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95 口蜜腹剑,好个伪君子(23更)

正文 395 口蜜腹剑,好个伪君子(23更)

    ( )姜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损伤,加上怀孕的缘故,看起来珠圆玉润,散发着女性特有的柔光。

    叶南瑾握紧手中的剪刀!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姜熹看着叶南瑾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住,本来只有七八分的猜想,此刻已经变成了百分之百,这个男人绝对没有看上去的这么无辜。

    “姜总,有消息称您乘坐的专车在路上遭遇了交通事故,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

    “你们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经历过车祸的人么,我倒是听说了高速路上出了事故,希望不要有人员伤亡。”

    “姜总,距离上次的地震结束,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作为当时地震的见证人之一,请问您现在有什么想法……”记者将姜熹围拢起来,但是很快就被保安隔离开来,姜熹走到台上。

    这剪彩人员都是固定的,姜熹忽然出现,总不能让叶南瑾下去啊,这场面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没想到叶先生也在,怎么到丰城了也不和我联系一下。”

    “姜总,您没事就好,大家都很担心您,又怕耽搁了这边的工作,这才让我过来,现在看到您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叶南瑾将剪刀倒过来,头部对准自己,递给姜熹。

    姜熹伸手接过剪刀,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弧度,微微上前一步,两个人的距离拉得很近。

    “拿剪刀的时候,小心一点,不然很容易伤了自己!”

    “谢谢姜总关心,我知道。”

    叶南瑾的心里怨恨极了姜熹,却也只能忍着,还得笑着。

    姜熹冷哼!

    口蜜腹剑!

    好一个伪君子!

    “那是应该的,毕竟你也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只是啊……”姜熹抬头看着叶南瑾,“有些东西不属于你,就别把手伸得这么长。”

    “那是自然!”

    “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做到天衣无缝的。”姜熹直接从叶南瑾手中抽出剪刀,叶南瑾刚刚手稍微收紧,姜熹猛然抽出,剪刀前面尖锐的锋口,在他手心滑了一下,他紧紧攥着手心。

    “让您白跑一趟了,真是不好意思。”

    “您没事就好!”

    剪彩照常进行,叶南瑾站在不远处,死死盯着姜熹的背影,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温和谦卑的模样,根本不会惹人怀疑。

    剪彩结束,姜熹才给沈廷煊回拨了个电话!

    “你这是准备吓死人么,我还以为你在丰城出了事情!”沈廷煊靠在座位上,长舒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嗯。”姜熹伸手捏了捏眉心。

    “你不是在车里么,怎么就到了丰城。”

    “我坐的是楚大哥的飞机!”

    沈廷煊咬牙,这个楚濛,好样的!

    “看样子你们昨天就商量好了?”

    “我只是想看看,是否真的有人看不惯我,我也想看看公司里面到底有多少的鬼!”

    “你俩唱了一出双簧,准备来个钟馗抓鬼,我变成了什么。”

    “回去我再和你细说!”

    沈廷煊心里有些怄火!

    自己和姜熹好歹认识了这么久,居然相信那个没品的楚濛也不和自己商量,两个人都知道内情,就唯独不让自己知道,看着自己这么担心,难不成很好玩?

    楚家的飞机到临城不过要一个小时,非常快。

    等姜熹到家的时候

    沈廷煊坐在沙发上面,端着茶水,目光从她身上扫过,冷哼一声,“怎么着,戏唱完了,所以回来了?”

    “我是真的迫不得已,我就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准备要我的命!”

    “要你的命?谁这么大胆!”沈廷煊直接将杯子扣在茶几上,溅出了许多茶水。

    “我昨天到公司的时候,他们就和我提出丰城的事情,我本来也有打算过去,只是黎家出了事情,我着实是没有心情,当时我出公司的时候,你也看见我和叶南瑾是同时出来的,他没头没尾的忽然问我去不去丰城。”

    “他就是一个股东而已,在你们公司并不担任什么职务,这事儿和他应该没关系吧!”沈廷煊挑眉,“这手倒是伸得挺长。”

    “而且我让楚大哥帮我盯着,结果发现他居然先我一步到了丰城,这个人总让我心里有一种十分异样的感觉,所以我和楚大哥就做了一出戏,由他安排人扮成我的模样从高速上车,从这边到丰城没有飞机,高速是最快的,而我为了能够第二天准时到达,必然是夜里出发的,没想到车子到了半路,就真的出事了!”

