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96 欺负得狠了,逼近真相(24更)

正文 396 欺负得狠了,逼近真相(24更)

    ( )姜家

    等姜熹离开之后,这沈廷煊和楚濛面面相觑,气氛倒是变得有些诡谲。

    沈廷煊冷哼,“熹熹出事,我打你电话,你都不接?”

    “没看见。”

    “你分明就是不想接,怎么着,难不成我还能破坏了你们的计划不成!”

    “这倒不是!”楚濛微微一笑,“就是单纯的不想接罢了。”

    “你……”沈廷煊被他堵得半天没说出话,他捏紧面前的茶杯,水已经喝完,就直接朝着楚濛砸过去!

    楚濛吓了一跳!

    这人怎么会这么无理!

    把他吓得半死,这人居然还有脸笑,砸死算了!

    留着也是个祸害!

    “沈廷煊,你想干嘛!”

    “谋杀!”沈廷煊咬牙!

    “我什么时候惹着你了,你至于么!”

    “不至于么!我已经忍你很久了,真不知道,楚楚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大哥,恶劣至极!”沈廷煊说着就朝着楼上走去。“我在这里被吓得半死,你居然还敢笑!”

    “我这不是怕影响了她的计划么!”

    “得了吧。”沈廷煊冷笑。

    楚濛扯了扯头发,说实话,他也没想到沈廷煊反应会这么大,或许是之前被自己欺负得太狠了?

    这果然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不能随便打压,他们还得再一个屋檐下生活,总不能一直闹着别扭啊,楚濛伸手拉扯他的胳膊,没想到沈廷煊居然直接直接转身,一个反手,直接牵制住他的胳膊,将他整个人抵在了墙上!

    “楚濛!”

    沈廷煊的手死死横在他的脖子处,卡着他的脖子,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沈廷煊身子比寻常男子纤瘦一些,可是这力气却着实不小,手臂微微用力,让他觉得呼吸都有些不自在。

    “楚濛,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我不过是看在楚楚和熹熹的面子上才对你多加忍耐,你别太过分了!”

    沈廷煊只要想到之前的种种,心里更是不快,这个男人自私而且自大,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沈廷煊又不是楚衍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忍了这么久,已经足够了。

    “我欺负你了?”楚濛的口气一如既往的狂傲。

    “你是楚楚的大哥,我也拿你当长辈,但是也请你有一点做长辈的样子!”沈廷煊咬牙。

    今早着实被吓得半死,这人居然还和自己嬉皮笑脸,还说是故意的,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就是为了今早的事情?”

    “不尽然?”

    “强迫你上飞机?”

    “不全是!”

    “还是我之前问的问题!”楚濛轻笑,伸手握住他横在自己胸口的手腕。

    沈廷煊的眼睛很亮,就像个蓄势待发的孤狼,可是他周身的气息孤绝,这头狼,终究不过是一个人罢了!

    沈廷煊之前就知道楚濛的力气很大,却没想到他的力气会这么大,居然直接将自己的手强硬的掰开。

    “发泄够了?”

    “你……”

    “那我先去休息,楚衍闹脾气的时候,也没你这么暴力!”

    什么?闹脾气!

    沈廷煊看着他扬长而去,这心里憋着一团火!

    楚濛回到房间,又从手机中翻出了之前查到的关于沈廷煊的资料,因为鉴定报告的问题,他对他已经很了解了,沈廷煊这个人把自己包裹得十分严实,看起来就是那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人,其实对什么都很在意。

    就比如说楚楚!

    那种没心没肺,嚣张跋扈的性格,谁受得了,尤其是楚衍总是找他喝酒,他倒是极少拒绝,说到底,沈廷煊太重感情。

    或许是得到得太少,所以对什么都很珍惜,连带着倒是忍受了他不少挤兑。

    楚濛兀自一笑,仰面躺在床上,黑亮的眸子熠熠生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姜熹到达医院的时候,正好碰到警察又过来问话,赵队长从里面走出来,见着姜熹,笑了笑,“燕少夫人。”

    “您好!案子进展得如何了?”

