头恶狠狠的瞪了秦玉书一眼,秦玉书被她一吓,蹲在地上就开始嚎啕大哭!

    有人想要过来看看孩子,这没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忍不住往里面张望。

    “夏蔚然,赶紧抱着他离开这里!”

    夏蔚然连忙过去,“玉书,起来,我们走,玉书……”

    “我不要,二婶是坏人,欺负人,哇——”

    “好了,别哭了,你二婶又不是故意的!”

    白露愕然的看着夏蔚然,“夏蔚然,你说什么,我不是故意的,请问我做了什么了,什么就不是故意的了!”

    “我……”夏蔚然好像固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小露,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听说这秦二少的夫人嚣张跋扈得很,一直在欺负嫂子呢,之前我听说了,还不信,原来是真的啊。”

    “你看这样子,未免太厉害了一点。”

    “哎……不过这秦家大少夫人也太软弱了一点,被自己弟媳妇儿这般欺负,都不知道反抗的么!”

    “性格就这样吧。”

    “在这种大家族,她要怎么生存下去啊。”

    “哎……别人的事情还是少掺和吧!”几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说完就准备离开,这孩子也不想看了。

    在一侧的秦玉函见白露这般疾言厉色的模样,直接跑过去,就狠狠推了摇篮一下,这摇篮忽然剧烈的晃动了几下!

    吓得白露脸色煞白!

    “秦玉函,你要干嘛!”

    “谁让你欺负我妈妈的,我就要欺负你儿子!”

    “你……”白露伸手直接扯住他的胳膊,“你说什么!”

    “你放开我,你这个坏女人,放开我……”秦玉函说着抬脚就朝着白露踢过去。

    白露猝不及防,这小肚子就被他踢了一下!

    “唔——”白露咬着牙,剖腹产缝合的伤口在隐隐作痛。

    “玉函,你干嘛,快过来……”夏蔚然伸手要去护着秦玉函。

    可是白露已经被他激怒了,再想起之前的事情,更是怒不可遏,直接扯过秦玉函,朝着他的小屁股就狠狠打了两下!

    这秦玉函扯起了嗓子就开始哀嚎,保姆在外面吓了一跳,连忙去前厅通知秦振理等人。

    燕笙歌正在和熟人聊天,看着秦家人忙不迭的往后面跑,“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啊!”众人面面相觑。

    “可能是出什么事情了吧。”燕笙歌捏紧手中的酒杯。

    “刚刚我看见秦家大少夫人和二少夫人正在后面争执呢,把孩子都惹哭了。”

    燕笙歌挑了挑眉,决定去后面凑个热闹。

    秦振理和孙静闲一过去,就看见自家的两个孙子哭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上气不接下去!秦玉函更是坐在地上撒泼打滚,那模样好不凄惨。

    “这又是怎么回事啊!”孙静闲气得跺脚。

    “妈——”夏蔚然一个人根本哄不过来,而且这两个孩子,一见到自己的靠山来了,哭得更加凶残,秦玉函更是直接跑到孙静闲面前,伸手指着白露,“这个坏女人她打我!”

    “什么!”孙静闲一听急了,“给奶奶看看,她打你哪里了!”

    “呜呜……她打我!”秦玉书伸手捂着屁股。

    孙静闲狠狠瞪了一眼白露,伸手要去慢慢退下的裤子,这还没褪下去,就看见了一大片红肿,趁着白花花的屁股,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白露,你这是什么意思!”孙静闲伸手抱着孙子!

    “我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不问问他们都做了什么,我已经忍了他们很久了,却偏要来招惹我!”

    “还不是你先打我!”秦玉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白露就大声控诉。

    “呵——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许你靠近玉安!”

    “我就是看看弟弟!”秦玉书咬着牙。

    “小孩子看看怎么了,瞧你真是喜欢小题大做!”孙静闲搂着秦玉函,“好了,好了,别哭,你这么哭啊,奶奶该心疼死了!”

    燕笙歌等人已经到了门口,看着白露被气得浑身乱颤,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题大做,妈——自从我生了玉安之后,你可是一次医院都没去过,怎么着,你是觉得这两个养子比我儿子更加重要是么!”

    “白露!”孙静闲咬牙!

    门外的众人哗然!

    “什么意思啊,什么养子!”

    秦家这两个孩子是抱养来的事情,知道的人不算多,加之秦承宇和夏蔚然常年在国外,不常露面,只是当年孩子百天办了酒,因为大家从未往这个层面想过,所以白露这话,着实让人压抑。

    “白露,你别过分了!”秦圣哲已经跑了过来,“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我可没乱说,你们秦家不要太欺负人了,我儿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他们一手造成的,还不是怕我儿子抢了他们的地位,抱养来的就是抱养来的,养不熟的野孩子!”

    “白露!你太欺负人了!”夏蔚然倒是罕见的强硬了一回。

    “夏蔚然,欺负人是你吧,我儿子变成这样,你是不是很高兴!”

    “我已经和你道过谦了,再说了,谁都不想事情变成这样子,他们还小,你不要信口开河!”

    “信口开河?”白露轻哼,“你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生的,你心里不清楚么,你们秦家人心里不清楚么,别自欺欺人了!”

    “咳咳——”忽然在摇篮中的秦玉安剧烈的咳嗽起来。

    白露连忙去查看,秦玉安小脸憋得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呼吸不畅,“怎么回事……玉安,你别吓妈妈!”

    “怎么回事!”秦圣哲立刻去查看,却将从秦玉安的鼻孔开始往外面冒奶,吓了他一跳,“这是……”

    “赶紧叫医生!”

    因为秦玉安的身子不好,所以秦振理专门请了医生24小时守着。

    医生从隔壁匆忙的过来,“这可能是呛奶了!”

    “那怎么办!”

    “现在就送医院!”医生当机立断!

    这戏还唱完,没想到出了这事儿,燕笙歌长叹一声,哎——收拾东西回家睡觉!

    轩陌今晚正在值班,听说秦家又出了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不出院才两天嘛,怎么又出事了。

    他手头研究的病人资料整理好,过了约莫半个钟头,才过去看看情况。

    这刚刚出了门,就看见楚衍一边摇头一边走过来,手中还提着餐盒。

    “你怎么过来了?”

    “秦家出了事,我跟过来看看热闹,顺便给你带了宵夜。”

    “情况怎么样了!”轩陌穿着一袭白大褂,在医院清冷的白炽灯下,显得越发清贵冷峻。

    “死了!”

    “什么!”轩陌诧异的睁大眼睛。

    “听说在过来的路上就没有生命体征了,这会儿正在闹呢,你快去瞧瞧吧!”楚衍说着将餐盒提进了轩陌的办公室。

    而另一侧本来睡得好好的姜熹,听着外面脚步嘈杂,睁开眼睛,黎悠梦正站在门口和一个护士攀谈。

    “悠梦,出什么事了?”姜熹双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

    “秦家那位小少爷,刚刚走了!”

    姜熹愕然!</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