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13 弟弟是个种子,不要脸(41更)

正文 413 弟弟是个种子,不要脸(41更)

    ( )京都燕家

    姜熹和燕殊到家的时候,五点一刻,裴燕泽和燕持还没有下班,而宋一唯则陪着叶繁夏出了门,只是没想到秦序羽却在这边,听说燕笙歌孕吐得十分厉害,秦浥尘照顾她都来不及,顾不上秦序羽,就将他送到了这边陪陪燕老爷子。

    平叔给姜熹送上一杯热茶,“熹熹啊,这段时间出去,怎么都瘦了?”

    “可能是最近出了点事情,睡得不是很踏实。”

    “我看也是,回头让你妈给你好好补补。”燕老爷子乐呵呵的盯着姜熹的肚子。

    秦序羽也盯着她的肚子,姜熹轻轻咳嗽一声,显得有些尴尬!

    “舅妈,我妈咪的肚子都大起来了,为什么你的肚子还是瘪瘪的。”秦序羽爬过去,紧紧盯着姜熹的肚子。

    “这个……”姜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看向燕殊。

    “舅舅,是不是你还没把弟弟塞进舅妈的肚子里面!”

    “已经塞进去了!”

    “从哪里塞的!”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你爹地没和你说么!”

    “他说弟弟是个种子,一直在妈咪肚子里,然后随着时间推移,就慢慢长大了。”

    “种子?”燕殊捂脸,秦浥尘啊,你丫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

    “舅舅……”

    “爷爷,我带熹熹出去走走!”燕殊打破僵局!

    “嗯,这怀孕了啊,多走走对孩子好!”燕老爷子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夕阳斜下,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因为角度问题,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平添了一些暧昧的气息。

    姜熹就是不去看燕殊,都能够感觉到男人目光炽热,她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燕殊目光随着她的动作落在那白皙的腿上,喉咙忽然有些发紧。

    姜熹侧头看向燕殊,却不曾想燕殊忽然靠近。

    男人身影高大,几乎将她笼罩在了怀中,姜熹看着他不断凑近的脸,喉咙不自觉的发紧,忍不住往后退。

    夕阳的余晖洒在姜熹的脸上,白皙的肌肤被染上一层柔光。

    “你干嘛总是盯着我看!”姜熹被他看得心头悸动不止。

    “因为好看啊!”

    燕殊看着她微动的眸光,目光瞬间温柔,弯腰,在她侧脸印上一个吻,炙热温柔,透着难以言说的悸动。

    “你别……嗯?”姜熹话没说完,燕殊忽然捏紧她的下巴,几乎是有些强迫的逼着她和自己对视。

    “你躲什么,我就亲一口而已。”燕殊眸中的认真笃定,让姜熹心悸不止。

    姜熹目光微微转动,燕殊一个炙热的吻就落了下来!

    姜熹眸子睁得很大,双手不安的握紧了燕殊的衣服,“燕殊……”

    “唔——”这个吻炽热得让人心颤,姜熹身子虚软,只能将重量依托在燕殊身上,燕殊则单手勾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脑袋,加深这个吻。

    男人在这种事上都是无师自通的,况且燕殊已经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了,没过几分钟,姜熹就面色潮红,气息不匀,某人餍足的舔了舔嘴唇,“熹熹,你这样子,甚美……”

    姜熹微微垂着头,脑袋抵在燕殊胸口。

    “对了,昨天你和廷煊说莫家和沈家有关系,这是怎么回事?”

    “莫雅澜是莫云旗的姑姑!”

    姜熹惊愕的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亲姑姑。”燕殊伸手摩挲着姜熹的小脸,细腻而又光滑,怎么摸都不会觉得腻。

    “不是吧,那怎么……”姜熹诧异的抬头看向燕殊,“这么说的话,这沈家老太太也是莫家人了?”

    “嗯!”

    “那沈家出了这么大事情,怎么莫家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是沈余祐和沈安安结婚,莫家也没有人过来吧!”

    “早就登报断绝关系了,就表亲结婚这事儿啊,沈家拎不清,这莫家都是一些直肠子的人,当时直接登报声明断绝关系了,不过大家都以为莫家就是说说,这毕竟是他们的亲女儿,听说莫雅澜和沈家老太太去了华西几次,都被轰了出来!”

