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02 戏弄燕大少,练瑜伽(8更)

正文 002 戏弄燕大少,练瑜伽(8更)

    约莫过了半个月,姜熹就直接住到了医院,陪她一起过来的是黎悠梦。

    因为姜熹要生了,尤卫兰也很是紧张,黎悠梦随着燕隋回来之后,也已经是半年之后了,正在联系去外面参加义诊,因为姜熹,就把事情给搁置了,加上燕隋也能护着他们,倒是让燕殊安心不少。

    叶繁夏肚子大得有些恐怖,每次看着她在家走来走去,燕持都能吓出一身冷汗,关键是叶繁夏和姜熹又不一样。

    姜熹怀孕期间,在家看看书书,养养花什么的,就安心养胎。

    而她怀孕了还要跟着自己工作,被宋一唯勒令在家之后,也是半分都闲不住。

    最恐怖的就是在她怀孕五个月时候,燕持从公司回来,准备陪她去外面散散步,这人倒好,居然在卧室里面练起了瑜伽,这又是伸胳膊,又是抬腿的,身子一只脚站立,看得燕持冷汗涔涔。

    “我的小姑奶奶,你能不能消停一点啊!”燕持被吓得脸色惨白。

    “还有一组动作!”

    叶繁夏本就有些拳脚功夫,身子软,所以这些基础的拉伸动作,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得了得了,你可别吓我了。”燕持立刻扶着她坐下。

    “医生说了,多动动对孩子好。”

    “这医生是让你多走动走动,你和熹熹一起,出去转转也行啊,你这在家练这个,你这是准备把我吓死不成。”

    叶繁夏看着燕持一脸紧张的模样,扑哧一笑,“你也太紧张了吧,这个有什么啊,熹熹在看书,我看不下去,就想找点别的事情做做,以前总是工作,这忽然闲下来,我真的觉得浑身不自在。”

    “以后不许你练了!”

    “你这人你怎么这么霸道!”

    “我得为我们孩子负责!”

    “你这话是说我不负责?”叶繁夏挑眉。

    “怎么会呢!”

    “那是几个意思?”

    “繁繁,我是觉得啊,这个挺危险的,我不是担心你么?”

    “那你练给我看!”叶繁夏指了指地上的瑜伽垫。

    “什么!”燕持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不行,我就自己来!”

    “不是,繁繁……”

    “宝宝,你爹地要给你们表演瑜伽,要看不!”

    “叶繁夏,你……”燕持被一堵,差点背过气去。

    “来吧,有视频,你跟着学就好了!”叶繁夏明显就是在玩他,可是燕持又不能不听,这叶繁夏自从闲下来之后,总是三不五时的使唤他,还是上班的时候好,最起来自己还能使唤使唤他,现在自己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燕持这老胳膊老腿的,根本就伸展不开,这刚刚拉了筋,燕持脚下一滑,只听见“咔嚓——”一声!

    “扑哧——”叶繁夏乐到不行,“你怎么还穿着西装裤啊,你看,坏了吧!”

    “你……”燕持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她只看见自己坏了的裤子,却没看见自己这腿都要废掉了。

    当晚吃饭的时候,姜熹第一个注意到燕持的异样,“大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没有啊。”

    “怎么总是扶着腰啊,我看你的腿走路都有些打颤,是不是摔倒了?”

    “不是,怎么会摔倒呢!”

    “哪里走路怎么一瘸一瘸的!”宋一唯轻笑。

    “有么!”燕持尴尬的一笑。

    “叶子,你说,他怎么了!”裴燕泽看着叶繁夏。

    “也没什么。”叶繁夏低头闷笑。

    第二天佣人从燕持房间拿出了坏掉的裤子,怔愣了好半天,这大少是干什么了,劈叉?不能吧。

    医院

    黎悠梦给姜熹削了个苹果,“把苹果吃了,我扶你出去走走。”

    越是到了后期,越是多动动,免得到时候真的生产了,体力不支,不过最近姜熹食欲不振,根本吃不下东西,而且随着孩子越来越大,一直在压迫着她的五脏六腑,她晚上是根本睡不着的,有时候天要亮了,才睡了个把小时,整个人倒是显得有些憔悴了。

