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06一起洗澡,堪比金坚(34更)

正文 406一起洗澡,堪比金坚(34更)

    ( )第二天

    燕殊和战北捷都没想到,这一大早进山的人居然这么多,其中除却是专门来猎捕的,还有一些则是零散的游客。

    “爷儿,你们真的不用我们给你们挑个工具什么的,这山里野兽多,傍身也好。”

    “不用了,我们今天就想到处看看,回头再说。”

    “好勒!”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当地的导游,因为他对这边的地形地势很熟悉,所以这山路走起来也并不费劲。

    他们边走,一边在路上稍微做一些记号,这眼看着就已经快到中午了。

    “我们停一下,先好好休息,待会儿我们就原路返回!”导游说着自己灌了一大口水。

    燕殊和战北捷使了个眼色,“刘叔,不能再往前了么!”

    “再往前回去的话,就太迟了,让你们拿个东西傍身,也不拿,这天一黑啊,山里很危险,野兽多。”刘叔说着摸出一根烟,席地而坐,就抽了起来。

    燕殊注意到他是左手拿烟,右手哆哆嗦嗦摸出了一个劣质打火机,将烟点燃,这右手似乎有些不听使唤。

    “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就想往里面走走!”

    “你们来这边到底是干嘛的!”刘叔盯着燕殊看了许久。

    说实在的,他一开始是真的怀疑过这群人,这男人长得一脸贵气,周身的气度看起来也绝非凡人,不过倒是挺能吃苦的,走了半天,也没喊累,大气都不喘一下,若不是他半路和自己说,自己从小学过武术,泰拳之类的,他还真的怀疑他的来历。

    “就是过来玩玩,早就听说这边猎物多,过来一趟,就往玩得尽兴!”

    “你们脚程快,而且又没有打猎,这山都走了大半了,若不是你们想来这边,这座山,我是不想来的,你们没发现,几乎没碰见人么!”

    “我只顾着看周围了,倒是没注意,怎么了?这边有什么狮子老虎么!”

    “熊倒是有,老虎是真的没看见,不过啊……”

    “什么?”

    “年轻人啊,好奇心别这么重!”刘叔将烟蒂扔掉。

    燕殊立刻从怀里摸出了一盒烟,递给刘叔一根,“说说呗,你放心,我们也不过去,这若是真的有狮子老虎,我们又不是武松,还能徒手抓虎不成,我们是来玩的,哪能不要命啊!”

    “那边有比老虎更可怕的东西!你们快吃点东西,我们就下山!”

    不过这边的情况也大致摸得七七八八了,燕殊等人若是再坚持,估计就真的惹人怀疑了。

    这一路上他们看似无意的和他套近乎,这走路其实很枯燥,刘叔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聊着天,倒是说了一些他们不知道情况。

    “我们这地方啊,乱,政府专门来治理过好几次,都没用,没办法啊”

    “您是说打猎这事儿?”

    “也不全是!”刘叔笑了笑,“对你们来说,就是个来寻了个乐子,可是啊,这山里的猎物就这么多,我们是祖祖辈辈都身生活在这里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若是哪天,这山都空了,我啊,哎……”

    “我看您似乎不是很满意狩猎这事儿啊,那您怎么还当导游……”

    “这不是供孩子上学嘛,没办法,儿子出去打工,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孙子还小,总得为他攒点儿,前几年从山上摔下来,摔断了胳膊,这手啊,总是没什么力气,重活儿干不了,也只能做这种事情了,这也是没有办法啊!”

    难怪看他右手很不对劲。

    “都是没办法,这以往啊,来的人还不是很多,这几年,春天来的人格外多,这到了东西繁衍的时候,纷纷过来,连刚生出来的小崽子都不放过,哎……估计再过两年,这山里啊,就真的连只兔子都看不见了。”

    “就是你们住的那家的老板光是今年就已经换了三个了!”

    “为什么,我看人这么多,应该很赚钱吧!”

    “这都是黑心钱,他们将这家店盘下来,不会经营太久,捞一笔就走!根本不敢做长!”

    “其实啊,这些野兽哪里可怕,就算是老虎狮子,平常也是不伤人的,之前发生了骇人听闻的老虎吃人事件,那是因为前些天有人过来,枪杀了一个虎崽,这母老虎,能不生气么,他们是走了,只是那家可怜的孩子遭了秧!”

    燕殊和战北捷对视一眼,原来这事儿还有这种隐情啊。

    “其实最可怕的动物是人啊!”

