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12 漂亮男人,小嫂子(40更)

正文 412 漂亮男人,小嫂子(40更)

    ( )医院

    “媳妇儿,不好吧,这才七点钟!”

    “别和我耍贫嘴,脱裤子!”姜熹轻哼。

    “媳妇儿,你这么看着我多害羞啊!”

    姜熹走到门前,拿了张报纸将玻璃窗户遮挡住,“行了,脱吧。”

    “怪不好意思的!”

    “今天你脱裤子的时候,不是挺干净利索的么!”姜熹双手抱胸站在床边,一伸手就把被子掀开,“行了,赶紧的,弄完我们睡觉。”

    燕殊不情不愿的脱下裤子,仅穿了一条黑色的内裤。

    姜熹捕捉痕迹的看了一眼,燕殊被她看得小腹一紧,只觉得喉咙立刻变得干涩起来。

    姜熹坐到床边,拧开药膏,一股刺鼻的药味儿窜出来,姜熹忍不住蹙起了眉头,弄手指蘸取了一点药膏,“腿打开!”

    燕殊一愣,这话不是他经常说的话!

    “快点儿啊,愣什么呢!”

    “媳妇儿……你这话说得我心里痒痒的!”

    “痒你个头,你个色胚,赶紧的!”姜熹催促道。

    燕殊着实有些不好意思,“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够得到。”

    “可是你看不到!”

    “这不是有镜子么!”

    “我说燕大队长,你平时抹药膏,都是自己对着镜子看的啊,够可以的啊!”

    姜熹只要想到燕殊对着镜子张开腿的样子,就乐不可支!

    燕殊被她说得脸臊得慌,“那你快点儿。”

    燕殊腿上的皮肤还是很白的,姜熹的手指冰凉,这摸到患处,冰冰凉凉,酥酥麻麻的感觉,让燕殊立马就有了感觉。

    姜熹自然注意到了燕殊的变化,只是低头认真专注的给她抹药膏,“我听说扎进伤口的铁片生锈了,不会得破伤风吧。”

    “打过针了,没事。”燕殊声音压得低沉,他微微直起身子,“媳妇儿……”

    “嗯?”姜熹手指微微按摩着燕殊的患处,那模样十分专注。

    姜熹弄好,一抬头,燕殊那张放大的脸就出现在姜熹面前,直接吻住。

    “唔——”姜熹手上还有药膏,根本无法伸手将他推开,直到被他压在身下,娇喘连连,姜熹这才嗔怒的瞪了他一眼,“都受伤了,还不老实。”

    燕殊笑了笑,拉着姜熹起来,“带你去洗个手!”

    姜熹怀孕之后睡眠一向很好,所以这后半夜,燕殊是如何折腾的,她是一点都不清楚,只是第二天醒过来,去洗手间换衣服,才发现自己裤子上怎么有黏糊糊的东西!

    这一看不打紧,气得她浑身乱颤,脸都涨红了,这个混蛋,他是禽兽转世不成!

    她就觉得昨晚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后面蹭啊蹭的!

    半梦半醒的时候,她貌似还问了一句:“怎么了?”

    “伤口有点痒,我蹭蹭!”

    这个混蛋,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姜熹将衣服脱下来,在水中泡着,燕殊已经买了早餐回来!

    “媳妇儿,我来吧,你去一边歇会儿!”燕殊将姜熹拉出了房间,自己倒是十分熟稔的开始洗衣服。

    姜熹靠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觉着腹部有些坠痛,不过就是一阵儿,怀孕初期,伴随少量的出血也是很正常的,姜熹压根没往心里去。

    *

    京都燕氏集团

    燕持看着面前堆砌得一摞文件,“叶繁夏,你这是准备把我累死么!”

    “怎么可能,这都是最近需要处理的文件。”

    叶繁夏站在他身侧,正在专心的给他整理文件,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新消息,燕持还是有强迫症的,这看到来消息不点开,心里面啊,很不自在,他直接拿过叶繁夏的手机,将消息点开,只是当他看见叶繁夏给她的备注时,脸色一黑。

    “叶繁夏,这个事情,你是不是需要和我解释一下。”燕持捏紧手机。

    “什么?”叶繁夏压根没往心里去。

    “大魔王是什么!”

    叶繁夏的手微微顿住,轻轻咳嗽一声,“什么大魔王啊,我看看!”

    叶繁夏说着伸手就去抢手机,燕持直接攥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身上一扯,叶繁夏整个人直接栽在他的身上。

    这本来头趴在他的胸口,倒也没什么,只是这叶繁夏挣扎着想要起来,双手按住燕持的胳膊,就准备起来,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卡在了燕持的腿上!