    “看样子真的是有人想要你的命!”

    楚濛正好从外面进来,“卡车是直接压过了公路中间的隔离带,直接朝着车子冲过去,幸亏我的人反应很快,也早有准备,除了司机受了点轻伤,没什么大碍,因为他忽然刹车,导致后面出现了大面积的追尾。”

    “卡车司机呢?”

    “开了一夜的车,疲劳驾驶,交警询问了,问来问去就是这么一句话!”

    沈廷煊伸手摸了摸耳垂,“你们是觉得这事儿和叶南瑾有关?”

    “我本来也不确定,也许就是单纯的交通事故,后来在现场的时候,若不是我去,今天代替我去剪彩的人就会变成他,不过新闻上是看不到了,谁会在意这种事,不过当我出现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挺奇怪的,显然有些讶异。”

    “我就和你说嘛,这个叶南瑾不是个好东西!”

    “是个口蜜腹剑的人!”姜熹伸手揉了揉肚子,“宝贝儿啊,今天你能躲过这一劫,可得好好感谢你楚叔叔。”

    “就是没有我帮忙,估计你也会想到别的方法。”姜熹比楚濛想象得更加聪明。

    “我不过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叶南瑾是否真的有问题。”

    “得出答案了?”沈廷煊看向姜熹。

    姜熹将自己包中的一份文件递给沈廷煊,这是姜氏的一些股权转让协议,里面有许多标红的东西。

    “这里面首先涉及的是百分五的公司股份,这原来是我的伯父姜卫宗的,后来他出轨,为了安抚他的妻子,所以将股权转让在了黎常娥的名下,只是之后他再度出轨,这事儿当时闹得很大,那个小三很是嚣张,危及她的地位,她为了避免这部分股权落入他们手中,也是为了避免姜卫宗抛弃妻子,她就将股权转让给了我那个不成材的堂弟!”

    “姜名扬?”沈廷煊不停的翻着协议书,里面的内容太多,过于庞杂,若不是做了标记,还真不好找。

    “姜名扬后来在京都闹了一次,这事儿你当时不在场。”

    “我听说了,和沈安安有关!”

    “嗯,姜名扬一度落入了沈安安的手里,他手中的这百分之五的股权,经由沈安安转手,经过了五六个人,最后落入了叶南瑾的手中!”

    “之前和叶家联姻,沈安安也是极力赞成的,说起来,当时两家还有意促成两人的婚事,只是这叶楚佩已经和沈余祐有了一腿,既然已经有了一层姻亲的束缚,加上沈安安并不是很喜欢叶南瑾,这事儿就被搁置了。”沈廷煊慢慢回忆着之前的事情。

    “之前我倒是听莫雅澜无意中提起过,这个叶南瑾曾经追求过沈安安,只是沈安安对他很不感冒。”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还以为这叶南瑾是不是因为叶家的事情,准备拿我兴师问罪,现在看来,他是冲着沈安安来的!”

    “叶家一家人都很凉薄,况且叶家的事情,再追责也是和我家有关系,扯到你头上,有点远!”沈廷煊抿了抿嘴,喝了一大口茶,“不过沈安安喜欢燕殊这事儿倒是闹得人尽皆知,他来报复你,倒是极有可能,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现在就是不知道悠梦出事,和他是否有关系!”

    “不能吧,他有这个能力?那群人我听说和关家有关?”

    “我查过了,和他没有关系,只是这幕后之人和他有没有关系就不知道了!”楚濛耸肩。

    “这个叶南瑾既然已经把手伸到了你的公司,估计下面还会有动作,熹熹,你打算怎么办?”

    “你放心,我心里已经有思量了。”姜熹抿嘴一笑,“对了,我还得去趟医院。”

    “我陪你去!”沈廷煊和楚濛同时开口。

    “不用了,你们好好休息,楚大哥因为我的事,昨晚也没好好休息,司机保镖都在,我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姜熹不等他们说话,就直接出了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