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91 叶南瑾,姜熹的思量(19更)

正文 391 叶南瑾,姜熹的思量(19更)

    ( )姜氏集团

    轮到自由发言的时候,姜熹伸手示意助理过来。

    “姜总,您有事?需要给您添水么?”

    “最后来的这位?你认识么?”

    “哦,你说叶先生啊,他是伍小姐的未婚夫,最近临城的人都知道他,经常出席一些酒会什么的,所以和在座的大部分股东都很熟,姜总离开时间太长,或许对他不太熟,是个十分随和的人。”

    “是么?”

    姜熹却不以为然,叶家的事情,怎么说都和燕家有几分关系,和自己也有几分牵扯,他对自己的态度,和顺得有些古怪。

    “姜总,这个事情,需要和您说一下。”

    “你说!”

    “之前丰城地震的事情,造成了许多人死亡,犹豫滥用了黑新材料,才导致了这起惨剧,之后的重建工作也是由我们将是负责,就在后天那边准备破土动工,您也是那次事件的受害人之一,不知道您是否有空去参加动工仪式!”

    姜熹点了点头。

    “这是好事,仪式是在明天?”那要是过去的话,岂不是今晚就得出发。

    “如果您不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将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只是因为您去哪里,对我们公司来说,影响更好,毕竟那件事情真的是公司打击不小。”

    姜熹点了点头,“那行,我考虑一下!”

    会议结束之后,姜熹走得比较迟,好巧不巧的和叶南瑾搭乘了同一趟电梯。

    “关于丰城的仪式,您是准备亲自过去?”

    姜熹没想到叶南瑾会忽然问这话

    “有这个打算。”

    “我未婚妻也怀孕了,这怀孕初期还是不建议您长途奔波,对孩子不是太好。”

    “谢谢关心!”姜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和她说这话,倒是颇为诧异。

    “叶先生是叶纪昌先生的……”

    “他是我父亲!”

    “我和您父亲有过数面之缘。”

    “是么!”叶南瑾笑了笑,“那还真是有缘。”

    两个人不温不火的聊着天,沈廷煊的车子已经等了许久了,看见姜熹和叶南瑾一起出来,心里一紧,直接推门下车。

    “沈四少?许久不见。”

    “嗯!”沈廷煊笑了笑,只是笑意却并未深达眼底,“熹熹,走吧!”

    “早就听说沈四少和燕夫人关系很好,看来是真的!”叶南瑾这话说得不温不火,倒是让沈廷煊有些恼火。

    姜熹倒是没有理会他,直接上了车子!

    “这个叶南瑾,你少接触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之前遇着你的时候,燕殊也和我说过这话!”

    沈廷煊嘴角一抽,“我和你说认真的,沈家之前为什么想要扶持他,也是看中他这个人的能力,这能在政坛混得如鱼得水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善类。”

    姜熹点了点头。

    “你怎么和他走到一起了,因为叶家的事情,影响到了他的仕途,他之前就辞职了,也没放在心上,怎么到了临城。”

    “他和我认识的一个人订婚了,而且现在是我们公司持股的大股东!”

    “什么!”沈廷煊使劲拍了拍方向盘,“这个人肯定在筹谋着什么东西,这人都打进公司内部了!你小心一点!”

    “我知道!”

    “我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不是个好东西!”

    “话说他刚刚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是在影射我和你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嗯!”

    “你之前暗恋我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多么!”

    “怎么可能!”沈廷煊挑眉,什么暗恋,那明明是明恋好么!

    姜熹单手撑着下巴,难不成是叶芷珏说的?不过当时叶家那么乱了,那种没脑子的女人,会专门和他说这种事?还是叶楚佩?叶家那么乱了,怎么回和他掰饬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还是他只手遮天,居然可以知道这么多!

