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19 幕后黑手,狗仗人势(47更)

正文 419 幕后黑手,狗仗人势(47更)

    燕家

    姜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浑身乏力,她翻了个身,燕殊穿着藏蓝色睡衣,伸手拨弄着窗边的纱幔,正在和谁通着电话。

    “若不是燕隋和我说起,我倒是当真不知道你居然去了临城。”燕殊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极为清浅。

    “有点儿事情罢了,不过……”那边的人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

    “叶南瑾那事儿,我顺藤摸瓜的查了一下,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因为他和沈安安的关系斐然,所以我特意让人去了一趟沈家的老家,本来是打算过来了解一下情况的,不过……”

    “结果呢!”

    “沈安安死了。”

    燕殊握着电话的手一紧,“死因是什么?”

    “从楼梯上摔下来,送往医院之后,抢救无效死亡。”

    “你是不是觉得她的死因蹊跷?”

    “不是我觉得,是本来就很蹊跷,因为她呼吸机的呼吸管被人剪断了。”

    “剪断?”

    “院方说是被人碰掉的,还赔偿了沈家一大笔钱,沈广平当时正在办理莫雅澜的丧事,整个人也是十分悲痛,医院态度诚恳,也没有推卸责任的行为,这沈广平自然也没有深究,草草就结束了这件事情。”

    “你说是被人剪断的?可有证据?”

    “我手下的人亲眼看见有人将呼吸机的管子处理掉了,那根本就是用东西切割过的痕迹,根本不是什么特殊原因,是有人想要沈安安的命。”

    “沈安安现在双手被废,喉咙又不能说话,基本上是等于一个废人,还有人这么急着要她的命?”

    “或许是她知道一些什么吧!”

    “不过话说回来,沈安安跟了你这么久,她背着你做过什么,难道你不是一清二楚?”燕殊挑眉。

    那边传来男人干涩而又低沉的笑声,关戮禾的嗓子像是坏掉了一般,带着沉闷的气音,让人听起来觉着有那么一丝压迫感。

    “她背着我做的事情太多,有些时候我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管她。”

    燕殊轻笑,“所以才造成了今天这般被动的局面。”

    关戮禾不可置否,燕殊注意到身后的动静,才匆匆关了电话,姜熹已经从床上爬起来,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你继续打电话吧?我就是想去个洗手间。”姜熹唇色发白,皮肤本就很白,现在血色尽褪,嘴唇干燥得有些起皮。

    燕殊走到床边,伸手拿过拖鞋。

    “我自己穿就好。”姜熹这话刚刚说完,燕殊已经握住了她的脚背。

    她的脚带着些许温热,脚趾头却冰凉一片,燕殊伸手摸了摸,倒是直接用手将她的脚包裹住。

    姜熹的脚和他的手掌差不多大,燕殊双手合十,将她的脚包裹在手心里,他的手粗粝带着些许老茧,却温暖而又干燥,燕殊就这么半跪着床边,给她搓了会儿脚,“舒服点儿了?”

    姜熹点了点头,燕殊拿起拖鞋,给她穿好鞋子,扶着她就往卫生间走。

    “肚子还疼不疼?”

    “不疼了,就是觉得有些饿了。”

    “那我下去给你弄点吃的!”燕殊安顿好姜熹之后,就匆忙的往楼下走。

    宋一唯和燕老爷子都在楼下,虽然在漫不经心的谈话,不过神情看起来也略带几分焦灼,见着燕殊下来,宋一唯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熹熹没事儿吧。”

    “没什么事了,就是肚子饿了。”

    “那赶紧给她弄点吃的!”宋一唯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这饭吃到嘴巴里面,没有一点味道,可是姜熹还是得把它咽下去,燕殊坐在一边一直看着她,这心里却百般不是滋味。

    *

    叶繁夏正在试礼服,莫云旗和燕笙歌则坐在一边聊着天,莫云旗是家中独女,军区大院大多都是男孩子,小时候一起玩闹,这升学之后,见面的次数都少了,加之莫云旗念的是军校,管理严格,所以她朋友很少,倒是难得能和年龄相仿的女生出来逛街。

    燕持给叶繁夏制定了许多的礼服,这试起来,足足花费了两个多小时,叶繁夏试完最后一件礼服,长舒了一口气。

    这结婚不仅是个技术活儿,更是一个体力活啊,光是这几天忙前忙活的,就足够她折腾的了。

    这边都是服装店,燕笙歌难免碰见几个熟人,因为是同行,那人并未进来,燕笙歌就走出去和她聊了两句。

    “你们看最近的八卦新闻了么,这关于燕家未来大少奶奶的八卦还真是不少!”店员窃窃私语,不过莫云旗听力异常好,即使隔了这么远,她们又刻意压低声音,还是被她听得一清二楚。

