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专门来搞事(10更)

正文 4专门来搞事(10更)

    沈廷煊对于迎面撞上楚濛这事儿,有些诧异,不过更多的却是不满,只是微微侧过头,“我去个洗手间。”

    “会回来吧!”楚濛轻笑。

    倒是有大半年未见了,沈廷煊头发剪得比较短,相比之前那妖孽精致的模样,更凸显了一丝男人味,不过耳侧的那枚蓝色耳钉在灯光下,依旧足以让人目眩神迷,他看见自己的时候,心情似乎并不是很愉快,甚至说有些恼怒。

    这家伙有这么记仇么,事情都过去多久了,到现在还给自己甩脸子呢。

    沈廷煊咬了咬牙,“我为什么不回来。”

    真是搞笑。

    “以为我来了,你就准备落跑!”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我需要怕你么!”

    “说得也是,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你不需要怕我!”楚濛微微挑眉,伸手摩挲着手上的银戒,“那就等你回来。”

    沈廷煊咬牙!

    直接往洗手间走。

    说实在的,他是真的打算溜走的,热闹他固然想看,可是看到了倒胃口的人,一点兴致都没有了,他怎么忽然过来了!

    而且还有激将法激自己,毕竟楚衍在,沈廷煊觉着在他面前,还是不要和楚濛闹得不好看,也就忍了。

    只是这家伙也太会蹬鼻子上脸了。

    沈廷煊就是去洗了个手,想到过些日子,姜熹就该生了,楚濛这个时候过来,倒也说得过去。

    楚衍好奇的盯着自家大哥,“廷煊好像对你意见很大?”

    “这么明显?”

    “感觉罢了!”单细胞生物,哪里看得出来什么喜欢不喜欢啊,只是这第六感啊,倒是十分准确,“你怎么惹着他了?”

    “怎么就是我惹他了?你怎么不说是他惹我?”

    “他的性格不像,我太了解你了!”楚衍耸肩。

    楚濛轻笑,“我看酒店前面显示屏说是有满月酒?秦浥尘的不是举办过了么!”

    “秦二少的!”

    “秦二少……”楚濛呢喃的念叨着这个名字,倒是冤家路窄啊。

    楚衍一看见自家大哥露出这总笑容,就觉得有些遍体生寒,楚濛单手摩挲着嘴唇,眸子深,却透着丝丝凌厉,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就是这种笑容。

    每当他要算计别人的事情,就总是会露出这种笑容。

    “秦圣哲惹着你了么!”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没心没肺啊!”楚濛侧头看着自家弟弟。

    “干嘛这么说我!”

    “上次秦圣哲在活色生香被抓,害得你也被抓进去审问,这事儿你忘了?”

    “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啊。”

    “然后我就断了他的贷款!”

    “噗——”楚衍一口红酒喷了出来,“哥,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我是会开玩笑的那种人么!”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怎么都没和我说过。”

    “大概是他结婚那会儿吧,给他送份大礼,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楚濛笑得那叫一个腹黑。

    “难怪那时候秦圣哲一直找我,甚是在活色生香等了我整整一周,我还以为这家伙脑袋秀逗了,我根本不管家里的生意,他来找我干嘛,难不成是要找我喝酒了,害得我躲了他整整一周!”

    现在可算是明白了。

    “就知道他会找你。”

    “估计这秦圣哲啊,恨死你了。”

    “恨我也没用,除非有一天他爬得比我高,不然就只能被我踩!”

    “你可别说,也许就有这么一天呢……我看他会直接踩死你!”

    “你觉得我会给他这种机会?”

    楚衍一愣,好吧,不会的!

    他虽然不管家里的生意,不过楚濛的手段倒是听说过不少。

    沈廷煊信步走过来,楚濛给他递了一杯酒,“不好意思,不喝了,我要开车!”

    楚濛轻笑,“你已经喝了酒,就是不想和我的酒罢了!”

