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33 满月酒(5)有惊无险(5更)

正文 433 满月酒(5)有惊无险(5更)

    酒店

    秦玉书惊恐的往后退,圆滚滚的身子一摔,跌坐在地上,“流血了……”他嘴巴里里面呢喃着,伸手指着白露的腹部。

    “赶紧送医院啊!”秦振理蹲下身子,检查白露的情况,“小露,你怎么样!”

    夏蔚然跑过来,一把抱住了秦玉书,秦玉书吓得嚎啕大哭,“妈……妈……我不是故意的,妈!”

    “乖,不怕!”夏蔚然咬牙,紧紧搂住儿子。

    而此刻秦圣哲拨开人群,“白露!”秦圣哲眼睛睁得很大,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

    虽然她和白露没有什么感情,可是这也是自己的孩子啊。

    “赶紧叫救护车!”秦圣哲大吼!

    燕笙歌将秦序羽的头按进自己的怀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腥甜味道,白露又穿着白色的裙子,这裙底的血异常明显,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像是被摔得散架了,腹部不断的传来阵阵剧痛,她伸手攥住秦圣哲的手腕。

    “圣哲……”她的脸色蜡白,疼得双腿不停的抽搐,姜熹只听着别人说白露被撞倒了,抱着怀里的孩子,余光微微瞥向那边。

    楚衍和轩陌一直陪在她身边,楚衍拿着吸管,蘸着果酱,正在逗弄着秦小蛮。

    “唔——”秦小蛮伸手要去抓,尝到甜美的果汁味道,乐不可支的咯咯直笑。

    “嫂子,这小蛮真可爱!”楚衍伸手戳了戳她的小脸。

    “那边怎么回事!”姜熹他们距离有些远,只听见不停的传来众人的惊呼声。

    “我去看看。”轩陌起身往那边走。

    “圣哲,孩子,我的孩子……”白露还指望着靠着这孩子在秦家站稳脚跟,这夏蔚然的孩子是抱养来的,她肚子里面的才是货真价实的秦家孙子,她可不能让他出事了。

    “不会有事,你冷静一点,肯定不会有事的。”秦圣哲一脸焦躁。

    轩陌还未靠近就闻到了一股腥甜的味道,他拨开人群!

    “轩陌——”秦振理忽然扯住轩陌的胳膊,“你是医生,你给白露看看,快点儿……”

    轩陌看见白露下体已经被鲜血浸透,心头一跳,虽然他不喜欢这个人,也不能见死不救,他弯腰,伸手给白露检查了一下,“好像是快生了……”

    “那怎么办啊!”秦振理急得跺脚。

    燕殊微微挑眉。

    燕持压低声音,靠在燕殊耳边,“你有没有觉得这秦振理比秦圣哲还紧张。”

    “可不是。”燕殊单手握拳放在唇边,压低音量。“有点不正常……”

    “不过这秦玉书和秦玉函都是抱养来的,这白露肚子里面怀的是他孙子,紧张一点也正常。”燕持挑眉。

    燕殊不再回答,秦序羽趴在燕笙歌怀里,显然被吓得不轻。

    燕殊伸手将他抱到自己怀里,“走,带你去找舅妈。”

    “舅舅……”秦序羽搂着燕殊的脖子,“二伯母不会有事吧!”

    “胡说什么!”秦振理忽然怒目而视,“不可能有事的!”

    秦序羽被他吓得一个激灵,缩进燕殊的怀里,“秦叔叔,你就是想要责备,也应该是那位孙子吧,你冲着他吼什么!”

    秦玉书一见燕殊看向自己,急得嚎啕大哭,惹得人心烦意乱。

    而此刻救护车已经过来,抬着白露就上了救护车,秦圣哲跟了过去,剩下的秦家人打算开车跟去。

    “呜呜——”秦玉书和秦玉函一直都在哭,孙静闲蹲下身子,将秦玉函抱在怀里,“好了好了,别哭了!”

    “哇——秦序羽欺负人,你还不帮我!”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的祖宗!”

