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89 沈四少:脑子是被驴踢了(17更)

正文 389 沈四少:脑子是被驴踢了(17更)

    ( )沈廷煊之前在楚家,除却当天见了楚濛之外,就是离开的时候见了一次,其余的时候,根本没见到,这人神秘得很。

    他这次到京都,沈廷煊压根不用想原因。

    那么高调的给姜熹送东西,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甚至有人说这楚濛是不是对姜熹有意思,只是这种言论,只持续了几个小时,就瞬间被掐灭了,谁做的,大抵他也猜得到。

    沈廷煊直到坐到楚家的飞机,这心里还是十分忐忑!

    尤其是这楚濛盯着自己看得眼神,透着古怪!

    他不了解这个男人,自然无从猜想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坐我边上!”楚濛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那口吻傲慢而又无理,着实有些讨厌。

    这飞机里面很宽敞,哪里需要挤在一起,“不用了吧……”沈廷煊已经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怵了。“我自己坐就行。”

    沈廷煊一边说,一边找了一个离他最远的距离。

    却不曾想,楚濛直接起身……

    “那我过去和你坐!”

    “你……”沈廷煊惊愕的张大嘴巴,他到底想要干嘛!

    没等沈廷煊开口,楚濛已经坐了过去!

    而且一开口就是两句让沈廷煊目瞪口呆的话!

    “我听闻沈四少是男女通吃的?”

    “不知道您对同性恋是如何理解的!”

    飞机上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沈廷煊的脑子在那个瞬间是完全死机的,他怎么忽然问自己这个?

    楚家的飞机装潢得十分土豪,满目奢华,里面有着最奢华的内饰,几个美女服务人员,正在来回走动,“沈先生,想要喝点什么么?”

    “给他拿个毛毯,他好像挺冷的!”楚濛开口。

    沈廷煊心里怄火,他这哪里是冷,这明明是被他吓得好么,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忽然问自己这种问题,这是几个意思啊。

    沈廷煊不知道楚濛到底想干嘛,他就是盯着你看,让他心里很是烦躁,而此刻楚濛忽然俯身过来!

    “你做什么!”沈廷煊绷紧了身子,一副防备的模样。

    楚濛微微挑眉,自己难不成长得多么恐怖不成?怎么吓成这个样子。

    这楚濛和战北捷还不是一类人!

    战北捷的那种强势霸道,是外露的,而这个人,完全是内敛的,看似云淡风轻的,这骨子里面其实霸道得很,就冲着他对楚楚平时的管控就看得出来了!

    这种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弟控”,说得不好听,就是有些变态了……

    “飞机要起飞了,安全带系好!”楚濛说着给他系上安全带,他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味道。

    不同于一般的香水味,那种味道一开始闻着让人觉得十分舒服,可是慢慢的你就会发现,这味道直直朝着你心里钻,强势霸道得很,就和这个人一样。

    楚濛和他现在离得很近,近得能够让楚濛听见沈廷煊紊乱的心跳声。

    “你很紧张?”楚濛抬头看着沈廷煊。

    沈廷煊拧眉,这距离着实有些太近了,他呼出的气息尽数喷在他的脸上,这若是个美女就算了,偏生是个吃人的老虎,全无美感,反而让他觉得遍体生寒。

    楚濛抽身离开,自己系好安全带,沈廷煊松了口气。

    楚衍是把楚濛当成如同父亲一般的兄长,沈廷煊和楚衍走得近,所以楚濛在他心里的排位,基本上是属于长辈那个级别的。

    况且这个男人着实让人猜不透。

    “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楚濛扭头看着沈廷煊。

    “男女通吃?”沈廷煊尴尬的笑了笑,“不过是传闻而已,不可尽信。”

    “应该也不会是空穴来风吧。”

    “可能是我的样貌问题,这旁人和我离得近了,免不得会被传出类似的东西,不用放在心上。”

    “你倒是无所谓。”

    “这事儿你解释不清。”沈廷煊耸了耸肩。

    “那你对同性恋这个问题怎么看!”