    沈廷煊轻轻咳嗽一声,这家伙鼻子这么灵敏,自己不过喝了两口酒罢了,都能被他闻到。

    秦振理和孙静闲正在楼下招呼客人,秦圣哲更是穿得西装革履,人模狗样,拿着酒杯到处和人攀谈,那喜气简直溢于言表,孙静闲则是抱着孩子,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其中不乏一些明星大腕,富家千金太太。

    只是秦浥尘和燕笙歌的出现,一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这燕笙歌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专门穿了一条正红色的裙子,配着秦浥尘这一身黑色西装,格外的惹眼,燕笙歌踩着十五公分的高跟,烈焰红唇,美目盼兮,嘴角轻扬,漂亮的丹凤眼,眼线微微上扬,一头波浪卷发,随着她的走动,微微摆动,显得轻盈灵动,身材曼妙,妖娆动人。

    “小笙姐今天是来砸场子的!”楚衍喝了口酒,“之前秦家在小蛮的满月酒上,闹了一场,若不是当时燕爷爷及时赶到,估计这秦家真的会没完没了。”

    “所以今天过来以牙还牙了?”楚濛挑眉。

    “肯定的啊!”楚衍双手撑着栏杆,“不过哥,你怎么忽然过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有事。”楚濛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目光滑过楼下的众人。

    早些年就听说这燕家三小姐很是嚣张跋扈,不过结婚之后就收敛了不少,看样子,今天是有热闹瞧了。

    秦家人是发了邀请函给他们,这不过是彰显他们的宽和大度,秦浥尘脾气古怪,不爱掺和闲杂之事,所以他们以为他们夫妇定然不会过来,没想到居然真的来了。

    这燕笙歌比所有人都惹眼,真真是过来艳压群芳的。

    秦圣哲在看见燕笙歌的时候,视线定格,眼睛聚焦在她身上,就移不开了,过去了这么多年,除了让她沉淀得更加漂亮美好,岁月在她身上几乎没有任何的痕迹,他捏紧手中的杯子,白露此刻抱着孩子走过来。

    “圣哲……”

    秦圣哲轻轻嗯了一声,收回视线,和她一起走到了秦浥尘与燕笙歌身边。

    这是燕笙歌第一次认真看白露怀中的孩子,这都满月了,这孩子还是面黄肌肉的模样,瘦得让人心疼。

    燕笙歌红唇亲启,“恭喜啊。”

    “谢谢。”白露抱紧孩子,今天的她特别梳妆打扮,可是在燕笙歌面前,却愣是硬生生的矮了一头,这让她觉得很是抓狂。

    而此刻秦玉安忽然开始大哭起来,白露立刻哄他,“可能是饿了,那我就先不奉陪了。”

    “嗯。”

    白露直接去了休息室,而此刻夏蔚然忽然直接冲进了休息室。

    “嫂子,怎么了?看你急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啊。”白露伸手逗弄着怀中的孩子。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和她说。”夏蔚然忽然强硬的态度,倒是让在场的两个保姆一愣。

    白露也是微微有些诧异,“行了,你们出去吧。”

    等休息室只剩下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夏蔚然直接走过去,“白露,你为什么要打玉书!”

    “我什么时候打他了!”白露一脸无所谓。

    “他说是被你打的!”

    “我有么?”白露忽然想到了什么,“哦,想起来了,他之前来逗弄玉安,结果把他弄哭了,我一着急,就失手把他推开了。”

    “他还是个孩子!”

    白露轻笑,“所以孩子做错事就不需要受到惩罚了么!”

    “这一个月,我一直在悉心照顾你,已经在尽力弥补你了!”

    “说得好听,夏蔚然,你照顾了我一个月,还不是父亲让你过来的,要不然你会自己过来?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大上,好像被我欺负了一样!”

    夏蔚然咬了咬嘴唇!

    “我儿子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就是你儿子害的,你以为照顾了我一个月就算是弥补我了么,我那我儿子的一辈子怎么办!”

    白露轻哼,咬了咬嘴唇,上前一步,伸手捏住夏蔚然的小脸,“夏蔚然,我告诉你,我怀里的这个才是秦家货真价实的孙子,你的那两个儿子不过是抱来的,能和他比么?”

    “那都是秦家的孩子!”

    “呵——夏蔚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真的觉得秦家的财产会交给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子么?但凡我的孩子出了一点问题,我就让你们全家都不好过!”</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