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18 腹痛难忍,不好的预感(46更)

正文 418 腹痛难忍,不好的预感(46更)

    ( )战家门口

    “你……”战北捷看着他那揶揄的模样,轻哼一声,“怎么着,不行么?”

    “为了庆祝你脱单,今天午饭我请客。”

    “你堂堂秦氏的总裁,难不成需要我请客,再说了,你俩吃一顿,我半个月工资都没了。”

    “你工资这么少?”秦浥尘挑眉,“你以后要是退伍没事干,来我公司当保安,月薪丰厚,我还给你五险一金!”

    “滚犊子,老子踹你信不信!”

    “位置我给你留着!”

    “秦浥尘,你丫欠揍是不是!我最受不了你和燕持身上拿过商人的那种市侩和铜臭味儿,有钱了不起啊!”

    “你待会儿莫小姐的我请了,你的自己aa。”

    “不是,我说秦浥尘,你这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我可不能让我身上的铜臭味儿腐蚀你,你说是吧,我的战长官!”

    “说不过你!”

    莫云旗上了车子才真切的感觉到这秦浥尘有多么的宠爱这位燕三小姐。

    车内装饰奢华,吃的喝的一应俱全,而且还专门给她弄了一个小羊毛地毯,看起来很是舒适。

    “小旗,你在京都没什么事吧。”

    “没有。”

    “那就经常约出来玩玩,叶子啊在准备婚礼,嫂子被二哥霸占着,我就是想要约个人逛街都难。”

    “小笙姐不是也怀孕了?”

    之前燕笙歌坐在那里,倒是真看不出来,但是当她走路的时候,衣服因为走路幅度,贴在肚子上,这小腹微微隆起,才显得越发明显。

    “怀孕了才更加要出去多走走啊,我问一下嫂子,要不要出来一起吃饭!”

    燕笙歌风风火火的,就拿起电话给姜熹拨了过去。

    没想到是叶子接的。

    “叶子,怎么是你啊,嫂子呢!”

    “嫂子忽然觉得肚子有点疼,正好于医生来给爷爷看腿,正在给熹熹瞧着呢!”

    “怎么会忽然肚子疼啊!”燕笙歌直起身子,一脸严肃,见着秦浥尘和战北捷上车,立刻示意司机开车去燕家。

    “不知道,好像有点出血!”

    “怀孕初期出血是很正常的,只是腹痛得很厉害么!”

    “嗯,脸都白了!”叶繁夏拿着电话正站在门口。

    “我马上过去看看!”燕笙歌切了电话,显得有些焦躁。

    “出什么事情了?”秦浥尘询问。

    “嫂子肚子疼,于医生正在给她看呢,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好地怎么会肚子疼,昨天一起回来的时候还很正常啊,还说是长途坐车,不舒服啊?”莫云旗其实对怀孕这事儿,一窍不通。

    “不知道!”

    四个人到燕家的时候,于医生正在客厅和燕家人说着姜熹的情况。

    “小笙,浥尘,北捷,这位是?”宋一唯看向莫云旗,有些面熟啊!

    “这是莫云旗,战大哥的女朋友。”燕笙歌介绍。

    “正则家的那孩子?”燕老爷子眯着眼睛,试图将莫云旗看清楚。

    “燕爷爷好!”

    “嗯!”这是燕家人现在心情急躁,自然神情显得有些寡淡,莫云旗也可以理解。

    “于医生,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燕殊一脸郁色,急得额头都是汗。

    “她最近都吃了什么你们可还记得么!”

    “最近吃了什么?”宋一唯低头呢喃,“您的意思是她吃了一些……”

    “我看她的症状,有流产的先兆!”

    “你说什么!”燕殊伸手攥住她的胳膊,于医生脸走皱在一起,显然很疼。

    “小殊,坐下,听于医生说!”燕老爷子沉声道。

    这位于医生看着六十左右,头发花白,腰杆鼻子,眼睛清亮有神,“应该是误吃了一些食物,我现在看来,她是没什么事情的,如果她下去腹痛还是持续的话,我就建议你们去医院给她检查一下。”

    “嗯。”燕殊点了点头,“怀孕之前我妈就和我说过这些,怎么会误服什么东西呢!”

    “也有可能是植物啊,或者是有些气味,并不一定都是食物,这头三个月,格外重要,所以一定要小心点儿,索性这少夫人身子底还算不错,我看她腹痛有一两天了,幸亏没有大碍。”

    “于医生,那是不是需要吃点药什么的!”宋一唯询问。

    “嗯,我给你们开一点!”

