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31满月酒(3)燕老爷子怒斥(3更)

正文 431满月酒(3)燕老爷子怒斥(3更)

    姜熹一直注意着他们的神情动作,秦振理眼神异常笃定,带着一丝洋洋自得,而燕笙歌虽然很激动,可是那种激动却并不是惊诧,而是带着一种愤怒,秦浥尘之前真的有什么精神方面的问题……

    酒店大厅

    几乎所有人在听了秦振理这话之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的,秦浥尘根本和神经病无法关联在一起。

    况且在场大部分人都不是第一次接触秦浥尘了,秦浥尘话不算多,不过在他做生意方面却又独特的天赋,成年之后就接手了秦氏,和秦老爷子接手的时候相比,秦氏更加壮大,现在居然说秦浥尘精神有问题,说给谁都是不信的。

    “我如果是胡说,我就天打雷劈!”秦振理抬手,直指天空。

    “振理,都说了,不说这事儿的!”孙静闲将秦振理的手扯下来,“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现在提这个做什么。”

    孙静闲这种话,基本上是坐实了秦振理的说法,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反观秦浥尘的神色却一直都很平静,倒是燕笙歌生气激动,气得浑身乱颤。

    秦浥尘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冷静点!”

    “这让我怎么冷静,你有本事就拿出证据,不然我告你污蔑!诽谤!”

    燕笙歌眼神犀利,等着秦振理。

    “你要证据是吧,好啊,我还正好就带来了!”

    这话说的,难道不是他成心带来的么!

    一个男人递给秦振理一个牛皮纸袋,那上面贴着一个泛黄的便签纸,写着秦浥尘的名字,“就是这个,你应该很熟悉吧,这么大的公司,试问要如何交给一个心理有疾病的人!”

    “你这是造谣!”燕笙歌咬牙。

    真的是气得浑身发抖,怎么会有这样做父亲的。

    “我造谣,那你们就自己看啊!”

    秦振理虽然这么说,不过谁敢上去拿文件啊,那不是找死么!

    “能让我看一眼么!”姜熹将孩子交给秦家的保姆,直接走过去。

    秦振理倒是毫不避讳,直接递给了姜熹。

    那态度嚣张得很。

    姜熹直接打开文件,“秦先生,您的意思是,但凡是看过心理医生的,就是有心理疾病,甚至在你口中,就是神经病?”

    姜熹还以为真的是什么大事,“现在这份诊断报告就在我的手里,这里面明确记录了秦浥尘从十岁开始,直至成年之后的一系列心里健康状况,除却有一些偏执型人格表征,我还真没看出来有什么你所说的精神病!”

    “这还不算是精神病么,那上面都说了有妄想症,被害症,这些难道还不是精神病么!”秦振理就是粗略看了一下,这上面都是专业术语,他哪里记得如此清楚。

    “那请问你没有看见最后这一栏的诊断报告:病人精神状态良好,身体健康,思维正常,并没有任何异常!”姜熹轻笑,“我是心理医生,我比你清楚这一份是什么!”

    “你是燕家人,自然偏帮他们!”

    “这不过是他每年的健康报告而已,现在的社会大家压力都很大,看得心理医生很正常吧,我想在座的各位,会给心理医生做疏导的应该不少,难不成就凭着这一份报告,就说他有精神病,这完全就是污蔑!”姜熹直接将报告扔在地上。

    “我靠,吓死宝宝了,我还以为浥尘真的……”楚衍话说一半,又被咽了下去。“真是无语了,人家看个心理医生都说是有病,有你这么做父亲的么!”

    燕笙歌轻笑,“确实没有。”

    她的眼中尽是嘲弄,“有哪个做父亲的,会在大庭广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诋毁自己的儿子,从他一出生,就没对他负过一天责任,现在这么说他,你还配为人父么!”

    “就是就是,你的良心不会痛么!”楚衍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轩陌伸手扯了扯他,“你就不能安分点儿么!”

