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26 成了笑话,蜜月宝宝(54更)

正文 426 成了笑话,蜜月宝宝(54更)

    秦家婚礼现场

    秦振理气得猛地踹了一下桌角,随手拉扯着领带,“人呢,不是说都已经上飞机了么,怎么才来了这么点人!”

    “老爷,之前通知的时候,都说回来,可是谁知道,他们会临时变卦啊,现在媒体都已经到了,现在怎么办啊!”

    秦圣哲从后面匆忙的过来,“怎么回事啊?怎么只来了这么点人。”

    “我打个电话问问!”掏出手机,显然被气得不轻,手都在微微颤抖。

    “喂,老黄啊,你到了么!”

    “不好意思啊,临时有点事情,恐怕不能去参加婚礼了,真的是对不住了,等你们回了京都,我再去赔礼道歉,老秦啊,真是对不住!”

    秦振理咬了咬牙,“我俩认识这么久了,你也别和我绕弯子,这事儿是不是有人故意想让我们秦家蒙羞!”

    “你们难道不知道秦浥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说的话么!”

    “什么采访。”

    “你们去看看吧,还是几天前的采访,昨晚才播出,估计你们在海外,都没有关注这边的消息。”

    “果然是他!”

    秦振理挂了电话之后,就立刻连忙去搜视频,果然有一个财经杂志采访秦浥尘的新闻。

    在视频中秦浥尘穿着黑色西装,斜靠在沙发上,双腿随意的交叠,那双深褐色的眸子,慵懒而又随性,气场十足。

    整整半个小时的视频,前面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套话。

    “秦总,听说燕大少和秦二少的婚礼是在同一天,请问您是准备去参加谁的婚礼呢?”

    秦浥尘微微挑眉,“我之前不是参加过秦圣哲的婚礼么!”那口气充满了嘲弄。

    那个主持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悻悻地一笑,“这不是要和白露白小姐结婚了么,这几天新闻都在报道这个事情,对他们的婚姻你有什么看法。”

    “大家心知肚明,你又何必来问我。”秦浥尘轻笑。

    “有传闻说他们是利益交换,还有说是白露怀孕了,不知道您知道多少?”

    秦浥尘轻笑,“我只想问您一下,您在来采访我的之前,是否做足了功课!”

    漂亮的女主持,嘴角猛地抽动了两下。

    “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不和,我为什么要去关心不相干人的消息呢?”

    主持人显得有些尴尬,沉默了几秒钟,“听说他的婚礼邀请了许多人,对此您怎么看?”

    “有人要唱戏,有人喜欢看戏,我能怎么办。”秦浥尘耸了耸肩,“不过说实话,我是不理解,一场秀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有这个时间,不如回家陪我夫人看电视剧来得精彩。”

    秦浥尘这话说得挺狠的。

    直接点名了秦家这场婚礼是作秀,而且表明了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秦浥尘说得如此明白,京都的人自然就要开始站队了,这若是为了一场婚礼,得罪了秦浥尘,似乎划不来,毕竟秦家现在还是把控在秦浥尘的手上,秦家父子到底能否上位还是未知数。

    秦振理气得将手机摔在地上,“混账!”

    “那这场婚礼……”身旁的司仪略微显得有些尴尬。

    “按时举行!”

    如果说因为来的人少而不举行,那才更是荒唐。

    秦家的这场婚礼,沸沸扬扬的宣传了整整一个月,白露更是因为这场婚礼,从一个三流明星,瞬间成为了各大热门网站的头版头条,简直做足了功夫,结果万众期待中,这场婚礼居然只到了寥寥数人。

    而他们婚礼的冷清模样也在一瞬间被网友截图上传。

    让秦圣哲和白露瞬间成了京都的笑柄。

    白露直到到了现场,偌大的客厅,灯红酒绿,除却安保人员,就是新闻媒体记者,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伸手紧紧的抓着婚纱下摆,她还准备趁着这场婚礼好好炒作一把,没想到变成了一场笑话。

    本来晚上他们还包了酒店举行酒会,临时取消,直接飞回了京都,这刚刚下了飞机,就被媒体堵住了。

    整整在机场逗留了两个小时,才回到家!

