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10 亲一口,正常生理反应(38更)

正文 410 亲一口,正常生理反应(38更)

    ( )医院内

    燕殊的头埋在姜熹的脖颈处,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姜熹身子一颤,气息变得十分紊乱,伸手扯住燕殊的衣服,“燕殊……”

    “不要?”

    “嗯?”

    “这是什么意思?”燕殊笑着啄了一口她的嘴唇。

    拉着姜熹就往洗手间走,他的力气很大,姜熹就是想要挣扎,都挣脱不开!

    姜熹还没有反应过来,燕殊就直接开始脱衣服了!

    “等会儿,你要干嘛!”

    “自然是**做的事情喽。”

    “燕殊,你怎么这么丧心病狂!”

    “什么?”燕殊一脸茫然。

    “我怀孕了,头三个月不能那个,你想干嘛……”

    “还有别的方法么!比如说……”燕殊靠近姜熹,伸手摩挲着她的嘴巴,姜熹睁大眼睛。

    之前燕殊醉酒的回忆一瞬间袭来,她的脸瞬间涨红,就像个熟透的苹果,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咬一口,而燕殊也确实这么做了。

    “你干嘛咬我!”姜熹捂住脸。

    “你也可以咬我!”燕殊靠近姜熹,“熹熹……帮我一下。”

    燕殊呼吸急促,他一只手摩挲着裤子边缘,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摩挲着姜熹的小脸,呼吸局促,那灼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姜熹的脸上,带着那股熟悉而又霸道的气息,燕殊贴紧姜熹,附在她的耳边,不停的轻轻咬着她的耳垂,“熹熹……”

    “你别……”

    燕殊的声音嘶哑干涩,却透着一种致命的诱惑力,那种声音仿佛带着一种魔力一样,听得姜熹心里痒痒的,就像是有人拿着羽毛在不断的搔弄着她的心口,心口不安的起伏跳动起来。

    “熹熹?好不好?”燕殊张嘴含住姜熹的耳朵。

    姜熹身子一僵,那种一样的酥麻感从脚底窜入大脑皮层,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在一瞬间舒张开来,她伸手扯住燕殊的衣服,双腿有些软。

    燕殊直接上前一步,让她更为直观的感受自己的身体。

    姜熹心脏跳得无比剧烈。

    耳边都是燕殊的声音,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就像是带着勾魂摄魄的魔力,姜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燕殊立刻惊喜的直接脱了裤子!

    姜熹抬头看了看燕殊,“我能后悔么!”

    燕殊脸色一僵,“那就算了,我自己解决就成!”说真的,燕殊也没想过姜熹会真的答应。

    燕殊已经穿好裤子,姜熹双手忽然摸到他的裤子边缘。

    姜熹的手指有些凉,手指滚烫,手指勾住他的裤子边缘,朝着燕殊一笑……

    等完事之后,燕殊自然是十分餍足的帮姜熹倒了杯水,“媳妇儿,来,喝水!”

    “那个就是你受伤的位置?我听尉迟说擦枪走火?”

    “就是不小心而已!”

    “那这个伤口也需要处理啊。”姜熹盯着他的大腿看。

    “你别看!”燕殊伸手就去遮挡。

    “刚刚你可不是这样的!”

    “我说真的,没什么事,我自己完全可以处理。”

    “不行,我看看!”姜熹说着伸手去掰开他的手,却被燕殊直接反压在了洗漱台上。

    “熹熹,你是故意勾引我的是不是!”

    “我哪有!”姜熹觉得十分无辜,自己什么都没做啊,怎么就变成勾引他了。

    “您难道不知道,你光是这么看着我,我都会有反应么!”

    燕殊的眼神灼热,看得姜熹面红耳赤,看向别处。

    等他们别别扭扭的从里面出来,天色已经很黑了。

    燕殊拉着姜熹准备出去吃点东西,一推开门,就看见楚濛阴沉着一张脸,姜熹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楚大哥,真是对不住了,我都忘了,你这……”

    “谢谢你送熹熹过来!”燕殊这话说得十分客气。

    楚濛点了点头,看着姜熹小脸红扑扑的,嘴唇有些红肿,嘴角还裂了一道口子,姜熹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一声,掩饰自己嘴边的裂口。

    “不客气!”楚濛口气带着一丝冷硬。

    楚濛心里清楚姜熹和他的关系,这不自觉地就为姜熹考虑,说真的,燕殊这个人,他不是很了解,但是传闻听过不少,最著名的就是雾河事件,而后则是在燕笙歌的婚礼上狠狠揍了秦圣哲。

    当时都说这燕二少绝对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惹不得,生得一副漂亮的皮相,不过出手却绝不留情,但是楚濛接触起来,只有三个字就足以概括对他的评价,那就是……

    “不要脸!”