    “我觉得这完全就是个人取向问题,只不过喜欢的人恰好是个同性而已,没什么无可厚非的!”

    “那你对楚楚是个什么看法!”

    “就一个朋友啊!”沈廷煊看着楚濛,“楚大哥,您这是几个意思?难不成觉得我和楚楚……”

    楚濛别过头不再说话。

    昨晚他听着动静从弄楼上下来,就看见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进了屋子,喝酒,脱衣舞,玩得不亦乐乎,弄到最后,居然还互相咬了一口,这不得不让楚濛警觉,这沈廷煊莫非对自己的弟弟有什么非分之想么!

    “楚大哥,您是不是想太多了,我和楚楚就是普通朋友而已!”

    “嗯。”

    这完全就是虚惊一场,他和楚楚?

    这楚濛该不会是脑子被驴给踢了吧!不然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想法。

    楚濛用余光打量着沈廷煊。

    这沈廷煊是男生女相,长得格外漂亮,甚至比女人还精致,而且身上还很白,腿也戏,腰也细,若不带了把儿,还真是雌雄莫辨。

    他对楚衍性趋向的问题,倒是没多大的意见,只是觉得这……

    受受恋,没有未来!

    沈廷煊哪里知道,自己啥事都没做,就已经被某人自己给定性了,这若是知道了,还不得抓狂。

    主要是他心里已经将楚濛给骂了个遍,估计这厮把自己叫上飞机,也是为了讨论楚衍的问题,他和楚衍?亏他想得出来!

    “对了楚大哥,你去临城是做什么?”沈廷煊打破沉默的僵局。

    难不成是和姜熹有关?需要如此步步紧逼么?

    “有点儿事罢了。”

    沈廷煊点了点头,既然他不想说,他自然也不多问。

    他们到临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了,在飞机上吃了午饭,这边已经有人在等着了,沈廷煊打算和楚濛辞行。

    “楚大哥,那么我就先走了。”

    “你去哪儿?”

    “先去趟医院。”

    “哪家医院?”

    “临城中心医院!”

    “正好,我也过去!一起吧!”

    沈廷煊是根本来不及拒绝,这人就直接上了自己的车子,而且说得理由让他根本无法拒绝。

    “你坐了我的飞机,我坐你的车子,说起来我还是吃点亏的!”

    沈廷煊脑海里面,只有两个字!

    “奸商”!

    当车子到达医院的时候,医院门口还有许多的记者在蹲守,沈廷煊微微挑眉,“那么多事情不去报道,却追着一个受害的小姑娘不放。”

    “因为人们对于事情的关注度总是居高不下,窥私欲,谁都有。”

    “刚刚我听广播里面,居然还有说,指不定是这黎小姐平时行为不检点,不然怎么会惹来这种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话说得真搞笑。”

    “所以才会有强奸犯说是受害穿得太暴露,引诱他犯罪的说法。”

    沈廷煊无奈的摇了摇头。

    “楚大哥,难不成也是来看黎小姐的?”

    “看姜熹!”

    姜熹对于他们的到来,倒是显得有些诧异,黎悠梦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除了警队的人过来问话显得情绪颇为紧张之外,其余时候还算是很稳定的。

    “你们怎么来了?”姜熹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到楚濛了。

    之前一个劲儿的往她的咨询室跑,后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人就和失踪了一样,没了影子,这会儿又从哪里冒出来的。

    “听说你这里出了点状况,我正好来这边有事,顺便过来看看你!”楚濛说得一本正经。

    沈廷煊嗤之以鼻,说得挺好听的,分明就是冲着姜熹来的。

    楚濛余光瞥见沈廷煊那带着嘲弄的眼神,目光锐利的扫了一眼,分明在说:你那是什么眼神。

    沈廷煊根本不想理他,顺便给了他一个白眼。

    楚濛轻笑,这家伙是在瞪自己?

    太放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