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私人教练,打翻醋坛子(9更)

正文 3私人教练,打翻醋坛子(9更)

    秦家

    秦浥尘有些无奈的看着燕笙歌,自从出了月子之后,这个女人简直疯了,说是为了尽快的恢复体型,这健身比他还勤快,他这个胖了七八斤的人都没嚷嚷着要减肥,她倒好,直接请了个健身教练回来。ge

    之前她和秦浥尘说过这个事情,不过秦浥尘只是一听,毕竟秦小蛮在家,燕笙歌又是许多事情不辞人手的,带孩子,能做的她都要亲力亲为,所以秦浥尘觉得她根本没这个时间去健身。

    直到某天他接到了自己儿子的电话。

    当时秦浥尘正在开会,接到秦序羽的电话,显得有些诧异,这小子极少在上班时间给自己电话的啊,怎么会忽然打电话找自己。

    “喂——”

    “爹地,有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

    “妈咪正和一个男人在家。”

    “男人?你舅舅?”

    “不是,妈咪说是个健身教练,现在正和妈咪在家里的那个健身房健身呢,一直帮妈咪调整姿势什么的,还摸了妈咪的腰!”

    “你说什么!”秦浥尘激动的直接从位置上跳起来,吓了下面的高管一跳,总裁这是怎么了!

    秦浥尘示意会议暂停,就直接往外面走。

    “秦序羽,你说的是真的!”

    “爹地,你不知道么,听说都来一个星期了。”

    “我怎么不懂。”

    “妈咪肯定不想让你知道啊,而且这个教练叔叔长得还很帅!”

    “有多帅?”

    “听妈咪说才20岁,可嫩了!”

    “是么!”秦浥尘已经到了停车场,“我马上到家,别和你妈咪说!”

    “爹地,这么重要的情报,你不准备奖励我?”

    “回家奖励你!”

    “好勒!”秦序羽乐得屁颠屁颠儿的,跑到婴儿房继续逗弄着秦小蛮。

    等秦浥尘到家的时候,确实在自家车库看见了一辆哈雷。

    秦浥尘是不爱摩托的,所以他家根本不曾有这种东西,看到别的男人的车停在自家车库,秦浥尘就十分不爽,他抬脚准备踹两脚,又忍住了,先去会会本人要紧。

    秦浥尘忽然回来,吓得管家差点将手中的水杯给甩了出去。

    “少夫人呢!”

    “少爷,您今天回来得挺早啊,这才三点多。”

    “怎么着,我回来的早,不行么!”秦浥尘挑眉。

    “肯定可以啊,我马上把您叫少夫人!”

    “你给我站住,站在这里,不许乱动!”秦浥尘冷哼。

    敢情一家人都知道,就瞒着他是吧,燕笙歌,你可以啊。

    秦家有专门的健身房,当秦浥尘到房间外的时候,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一阵对话声。

    “少夫人,您的腿可以再往上抬一些,这样的话,可以锻炼到您小腿、大腿和臀部的肌肉,可以让您的臀部更加紧实。”

    “唔——”燕笙歌闷声一声,“有些疼。”

    “我帮你抬一下,坚持十五秒就好!”

    “呼——”燕笙歌微微喘着粗气,“小侯,你帮我撑一下,我快支持不住了。”

    “马上就到时间了。”

    秦浥尘直接推门进去,那个名叫小侯的教练,穿着白色体恤,黑色短裤,身高约莫一米八,从他露出的手臂小腿也可以看得出来,是个经常锻炼的人,肌肉结实而又紧实,长得倒是确实不错。

    是典型的阳光大男孩,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的,是蛮不错的。

    难怪小羽说很帅,倒是长得真不错啊!

    燕笙歌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此刻单腿站立,身子弯曲,另一条腿绷得很直,见着秦浥尘回来,身子一抖,险些栽倒!

    这家伙怎么忽然回来了!

    小侯立刻伸手扶住燕笙歌,他打量着秦浥尘,“秦先生,您好。”

    他虽然没见过秦浥尘,不过秦家有他的照片,他也知道这是燕笙歌丈夫,看起来格外的年轻。

    秦浥尘走过去,直接扯过燕笙歌,眸子透着一丝不耐烦,还有一丝浓浓的敌意。

    燕笙歌咬了咬牙,“浥尘,事情呢,我待会儿和你解释。”

    “我等着你的解释。”秦浥尘轻哼,直视小侯。

    “来多久了。”

    “一周。”

    “都是什么时间过来!”