    秦圣哲二话没说,直接拿起车钥匙,就要往外走!

    “圣哲!”白露画着精致的找妆容,伸手拉住秦圣哲的衣服。

    “松开!”

    “你要做什么!”

    “你说我去做什么!”

    因为贷款的事情,他已经要被折腾疯了,各大银行都不放贷给他,合作伙伴又中途撤资,他到处借贷,好不容易解决了,没想到婚礼又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他只要想起机场上那些人揶揄讥嘲的嘴角,就觉得脸生疼。

    “今天是我们新婚的第一天,你这么出去了,你知道外面的那些人会怎么说麽!”白露拉住他的衣服。

    秦圣哲一把甩开她的手,“滚开,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

    “要是被媒体拍到,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不是白费了么!”

    “要不是你整天就想着借着婚礼炒作,弄得人尽皆知,我他今天又怎么会这么丢人!”

    “这个事情是我们商量好的,你现在把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秦圣哲,你还是个男人么!”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很清楚么。”秦圣哲咬牙。

    秦圣哲刚刚打开门,秦振理和孙静闲就堵在房门口。

    “干嘛去!”秦振理直接从他手中夺过车钥匙,“给我滚回去,今晚不许出去。”

    “爸——”秦圣哲心里憋屈。

    “怎么?你还想明天的报纸上出现你深夜买醉的消息么?你还嫌不够丢人麽!”

    “我不出去,我去喝点酒!”秦圣哲说着往秦家的地下酒窖走。

    “这个混小子。”秦振理握紧车钥匙。

    “今天的事情肯定对他的打击挺大的,你也别说他了。”孙静闲瞪了一眼白露,挽着秦振理往房间走。

    白露咬了咬牙,她只是没想到秦浥尘居然有这种能力。

    看样子自己得尽快和秦家进行交割,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和秦家一起遭殃。

    白露洗了个澡,就直接关灯睡觉,这些天为了这个婚礼,自己觉都没睡好,半睡半醒间,有人将她的衣服脱了下去。

    她对于秦圣哲来说,不过是泄欲的对象罢了,房间很黑,两个人都咬着牙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得有些诡异……

    秦圣哲从不在她房间过夜,今晚也是,结束之后,就匆忙离开,白露灯都没开,直接睡觉,懒得清理,反正每次都这样,就是怀孕都不放过,和禽兽也没有两样。

    婚礼结束许多天之后

    秦振理三番两次的想要去找秦浥尘要个说法,可是秦浥尘陪着燕笙歌在外面,这一住就是小半年。

    *

    这怀孕的头几个月,姜熹的肚子一直都是瘪的,除了食欲不振之外,就是寻常有的孕吐都极少,宋一唯总是说:“这孩子啊,以后肯定特别乖,在麻麻肚子里面就这么乖。”

    事实证明,宋一唯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

    随着姜熹的肚子越来越大,燕殊就经常从部队出来陪陪姜熹,两个小时的车程,最多三四天就回来一次。

    姜熹还清楚的记得燕殊第一次陪他去产检。

    紧张到拿着b超单的手都在发抖。

    “这位准爸爸,你冷静一点。”医生打趣道。

    “我很冷静。”

    “放松一点,把化验单给我。”

    “您放轻松,您看您的妻子都不紧张,你别太紧张!”

    “我都和你说了,我一点都不紧张。”

    “那您手抖什么啊!”