    “这么说的话,这莫家其实和沈家也没啥关系吧。”

    “看看再说吧。”燕殊伸手摩挲着姜熹的下巴,眸子晦暗不明,“我现在又想吻你了。”

    两个人嘴唇刚刚贴上,忽然外面传来秦序羽的叫喊声:“舅舅,舅妈,吃饭了,快出来!”

    燕殊手一紧,这种家伙不送走难不成留着过年么!

    姜熹抬头看着天色也很晚了,连忙拉着燕殊出去,秦序羽好奇的盯着姜熹看了好久,忽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笑什么啊!”姜熹伸手想要捏他的脸。

    “你们在玩亲亲!”秦序羽的表情明显在说:他就知道!

    那得意地目光,让姜熹大囧。

    “不是!”

    “你别欺负我小,你们就是在玩亲亲,舅妈脸都红了!”

    “你这小屁孩知道什么叫亲亲啊!”燕殊弯腰单手将他抱在怀里。

    “大舅舅说过,就是接吻呗,嘴对嘴吃口水,我都懂!”

    姜熹真是没脸见人了,现在的孩子到底还有什么不懂的么!

    姜熹刚刚进门,众人的目光瞬间落在她的身上,姜熹不明白,自己嘴巴难道肿得那么明显么!

    燕老爷子笑得最为诡异。

    “小殊啊,熹熹现在怀孕了,你也适当节制一下!”宋一唯和叶繁夏已经到家。

    “我知道!”燕殊呵呵一笑。

    叶繁夏盯着她看了好半天,才附在她的耳边:“你的口红怎么被亲得到处都是,好歹处理一下,我们都知道你们干嘛去了,你不用这么高调!”

    姜熹强壮镇定的伸手擦了擦嘴,“我去一下洗手间。”她神色慌张的去了洗手间,这儿才发现,自己的口红真的被那个混蛋蹭得到处都是,他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姜熹连忙拿着纸使劲擦着,猛地一抬头,就在镜子中看见了燕殊那张欠揍的脸。

    “你还敢笑,唔——”

    燕殊腿很长,直接一迈,吻住了她的嘴唇。

    “你不用涂这个,反正最后都是被我吃了。”燕殊伸手帮她擦了擦嘴上沾染的口红,粗粝的指腹很粗糙,他却极其认真,“你的嘴巴真的……”

    “不好擦?”有些口红着色太好。

    “是很甜!”燕殊扯动嘴角。

    原本锐利的眸子染上了一抹柔光,那张俊美得有些人神共愤的脸,更是平添了一抹璀璨。

    “老爷子,叫他们吃饭吧。”平叔提醒道。

    “急什么啊,让他们培养一下感情,熹熹这孩子挺不错的。”燕老爷子忍不住点头。“小殊一部队就是个把月,这刚刚结婚就分开,让他俩多待一会儿。”

    “熹熹是挺不容易的。”叶繁夏在老爷子面前显得十分乖巧。

    “燕殊这孩子看着没心没肺,其实是这三个孩子中遭罪最多的一个,也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之前的变故,我怕他真的会一个人会孤独终老。”

    “二少一向很坚强,而且特别厉害。”

    “是啊,16岁就和燕持一起扛起了燕氏,只是他忽然主动去当兵,我这心里揪得难受啊。”燕老爷子想到伤心处,眸子染上一丝落寞,“他比他大哥更有经商天赋,当兵无非就是个托辞。”

    “爷爷……”

    “当年我就不该答应他,他也是我的孙子啊,风里来雨里去,每次接到部队电话我都心惊胆战,在那里的本不该是他啊!”

    “爸!您现在就想些开心的事,事情都过去了。”宋一唯走到燕老爷子身后,给他捏了捏肩。

    燕老爷子笑得有些苦涩,皱纹密布的手,死死地攥着拐杖,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姜熹刚刚出来,就看见平叔眼睛红肿,见姜熹狐疑,平叔立刻背过身擦眼泪。

    “我去让人上饭,快坐下吧!”平叔慌忙往厨房跑。

    燕殊眸子一紧,视线在空中和宋一唯交汇,宋一唯微微摇了摇头。

    “太公太公,吃饭啦!”秦序羽心情大好,从楼上颠儿颠儿的下来,一把搂紧燕老爷子。

    “嗯嗯,吃饭!”燕老爷子勾扯嘴角,姜熹却察觉到了空气中那一抹诡异的气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