    “爷爷——”秦玉函可怜兮兮的看着秦振理。

    “行了,别哭了!”秦振理疾声厉色的模样,吓得两个孩子身子一激灵,不敢哭出来,却还在低声抽泣。

    “快去医院看看吧!”燕老爷子发话。

    “燕伯伯,我们先走了!”

    秦家人说着就全部坐车离开,徒留一滩血迹,看起来仍旧触目惊心。

    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燕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吧。

    “我还没见到我的增外孙女呢,快,抱给我看看!”燕老爷子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拄着拐杖就朝着姜熹走去。

    姜熹抱着孩子走在燕老爷子面前,“爷爷,您瞧,多可爱!”

    “呀呀——”秦小蛮倒是不怕人,扒拉着肉乎乎的小手,就随意的挥舞着,燕老爷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他的手上都是老茧,生怕弄疼了她,只是小心翼翼的摸了两下,“真乖,来,太公给你的礼物!”

    燕老爷子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是一个长命锁,他小心翼翼的将锁放在秦小蛮的胸口,长命锁上挂着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秦小蛮咯咯直笑,燕老爷子看得心头一热,这眼眶就红了。

    “爸——”宋一唯扶着燕老爷子,“这怎么还哭了。”

    “激动嘛,这孩子啊,看着心里欢喜。”

    那一家人离开之后,这满月酒倒是没有耽搁,燕老爷子因为太高兴,还多喝了两杯。

    等到他们回去,已经是十点多了。

    医院

    白露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疼得昏死过去,医生给白露检查了一下,就被直接送入了手术室,过了约莫半个钟头,医生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秦振理伸手扯住他的衣服!

    “孩子是保住了,只是……”医生沉默了片刻。

    “是什么!”

    “孩子缺氧时间太长,脸色铁青,哭声也很微弱,我们会立刻把他送进保温箱,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那孩子就是没事了?”

    “不一定,还需要检查一下,有些病症并不是一下子就看的出来的!”

    等白露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睁开眼第一瞬间,就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没了!

    “我的孩子……”白露双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

    “白露!”秦圣哲走过去,他在这里待了一宿,一夜未合眼,此刻显得有些憔悴!

    “圣哲,我的孩子呢,孩子呢!”白露环视整个房间,秦振理也在,可是她的孩子呢!

    “你别激动,孩子好好地,就是有点虚弱,在保温箱中!”秦圣哲解释!

    “我要去看!”白露说着直接拔掉手上的枕头!

    因为是剖腹产,白露双脚刚刚落地,双腿没有一点力气,重心不稳,往前栽去,膝盖砸在瓷砖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唔——”白露咬牙!

    秦圣哲立刻过去,将她扶起来,“你先休息,待会儿带你去看孩子。”

    “我现在就要去看,现在就要!”白露显得十分激动,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安心的!

    白露十分坚持,秦振理叹了口气,“带她去看看吧。”

    白露看见躺在保温箱中,瘦小的和一个猴儿的宝宝,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落。

    虽然说这个孩子她并不是很期待,可是这毕竟是自己身上面掉下来的一块肉,她能不疼么!

    而且距离她的预产期还有一个月之久,早产了这么久,这孩子瘦瘦巴巴的,可怜得紧。

    “好了,我们回去吧!”秦圣哲伸手扶她回房。

    白露死死咬着,伸手扶着腰,往回走。

    “爸,您吃点东西,我专门做了早餐,小露人呢!”

    “出去看孩子了。”

    “我专门给她煲了鸡汤。”夏蔚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秦圣哲推开门,夏蔚然立刻笑着走过去,“小露,你可算回来了,我给你煲了鸡汤,你喝点尝尝,味道不错,你需要好好补身子。”

    夏蔚然长得属于典型的小家碧玉,而且为人怯懦好欺负,秦承宇在海外工作,并没有回来,秦家两个孙子到了入学的年纪,所以回来上学,夏蔚然就跟着回来了。

    不过对这位大嫂,白露一向是瞧不上的,懦弱无用,软弱可欺。

    “谢谢大嫂!”白露伸手接过鸡汤。

    “不客……啊——”夏蔚然话音未落,滚烫的鸡汤直接泼到她的脸上!</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