    “嘶——”燕持吃痛。

    叶繁夏脸一红,刚刚爬起来,燕持已经直接起身,将她直接扯入了自己的怀里,双手一撑,将她整个人锁定在桌子和他中间。

    “怎么了?想跑了?”

    “我没有!”叶繁夏强壮镇定。

    “你把我弄疼了,不准备补偿我一下?”

    “能有多疼!”叶繁夏挑眉。

    “我就怕它不听使唤了,这以后啊,吃亏的可是你……”燕持附在叶繁夏的耳边,轻轻呵了一口热气,叶繁夏身子一紧,燕持的手直接撩开她的白衬衫,“繁繁,你摸摸看!”

    “这里是办公室!”叶繁夏咬住嘴唇,脸上划过一抹绯红。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这个楼层只有我们两个人!”燕持伸手吻住她的嘴角,小口小口的轻轻啃咬着,酥麻的感觉,就像是电流一般,瞬间窜入叶繁夏的四肢百骸,燕持的手灼热滚烫。

    一寸一寸的抚摸着她略带凉意的皮肤。

    “身上怎么这么凉?”燕持一边说着,一边吻着她的嘴唇,“繁繁,放松点儿,又不是第一次了……”

    “燕持,你别这样!”

    “我怎么样了!”燕持轻笑,伸手一跳,叶繁夏胸前的纽扣崩开,燕持眸子微微一紧……

    等一切结束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燕持抱着叶繁夏去内室洗了个澡,打了电话定了餐,随意的打开电视,叶繁夏往他怀里钻了钻,燕持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电视频道正在转播一则关于秦家的消息。

    “秦圣哲和女星白露小姐的结婚仪式,已经吸引了大批媒体到场,有可靠消息称,这次婚礼,会吸引许多圈内人士,以及京都各界名流,相信肯定会秦三少的婚礼更加壮观……”

    “啪!”燕持关掉电视。

    这秦家最近可真是张扬啊,婚礼的事情都拿来和小笙的比了,这是成心准备膈应他们不是!

    医院

    莫云旗出去洗了个碗的功夫,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房间多出了一个她并不认识的男人。

    长得邪肆阴柔,慵懒随性间透着一丝玩世不恭,那枚蓝色耳钻在灯光下被衬托得越发妖娆,骨节分明的手指,正随意的拨弄着耳垂,见到有人进来,微微抬起眸子,看似随意的打量着莫云旗。

    莫云旗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忍不住暗忖:

    这男人长得真好看。

    “呦——这就是我那小嫂子!”沈廷煊打趣道。

    “什么小嫂子,就是个小不点儿!”

    “这么嫩你也下得去口!”沈廷煊从沙发上站起来,“你好,我是沈廷煊。”

    莫云旗虽然没见过他,不过关于他的消息倒是听说了不少,毕竟和沈家扯上了关系,这让她总归多上了点心。

    “我是莫云旗。”

    “华西莫家?”

    莫云旗点了点头,沈廷煊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看来缘分这东西,还真是有些妙不可言!”

    “是啊!”

    战北捷在一边听着稀里糊涂的,这么着,这两个人该不会认识吧!

    “你俩认识?”

    “不认识!”沈廷煊耸肩。

    “那怎么看起来这么熟的样子!”

    “虽然没见过,不过听过名字而已!”沈廷煊笑道,一脸的随意,不过看着莫云旗的目光却透着一丝打量,“那我就说好了,我明早来接你回去。”

    “你今晚不住这里?”

    “你是准备让我睡沙发么?”沈廷煊打趣道。

    “肯定不是啊,要不你和我挤挤?”

    “算了吧,我怕小嫂子吃醋!”沈廷煊和莫云旗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往外面走。

    战北捷扯了扯头发,“小不点儿,你怎么知道他的?难不成他这么出名?”

    “你难道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战北捷一脸迷茫。

    “没什么。”莫云旗似乎并不准备多说。

    沈廷煊却转而到了燕殊的病房,燕殊正在吃饭,看着他一脸郁色,倒是一愣,“怎么着,谁惹你了?”

    “怎么会是莫云旗!”

    “莫云旗又怎么了,怎么着,难不成你吃醋了!”

    “滚粗!”沈廷煊冷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是华西莫家的人!”

    “我知道啊!”

    “那你可知道,莫家和沈家的关系!”

    燕殊一愣,脑子里瞬间想到了什么,“这……不会这么巧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