    燕殊愕然,脸都燥红了,姜熹乐不可支,都没怎么注意医生所说的话,只是歪着头,看着异常认真的男人,姜熹这个角度,能够看见燕殊的侧脸。

    燕殊的脸部轮廓带着一丝柔和,此刻眉头微微紧蹙,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医生,异常的认真,姜熹只觉得一股暖流瞬间充斥了全身。

    “没了么?就这些啊!”燕殊盯着医生,看的医生头皮发麻。

    “没了啊!”医生伸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怎么觉得压力好大啊。

    “哦!”燕殊此刻就像个愣头青,默默的低头,嘴巴里面还在念叨着要准备什么东西,看得姜熹心里发笑。

    不过在这期间,燕殊却变得越发霸道了。

    “姜熹,谁准你光着脚的,你赶紧上床……”

    “地上有毛毯,而且房间很热!”

    “那也不许光着脚,不知道寒从脚底来的道理么!”

    “我去穿鞋!”

    不等姜熹动作,某人就直接将她打横抱上了床,燕殊还贴心的给她盖上被子。

    “燕殊,这个营养餐的味道真的怎么好,我想吃火锅!”

    “医生说你要吃刺激性的食物。”

    “可是你儿子想吃啊!”

    “是么,等他出生我再带他去吃。”

    姜熹愕然。

    “等你家儿子出生,你就带他出火锅,他连牙都没有。”

    “可以看着我吃。”某人说得一本正经。

    姜熹忽然觉着,自己儿子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其实姜熹错了,他已经让燕殊自求多福才对。

    姜熹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燕殊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照顾姜熹。

    尤其是最近燕殊每到夜里都会帮姜熹揉腿,燕殊以前根本不知道怀孕居然会是这般辛苦的过程,到了后面,姜熹的腿开始发肿,有的时候夜里面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因为肚子开始大了,压迫膀胱,一夜下来,要起来许多次。

    姜熹睡眠耳朵质量急剧下降,虽然每天都在补,却也没见她胖许多。

    这宋一唯给姜熹煮的补品,有很大一部分是进了燕殊的肚子里面,姜熹吃不下,宋一唯说了不能浪费,就让燕殊吃了。

    这姜熹怀孕期间,身材依然纤细,若是从后面看,袅娜纤细,根本看不出来是个怀孕的女人,倒是燕殊胖了五六斤,弄得他憋闷不已。

    燕持和叶繁夏在外面度了一个月的蜜月,一回来,就说有了好消息,燕家高兴得不得了。

    燕持那是说得很明显,一定要生个女儿。

    某日风和日丽

    叶繁夏摸着肚子:“我这肚子里面要是个小子怎么办?”

    “再生!”

    “还要是个小子呢!”

    “继续生!”

    “如果还是呢!”

    “我就不信能生个足球队!”

    叶繁夏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这个谁说得准。

    叶繁夏比姜熹更瘦,可是无论宋一唯如何给她补身子,这丫头愣是胖不起来,只是肚子大了之后,却忽然像个吹起的皮球一样,大得有些恐怖,明明比姜熹怀孕晚了一个多月,可是这肚子居然和姜熹差不多大。

    去医院一查,说怀的是双胞胎,这可乐坏了燕家人,连带着燕氏的员工都有了福利,接连放了三天假。

    另一边的燕笙歌的肚子也是越来越大,秦浥尘本来想在国外生了孩子做了月子之后再回来的,偏生这秦圣哲居然将之前那个项目给搞上去了,公司内部商议说要举行庆功宴,秦浥尘已经小半年未曾露面,公司里面的各种说法自然很多。

    而声音最多的莫过于说要秦圣哲暂代公司总裁一职。

    但是饶是这般,秦浥尘也未曾回来,燕笙歌的肚子越来越大,身体情况就每况愈下,而那天夜里,睡得好好地,燕笙歌忽然一阵腹痛,伸手推了推秦浥尘。

    “要上厕所么?”燕笙歌起夜得十分频繁,稍微一点动静,秦浥尘都显得格外紧张。

    “我好像要生了!”</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