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30 满月酒(2)秦浥尘神经病(2更)

正文 430 满月酒(2)秦浥尘神经病(2更)

    楚衍正低头吃着东西,一见这动静,忍不住咋舌,“这秦家今天是专门来闹场的。”

    “估计是准备借着满月酒的事情,打击报复之前秦圣哲婚礼出现的闹剧吧!”轩陌耸了耸肩,“当时他们家可是丢大人了,就是现在京都还是有许多人拿这事儿说呢。”

    楚衍继续啃着饼干,“不过这秦振理一把年纪了,干嘛还掺和这种事。带着老老少少一大家子过来,还真是不嫌丢人。”

    “总得为自己的儿子孙子考虑嘛。”燕殊轻笑,眼中尽是讥嘲。

    “好了振理,你少说两句,这么多人看着呢,别让别人平白无故看了笑话。”孙静闲伸手去拉扯秦振理。

    “我们家闹得笑话已经够多了。”秦振理冷哼,“在自己哥哥的婚礼上使绊子,倒是挺厉害的,这大半年若不是你哥哥管理公司,你以为公司能有今天的成就么。”

    “这是我的公司!”秦浥尘微微顿首,“不是秦家的,我让他进公司,是帮忙,负责打工的,可不是让他当家做主的。”

    “你不过是管理了公司几年而已!”秦振理轻笑。

    而此刻一个穿着一身粉色礼服的女人快步走过来。

    她虽然穿着高档的礼服,可是总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违和感,长得十分温婉,中上等的长相,眼睛明亮好看,秀气的鼻头,樱桃小嘴,只是眼中却透着一丝软弱,但从她的眼神就看得出来,并不是一个强势的女人。她的目光触及到燕笙歌,染上了一丝浓浓的嫉妒之色。

    这到了秦振理身边,那女人双手不安的扯着裙摆,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那是秦家大少爷秦承宇的妻子夏蔚然。”轩陌解释道。

    夏蔚然并没有生养的,所以秦家虽然有三个孙子,另外的两个都是抱养来的。

    “妈,您叫我?”夏蔚然看了看秦浥尘,“三弟,弟妹。”

    “浥尘,你大嫂的公司前些日子裁员……”秦振理这话一出,众人愕然。

    这就开始逼宫了?

    难怪秦老爷子临终死都不肯将公司交给秦振理,就他这情商智商,也确实管理不了一家大公司。

    “是么,大嫂失业了?”秦浥尘倒是一笑。

    “正在找工作。”夏蔚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姜熹一边逗弄着怀中的孩子,一边打量着那个女人,小家碧玉,最多算是清秀,倒是出乎她的意料,都说秦承宇为了娶她和家里大闹了一场,原想会是什么样的天姿国色,却没想到样貌平平,似乎还带着一丝怯懦。

    “家里就有公司……”秦振理话没说完,就被夏蔚然打断了,“爸……”

    “大嫂以前在别的公司是做财务的吧!”

    “嗯!”夏蔚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的工作已经有了眉目了,不用你……”

    夏蔚然的话没说完,就被孙静闲狠狠的瞪了一眼,心里暗忖:没用的东西!

    “大嫂若是想来公司也可以,明天我就安排人给你面试!”

    “这进自家公司还需要面试?”秦振理轻笑,“她好歹是你大嫂,你给她安排一个经理什么的,总可以吧!”

    “经理?这得看能力吧!”燕笙歌微微挑眉。

    “蔚然在大学学的是管理,怎么就没有能力了!”

    “每年那么多读管理的人出来,也没看见都当了经理啊。”燕笙歌一笑,“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位置,也得适当摆正一下自己的身份才好。”

    “身份!”秦振理瞬间抓到了她话中的漏洞,“那你们作为子女,这么多年却从未对我这个做父亲的尽到一丝孝道,那我是不是要请你们摆正自己的位置!”

    “每年过年都不回来吃饭,总往燕家跑,你爸心里也不舒服啊!”