    姜熹只是吃了几口,便和黎悠梦准备去楼下走走。

    说来也巧,白露也住在这个楼层,只是他们房间隔得比较远,白露又是在坐月子,倒是没见到几次。

    只听说这白露的儿子,取名秦玉安,寓意平平安安,不过姜熹倒是路过保温箱的时候,见到过一次。

    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这孩子也快要满月了,还是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十分可怜,护士给他喂母乳,而是喝几口便吐掉了,眼神更是显得有些呆滞,和秦小蛮完全不同,秦小蛮这么大的时候,那鬼灵精的模样,看见人就笑。

    可是秦玉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哭闹,不过这声音都像个孱弱的猫咪,小得可怜。

    靠近姜熹这边的电梯人很多,到了她这个楼层,根本不停,数字不断往上升。

    “我们去那边看看!”黎悠梦指了指楼层另一处的电梯口,医院一个楼层有两个电梯,轩陌或许为了将她和秦家安排开,所以才将他们的病房隔在了东西两侧,平素是很难碰面的。

    “走吧。”姜熹伸手扶着肚子,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卸货。

    她们还没有到电梯口,就听见一个房间传来了摔碗的声音,那动静很大,在安静的医院显得格外刺耳,姜熹身子一抖,显然被吓了一跳。

    她们再往前走,“1098”号病房,这不是白露的房间么!

    “这么烫,夏蔚然,你这是准备烫死我么!”白露口气显得尖酸而又刻薄。

    “小露,我尝过了,不烫!”

    “这是我的汤,谁让你尝了!”白露轻哼,“怎么着,让你过来照顾我,你很不乐意么?”

    “不是。”夏蔚然连忙摆手。

    “那你是几个意思,什么都弄不好,你是不是存心来膈应我的啊。”

    “怎么会呢。”夏蔚然声音显得格外懦弱,声音小小的。

    白露就是见不惯她这副模样,看着就觉得窝火,“这里现在没有人,没有人吃你这一套,真是恶心,你装什么可怜啊!在我面前你不用这个样子,好像我怎么欺负你了!”

    黎悠梦扶着姜熹,“好跋扈啊。”

    姜熹不作声,当姜熹她们从房间门口路过的时候,房间门是大开着的,夏蔚然正低头捡着地上的碎片,地上都是粥,她注意到门口有人,侧头看了看,注意到是姜熹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燕少夫人。”

    姜熹冲着她笑了笑。

    白露视线定格在姜熹的肚子上面,对夏蔚然恨得牙痒痒的。

    不过在姜熹面前,她也没在发作,夏蔚然将碎片清理好,准备拿起外面丢掉,留在房间太危险了。

    她路过姜熹的时候,姜熹看见她哭红的眼眶,甚是可怜。

    姜熹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滑过一丝黯然。

    “这里面住的不是很出名的那位白露吗,我以前看电视,她上过很多的综艺,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怎么私底下脾气这么恶劣啊。”

    “人不可貌相。”

    “这个护工倒是真可怜!”

    “什么护工啊!”姜熹一笑。

    “不是护工是什么?”黎悠梦询问。

    “那是秦家的大少夫人!”

    “你说什么!”黎悠梦愕然的张大嘴巴,“不能吧,怎么会这么懦弱,这白露可是她的晚辈啊,还得叫她一声大嫂呢,就这么被她欺负,这女人脾气也太好了吧。”

    “或许是因为撞了白露肚子是她儿子,要不然孩子也不会早产,变成这样,这白露,心里有气,而这个女人过来照顾她,估计也是为了恕罪吧。”

    “还有这事儿!”黎悠梦叹了口气,“不过这女人倒是当真可怜。”

    “谁说不是呢!”

    姜熹感慨这事儿不过过去小半个月,转眼便到了秦玉安的满月酒。

    抛开秦浥尘那边不谈,这可是秦家第一个小孙子,秦振理为了这事儿张罗了好久,一定要大办特办,而且和秦小蛮的满月酒挨得很近,他心里也有些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意思,所以这个满月酒倒是请了不少人。

    只是一场喜宴,却最终以悲剧收场。</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