    等于医生走后,燕笙歌才长舒了一口气,“妈,怎么回事啊!”

    “早上她就觉着不舒服,没吃几口饭,喝几口豆浆吧,又都吐了,之后就说肚子疼,于医生正好在,就给她瞧了瞧,索性没有大问题。”

    “那就好!”

    “小殊,你去楼上陪陪她,和她说一下,没什么事儿,让她放宽心,这怀孕的人啊,心情一定要好。”

    “好!”

    “妈,我去拿药吧!”秦浥尘开口,从宋一唯手中接过药单,那上面清楚的写着名称和剂量,这于医生是来给燕老爷子瞧病的,倒是带了一些药,可是姜熹的身子特殊,根本不能用,只能重新去买。

    “那行,路上小心点,从大门出去往东,很快就能看见一家大药房。”

    “嗯!”秦浥尘说着就往外面走。

    “小旗是吧,还有北捷,都别站着,坐吧,刚刚太忙了,也没来得及招呼你们。”

    平叔已经端上茶水,“莫小姐,战少爷,请喝茶。”

    “谢谢!”

    “你爸最近怎么样啊,倒是有许多年没见到了。”燕老爷子询问莫云旗。

    “回燕爷爷,我爸身体挺好的,只是我爸常在我面前念叨您,以前就在电视上见过,却没想到今天就能见到您。”

    战北捷挑眉,这丫头原来嘴巴还能这么甜,怎么遇着自己就那般疾声厉色的模样,搞得自己欠了她一样。

    “身体好比什么都重要,原来你和北捷在处对象啊,北捷啊,你可得好好对人家,别辜负了人家啊!”

    “燕爷爷,我知道!”战北捷还能说什么。

    “叶子,你不是要去公司么?”燕笙歌看着叶繁夏。

    “说是礼服到了,本来想和熹熹一起过去看看的,她忽然腹痛,我现在也没这个心情了!”

    莫云旗盯着叶繁夏。

    可能是因为着急,叶繁夏的脸有一丝红晕,从她那平静的如同死水的眸子中就能够看得出来,性子寡淡冷傲,平时也是不言苟笑,就是说话都温吞高冷得不像话,那白瓷一般的肌肤染上一层浅粉,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叶繁夏垂头喝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本来拢起的长发抖落,她发丝泼墨一般,柔顺透亮,泛着一层淡淡的柔光,她长得真好看。

    叶繁夏注意到莫云旗的目光,朝着她一笑,莫云旗觉得自己有些失礼,居然盯着她看了那么久。

    “你说你盯着男人犯花痴我就不说什么了,盯着一个女人也能看的如此出神,我也是佩服你的,小不点!”这家伙盯着叶繁夏整整看了三分钟。

    “听莫小姐的口音,是南方人?”叶繁夏开口。

    “嗯,我是华西人。”叶繁夏说话口气也是一副冷冰冰的傲慢模样,不过莫云旗知道,她并无恶意。

    “华西啊,这地方挺好的。”

    “叶小姐就是要结婚的那位?”

    “嗯,你有空来参加婚礼么!”

    “嗯嗯。”莫云旗连忙点头,“就是觉得太唐突了!”

    “这有什么可唐突的,我之前让战霆给你父亲递了请帖,这小殊结婚不来,燕持结婚总不能还推诿吧,这家伙说太忙了,来不了,正好你在,就代替你父亲好了。”燕老爷子一拍桌子,就这么定下了。

    楼上

    燕殊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人,颇为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帮她将被子掖好,姜熹睁开眼睛,“燕殊……”

    “没事,你别瞎担心,于医生说没事,累了就再睡会儿!”

    “嗯!陪我睡会儿吧,有点冷!”

    燕殊脱下外套,小心翼翼的挤到了姜熹身边,感觉她就像个易碎的瓷娃娃,小心的把她呵护在怀里。

    “睡吧!”燕殊轻柔的安抚着她的后背。

    姜熹点了点头,闭上眼睛。

    燕殊虽然说没事,不过看刚刚医生给她检查时候的模样,神情就有些诡异,燕殊又是欲言又止的模样,这人的表情动作是不会说谎的,她的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肯定又是有地方出问题了?

    她平时吃饭都最好的营养餐,就是去了临城也没有吃什么别的东西,怎么会好端端的腹痛呢!

    姜熹真是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踏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