    他们到山脚的时候,果然天都黑掉了。

    “明天我得送我的小孙子去城里,恐怕就不能给你们引路了,我去和老板说一下,给你们安排别人!”

    “不用了刘叔,我们明天自己说,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或许明天就不出门了,歇一天!”

    “也成,那我就先走了!”

    燕殊等人回到房间,都累到不行,走了整整一天,说真的,这刘叔啊倒是真的挺能走的!

    回到房间门窗自然都是关好了,燕殊直接摊开地图,和战北捷并肩而立,开始在地图上勾画出地图。

    “卧槽!刘伟,你特么别脱鞋子,你这是准备把我们熏死么!”王威立刻伸手捏住鼻子。

    “一直流脚汗,我的脚都要被泡烂了!”

    “那也给我穿着!真特么的臭,比这里的茅厕还臭!”

    刘伟倒是不以为然,只是看了看坐在凳子上的莫云旗。

    “小旗都把鞋子脱了,凭什么我就不能!”

    “你特么的脚这么臭,你自己闻闻,我都怕把你给熏过去!”

    燕殊微微挑眉,他此刻终于理解,为什么燕持总说男生宿舍堪比毒气室了,就这个味道,他能说,他有点儿想吐么!

    “行了,刘伟穿上鞋子,都过来,研究一下明天的计划!”

    战北捷絮絮叨叨说了半天。

    “明天分为三个小组,我和燕殊各带一组,其余的人则分在另外的小组,负责突击,明白了么!”

    “是!”

    “明天准备好装备,五点准时出发,进山!今晚回去都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好!”

    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开,战北捷一扭头,就看见莫云旗两个裤腿都卷到了膝盖处,因为山上荆棘密布,为了防止被扎伤,都是穿得长袖长裤,着实有些热。

    她正低头在自己脚上倒腾着什么,战北捷忽然走进,吓了她一跳。

    “队长……”

    “你干嘛呢!”

    “挤水泡!”

    战北捷挑眉,“你这脚,明天还能走么!”

    “这有什么问题。”莫云旗嘿嘿一笑,继续低头,这边没法洗澡,战北捷出去打了热水,准备等莫云旗离开就擦个身子,他就是翻找衣服的空隙,再扭头,就看见那盆水已经到了莫云旗的脚下!

    “真舒服!”莫云旗舒畅的伸了个懒腰!

    “战大叔,其实你还是蛮会疼人的嘛,还打水给我泡脚,谢谢啦!”

    “我这……”战北捷心里憋屈,他这是准备洗澡的水好么!

    而且这个房间里就只有一个盆,被她洗了脚,那他还怎么擦身子啊。

    “战大叔,说真的其实你人还是不错的,虽然说有时候有些霸道强势吧,不过啊,对我还是可以的,泡泡脚果然舒服很多!”莫云旗一脸满足,“你要不要过来泡泡。”

    战北捷轻笑,“行了,你泡吧,我得去燕殊哪里蹭个洗澡水!”

    莫云旗一愣,这会儿才忽然想到,这每个房间只有这么一个盆!

    而此刻的燕殊本来正在擦身子,脱得那叫一个干净啊,忽然传来敲门声,吓了他一跳。

    “谁啊!”

    “是我!”

    “你来干嘛!”

    “有事!”

    刚刚计划都布置好了,这厮还能有什么事,肯定不是好事,燕殊心里暗忖,决定不去开门!

    反正他把门反锁起来了!

    只是这边都事老房子,这门被战北捷撞了两下,居然会直接撞开了!

    “我擦!”燕殊立刻用毛巾围住重要部位!“关门!”

    战北捷嘿嘿一笑,扭头将门带上。

    “你来干嘛!”

    “一起呗!”

    “什么就一起啊!”燕殊忽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这厮又在打什么算盘啊。

    “一起擦身子!”

    “滚粗,两个大男人面对面擦身子啊,你是不是变态啊!”

    “莫云旗把我的盆拿去洗脚了,我只能来你这儿蹭了!”战北捷说得很是无辜,这边说还边脱衣服。

    “你醒了,别脱!”

    “怕什么,我俩谁和谁啊!”

    “战北捷!”

    “一起呗,反正我俩一起啥事没干过啊!”

    “你可别胡说!”

    “你这翻脸不认人啊!”

    “战北捷,我特么的现在就拿毛巾抽你!”

    “你这人……”

    ……

    莫云旗在门口听了半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得出了一个结论:燕队长和他们队长,那感情堪比金坚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