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403 燕流氓的贞洁观(31更)

正文 403 燕流氓的贞洁观(31更)

    ( )姜家

    姜熹看着沈廷煊直接离开餐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楚濛,只能伸手撕了片面包塞进嘴巴里。

    “看什么?”

    “你俩闹别扭了?”

    “没有!”两个人居然异口同声,惹得姜熹扑哧一笑。

    “昨天不好好的么!”姜熹挑眉。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好好地了!”沈廷煊冷哼,嗤之以鼻,他现在巴不得赶紧回去,省得和这样的人待在一起,这简直是折寿啊。

    “昨天不是挺有爱的么!”

    “有爱?熹熹,你觉得我会和这种自大的人,有什么可有爱的。”

    “楚大哥挺不错的啊,对人也好。”

    “是不错,那是对你,可不是对我!”

    “这话怎么听着酸酸的。”姜熹打趣道。

    这沈廷煊骨子里透着些许傲娇,此刻这炸毛的模样,把姜熹乐到不行。

    沈廷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熹熹,我发现,你现在的性格真的越来越恶劣了!”

    “就像是你说的,近朱者赤嘛,燕隋那是跟着燕殊做事,我可是和他一只同床共枕啊。”姜熹抿嘴一笑,那双猫眼弯成了一轮新月,格外好看。

    “行了行了,不和你们说了,不过我这边还真有事,之前我和伍家有合作,伍家出了事情,我那边也出了点问题,我现在得立刻回京。”沈廷煊看了看腕表,“怎么说,你们两个……”

    “我还想在临城多待几天,悠梦这边我实在有些不放心。”姜熹开口。

    “那我就多留两天好了!”

    “你一个大男人,住在这里合适么?”

    “安叔也在,还有这么多下人,难不成我还能对她怎么样么!”

    “好了,我这几天住在黎家,陪一下尤姨,因为悠梦的事情,她最近身体状况很不好,我放心不下。”

    “那你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楚濛嘴角一抽。

    他就是准备趁着燕殊不在的时间,和姜熹好好培养感情,之前还有个沈廷煊,这沈廷煊走了之后,没想到姜熹也要离自己而去,那他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啊。

    “若不然你和廷煊一起走!”

    “不要,和他一起,我会短命好几年!”沈廷煊轻笑。

    楚濛轻笑,这么记仇,啧啧,话说自己貌似也没有怎么欺负他吧,自己难不成真的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姜熹在黎家陪了尤卫兰几天,黎悠梦的身子也逐渐好转,只要她积极配合治疗,伤口恢复得还是很快的,只是伤口结痂有些痒,她总是忍不住抓挠,燕隋和黎锦荣几乎是和她将好话说尽了,黎悠梦才消停。

    “之前看燕隋,可从没发现他是这么有耐心的人!”姜熹看着燕隋忙前忙后的样子,从心底为黎悠梦高兴。

    这女人找男人,不就是一个疼爱自己的么!

    经历了这件事情,他们的感情应该会更加稳固吧。

    “这段时间也让你担心了好久,熹熹,真的不好意思,你还怀着孩子呢,这么热的天,还整天往这里跑!”黎悠梦攥住她的手。

    “能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什么都是值得的。”

    黎悠梦笑了笑,“昨晚爸妈都在,和燕隋说了结婚的事情?”

    “这么快?”

    “也不是,只是随便谈了一下,我也不是注重形式的人,等我身体好了,我们抽个时间去把证给领了,然后准备去外面旅游结婚,办酒席也挺麻烦的,我也不想爸妈再为我操持那么多,最近公司耽误了许多的事情,哥忙到半夜还得过来陪我。”

    “这样也蛮好的,计划好去哪里旅游了么?”

    “国外已经订了三个国家,别的地方还没想好,我也好久没有出去了,参加完婚礼就直接走。”

    “你们是准备将大哥的婚礼作为第一站了么!”姜熹打趣道。

    “这不是正好么!”

    姜熹点了点头,她的电话忽然响了,“我接个电话!”

    是个陌生号码,京都的,短号。

    “喂——”

    “嫂子——”

    “尉迟么?”姜熹有些诧异,不过心里却忽然往下一沉,该不会是燕殊出什么事情了吧。

    “对,嫂子,是我!”

