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94 人为意外,毫发无损(22更)

正文 394 人为意外,毫发无损(22更)

    ( )沈廷煊还没上车,没想到姜氏的人就到了。

    他拧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怎么会忽然找上了门!

    “请问您是姜总的朋友还是家人?”为首的一个男人面色急切,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水,衣服都没穿整齐。

    “朋友。”

    “姜总和我们失去了联系,就是司机和随行人员也都没了消息,请问她有没有和你联系啊!现在公司的人都在联系她,打她手机也没有人接,真是急死人了。”

    沈廷煊又一次拿出手机,依旧是无人接听。

    马丹,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联系不上!”

    “丰城那边还在等着姜总,这可怎么办!”

    “现在还有心情管这个!”

    “这关系到我们公司的声誉啊,这弄不好,很麻烦的……”

    男人急得手足无措,可是这几句话却惹恼了沈廷煊,他心里本就烦躁,压着一团火,现在好了,被他几句话给彻底点燃了。

    “你说什么!”沈廷煊直接抓住那人的衣领,“丰城?难不成你们姜总失踪了,你还有心情关心你们那个什么破剪彩的事情么!你们姜总的人身安全,还不如一个破活动,还真是爱岗敬业的好员工。”

    “不是不是,你冷静点我不是这意思!”

    “什么不是这个意思,我特么的看你就是这个意思,是不是专门找打!”

    “不是啊,你真的误会了,我就是担心公司那边……”

    “难不成一个公司比人命还重要!”沈廷煊气得甩开他的手,“都给我让开!别堵在门口!”

    沈廷煊眸子冷冽,像是带着利箭,恨不得将他们全部都射穿,眸子微微眯着,沈廷煊直接上车,车门猛地关上,那声音吓了门口的几个人一跳,纷纷让开一条路。

    沈廷煊不停的拨打着手机,仍旧是无人接听,他猛地拍打了几下方向盘,姜熹,你可千万别出事!

    车子刚刚到了临城收费站,这边已经堵成了一条长龙,从这边基本上都是去丰城的,中间没有岔路,这前面的车子知道过不去,干脆停住了,后面的就只能等着,又不能拐弯回去,只能靠边等着前方道路疏通。

    沈廷煊直接走下车,给楚濛打电话,楚家在丰城还是很有势力的。

    当年秦家还未起来,政府南下开发沿海地区,楚家算是第一批相应号召南下的,虽然之后秦家起来的,但是楚家在沿海地区根基稳固,就是现在秦家想要在南边分一杯羹,也比较困难。

    所以当时姜熹出事,燕持才直接找的楚衍。

    沈廷煊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濛,按照他对姜熹的关心程度,定然不会坐视不管!

    只是电话拨出去,居然也是无人接听,这是怎么回事,约好了集体玩失踪么!

    沈廷煊气得差点将手机扔出去!

    外面热浪袭来,根本站不住,沈廷煊回到车内,拧开收音机,还在持续报道着那边的路况,姜熹啊姜熹,你可千万别出事了。

    丰城

    孤儿院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人,还有当地的许多领导,之前因为黑心工程酿成的惨剧,在全国都已经报道开了,所以这次的施工奠基,引起了各方的高度重视,一大早的,各路媒体记者都已经到了,这其中就包括当地和京都的几个官媒。

    “姜氏的人还没到么?”有人催促道。

    “听说姜总在过来的路上出了一点意外,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这都已经九点了,姜氏难不成没有别的人在么?”干部领导开始催促,“大家都很忙,难不成就让我们等她一个人啊。”

    “就是今早报道的高速路连环追尾的事情,姜总好像卷入其中了,目前还是联系不到人!”

    “怎么会这样!”

    “我们也不知道啊。”

    “那现在怎么办,这边也不能一直耽搁啊!”

    “你们公司就没有别的负责人么!”询问的是姜氏在这边的负责人。

    “我们这边正在联系,再稍等一会儿!”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一辆黑色卡宴缓缓停在了现场不远处,司机快步下来,伸手帮他拉开车门!

    入目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墨黑色的西装裤,白衬衣,黑外套,头发干净而又利索,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他伸手稍微整理了一些领带,骨节分明的手指将西装扣子系好,信步走来,显得十分自信,尤其是那一身的做派,很有领导人的味道。

    “这不是……”

    “您好,我是叶南瑾,我们姜总出了点状况,今天的仪式,由我来负责。”

    “你不是……”那人显然是认识叶南瑾的。

    “我已经辞职了,早就下海了。”

    “我就说嘛,你怎么和姜氏扯上了关系。”

    “姜总忽然联系不上了,我又正好在这边有点事情,就让我过来代替姜总,让大家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叶南瑾这八面玲珑的做派,笑得十分和善,人畜无害,你又根本挑不出一点的错处。

    “那姜总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目前还不是很清楚,就是怕耽误了你们的时间,我知道大家都很忙!”

    “那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赶紧着手准备吧,马上进行破土仪式!”

    叶南瑾笑了笑,目光看向不远处。

    眸子在一瞬间变得淬上些许寒光,煞气逼人。

    *

    车内安静极了,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还有翻动书页的声音,女人葱白水嫩的手,轻轻碾磨着文件的页脚,嘴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沈安安这个女人可真是不简单啊,难怪这沈家愿意扶持叶家,原来还有这种事。”

    “你公司的股权交易,你都没关注么?”

    “我最近哪有空管这个,倒是给我提过,只是股权变动是很常见的,加上公司被纪检部门调查,更是闹得人心惶惶,就在那十几天内,公司的大部分股权都已经发生了变动,况且这事儿他们和我提的时候,我人都没到京都,更不会认识什么叶家人,估计当时就是看过了,也不会有什么印象。”

    这变动的时间日期,就是在姜卫宗和黎常娥出事后不久。

    若是沈安安没有因为关戮禾被废掉,她真的不敢想象,这个女人还会做出什么事情,这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公司!

    老谋深算得有些可怕。

    “说的也是,就算你当时看见了,也就是觉得他是想要投资的有钱人罢了,也不会往这方面想,安排这事儿的人你也认得?”

    “沈安安,沈家大小姐。”

    “就是之前要嫁给秦家二少的那个?”

    “嗯!”

    “那么娇小柔弱的人,倒是看不出来,城府这么深,这次的车祸我看和这个叶南瑾脱不了关系!”

    “嗯。”姜熹伸手摩挲着下巴,那边自己生死未卜,这个男人就这么巧出现在丰城,还要代替自己去剪彩,这事儿媒体已经持续报道了多天,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甘心做个股东吧,或许是想要把手再往前伸伸,而且他手里的股份,说实在的,真的不少!

    “那你打算怎么办?”

    “会会他!”姜熹说着直接推门下车!

    那边正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参与剪彩的领导和负责人都到了,现在都已经站到了前面,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咦——这不是姜总么!”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众人的目光定格在马路对面的女人身上。

    姜熹穿着一件十分素净的乳白色的连衣裙,裹着一件冰蓝色的外套,长发随意的盘起,两侧的卷发自然的垂落在脸侧,微微化了一些淡妆,阳光下,她的皮肤通透得像是会发光一般,她信步朝着这边走过来,嘴角带着自信而又张扬的笑容。

    叶南瑾刚刚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剪刀,目光触及到姜熹那无可挑剔的笑容时,整个人的身子都僵直了。

    这个女人怎么会忽然出现!

    不是说,就算不死,也得废了她半条命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