    “我也看到了,不过这事儿啊,也不算是什么秘密,这叶家小姐当年未婚生子,听说闹得沸沸扬扬,叶家倒是想压啊,不过啊,这种事怎么可能瞒得住。”

    “我看着叶小姐十有八九是被人骗了,这个男人直接裤子走人,压根就是不想负责啊。”

    “可不是嘛,这若是把孩子打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叶家再给她安排一个好人家,这事儿不就遮掩过去了么,这叶家小姐是有多有喜欢那男人,人家不要她,把她给甩了,她还给他生了孩子,这事儿啊,放在二十多年前,还真是要命。”

    “不过人家女儿命好啊,前些日子燕大少过来,你们都没看见,那宠溺的眼神。”

    “所以我说这人比人啊,真的会气死人,虽然是私生女,你再比比那沈家正牌的大小姐,真是一天一地。”

    “所以说有时候不得不信命。”

    莫云旗低头佯装看杂志,却把这几个人的对话尽数听了进去,叶繁夏的事情她知之甚少。

    只是她心里不自觉的为叶繁夏抱不平,说真的,这种事情完全就是上一辈造成的,若是做子女的可以选择,谁愿意以这种身份出生啊。

    “嗯?小笙呢!”叶繁夏换了衣服出来,发现只有莫云旗一个人在。

    “小笙姐碰见了一个熟人,出去了一下,叶子姐,你坐下休息一下!”

    “你这么叫我这听着怪别扭的,我们年龄也差不多多少,你叫喊我叶子就成。”叶繁夏坐到她旁边。

    叶繁夏举手投足透着一种克制和冷静,你可以从她的说话谈吐中看得出来她是个十分冷静理智的女人,这样的人,肯定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

    叶繁夏调整腕表,莫云旗之前倒是没注意到叶繁夏手腕处有几道深深的腕伤,叶繁夏的皮肤很白,这伤口已经很久了,颜色很淡,不过依旧十分明显。

    燕笙歌回来之后,直接去了一家咖啡馆,莫云旗看着燕笙歌面前的柠檬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那种酸爽的味道,光是闻着都让人觉得牙酸。

    “我之前听二哥说战大哥谈女朋友了,还不相信,这次见到了真人了,我才算是真的相信。”

    “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之前战叔叔还嚷嚷着给战大哥安排相亲,这去了部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居然就带了个女朋友回来。”

    “就和我哥一样。”燕笙歌低头一笑。

    而此刻咖啡店的经理,从二楼匆忙下来,慌慌忙忙的跑到门口,那紧张匆忙的模样,像是来了什么大人物。

    燕笙歌伸手摩挲着玻璃杯,侧头看着门外。

    首先进来的是两个保镖,后面则是跟着几个拎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助理,随后白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燕笙歌面前。

    叶繁夏顺着她的目光扭头看过去。

    还真是冤家路窄。

    这个咖啡厅位于商场的顶楼,因为环境优雅,消费又比较高,平时来的人不算多,比较清静。

    “还有包厢么!”白露已经换了个助理。

    “不好意思,包厢都已经被订完了,楼下还有许多位置,我们帮你安……”

    “之前不是打电话和您说了么,我们要包厢,这下面这么吵,而且人又多,你不知道我们小露是怀孕的人,最忌讳这种嘈杂的环境了。”

    “在电话里我也和你们说得很清楚了,真的是没有包厢了!实在不好意思。”

    “现在包厢都已经坐满了么,要是还有人没来,不可以协调一下么,我们就是喝个咖啡的功夫,你得顾及我们小露的公众形象。”

    “真的不好意思!”经理一脸歉意。

    不过看着白露的眼神却没有一丝谄媚,到这边来的,都是非富即贵之人,白露这种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况且白露能有今天,到底是为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这经理也是明白了,自然是瞧不上了。

    “我们小露是公众人物,不能坐外面!”

    叶繁夏低声一笑。

    “你笑什么?”燕笙歌喝了口柠檬汁。

    “之前订礼服的时候,碰见过一次,这白露自己不说话,不过助理倒是挺会狗仗人势的,十分嚣张。”

    “这是把她的助理当枪使啊。”燕笙歌挑眉,“不过这排场倒是够大的。”</td></tr>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