    “是不是燕殊出什么事情了!”黎悠梦盯着姜熹,一瞬不瞬。

    “我们刚刚执行完任务,燕队长受了点轻伤,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医生让他住院观察,他愣是不肯,我这也是没办法,您现在在临城么,能不能到军区附属第二医院来!”

    “那他伤得到底重不重,你可别骗我!”姜熹急得在病房来回走动。

    “真的不重,这若是受了重伤,我哪儿能用这种口气和你说话,就是他愣是不给护士给他上药,这天气这么热,他就自己给消炎包扎了,打死都不让人碰,这不是急死人么!”

    “怎么回事啊!”姜熹挑眉,“燕殊人呢!”

    “你等会儿……”尉迟刚刚到了病房门口!

    “我说了,老子不看病,好得很,都赶紧给我出去,出去——”燕殊说话的口气底气十足,这让姜熹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安心的放回肚子里面。

    “燕队长,您那伤口确实需要处理,卫首长说了,请您务必配合我们的调查!”

    “我说了我好得很,能跑能跳!”

    “你倒是跳个给我看看啊!”

    “队长,嫂子电话……”尉迟开口!

    “特么的滚犊子,你少拿你嫂子吓唬我,老子这是为了你嫂子守身如玉,你们都别碰我!”

    尉迟立刻开了扩音,“嫂子,你可听见了!我们队长是真的不配合治疗!”

    “燕殊……”姜熹扑哧一笑,怎么就扯到守身如玉了。

    “把电话拿给我,特么的,快点儿,小心老子踹你!”

    尉迟立刻将电话递过去,“媳妇儿,我想你了!”

    众人看着燕殊这黏糊腻歪的劲儿,简直浑身起鸡皮疙瘩,他们是昨晚被送过来的,这燕殊就是打死都不配合治疗啊,简直愁人。

    “少耍贫嘴,怎么了,干嘛不治病。”

    “就是小伤口,没什么事!”

    “伤哪儿了!”

    燕殊抬头看了看病房里的众人,“你们怎么还不走!”

    “燕队长,首长说了,让我们务必看着你,怕你逃了!”

    “我打死你们信不信,我都这个样子,能跑哪儿去!车钥匙都被你们扣了,让我跑去哪儿啊!”

    “首长说了,燕队长您神通广大,您想要跑,谁也拦不住!”

    “知道就好,我要打电话,你们都出去!”

    “队长,您别为难我们啊!”

    “滚不滚!”

    “队长——”

    “队长,首长吓得命令,他让您务必配合治疗,生怕影响你日后的性福幸福生活!”

    姜熹一愣,“燕殊,你到底伤哪儿了,该不会……”

    “你看我说话中气十足的,像是受伤的人了,尉迟,你给我等着,我看我不打死你!”燕殊扯过枕头就朝着他过去,没扔到尉迟,反倒是扯到自己的伤口,疼得呻吟了一声。

    “燕殊同志,小孩子都知道配合治疗,你能不能别任性啊!”

    黎悠梦将姜熹神色缓和,这才松了口气。

    “我是真的没啥事,你少听尉迟胡说。”

    “你既然没事,我就放心了!”

    “媳妇儿,我说我想你了。”

    “我知道!”

    “你就不说什么么?”

    “有什么好说的!”

    燕殊一拍大腿,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我这才离开几天,我怎么感觉你都不喜欢我了,不行,我病得很严重,我要请假!”

    “燕队长,您刚刚不是说身体没大碍么!”姜熹扑哧一笑,看他还会开玩笑,松了口气,“你没事我,我就放心了。”

    “我是没啥事,就是老战伤得有些重,被抬回来,抢救了一夜,好歹捡回来一条命。”

    “那他身体怎么样,没有大碍了吧!”

    “你放心,只有给他一口气,他就没啥事了!”

    “那就行。”

    姜熹挂了电话之后,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姐夫出事了?”

    “我说悠梦,你别总是喊他姐夫,我这听着总觉得怪怪的。”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啊,你就是没有听习惯了,这要是习惯了啊,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你还准备让我习惯?”姜熹无奈的笑了笑,“燕殊那边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个熟人出了一点事情,我想过去看看。”

    “既然是熟人,那你就过去吧,你在这边也耽搁挺久了,你再不回去,估计燕家那边的人都该着急了。”

    宋一唯的电话,是按照一日三餐的规格打来的,没有一天是闲着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