    “下午两点到四点。”

    “从今天起,你就不用过来了,置于工资,我按一个月给你结算!”

    “秦浥尘,他就是帮我锻炼的教练而已。”

    “我可以帮你!”

    “你……”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秦浥尘显得有些不耐烦。

    小侯也很识趣,“我马上就走,少夫人,秦先生,我先走了!”

    小侯说着拿起一侧的外套就往外面跑。

    “麻烦帮我把门带上!”

    “好!”

    门被关上的瞬间,燕笙歌心里一沉,完蛋了,这家伙生气了。

    “浥尘……”

    “你们是怎么锻炼的!”

    “就是做一些形体塑性训练罢了!”

    “比如说刚刚那个姿势?”秦浥尘挑眉。

    “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要请教练帮我进行针对训练,你也没说什么啊。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我只是觉得花钱请人回来锻炼,总得让我见到效果啊!”

    “我觉得效果还蛮明显的啊!”燕笙歌走到一处镜子前,踮脚打量着自己的身形,“你不觉得么!”

    “我给你检查检查!”秦浥尘说着走到燕笙歌后面,从后面直接搂住燕笙歌,手直接从她的紧身衣内伸进去。

    “秦浥尘,这大白天的,你要干嘛!”

    “检验一下你的锻炼有没有效果啊。”秦浥尘说着直接撩开燕笙歌的衣服。

    燕笙歌自然不乐意,可是她和秦浥尘的力量悬殊,胳膊拧不过大腿啊,直接被秦浥尘按在墙上,就地正法了!

    完事之后,已经接近傍晚,秦浥尘伸手拍了拍养生的屁股,“效果确实挺明显的!”

    “秦浥尘,你这个混蛋!”

    “还不老实!怎么着,还想再来一次?”

    “你……”燕笙歌乖乖闭上嘴巴。

    “秦家的邀请函到了。”秦浥尘起身,伸手帮燕笙歌将衣服套起来,抱着就往房间走。

    “什么邀请函,他们家又准备搞什么幺蛾子。”

    “秦玉安的满月酒。”秦浥尘解释。

    “我听说那孩子脑子有些问题,是不是真的啊。”

    “听轩陌说过,不过真假就不知道了。”

    “那估计八九不离十,那个白露平时嚣张跋扈的,这孩子要是真的出事了,岂不是要气死。”

    “嗯。”

    “那我们去凑凑热闹好了。”

    “这种热闹有什么好凑的。”

    “怎么说也是你的小侄子,你不去看看?”

    “听说瘦得像个猴子。”

    “我们小蛮的满满月酒,这秦家能够过来捣乱,难不成他家的满月酒我不能过去瞧瞧?”燕笙歌轻笑,“况且这邀请函都送来了,不去多失礼啊。”

    “你是准备去把他们气死么!”

    “那也是活该,上次推了小羽这事儿我还没找他们算账呢,还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么,不好好约束自己的孩子,这以后会给他们惹来大麻烦。”

    “可不是嘛!”秦浥尘笑了笑。

    酒店

    秦家的满月酒还不是在自家酒店,而是承包了楚家在市区最豪华的一家酒店,倒是奢华,天没黑,就陆续有人到场。

    楚衍趴在二楼的栏杆处,百无聊赖的喝了口红酒,“你怎么过来了?你对秦家的事情也感兴趣?”他歪着头盯着沈廷煊。

    “不是没事做么,而且听说这秦家小孙子很是可爱,我不是来看看到底有多么可爱嘛。”

    “你少来,你说,是不是幸灾乐祸来的!”

    “最近闲来无事,来凑热闹不行么!”

    “太坏了你!”

    “你别说我,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我家的酒店,我来吃饭喝酒不行么!”

    “是么!”沈廷煊不信。

    楚衍的手机忽然响了。

    “喂,哥……”

    沈廷煊距离上次见楚濛,还是大半年前的事了,不过他俩算是不欢而散。

    “你在哪儿呢!”

    “我和廷煊在一起,就在酒店的二楼!”

    沈廷煊拧眉,这家伙该不会来了吧,不行,先溜再说!

    沈廷煊转身就要走,脸色一沉。

    “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对面走过来的男人,不是楚濛还有谁!</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