    “那群人就说是单纯的想要绑架一个富家小姐勒索钱财,没有来得及打电话,就被捉住了。”

    “就这么简单?”

    “我们觉得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所以还在调查。”

    “那就麻烦你们了,我先进去看看!”

    “好!”

    姜熹进去的时候,黎悠梦的情绪似乎比昨天又好了一些,只是那张脸苍白得仍旧没有一丝血色,脸上的淤青基本已经消散得差不多,可是这心里的创伤,不知道多久才能愈合。

    “熹熹,早上看了报道,还把我们吓了一跳,之后听说你没事,这才放心,你这孩子,真是吓死人了!”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尤卫兰是再也经不起任何惊吓了。

    “让尤姨担心了,这个是饭是谁送来的?你们还没吃么?”这会儿已经中午一点多了。

    “这是思敏那孩子送来的,这孩子最近总往这边跑,亏她有这份心,这孩子真的比以前懂事许多!”尤卫兰看了看黎悠梦,眼中滑过一丝怅然。

    “是么,我去丰城的时候,还看见了她的未婚夫。”姜熹看似不经意的一说!

    黎悠梦本来空洞无神的眼睛,忽然出现了一丝异样,她看向姜熹,目光撞了个正着,她的眼中闪烁。

    “燕隋呢?”

    “你别说,这孩子,说去打热水,怎么人都没了,这里没热水了,我去看看!”尤卫兰说着就往外面走,房间瞬间就剩下姜熹和黎悠梦两个人。

    姜熹直接走到床边,握住黎悠梦的手,她身子一抖,差点将姜熹推开。

    “悠梦!”

    “我……”

    “出事当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姜熹盯着黎悠梦的眼睛,她眼睛睁得浑圆,她脑子现在有些乱,脑海中蹦出女人高跟鞋的声音,那声音很重,就像是直接敲打在她心上。

    “悠梦?”姜熹出声打断她的思绪。

    “熹熹!”黎悠梦忽然握紧姜熹的手,“你认识伍思敏的未婚夫是不是!”

    “他是我公司的股东,昨天见了好几次!”

    “他……”黎悠梦咬了咬嘴唇,“那天……”

    “你是不是之前就见过他!”

    “你父母忌日那天,我在医院碰见了来产检的伍思敏,当时见过她的未婚夫!”黎悠梦攥住姜熹的胳膊,“熹熹,我总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

    “怎么说!”

    黎悠梦这几天也在反复想着这个事情,除了那天撞见了那件事情,她着实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能够让她惹来杀身之祸,

    “其实当天我接了哥哥的电话,去楼梯口接电话,我听见了他和一个女人的对话,我听得不太真切,不过似乎是在密谋着什么事情……”

    “密谋事情?你确定是叶南瑾?”

    “他的声音很有特点,应该是他,而且……”黎悠梦抓紧姜熹的胳膊,将她弄得生疼,“我的工作证掉了,是他捡到送给我的,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好像是在打量我,或者说是在试探我!”

    “然后呢,他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没有,他和伍思敏直接走了,只是他和那个女人的对话,似乎是想要弄死谁,肯定不是做的什么好事,那个男人的笑容很古怪!”

    姜熹握住黎悠梦的手,笑了笑,“肯定是你想多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没什么事了,你就好好休息一下!”

    “真的没事?和他没关系么?”黎悠梦眼神透着一丝打量,似乎并不相信!

    因为她反反复复想了许多事情,唯独这件事情很古怪,又是在她出事的上午,她很难不把叶南瑾与她出事联系起来。

    “真的没关系,这事儿你和赵队长说了么?”

    黎悠梦摇了摇头,“我憋了好久,不知道该和谁说,而且这个事情很匪夷所思,或许是我想多了!”

    “嗯,别多想,好好休息,过段时间大哥结婚了,正好和燕隋去外面玩玩,散散心!”姜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黎悠梦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