    这孙静闲倒是惯会用软刀子。

    众人只知道他们不和,却不知道连逢年过节,都不回去吃饭的,这到底是有多大的隔阂啊。

    大家族之间尔虞我诈的很多,不过面子上总归是要过得去的。

    只是没听说过年是回娘家的,难不成这燕笙歌如此霸道?

    “秦夫人这话说得我就听不懂了,什么叫每年都去我家?怎么着,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们燕家这么强势,硬逼着浥尘和你们划清关系么!”燕殊勾扯着嘴角。

    “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为人子女孝敬自己的父亲不是应该的么!”

    “你们这些年一家老小,迟吃喝拉撒请问哪一项不是直接从秦家的账户上划出去的,你们家有几个人是有正当工作的,现在说我们不孝敬您,那我请问你现在身上穿的衣服又是哪里来的,你自己赚的钱么!”

    “燕笙歌!”秦振理被她说得脸发烫。

    “这是我们父子之间的事情。”

    “平素不闻不问,现在来端什么架子,大家都很清楚,这么多年公司是谁在管理,爷爷当年去世,公司是直接留给浥尘的,你们现在想来横叉一杠,意欲为何,大家心知肚明,你们现在不过是想让浥尘给大家的印象变得不仁不义罢了!”

    “这是我家的公司,我自然想干嘛就干嘛,我在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秦振理脾气暴躁,这一着急上火,就冲着燕笙歌吼了起来。

    秦浥尘直接站到了燕笙歌面前,他的个子比秦振理高了半个头,往他面前一站,饶是在气势上也比他高了许多。

    “这个公司无论怎么说,也是我们秦家的!”

    “是秦家的,却不是你认为的那个秦家!”秦浥尘语气笃定!

    “秦浥尘,你别以为老爷子把公司给你,就真的变成你一个人的了,我告诉你,我的手里也是有股份的!”

    “百分之五么,每年分红你没少拿。”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么和我说话的么!”

    众人没想到这对父子居然满月酒还没开始,就直接闹开了,看样子今晚注定不会安生了。

    “不然呢!”

    “浥尘,振理好歹是你的父亲,你怎么能这么和他说话,他纵然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们也能好好说不是,你这是做什么啊。”

    “这是我们父子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咳咳——”楚衍一口饼干噎在喉咙里,这秦浥尘是见不得燕笙歌吃一点亏的,这不,就直接堵了回去。

    孙静闲脸一白。

    “况且你又是谁?凭什么和我说这些话?”秦浥尘脸上波澜不惊,可是这话一句句说得,真的足以气死人。

    “她是你母亲!”

    “是你二婚的老婆,和我有什么关系!”秦浥尘挑眉!

    “秦浥尘!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秦振理举着手就要打过去,可是触及到他那双极致森冷的眸子,这手却无论如何都下不去。

    秦浥尘轻哼,“我也不想有你这样的父亲,说完了么,说完你们就滚吧。”

    “你……”

    “你们手上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就换你们现在那套房子了,要房子要股份,你们自己选!”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秦浥尘是准备将秦家往死路上面逼啊。

    “秦浥尘,你别太放肆,这是我的房子,我们秦家的房子,你凭什么撵我们出去!”

    “那是爷爷的房子,现在在我名下,我想给谁住就给谁住!”秦浥尘说话永远都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任凭你如何冲击,他永远都是这个样子,这让人很是抓狂。

    一听要被赶出去,孙静闲脸色顿时大变。

    这房子确实是挂在秦浥尘名下的,不过这么多年,秦浥尘始终没提这事,这要是被赶出去了,他们住哪里啊,这富贵日子住的习惯了,再让她回到以前的日子,谁都不会习惯的。

    “秦浥尘,你别逼我!”秦振理咬着牙。

    他们之间何止不像是父子,就连陌生人都不如。

    “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秦浥尘勾着嘴角。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些日子我整理老爷子留下的遗物,翻到了你的病历,秦浥尘,你就是个神经病,你凭什么管理公司!”

    “你胡说什么!”燕笙歌顿时急了。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楚衍手一滑,手中的托盘应声落地,“哐啷——”一声碎了一地。

    “他说什么……”</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