    “我是真的没见过这样的,这平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你们家的开销哪一样不是从秦氏划出去的,每年分红还一分不少的拿着,浥尘对你们不错了,你们倒好,倒打一耙,现在一盆脏水泼过来,你们到底是何居心,一大家子过来,这不是成心欺负人么!”

    “谁说不是呢,还真以为人多势众,就可以欺负人了!”燕殊笑了笑,燕殊走在姜熹身旁,一脚踩在那份病例报告上。

    “那份报告上面的说得明明白白,他的心理不正常,你别以为你是心理医生,就能糊弄我!”

    “我真的觉得智商是个好东西,可惜啊……”姜熹微微耸肩,“你并没有!”

    “你……”孙静闲气得咬牙,“这是我们秦家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看不过眼的人罢了,难不成一句实话都不能说了么。”姜熹嘴角微微往上一扯,“你们把这个东西拿去给心理医生看,我倒是看看,谁会和你们说,这是一个可以证明秦浥尘有病的报告,就算是想要污蔑人,你也得先做好准备吧。”

    “我看得很清楚,这上面清楚明白的写着他有病!”

    “那我告诉你,就算是心理疾病,也不是不能治愈的,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抑郁症,自卑、敏感、冲动……”姜熹说得很快,一下子列举了一长串,“现在这些都是很常见的心理问题,按照你这么说,这些都是神经病么!”

    姜熹忽然伸手指着刚刚进门的燕持。

    燕持身后还有刚刚进门的燕老爷子,在宋一唯的搀扶下,拄着拐杖,他微微拧着眉头,右脸的刀疤在灯光下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对了,大哥的强迫症是众所周知的,按照你们这么说,强迫症在心理疾病中,是属于神经症,按照你的逻辑,大哥是不是也有神经病!”

    燕持怔愣的看着姜熹。

    这一进门,就被人指着头说是神经病,这滋味……

    实在是有些特别。

    不过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的气氛却着实很是尴尬,一群人围在一起,而且明显分成了两个派别,这是和秦家直接起冲突了,这满月酒不是没有开始么!

    宋一唯微微挑眉,看着燕持本来冷峻的脸,慢慢的冷若冰霜,倒是扑哧一笑。

    “这个确实是病,得治!”

    宋一唯这话倒是缓和了一下气氛。

    “怎么回事?”燕持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倒是比燕殊晚了一些。

    “哦,有人拿着一份心理诊断书,硬要说浥尘得了精神病!”燕殊无所谓的耸肩。

    本来大家看着秦浥尘的目光已经发生了些许变化,尤其是在秦振理拿出整顿书的一刹那,不过当姜熹一席话说完,众人也觉得十分有道理。

    有些家庭甚至还有自己的心理医生,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

    这秦振理闹了这一出,摆明了要给秦浥尘泼脏水,只是忽略了这二少的媳妇儿,人家就是做心理咨询的。

    “谁啊!”燕持何其精明,自然已经猜得到了,“我也很想给他看看,看看我这强迫症,是不是也是心里有问题!”

    “秦先生,谁没有个心理问题啊,就算是没有心理疾病的人,都会找心理医生进行定期的心理疏导,况且……”姜熹一脸鄙视的看着秦振理,“您作为父亲,您的儿子在十岁的时候,因为差点出了车祸,导致有些抑郁,您这位做父亲的不闻不问难道都不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老爷子拿着拐杖捶打着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那声音洪亮,掷地有声。

    “爷爷,就是有人说浥尘有病!”燕笙歌立刻搂住燕老爷子的胳膊!

    “呵——谁这么大胆,我倒是很想听听,浥尘是怎么有病的。”燕老爷子直接走过去,“说吧,我也很想听听,我曾外孙女的满月酒来捣乱,只是不把我燕某人放在眼里不是!振理,你说是吧!”

    燕老爷子眼神冰凉,看得秦振理遍体生寒,孙静闲下意识的攥住了秦振理的手,手心冰凉!</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