    沈廷煊这个人从不外露,也就是燕殊察觉到了,战北捷、楚衍估计都不曾想过这个事儿,这个叶南瑾到底如何得知的,那阴阳怪气的口吻,着实让人心情很不爽。

    姜熹刚刚到了医院,就接到了助理的电话,问她是否有时间去丰城,沈廷煊走在她身侧,见姜熹接完电话,神色有些不对,便开口多问了一句。

    “出什么事了?”

    “丰城那边孤儿院破土动工,问我有没有时间去一趟。”

    “和之前地震那个有关系?”

    “就是那儿,我还在犹豫。”姜熹说着就直接朝病房走。

    “犹豫什么?”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姜熹这心里却有了另外一番计较,她只要一想到叶南瑾把手伸得这么长,这心里面,就格外不舒服。

    这个男人还总是笑眯眯的,可是这笑容背后,很有可能就藏着一头野兽,张着血盆大口,随时准备把她吃掉。

    姜熹到病房门口的时候,黎悠梦正坐在床上,脸色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眼神空洞得没有一丝焦距,她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那儿,忽然听见推门声,目光触及到姜熹的时候,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落。

    姜熹直接走过去,刚刚坐到床边,黎悠梦就一把抱住了她。

    那哭声很小,大颗大颗的泪水落在姜熹的脖颈处,她的皮肤被灼烧得有些疼痛。

    “熹熹……”她的声音仿佛是被锯子锯断的木头,嘶哑干涩,抱着姜熹的双手还在微微颤抖。

    姜熹根本不敢伸手拍打她的后背,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动作轻柔,“悠梦,事情都过去了。”

    “过不去,怎么过得去!”黎悠梦苦笑,“我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全部都是当时的景象,我害怕,可是我动弹不了,熹熹,我害怕……”

    “别怕!我在这儿呢!”姜熹搂着黎悠梦,心脏就像是被人瞬间捏住一样,疼得她觉得呼吸都困难许多。

    过了许久,黎悠梦的情绪才缓和一些,姜熹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也就是短短一天时间,她好像忽然之间暴瘦了许多,脸上有些轻微的浮肿,眼眶更是红到不行,看得姜熹心里难受,她只是心疼的抚摸着黎悠梦的小脸,“乖,别哭了。”

    “你这个样子,我们所有人都很心疼的。”

    “我没办法,我控制不住,熹熹……”黎悠梦握住姜熹的手腕,她的手上还有勒痕,连指尖都在颤抖。

    沈廷煊一直站在门口,说实在的,他着实不喜欢这种场面,过于压抑,看得人心里堵得慌,伍思敏提着果篮过来,见着沈廷煊倒是愣了一下,“四少?”

    “嗯?”沈廷煊打量着伍思敏,心下确滑过一丝诧异,这个女人……长得很是面熟,一时间却又叫不出名字。

    “我是伍思敏,伍敬的女儿,之前我们见过的。”

    “伍小姐,您好!”

    这女人现在的模样和沈廷煊记忆里的相差甚远,或许是因为穿着打扮的不同,她整个人周身的气度也变了许多,显得格外的端庄沉稳,摒弃了那紧身束腰的衣服,没有了浓妆艳抹,看起来倒是舒服许多。

    “没想到四少也在这儿,原来四少和黎家也是熟识?”

    沈廷煊只是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回答什么。

    伍思敏扣门进去,黎悠梦和姜熹同时看向伍思敏,姜熹注意到黎悠梦握着自己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些,这指甲险些扎进了她的皮肉里面,姜熹微微挑眉,黎悠梦现在心里很容易激动,可是看到伍思敏应该不至于吧。

    “熹熹也在啊,我正好去给我未婚夫送早点,顺便给悠梦也带了一点,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谢谢!”黎悠梦轻扯嘴角,那笑容也带着一丝苦涩。

    伍思敏并未多做停留,说了几句话便直接离开了,倒是黎悠梦忽然发呆般的怔愣了好一会儿。

    姜熹看着黎悠梦这出神的模样,心里面忍不住开始思量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