    “既然这人都送到了,楚大哥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您有事,就先走吧,我腿上有伤,就不送你了!”

    楚濛倒是一笑。

    好你个燕殊,过河拆桥是不是,这人送到了,就准备下逐客令了?

    “楚大哥……”姜熹刚刚准备开口,就被燕殊打断了。

    “楚大哥,您贵人事忙,我们也不敢耽误你的时间。”

    “最近挺清闲的。”

    “是么?熹熹这些天也麻烦你照顾了,我在这里替她谢谢你!”

    “需要这么客气么!”

    “应该的。”燕殊眼中透着一丝促狭。

    因为他着实捉摸不透楚濛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他有想要对姜熹做些什么,楚家的事情他知之甚少。

    姜熹的母亲多年之前既然可以毅然决然的离开家中,定然是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现在楚家又在寻人,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而大家族的事情向来都是波云诡谲的,燕殊实在不想让姜熹涉入这些事情之中。

    “先去看看战大哥吧。”姜熹提议。

    “嗯!”燕殊伸手搂住姜熹的胳膊,朝着另一侧的病房走去。

    这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来吵吵声。

    “莫云旗,你这是准备谋杀我么,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这么对我!”战北捷这声音听着略微有些虚弱,不过倒也高亢有力。

    完全不像是一个病人。

    “这水你喝不喝!”莫云旗的声音透着一丝冷清和无奈。

    “你是准备烫死老子!”这语气显然有些气急败坏。

    “你怎么这么娇气!”

    “我是病人!”

    “行,我给你吹吹!”莫云旗的口气很是无奈。“喝吧!”

    莫云旗说着将水杯递到他的嘴边。

    “你这样我怎么喝啊!”

    “战大叔,你是胸口手上,不是双手残疾,你没有手么!”

    “这不是打着吊针么!”

    “另一只呢!”

    “麻了!”

    莫云旗咬牙,这厮绝对是故意的,自从醒过来之后,就没让她消停过,这卫首长估计是从她父亲口中得到了什么消息,单单把她给留了下来。

    “张嘴,我喂你!”莫云旗这口气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姜熹和燕殊对视一眼,正好推门进去,这莫云旗握着水杯的手一抖,水从水杯中溢了出来,直接落在了战北捷的身上!

    “嘶——”战北捷蹙眉!

    “我帮你擦一下……”莫云旗放下水杯,抽了一张面子就朝着战北捷被弄湿的地方擦过去!

    然后……

    姜熹倒吸一口凉气,那双猫眼睁得大大的,而燕殊则是一脸促狭,楚濛就站在侧面,倒是兀自一笑,这两个人难不成是在病房里**。

    还有传闻说,这战大少有断袖之癖,和沈廷煊之间……

    看来,传闻真的不能当真啊!

    这姿势着实有些不可描述!

    当莫云旗的手触碰到战北捷身体的时候,战北捷完全是身子一僵,伸手下意识的去遮挡,直接就盖在了她的手上,莫云旗弓着身子站在床边,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下那东西发生的些许变化,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死死咬住嘴唇,妈呀——

    完蛋了!

    “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燕殊打趣道!

    “莫云旗同志,你还不赶紧那你的爪子拿开!”战北捷咬牙。

    莫云旗立刻缩回手,那燕殊、姜熹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往外面跑!

    姜熹扑哧一笑,这丫头居然也会有害羞的时候,

    战北捷伸手扯过被子,盖在身上,“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啊!对了,这位是楚衍的大哥,楚濛,你们好像还没见过。”燕殊介绍道。

    楚濛和战北捷点头示意,战北捷此刻心里懊恼得很,双手捏着杯子,佯装镇定!

    莫云旗则直接冲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一边一边反复的洗着手,可是这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她低头看了看手,稍微比划了一下!

    “我去,莫云旗你疯了么,你都在想什么呢!该死!你特么的没见过男人麽!不就是稍微比别的……我去,别想了,不能想了!”

    而病房内的气氛却显得着实诡异。

    “看样子你和小莫同志发展得不错啊!”燕殊一脸嬉笑。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俩发展得不错了!”战北捷冷哼。

    “不就是打扰你的好事了么,至于这么气急败坏么!”

    “燕殊,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战北捷气得牙痒痒的。

    其实他气得倒不是燕殊,而是自己!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居然就那么的……

    战北捷,你特么的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就是摸一下嘛,你特么的有什么反应啊,真是尴尬!

    你特么的没见过女人么!

    深呼吸,这不过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罢了,冷静,淡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